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緋聞男神

更新時間:2019-11-01 10:06:14

緋聞男神 已完結

緋聞男神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周錦 分類:言情 主角:沈欽,若水

一個國家的總統出自沈姓王室,沈欽是小王子,商界霸主。本以為一輩子不必和政事打交道,卻不想二哥在大選之前死于槍殺……若水是神秘組織專為有錢人培養的國民公主,卻因為妹妹的妒恨而被陷害吸毒,從此墜入地獄。愛人與妹妹訂婚,父親不置一詞,以她為榮的國民對她謾罵不斷……重生的若水遇上要為二哥報仇的王子欽,一場水火不容的好戲就要上演了!。主角沈欽,若水的小說緋聞男神故事寫的很是精彩,實力推薦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情不自禁將自己的雙臂抱住他的脖頸,軟語**讓他**延伸,前所未有的興奮讓安木子在最不該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看見了沈欽,他有細密的睫毛,xing1感的唇線,緊繃的%膛與腰腹,深深地眼眸讓她感覺到自己下一秒一定能深陷夢魘,那是一場盛宴。

他的手掌灼熱,游走過她身體的每一處都會燃起火花,她顫抖,卻看見他的笑。只持續一個眨眼的瞬間,但她確定是他笑了,所以才會由衷的慶幸自己有這么曼妙的身子,才能有這等榮幸能成為這樣的男人身下仰慕的靈魂。

“安小姐,早餐準備好了,殿下讓您先用餐。”冷風吹在額角,意識到自己眼角流淚的安木子快速用手背劃過臉頰,轉過臉,發現門外除了管家,他已經不在了。

讓自己住進主臥,安木子卻等了他一夜。

“知道了。”見管家離開,她才敢再用手指去撫摸雙頰的紅暈,即使現在提起初夜,還是覺得很是興奮而臉紅吧。

所以才會在昨天挽著沈欽來到這里時,那樣幸福。

沈欽打開書房的門,看到的果然是那女人正在發呆的神情。克制住開門之前的幾分喜悅,他死死地盯著她。

而被他看著的人,好像感受到灼熱的目光,皺著眉頭回看他。

“我想過了,你說的沒錯,K國我回不去,可是我還是想毀掉肖司宇。在H國,我沒有可以相信的人,但我答應過你,在你喊停之前,我不怕。至于政治婚姻,我懂。所以今天的選擇,不過是我們兩個各取所需。”侍若水堅定地看他,沒有情緒波瀾的人一直看著她,仿佛就是這樣才是真正的見到了第一面。

在心底抹去那個和他跳探戈時全身心興奮的自己,侍若水只覺得自己已經不配再有愛情。更不會真的敢愛這個捷豹。

對不起,沈欽。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是怎樣,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只有不讓我們彼此相愛過甚,才能在未來對付祁答院的時候不那么措手不及。

如果因為太在乎,還是注定會輸。愛情是毒藥,王子欽不敢中毒,小小的侍若水更是不敢。

“即使是這樣,結束也是我說了算!”沈欽憤怒,這個女人答應成為他的王妃竟真的是這樣荒唐的理由。

他現在已經越來越不敢確定這個外表溫婉的女子真的像他認為的那樣善良。可放眼整個H國,現在能配做他沈欽妻子的女人,不這樣心狠手辣怎么行。

“是,你說的算。”失望的心情從心底悄悄泛起,她竟該死懷念那個說讓自己留在他身邊的沈欽,即使那時候她也是感到逼迫,但卻該死的懷念那時的霸道。

暗香游動,侍若水眼底的波光敷衍了沈欽全身細胞的憤怒。他向她伸出了手,看著她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纖細的手放進掌中,幾乎是用了手臂的全部力氣才把她拉進自己的懷中,看她嬌羞的低下了頭,他多想相信祁答院女子一生只嫁一人只愛一人的傳言。

