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職場宮心計

更新時間:2019-09-13 05:52:23

職場宮心計 已完結

職場宮心計

來源:掌讀520 作者:書生問路 分類:職場 主角:沈星俊,盧笛

由書生問路創作的職場小說《職場宮心計》,主角是沈星俊盧笛小說講述了這是一個職場生存的故事。落難的千金被一張親切的笑臉迎進了一家裝飾公司,有了棲身之地的女主激發潛藏能量一改往日的小姐脾氣兢兢業業的工作,但是無論她怎么努力都避免不了被罵被罰,有同事被開除,有同事意外受傷被送走,還有同事被誣陷,辛苦奮斗一整年,離開公司時一分錢也拿不到,還被財務告知倒欠公司錢......這是怎樣一個殘酷的現實世界呢?女主有過一千次要離開公司的念頭,然而每次職場換新時留存下來的人當中卻都有她。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說要見業主的,她說要溝通接洽的,她說要對客戶負責的,這他媽的就算負責了,搞不定了兩腳一提,撂擔子給其它人,這還不是最關鍵的。

最關鍵的是她是個見習監理。

一竅不通好么?

切!

盧笛看著毛坯房火大,提著腳往墻上一踹,謝先生進來了,他眼睜睜地看著盧笛縮回來的腳,不發一言,拿著手里的手機直接打電話。

“喂,彭總,我要求換監理。”

盧笛只覺得頭都快炸熟了,什么也顧不上,忙去拉扯謝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試試你家的墻結實不結實。”

謝先生甩開她:“滾。”

盧笛深悔啊,好死不死的干嘛恰好被他給撞上了,簍子捅大了,她央求謝先生,用眼神暗示他,彭總每次接到客戶的投訴急得不行,這一次更甚,那是急得嘴角冒泡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道歉是上上選,他不停地向謝先生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管教不嚴,我跟您道歉。”謝先生的怒火發泄出來了,“從來沒見過這么囂張的員工,這是誰的房子,這是我的房子,我疼還來不及,愛還來不及,她一上來給我踹個腳印在上面,你說有多氣人吧,這種員工算人嗎?有素質嗎?我真的要質疑你們公司的能力了。”

一通話將彭總罵得孫子似的。

盧笛不停地吐氣,懊惱,再吐氣,再懊惱。

聽著彭總不停地說好話,謝先生不停地抱怨,敢情剛才的不說話都在憋著一口氣呢,真倒霉,她不時地拿眼睛去看謝先生,謝先生竟然不看自己一眼。

盧笛從廚衛陽臺上找了一塊抹布,拿過來擦剛才踢的腳印,一點一點抹干凈了,身后也安靜了。謝先生眼神復雜地看著她,當她停下來時,謝先生說話了:“我們老板要見你。”

他還有老板。

謝先生其它的話不肯多說一句,右手拿著手機打電話,左手拿著紙巾擦鼻涕,淡淡的飄出一句:“你的生死掌握在我們老板手里。”

盧笛倒吸了一口涼氣。

按照約定,盧笛到了對面的連鎖炸雞店等著謝先生的老板,不多時,一個穿著黑衣黑褲外形俊郎的年輕人走了過來,他拉開盧笛對面的椅子坐下了。

他的身后站著謝先生還有另一個個頭跟謝先生一樣高的男人,那個男人的樣子比謝先生好看一點,只是相對謝先生而言好看那么一丁點。實際上也還是丑得很,他的臉是四方大臉,遠遠看著,四四方方如縮小版的小電視,眼小無神,且倒吊著。

這老板上哪找倆這么丑的員工,她的生死掌握在謝先生手里,謝先生又全聽他老板的,間接的說她的前途確實在他老板手里。

盧笛剛要開口,謝先生的老板示意她別說話。

他搶在她前面說話了:“我姓謝,我叫謝少卿。”

然后呢?

他叫謝少卿跟她有幾毛錢關系?

“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把房子交給你做。”

盧笛的眼珠骨碌碌轉動著,她擇輕就重地問謝少卿:“誰的房子?”

“我的。”謝少卿答得干凈利落,盧笛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謝先生,謝先生面不改色地注視著前方,盧笛心想:且聽他說說他的條件,能夠答應便答應,不能答應趁早走人。

“你的條件是什么?”

謝少卿的眉目一轉,淡然地說道:“把你們老板娘約出來。”

彭夫人?

開什么國際玩笑,彭總確實長得矮又不好看脾氣還特別的暴躁又羅嗦,她是有良心的人,拆散人家婚姻這種事情她寧可斷頭也不會去做。

“干嘛不自己約?”

“她不愿意見我。”

“出賣我的人品成全你?”盧笛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出師不利的撞上這么一茬,還以為苦盡甘來了,終于可以做監理了,誰知麻煩才剛開始。

謝少卿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這不叫出賣,交換。”

盧笛深深看了他一眼,不是交換,他是早有預謀,她敢肯定即使她沒有踢那一腳,謝少卿還是會有別的理由讓這個謝先生把她帶來這里談他的條件,即使負責這套房子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他也一樣有辦法叫那位負責他房子的監理答應他的要求。

不用明的,他也還會用暗的。

生意上能做成功的,看起來都陰險。

既然這樣,倒不如答應了。

“好,我約。”

盧笛亦搶在他前面說道:“時間,地點由我來定。”

“不能太晚。”

盧笛與謝少卿達成協議之后,謝先生當即打了一個電話給彭總,百般替她說好話,求情,讓彭總無論如何留下盧笛這個人才。

電話另一頭的彭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跟江工說道:“客戶心,海底針,剛才還亂吼亂嚷的要換掉盧笛,現在提出來留下盧笛的也是他們。”

江工揚著嘴角笑道:“咱們公司現在正缺人手,都遣散了,咱們就成光桿司令了。”

彭總一想,也是這個道理,手一揮說道:“那就給她一次機會,看能不能將功補過了,不過她畢竟是新手,她這塊你得留心多盯著些,別砸了公司的招牌。我也是相信你才愿意給她機會的。”彭總不改嘮叨的毛病,說起來沒完沒了。

連江工聽得都害怕,幸好他的手機響,他忙著接電話跟工人溝通,間接的繞過了彭總的羅嗦。

盧笛從工地回來之后,她腦袋里想的不是如何開展裝修工作,而是怎樣不動聲色地把彭夫人給約出來,以往,她很少在意彭夫人,總認為她是彭總的老婆,同時也應該是彭總的耳目,所謂說多錯多,不說不錯,因此,與彭夫人的交談僅限于日常的問候“吃飯了”“洗澡了”“上班了”“下班了”

其它的,連彭夫人的一雙兒女盧笛都很少問及。

突然之間要與她熱絡,盧笛不知從哪里下手好,童優優走了過來,盧笛隨口問她:“燕燕呢,怎么不見她下來吃飯。”

童優優嚼著酸蘿卜,從她嘴里噴出一股子蘿卜的酸氣,她說道:“你不知道,燕燕病了。”

“什么病?”

“傷風感冒唄。”

“我上去看看她。”

“誒~~”

她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熱心了,平時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作派,童優優端著碗跟著盧笛上了三樓,燕燕戴著口罩,不見咳嗽不見流涕。

童優優從她身后上來,燕燕一眼注意到她,“你來啦!”招呼也是向童優優打的。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都市小說
  3. 職業小說
  4.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