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重生嫡妃遮天

更新時間:2019-11-04 05:45:10

重生嫡妃遮天 連載中

重生嫡妃遮天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好夢向晚 分類:穿越 主角:夏澤煜,安步搖

男女主角是夏澤煜和安步搖的小說重生嫡妃遮天作者是好夢向晚,堂堂相府嫡女落得一身罵名、悲慘離世,那些陷害她的人卻青云直上,不僅榮華一世,還獲得一世賢后的美譽,流傳千古。安步搖死都不瞑目,發誓要揭開這些人的嘴臉!當重生回到豆蔻年華,擁有前世記憶的安步搖眼中閃過冷冽,該還的總要還回來的!只是為自己謀算前程的時候,卻不料會遇上這樣一人——冷酷如他,卻將她寵上了天,原本只是場交易,她卻深陷其中……小說寫的非常的不錯,其中小說的故事此起披伏,很不錯的小說,值得一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父親,女兒此生就是剃了頭去尼庵做尼姑,為你和相府眾人祈福也絕對嫁給太子爺當太子妃。”安步搖挑了挑眉,這樣呢?為你們祈福總不是無孝之人吧,更何況這古代專門自請去尼姑庵當姑子為家里人祈福的那可是大孝之人,說出去只會被人人所歌頌又何來的無孝道呢。

顯然,安步搖將了安德祥一次。而安德祥也才意識到,因為他以為他這個女兒已經答應了才端杯茶給他,哪里知道這是緩兵之計呢。

失策失策,安德祥想著,他也不是非得逼著安步搖去做太子的太子妃,而是這太子自從私藏的兵器庫被那個新出的暗夜爆出后,還被查到真有武器后,就催婚催得特別急。

安德祥心中最有當太子妃的人自然是自己和王氏所出的安若素才有資格當,雖然知道太子現在不過是想要利用安步搖來獲得開國國公沛國公的支持來穩定自己的勢力。

為了太子的大業能夠成功,安德祥知道自己必須勸服安步搖去當太子妃,只要太子登基后,自己和王氏所出的女兒安若素必然是皇后,而安步搖沒了用處自然就只能落了個慘死的份。

安德祥在心中打的好算盤,安步搖前世就已經經歷過了,今生今世又豈是傻瓜會再次重蹈覆轍,想是不用想的。這也注定了安德祥的如意算盤必將是失敗。

“步搖,你母親已經死了,她還在世的時候就希望你能夠有門好的親事,而如今父親已經為了找了門好親事,你難不成是想讓你母親在黃泉中不得安寧嗎?”安德祥一副我是為你好,你不要老不識好人心。

安步搖聽了知道安德祥居然齷齪到想用死去的母親來讓自己嫁給太子,哼,安步搖在心中冷哼道。

“父親有所不知,母親人在世的時候經常對女兒常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不該得的不要得,不該搶的不要搶。而女兒此時就是按這句話來行事,這又哪里會讓母親不安寧呢?若真是聽了父親的話,女兒倒是真的不孝了。”安步搖三兩句就把安德祥的局給破了。

“哦?此話怎講?”安德祥表現得看不透,不知道安步搖說的是什么意思的樣子。

“哦?女兒以為女兒很是愚笨,而父親應該一聽就知道的,既然父親不知道的話,那女兒就一一解釋給父親聽好了。”安步搖心中冷笑道,誰怕誰,看我解釋后你還怎么繼續。

“這不該得,無非就是這太子妃,女兒是無福消受的,畢竟女兒沒辦法和父親如此的狠心能做到棒打鴛鴦。若素妹妹和太子爺那可是愛得死去活來呢,這不該搶的,自然是說太子爺了,太子爺這般英俊瀟灑而又高貴無比,可是呢并不是女兒這樣的女子所能肖想的,更何況太子爺已經和妹妹私定終身了。”安步搖一步一步的解釋給明懂卻裝不懂的安德祥聽。

安德祥心中暗罵安步搖這不孝女,然后朝著安步搖下最后的通牒:“可是太子爺點的就是你,想娶的人就是你,并沒有說到你妹妹,所以這婚事你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父親的意思是太子爺想強求民女?還是太子爺是欺我無母親庇護,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安步搖丟下了一個個重磅,激得安德祥差點氣到吐口老血出來。

安步搖看安德祥被自己氣得快吐血了,知道要是他被自己氣死了,自己估計會被全天下人的唾沫給淹死,走了過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安德祥順了口氣后,直接說:“太子看上你就是你的福氣,不要妄想改變了,找個時間把婚事定下了就是了。”

“哦?父親不顧我的意思就想私自解決我的婚事?你可知道我外祖父可愿不愿意?”安步搖見安德祥想私自定下來就顧不上什么了直接抬出自己的外祖父來。

“你的婚事本來就是我能做主的,又何必扯上你外祖父呢?”安德祥心虛道。

“父親此言差矣,娘在去世之前已然是把女兒托付給了外祖父,女兒的婚事自然也是外祖父同意了才能作數,難不成父親是不認外祖父?這可是不忠不孝之事。”安步搖直接開口威脅道。

“你的意思是說為父連你的婚事都做不了主了?還得請你外祖父來幫你擇婚不成?”安德祥已經是氣得渾身哆嗦。

“外祖父為他最親愛的女兒的女兒也就是身為孫女的我擇婚想必他老人家也是樂見其成的,外祖父疼女兒,為女兒擇婚又有何不可,而父親想逼女兒嫁過去為自己謀利,那么你就得想想外祖父肯不肯了!”安步搖知道太子已經急得團團轉,才會讓安德祥在自己這么小就想要逼婚,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你,好,好,好!”安德祥已經氣到吐了口血,他沒想到自己的女兒居然敢忤逆自己到這樣,還威脅自己。