若是那樣,不放手也罷。

“若水,可不許后悔。”沈欽的呼吸讓侍若水全身發緊“其實,那天只要陪我跳一曲探戈,我就決定宣布你的身份,可惜……”被沈欽圈在懷中的瞬間,她突然感覺這場政治婚姻也許真的是一開始就是一輩子的萬劫不復。

可是已經由不得她喊停了。

沈欽放開她,如果在貪婪她的柔軟,那他一定還會像月前那樣傻瓜那樣。他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這個女人只不過是因為想要報復肖司宇,在她心中,愛著的人還只有肖司宇而已。

餐廳中,剛下樓的安木子便注意到豐盛餐桌的上面,擺上了三位的餐具。心碎的聲音四起,像是有預兆地知道噩耗。

“殿下。”管家向從樓梯上下來的沈欽問好,余光瞥見挽在沈欽西裝上的白皙,老練的管家問好也遲鈍一秒“侍小姐,早安。”

沈欽能感覺到身邊的女人笑得越發妖治,像是要在冬日中開出一朵花來。而她所在意的方向竟是安木子的位置。

“木子,她是侍若水。”沈欽沒有特意介紹,反而在喚安木子的時候如此親昵。

可就在安木子欣慰沈欽還是對她不像陌生人那樣的時候,侍若水的聲音正是她最不想聽見的噩耗,因為這個看上去沒有任何殺傷力的純凈善良下,侍若水笑著說“安木子小姐,如果沈欽愛的是你,那我只好搶了你的王妃位置。”

就連沈欽都沒有想到她會這么說,所以驚訝地看她得意的樣子,才恢復該有的淡定。

“吃早飯吧。”至于王子妃的位置,本就只有她能坐上。而說愛,沒有對任何女人動過心的他,只明白自己的心動牽扯在侍若水的一舉一動上,不然不會因為她說各取所需而憤怒,不會在她挑戰安木子的時候,反倒覺得這樣跋扈不可輕敵的侍若水成為王子妃也是不錯的因緣巧合。

“安小姐,我和沈欽就要宣布婚訊,如果在這個時候被媒體爆料出你住在這里,多少會有些麻煩。所以我讓央安排了醫院,這對安小姐的傷勢也是最好的安排。”侍若水在飯桌上得體地笑“為了沈欽,你不會任性,對吧?”

看著安木子握著叉子的手微微顫抖。侍若水站起身來坐到她的身邊“你的手受傷了,用刀叉麻煩,不如讓我幫你吧?”

“不用!謝謝。”安木子躲開多出的這只手,她現在只恨自己怎么能在這個女人面前這么窩囊“我不習慣讓陌生人幫忙。”更不愿讓一個剛出現就搶走沈欽的女人來假惺惺的幫助自己。

侍若水也沒有惱,凈白的臉頰上笑容掩飾不了被拒絕的尷尬。

“木子需要幫忙自然會說。”沈欽氣定神閑地看侍若水怎么樣耍寶,他竟沒有料到,以往脆弱無害的嬌弱女人,骨子里也有這么得勢的一面。

“那就,你幫她吧。”侍若水看向沈欽,眼神中盡是平靜,她不怕沈欽會生氣,不是因為篤定沈欽愛安木子,而是篤定沈欽不會輕易惱怒自己“你對安小姐,該不是陌生人。”

說著便將沈欽面前的餐盤換到一邊,將安木子面前沒有動刀的早餐放在他的面前。站在一旁的管家在這里多少年,從未見過這么刺激的早餐,這個說自己就要成王子妃的侍小姐,真的敢使喚從不允許誰動自己東西的王子欽,不僅如此,刺激的其實是王子欽殿下竟然怔住以后,熟練地用干凈的刀叉認真的將餐盤中的早餐一塊一塊的切好。

安木子看得目瞪口呆!沈欽竟然真的這么認真的對待這件事情,沒有生氣,沒有多說一句。

這還是那個殺人都不會心軟的王子欽嗎?侍若水怎么可能真能讓王子欽改變至此。

不敢相信的王子妃說法,從沈欽的動作中得到了肯定。

“這樣,你是不是就能乖乖吃飯了。”沈欽沒有惱怒,只是看著得意的侍若水“坐下!”

