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亂君心

更新時間:2019-12-21 15:20:34

亂君心 已完結

亂君心

來源:掌文 作者:小梳 分類:言情 主角:林泓逸,許卿卿

他率領大軍攻破城池,掃蕩皇宮,殺她父皇,囚她于金絲籠里。“許苧玉,你陰險歹毒、喪盡天良,本王要你生不如死!”她拼命搖頭,淚凝于睫,卻始終無法說出半個字來——早在兩年前,她就已患上啞疾。誰來告訴這冷口冷面的泓親王,她乃一介棄妃之女,根本不是他口中那金枝玉葉、為非作歹的苧玉公主……“你以為不說話,本王就沒辦法對付你?”泓親王嗤笑一聲,冷冷下令,“來人,將這女人扔進軍妓營,明日便拿她犒賞三軍!”。主角林泓逸,許卿卿的小說亂君心故事寫的很是精彩,實力推薦閱讀! 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泓親王府,白雪皚皚的庭院中佇立著一個偌大的金絲籠,籠中昏睡著一名女子。

一襲碧色煙羅裙將她的軀體勾勒得曼妙有致,可惜壓根不足以御寒。

肆虐的北風夾雜著飛雪灌入單薄的衣裙,那張巴掌大小的臉很快被凍得煞白,鴉羽長睫微顫,不多時就凝上了一層薄薄冰霜。

冷,好冷……

許卿卿瑟瑟發抖地蜷縮起身子,只覺頭痛欲裂,眼皮沉沉,好似灌了鉛。

"潑醒她。"耳邊響起一道聲音。

"是!"

一桶水兜頭而來,許卿卿單薄的羅裙立刻濕了個透。

北風一刮,寒意深可入骨。

她打了個寒顫,被生生凍醒過來。

還沒來得及看清四周的景象,就有一只手伸入金絲籠,捏住了她的下顎,迫使她抬起了頭。

那男子穿著一件云紋淺淡的玄色長袍,肩頭落滿了雪朵,五官的輪廓如此分明,兩道墨黑劍眉下,一雙眸子深若寒潭,目光比呼嘯的北風更凜冽刺骨。

許卿卿從沒見過這樣的眼眸,似能將人的一腔骨血寸寸封凍成冰。

而他的聲音竟比眸光還要冰冷:"開門,拖出來。"

"是!"

兩名侍衛領命上前,打開了籠門上的赤金小鎖。

腳步逼近,許卿卿卻無半點躲閃之力,被抓住手臂,重重摜在了外頭的雪地里。

男子盯著她,聲音依舊毫無溫度可言:"說,玉璽何在?"

玉璽?

許卿卿茫然搖頭。

父皇共有子女數十人,就屬她出身最卑微,她又怎會知道那傳國玉璽的下落?

男子似乎早已料到她會搖頭,語氣愈發凜冽:"許苧玉,交出玉璽,本王可以饒你一命,若負隅頑抗,犒賞三軍便是你的下場!"

許卿卿渾身一震。

等等……他方才說,許苧玉?

許苧玉乃皇后所生,是圣上的掌上明珠,同為公主,許卿卿卻連封號都沒有,在宮中的地位再卑微不過。

難怪這男人篤定她知道玉璽的下落,原來是將她當成了苧玉公主……

許卿卿拼命搖頭,想要解釋,張了張嘴,卻說不出半個字來。

當然說不出。

早在兩年之前,她就已是啞巴一個。

這世上,只有死人和啞巴是不會說話的……

許卿卿后背冒起如針的寒意,陡然想到了那個并不陌生的詞--李代桃僵。

叛軍攻破城池后,母親死于戰亂之中,原本而她也難逃一死,是苧玉公主的舅母--袁夫人,派人救下了她。

袁夫人將她領到袁府,親手喂了她一盅熱氣騰騰的烏雞湯。

她一口口喝下了那湯,沉沉睡去,做了一個極長的夢……

夢醒后,便到了這金絲籠里。

低頭一看,身上破舊的衣裳果然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襲華貴無比的煙羅裙。

這衣裳不是她的,這身份也不是她的……

她惶恐地比劃著無人能看懂的手勢,那雙手纖細無比,好似輕輕一掰就會折斷。

可惜泓親王并無憐香惜玉之意,萬分不耐地捏住了她的手腕:"休要裝聾作啞!"

他捏得這般緊,仿佛手中不是女子的皓腕,而是毒蛇的三寸。

她吃痛,卻不敢掙扎,生怕惹怒了眼前這冰山般的人,四目相對,那惶恐幾乎要溢出眼眶。

"看來你是不肯說了?"他問。

不是不肯說,而是不知。

她終日與母妃待在冷宮里,哪會見過那傳國之物?

許卿卿慌亂地搖頭,手被牢牢桎梏,再也無法比劃出半個字來,饒是急出淚來,依舊無計可施。

這"沉默不語",似乎正應了他方才那句負隅頑抗。

泓親王冷冷嗤笑,儼然已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甘愿被犒賞三軍,那本王就如你所愿。"

言罷,拂袖下令:"來人,將這女人丟進軍妓營!"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