“父親為何這般棒打鴛鴦,若素妹妹和太子本來就是情投意合的,而你卻來逼女兒,想逼著女兒嫁給太子,孰不知這不是想讓女兒去搶走屬于妹妹的東西嗎?你怎么忍心!”安步搖滿口為安若素抱不平,其實是想把安若素推出去,太子疑心病這么重一定會以為是安若素在自己面前說她們的事情,才會讓自己拒婚。

安德祥見安步搖依然是把安若素推出來,死不同意和太子爺的婚事,不由得怒火沖天,沖著安步搖說:“你這忤逆之女,如今豈非由得你,你是嫁也得給我嫁,不嫁也得給我嫁。”

“父親真的確定要這樣?父親以為我沒人可以依靠也想來欺我嗎?”安步搖一副傷心痛哭的模樣。

“太子爺不會辜負你的,你嫁過去就是享福。”安德祥一臉肯定的說。

安步搖琢磨著,那劉管事派人前去請來外祖父,估摸著也快到了,于是一臉歇斯底里的喊道:“父親可真偏心,明明是妹妹和太子爺有奸情,卻想讓女兒嫁過去,然后再來個姐妹同服侍一夫,而太子爺本來就是喜歡妹妹的,哪里還有我的位置,倒不如我一頭撞死在這相府,也好落得個干凈。”

安步搖看到門外有個青綠色的衣衫,想到外祖父向來素愛青衣,于是作勢要往柱子上撞去。

“不,步搖別做傻事。”安德祥看著安步搖好像是來真的,不由得驚呼。

只見安步搖,灰暗的眼中沒有一絲想活的生機,狠狠地朝著那柱子撞去,在外人看來確實是想尋死。

其實是安步搖早就知道外祖父身邊經常帶著表哥,而她這個表哥武功到底也是不弱,幾乎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這也算是豪賭,賭贏了自己就可以不用和前世一樣嫁給太子爺,最少那無情的父親安德祥無權逼自己嫁給太子,賭輸了也不過一死,都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怕再死一次嗎,自然是不會。

而顯然安步搖賭贏了,就再她沖著柱子撞去的瞬間,她的表哥直接沖進來擋在她前面,而她的頭直接撞到她表哥的%膛上。

由于沖擊力太過大,直接撞得安步搖是頭昏眼障的,而她的這個表哥也卻一聲都沒有哼一下。

雖然是表哥不過,女子八歲不同堂,所以這么親密的接觸,安步搖直接臉紅到脖子上了。絲毫不敢抬頭看她表哥一眼。

而此時她的外祖父已經進來,剛剛進來就看到自己的外孫女差點撞柱子死了,不由得怒氣滿膛。

而此時的安德祥已經從驚恐到松了一口氣,然后看到怒氣沖天的開國國公沛國公,頓時反應不太過來。

沛國公憤怒的眼神盯著安德祥恨不得把他給拍死在墻上,之前拐走了自己的女兒也就罷了,可自己的女兒卻沒過多久就無緣無故的死在這宰相府只留下了一對稚兒。而女兒死后沒多久后,這個忘恩負義的男人竟然就再娶。

現在呢,要不是自己剛剛好趕得上的話,自己那可憐的孫女也就被這個忘恩負義之人給逼死了。

安德祥看到沛國公那殺人的眼神,生怕不小心惹惱了他,直接一刀劈了自己,自己又是文臣,手無縛雞之力,要真是動起手來可真是沒半點贏可講。

于是安德祥只好開口道:“岳父大人今天怎么有空來小婿這府里呢?”

沛國公冷哼道:“我最疼愛的女兒死在你這府里,我要是剛剛沒來,連我這可憐的孫女今天也就得重蹈她娘的覆轍。”

“小婿不敢,當年,步搖她娘可是病死,怎么岳父大人說得好像是小婿逼死的。”安德祥一臉淡然的答道。

“最好是這樣,要是哪天我真的查出我最疼愛的女兒是你間接害死的,你這頭上的腦袋就別想要了,那我外孫女呢?怎么會突然想撞柱子呢?”沛國公一臉怒氣。

“這,這,這也許是一時想不開吧,才會突然沖過去。”安德祥沒有絲毫底氣的說。

“想不開?堂堂宰相府的嫡長女會因為何事想不開?你倒是說說,老夫倒是愚昧得很。”沛國公剛剛在門口就有稍微聽到點不過此時想打壓安德祥而沒有直接點明。

只見安德祥和縮頭烏龜一般絲毫不敢抬頭看沛國公的臉色,他知道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黑得和那木炭一樣,估計自己要是再不要命的撞上去肯定會被揍一頓以泄憤的。

沛國公是大夏的開國功臣,還被先帝賜予龍頭鞭,上打昏君下打奸臣,沛國公的四個兒子都手握重兵,這也是太子想通過娶安步搖來拉攏沛國公府的人的原因。

這也是沛國公敢揍人的原因了,被揍過的人都知道有多痛!安德祥正巧看過他揍人的樣子,所以一直都不敢惹惱他。

此時,沛國公看到安德祥那熊樣,眼中的唾棄也越來越多,真是沒用。

沛國公只好轉身去問自己那可憐的外孫女安步搖:“步搖啊,你告訴外祖父是何人害得你沒有生念,想去撞柱子一死了之的。外祖父幫你教訓他。”

只見安步搖一臉驚恐地望著自己的外祖父,又看看安德祥,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重生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