端起已經切好的早餐,放回驚魂未定的安木子面前“還是安小姐幸運。”

餐廳中大概只有侍若水一個人認為這幸運是屬于安木子的。

沈欽放下早餐,心底的不順暢差點沒有讓侍若水此刻就滾出這個餐廳就算是作為一個男人的寵愛,看向低頭吃飯的安木子,又看不知好歹的侍若水,不受掌控的場面竟然讓他全身不舒爽。

“你吃好了嗎?”在玩火的侍若水只是樂此不疲“今天的央可不可借我用一下,香水店要開業,我需要他幫我。”

呵,還真的不知好歹起來了。沈欽沒有理會,只是轉身向門口走去。在上車之前,還是對央吩咐“這幾天留下來吧。”

他的王子妃需要幫助,他哪有不幫忙的道理。

餐廳中,侍若水對負氣離開的沈欽只是很平靜。看見央退回客廳,才%有成竹一般的笑了。王子欽不需要服從的人,她就**個獨立的自由者。無愛無恨與他,才是真正的保護這個男人和自己。

“你知道殿下愛的是我,還是要嫁給他,王子妃的位子真的那么重要?”安木子鄙夷地看她,從昨天到現在,她看過了這個女人對沈欽的態度,也看出了沈欽對這個女人的寵溺,即使是嫉妒的快要抓狂,還是慶幸自己至少表面上還是王子欽的“情人。”侍若水沒有看她“是,現在我需要王妃的位子。恰好沈欽缺一位。”不知怎么,說的時候還是十分害怕會被那個已經十分氣憤的人聽見,如果他聽見這些,會不會真的掏出隨身的短槍,把自己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給了結了。

安木子氣的手都在發抖“你竟然敢利用他!”那是她心中的神啊!可這個女人竟然、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就說,和王子欽結婚這件事簡單到只有“恰好。”這樣。

“他會笨到如此地步嗎?”侍若水看她,該不是沈欽愛的人吧,不然不會從吃飯到離開,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而這個傻女人為沈欽打抱不平的樣子,真的讓她這個已經不配擁有愛情的人自愧不如。

如果,她笨一點,是不是也可以在肖司宇與侍千綺訂婚以后,還堅信只要有愛情就能最終在一起?

如果她不那么好強,是不是已經向祁答院服軟了?

可惜她是侍若水。

“我不會放棄殿下,因為你不配!”即使沈欽已經對她百般寵愛,她還是要留在沈欽的身邊,總有一天,沈欽會知道到底誰才是那個最愛他的人。

侍若水眼底的神氣換成失落。她是不配,沈欽那樣的男人,侍若水的確不配。因為還愛著肖司宇,還希冀能回到另一個人的身邊。

安木子摔下手中的餐具,看到這個心如蛇蝎的美麗女子,她每一秒都想把她的美麗毀掉。她為沈欽打抱不平,泛起的酸澀讓不想讓這個女人看到而得意。

成為王妃,這一世榮耀,偏偏屬于這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侍若水,她這些年的努力豈不是化為泡影,為了什么,站在沈欽身邊的,最后不是她。

一周后。

沈欽推開化妝室的門,粉色的襯衫稱在白色西裝中十分**。

“侍小姐,你的皮膚真好,比我們的粉底都要白。”化妝師貼在侍若水的面前,穿著淡粉色抹%禮服的她驚艷了整個化妝間,甚至于沈欽都會因為她的配合而漸漸淡去了對她的怨。

這個女人總是在他最憤怒的時候闖入她的生活,然后在所有俯首稱臣的人面前給他重重的驚艷,淪為她的追隨者。

一周前的那天清晨也是,她出現在別墅,在安木子挽著自己的瞬間,是她妖治一樣地笑“安木子小姐,如果沈欽愛的是你,那我只好搶了你的王妃位置。”

他被她的反擊搞得心情大好,卻不想她又會說“我答應成為你的王子妃,可我們之間不可以相愛。”

是因為還愛著肖司宇吧。心中的怒火又一次被填滿,每次想起她的話,都會心痛一次。他沈欽什么時候,要一個女人對他說,不可以愛。

“還是不要用粉底液了,一層隔離就好。”侍若水手指撫上被擦上一點粉底液的一塊地方,反而顏色黯淡了不少。

“怎么了?”沈欽放下手中的報告,繞到她的身后。看鏡子中還未施粉黛的她就已經比身邊這些幾層粉底的化妝師要亮白“你的膚質倒成了問題。”

“好像是這樣。”混血的她皮膚一直吹彈可破,沒有幾代的貴族是沒有這么好的資質的。侍若水不好意思地看向鏡子中的沈欽,只是被他這么一說有些不知哪錯了“你也不是,膚質導致沒有用化妝品吧。”

“我不愛那個。”沈欽倒是聽出了她的意思,放在她肩上的手不禁輕按“能見人就好。”

旁邊的化妝師每一個都含笑看王子殿下與侍若水兩位在這里公眾調情,兩個天生麗質難自棄的人在這里討論誰對誰錯的問題還真是要命。

正要適當打斷他們對話的時候,化妝室的門再一次被推開。

“小水。”侍宴城穿著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逼人的氣質,這就難怪外場的H國名媛個個為這個王子欽親自邀請的黃金單身漢所吸引。

“哥哥,你怎么也進來了。”說完斜瞥沈欽的時候,果然看見他一副“我不一樣。”的表情不許她說。

“給你送這個。”侍宴城手中提著精致的化妝品包裝袋,來自肖家旗下的牌子,這款化妝品市面上沒有銷售,是專門為侍若水的皮膚量身定制,現在這款化妝品出現在這里,只能讓沈欽更加憤怒,侍若水知道。

“我們H國就沒有化妝品給你用了么?”沈欽沉下了臉,低頭看侍若水不說話的樣子更加火氣十足“還是你只用肖家的東西。”

“這是為今天的開幕式準備的,這可是消息發布的第一次公開亮相。我希望能以最美的姿態站在H國王子欽的身邊,做配得上你的王子妃,不對嗎?”侍若水說的時候聲線柔軟,笑著的時候眼睛彎成月牙,絲毫不理會沈欽來勢洶洶的脾氣。

沈欽被她的笑搞得無話可說,又看一直面色平淡的侍宴城站在一旁絲毫沒有為妹妹解釋的意思,便負氣離開這里,他的王妃想盡辦法讓自己完美,他能有什么脾氣。

“這樣的沈欽還真是難得一見。”侍宴城單手刮上若水的鼻尖“逗一個本冰冷的人每天生氣,很好玩嗎?”

“恩。”侍若水低眸。笑容四散在臉上,今天是香水店開業的日子,也是沈欽高調宣布兩人戀情曝光的重要日子。

化妝師聽完這些對話,嘴巴個個能裝下一個雞蛋“王子妃?”不顧身份地在侍宴城離開化妝間后紛紛圍在侍若水身邊“侍小姐,您真的就是王子欽殿下的王妃?!”

化妝的時候,沈欽一直沒有離開一步,侍若水還以為這些聰明的化妝師已經看出端倪了。

“她是不是王子妃,還不止王子殿下說的算!”沈墨推門而入。

侍若水的笑容停滯在眉間,今天不守規矩硬是闖化妝間的人還真是多。只不過沈墨的到來在她的意料之中,有些遲到。

“你們都先出去吧,我親自幫她化妝。”沈墨看重全局,她還能不能阻止沈欽,已經不用抱有希望。只不過在這個時候還不承認侍若水,是因為她不敢相信為什么幾個月前一個素未謀面的受傷女子真的就這樣草率的成為自己弟弟的王子妃。

拿婚姻當做兒戲么!

“謝謝公主,我的妝面已經差不多了。”侍若水站起身面對她“沈欽怎么通知你的,我不知道。不過沒有在此之前見你一面,是若水不懂事了,還希望能原諒。”

沈墨狐疑,倒真是說話句句沒有可挑的“你想找到我也沒那么容易,因為你就不該屬于這里。”

“公主,我以為我沒有理由讓你這么不悅。”侍若水沒有退縮,沈墨的性格反而是她習慣的直率,如果K國的國民女神只是弱不禁風的花瓶,那豈不可笑“一直以病者的姿態給公主留下的印象,現在我想用朋友和親人的身份重新與你熟識。”

“不,你還不配。”一向驕傲的沈墨最不喜歡不低頭的女人,就像一個人不喜歡鏡子里的自己和自己作對。

侍若水沒有任何生氣的跡象,反倒面色晴朗如霽“我以為受邀來的,都會是我的朋友。”

“……”沈墨早早接到手寫的邀請函,心下只是顧忌這個女人的心機,她豈是能輕易被一張邀請函打動的人。只是沈欽的態度強硬,王妃的事情已經沒有異議,她暗自掙扎只是徒勞無功。

“公主,若水沒有斗嘴的意思,我只是在表明我,很真心。”

沈墨放下對壘的姿態,事情已經成為定局,簫流說的沒錯,放眼沈欽身邊可能的女人,能一朝成為王子妃最適合人選的,除了侍若水沒有二者。她的排斥只是不習慣從未體貼的沈欽對她特別,不喜歡這個女人一出現就通身的別致。

更是釋懷不了沈琛和她的瓜葛。

“你和沈琛什么關系?你可知道你成沈琛的王子妃,最大的敵手和威脅就是他。”沈琛的徹夜尋找,加上狼狽不堪的她,怎么可能沒有關系,沈欽可以假裝不知道與不在乎,她可不會這樣被美色和直覺蒙蔽雙眼。

“沈琛。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以后也只是大哥。”原來也只是故友,那晚以后,連故友都不會是了“我在H國沒有朋友,在機場的時候就被沈欽和簫流救了,至于尤里卡,他是我大學時認識的朋友,只不過巧合而已。”

“你以為我會信么?”沈墨仔細端詳她,即使是她說話沒有任何示弱的意思,還是讓她很想就這樣信她一次。只是沈琛是怎樣的性格,她比侍若水更知道,能讓淡定如鱷的沈琛在家宴當夜就會見的“朋友。”,不知能不能就此斷定侍若水在他那里的重要性。

“我已經站在沈欽的這一邊。沈琛已經堅信了。”侍若水眼底堅定“沈欽置于我有特殊的意義,從他一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就知道。他肯接受一個被前男友拋棄的我作為如此尊榮的王子妃,已經是我愛的不顧一切。這樣的我,還有什么不感激的呢。”

“你就沒想過以后?你即使發現沈欽不是你的未來,也是不能反悔的以后。”

“他都肯把身邊這么重要的位子放任給我,試問在所有人眼中,我哪里吃虧了呢。我只后悔為什么要在被拋棄被傷害的時候才遇見沈欽,那樣的我真的很狼狽。巧合的是我在皇室危機的時候選擇來到他的身邊,支持他,擁護他。所以,這樣的經歷已經是普通夫妻不一定有的信賴,我和沈欽愿意用婚姻賭上一生的眼光。”

沈墨聽的失神,她沒想到侍若水能平靜·真心至此“謝謝你將香水店的名字命為”浮厝。“為米浮留下紀念。若水,歡迎你成為皇室一員。”

簫流抓住沈欽的手臂立在門口,聽完兩個女人的對話以后,才后怕地松掉了手。敢攔下王子欽的腳步,簫流如果不是仗著沈墨授意,打死也不敢。若是里面的王子妃出一點差錯,他真的會在沈欽盛怒之下被一槍斃了。

“這下滿意了。”簫流松了口氣,他真的以為沈墨不會被柔弱的侍若水說通。哪能想到侍若水還有這樣振振有詞的一面。

沈欽看了眼被簫流抓皺了的西裝,惡狠狠地看這個自作主張的男人“最近你好像越來越喜歡替我做主了。”

唔,冤枉他了。簫流脊背生冷汗,本就諂媚的笑變得更假。看沈欽頭也不回地離開化妝間的門口,才眼冒福光的看著里面的侍若水,若這個女人能改掉這王子欽的性子,未嘗不是件十分絕妙的事。話說回來,能三番四次向盛怒之下的王子欽索求關注的,不只有侍若水一人能做到。

在沈欽都沒有意識到情況下,他從剛見到侍若水的時候就已經寵溺了。

告別媒體的燈光已經近半年,沒有生澀,沒有措手不及,侍若水像是個蓄勢待發的子彈。走進香水店大廳的同時便要將自己的光芒射入每個人的眼中。

她準備了那么久的香水店,的確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夢想,以前想過要和肖司宇一決雌雄的,現在想想還真是天真,即使現在擁有自己品牌,就真的能和肖氏一決雌雄么。即使贏了又能怎么樣呢。還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站在鎂光燈下,看著遠去的自由消失在光照不到的黑暗之中。

曾經那個傻丫頭,就要成為皇室一員,怎么還敢胡來。

外間的媒體已于H國的香水達人有采訪,對于這家以個人名義自創的品牌,她的店中唯一熟悉的香味竟與來自K國肖氏旗下的“Z。”型香水同味,讓所有品鑒過的人面面相覷,不敢多說。

這好比皇帝的新衣,聞出了端倪,卻妄自不敢發言。他們都是聰明且懂得這個行業的規則,由王子欽,公主沈墨出面支持,簫流旗下的傳媒公司全程造勢宣傳,就連品牌的名稱都是皇室最尊貴的名字。

“浮厝。”以此紀念王子厝和王妃米浮的愛情,無疑成為沈厝槍殺逝世后又一皇室爆炸性新聞。

表面一派喧鬧的派對上,暗潮涌動。

終于要在侍若水走進他們中間時掀起浪頭。不速之客此時也不受邀請便已站在幕布的后方,就等侍若水親自揭開品牌LOGO的同時,讓她后悔自己為什么沒有在當初逃離K國的時候,變得學會隱去光芒過完下面本該平靜的人生。

備受矚目的侍若水,集萬千寵愛,也招來千萬怨恨的目光。

“總裁,你讓我注意的那個女人,在宴會上消失了。”簫流的秘書低聲匯報情況“是不是……”

簫流阻止。與沈墨對視的瞬間感到對方的輕松,也罷,侍宴城和沈欽都沒有任何動作,他何必又要沈欽說他亂做主。

其實,宴會上來自K國的椰子糕口感真的是不錯,還想在吃一塊!

鎂光燈打亮大廳中央,侍若水挽著沈欽宛若一對已經成婚的璧人。媒體的眼光向來精銳,新聞點不僅僅局限于侍若水和香水店,王子沈欽才是最大的亮點。

“首先,謝謝大家愿意參加”浮厝。“的開業儀式,這里的香水均來自我個人游歷各國從香水家那里獲得的獨家經營權。每一種味道都有一段非常曼妙的故事,這些寓意溶于氣味,成為永恒,相信每位品鑒專家已經各自有了一縷難忘的味道縈繞在鼻息之間。能將這24瓶獨一無二的味道帶來H國,我要感謝沈欽殿下對”浮厝。“的支持,也是他在我最無依靠的時候,給我圓夢的機會。在此,衷心希望”浮厝。“能在不久的將來成為H國浪漫的標志。”

沈欽淺笑,面對閃爍不斷的鏡頭,這是他這么些年來第一次在這么公開的場合曝光,相信明天H國的網站,手機客戶端,報紙,雜志,電視資訊就能將“浮厝。”的名聲搞得舉國矚目。

為了侍若水,王子欽也成了一個品牌的代言人。

雷鳴般的掌聲從各地的樓宇電視的樓下此起彼伏。此時的H國,已經關注到這一現場的H國人,都為王子沈欽和侍若水的出現感到莫名的興奮。傳說中王子沈欽完全承襲第一夫人母家混血的基因,越于沈琛的穩重,沈厝的溫暖,沈欽通身有讓所有人折服的氣質,他不需要說話,只要站在一個地方,那他就是焦點。

一朝成為總統的有力競爭者,沈欽的此次曝光已經籠絡了半壁江山。

“如果沈欽出身平民人家,做個模特或是明星,我這個姐姐一樣不愁吃穿。”沈墨笑著看臺上的兩個人“聽說爸爸當時在民眾中間呼聲最高,就是因為長相就好。”

簫流咋舌,這也就是影射沈欽真的就要利用他英挺的長相去作為當選必備了?

“女人家的眼光,就是膚淺。”

“相由心生!”沈墨斜睨身旁突然陰陽怪氣的人“簫流,是有多膚淺?”

簫流趁著侍若水要揭開紅布的瞬間,遠離這個正在犯花癡的公主殿下。翹首以盼這個由侍若水日夜趕工自己設計出的品牌標志。據平日里剛正不阿的央說,侍若水的設計柔美中不失典雅,完全道出了沈厝和米浮之間的美好。

光海下暴露出精巧的水晶標志,簡單的設計讓簫流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可就是覺得喜歡。

在場的媒體拍攝的時候,注意到幕布后的侍千綺,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千綺。”被沈欽握著手的侍若水還是吃驚地顫抖,即使是現在看見侍千綺,還是能想到那個拿著一包毒品站在毒發的自己面前,讓自己求饒的親妹妹!

侍宴城就要上前,卻被央伸手攔下。很顯然,沈欽在這之前就已經發現了在幕布后的女人,只是他就是有自信認為,自己的王妃不需要自己也能給這個妹妹“交代。”。

作為H國沈欽的王子妃,侍若水沒有這點手腕,是沒有辦法在他的身邊走得長遠走得輕松的。

“這是誰?”沈墨狐疑,她可并不很關注侍若水“我還以為會是安木子。”這下覺得沒有意思了。

簫流貼近她的身后,笑著看臺前相互無言的姐妹倆“是王妃的妹妹侍千綺,也是肖司宇正牌未婚妻。”

皺眉。還真是個好妹妹。沈墨在看見侍千綺突然下跪的情況下,才放下看好戲的心情,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姐姐,肖氏集團因為伯父的去世股市大跌,現在你又搶了”Z。“型香水的所有權,K國的香水品牌岌岌可危!”侍千綺句句簡要,在場的所有人留下冷汗“我和司宇有千萬的錯誤,也不能剝奪我們活下去的希望,姐姐!”

呵呵。侍若水越聽越是堅強,就連沈欽都發了脾氣的時候,她卻依舊笑得傾城。

“侍千綺,你以為商場可以任由你一個名不正言不順的肖家人說的算嗎?肖山親自交給我的合同,連肖司宇都沒有說半個”不。“字,你現在又想告訴全世界的人,說你侍千綺有多愛你的未婚丈夫,連商場規則都不顧么。”侍若水沒有晃動,即使她知道今天以后,她在H國的所有的一切都將被曝光“”Z。“型香水的調配者本就是我,現在我收回它,不知道你求我做什么!”

侍千綺咂舌,她沒有想過這么多。原來肖司宇遲遲不愿意找侍若水要回香水所有權真的是因為,這款香水就是當年的肖山給侍若水一個人的量身定做。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眷顧一個孩子到這樣的程度,肖山真的可以在自己的心血面臨動搖的時候,將挽救肖氏產業的產品當作禮物送給侍若水!這些,何其幸運。

侍宴城上前,單手架起沒有話說而失神的侍千綺,眼底盡是慍怒。

“你就是為了毀了她,所以不惜讓肖司宇恨你。”侍宴城的話讓侍千綺險一點沒有站穩“千綺,是你姐姐不要的肖司宇,你左右不了。”

沈欽握住侍若水單薄的肩膀,終于感受到她是受到怎樣的打擊才會遠遠地逃開那個輿論的國度。可現在她所在的是H國,這里的一切還不是媒體說的算,而是他沈欽“我記得若水說過,浮厝的每一款香水都是一類人的歸屬,我想她的歸屬就是”Z。“型香水的淡雅清甜。Da^vidoff的存在是生活在于品質,Hermes是對精致追求無止境,ChristianDior把優雅發揮到極致。我想,浮厝的存在就是讓所有人相信生命中所有美好的存在,會在味道的永存中不會輕易被外界抹滅。”

所有人聽的目瞪口呆,停滯足足半分鐘才響起轟鳴的掌聲。誰都沒有想到,商業霸主王子欽什么時候對香水也精通。若不是低沉的聲音將這段話說的那么好聽,若不是親耳聽見,怎么也不敢相信從來低調,深不可測的王子欽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他在公眾的心中展現了立體的一面,這也是正巧的事情。感受到來自侍若水的驚訝,沈欽淡淡的微笑一晚上都掛在臉上。

“我從來不知道弟弟愛上一個女孩以后會變成我想不到的各種樣子,他在寵溺侍若水,簫流,王子欽淪陷得不可自拔。”沈墨最為震驚,她自恃最了解沈欽,還是抓不透他此時的笑。

簫流嘆氣,就知道會是這樣。可這樣不是很好,總比那個沒有弱點的沈欽要可愛的多。

發布會以沈欽的話作為結束,整夜都是這段話的循環播放,H國此時的民眾已經興奮地就要立即追隨王子欽。當晚建立的貼吧粉絲群,自發的支持團隊絡繹不絕,鋪天蓋地的新聞掩蓋了侍千綺所造成的秩序紊亂。

高清像素的當晚新聞照片,侍若水和沈欽相視一笑。非官方的民間海報悉數登場。一時間,王子欽的各種事跡被曝光,即使是鐵腕收購幾家最大跨國公司的商業“殘忍。”行為,也被當做神話一樣在信息終端炸開。

而這些,都在簫流的控制和掌握之中。

沈欽本就是神話,不需要多說。

房間內,侍千綺坐在梳妝臺前一直回想今晚見到的那個男人。侍若水憑什么這么好的運氣,離開了肖司宇,遇到了這么一個身份尊貴的王子欽能護她至周全。看見侍宴城握著自己手臂時留下的紅痕,當時的羞辱感只覺得涌上心頭化作一股甘甜,就要噴薄而出。

她讓侍若水失去K國的一切,卻不曾想,成就了她今日的輝煌。

“你什么時候離開。”侍宴城出現在房間門口,拿著藥膏扔給被自己氣急之下傷了的侍千綺“你來這里,肖司宇知不知道?”

“你說呢?”侍千綺負氣,不想理會這個一向偏愛侍若水的哥哥“我的出現不正好成就了她現在的不可一世。”

侍若水出現。抓起侍千綺面前的紅酒便從頭把她澆濕“那是不是還要謝謝你?!”冷艷嗜血的笑容讓侍千綺還未反應過來便微微發顫。

以前的侍若水是不會這樣的,現在怎么會……看向侍宴城所在的方向,哪里還有蹤影。

侍千綺站起身來和盛氣凌人的侍若水對峙“我就是恨你!恨你即使走了,還是所有人都忘不了你,明明你已經讓他們失望了,還是有那么那么多的人愛護你!你有沒有想過在你的陰影之下,我承受不了。”

“那都是你自找的。”侍若水冷眼看她“祁答院身份十一號,多么尊貴的身份,我擁有的,你都會有。可你覬覦屬于我的東西,注定承受不起。”

侍千綺自認失敗,她說不過侍若水的,她已經無力反駁。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穿越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