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美人謀略

更新時間:2019-11-03 00:40:45

美人謀略 已完結

美人謀略

來源:掌文 作者:晗羽 分類:言情 主角:輕上言,上尉傾城

主角輕上言,上尉傾城小說_《美人謀略》是晗羽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大婚當晚,她窩在溫暖舒適的被窩呼呼大睡,而他則被關在房外,瑟瑟發抖忍受秋寒雨露。大婚次日,房門打開,二人第一次面面相覷。霎那間,某王妃抱著微攏的肚子嘔吐一番,瞥著面前的人嫌棄道:“哪里來的豬妖?還不速速離開!”某王爺挑起雙眉,黑臉反問:“豬妖?本王哪里像豬妖?你這個不守婦道的死女人!”后來-----為博君一笑,某妃是夜夜算計入他榻,多次撩起粉衣裙,佯裝嬌巧半呢喃:夫君,美景度良宵,花燭度洞房……某夫干瞥極力支撐臃腫身姿 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黃大掌柜怎么了?”李恬上了車,不等曹四媳婦坐穩就問道,曹四媳婦從懷里摸出個桑皮紙信封遞給李恬:“這是黃大掌柜遣人送過來的,您看!”曹四媳婦指著桑皮紙信封上的‘辭呈’兩個字。

信封是面朝上遞過來的,李恬已經看到了那核桃大小的‘辭呈’二字,眼眶微微縮了縮,伸手拔下頭上的銀簪子挑開了信封,里面薄薄一張紙上只寫了一行字:“黃忠賢請辭大掌柜”。李恬用力捏著紙,控制著不讓自己發抖,只捏得指甲發白。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一會兒,李恬才微微啞著聲音說出話來:“既來了,也只好迎上去,你跑一趟,先請程掌柜和孫六午末到樊樓尋個清靜的雅間等我,再把京城六間鋪子的掌柜請到榮安堂后院,就未末吧。”

“是。”曹四媳婦答應一聲,敲了下車廂,車子停了下,曹四媳婦跳下了車,悅娘坐在車前,掀簾探頭看著李恬問道:“回去還是?”

“先回去,越快越好。”李恬吩咐道,悅娘答應一聲,沒等簾子落下,車子就驟然往前沖出去。

“熊嬤嬤陪我走一趟,你和青枝守在這里看好院子,悅娘,把你的馬牽上。”李恬一邊伸展雙手由著青枝侍候著換衣服,一邊吩咐道,瓔珞點了一千兩銀票子出來,用大紅封封好,端端正正在封面寫好‘程儀一千兩’五個字,將大紅封遞給熊嬤嬤。

熊嬤嬤收好程儀紅封,李恬已經換好了一件淡灰布袍,腰間束了條同色絲絳,外面穿了件深灰布面絲棉斗篷,頭發也打散綰成男子發髻,用一塊淺灰絲巾包上。

悅娘一身利落的騎馬裝短打,抱著件極長的黑綢面灰鼠里斗篷從東廂掀簾出來,三人急步出了角門,角門外已經有一輛極普通的靛藍布圍子大車等著了,熊嬤嬤和李恬掀簾上車,悅娘坐在車前,將馬系在車后,車子輕悄的沖進去,往黃大掌柜家奔去。

不大會兒就到了黃宅,李恬筆直的端坐在車內,透過車窗,面無表情的看著大門緊閉、人影全無的黃宅,熊嬤嬤急急的奔回來,掀起車簾探頭稟報:“五娘子,說是昨天后半夜就開始燈火通明的裝行李,今天天還沒亮就走光了,東邊那家門房起得早,打聽了幾句,說是聽他們請的鏢師說,要趕往利州路赴任。”

“往利州路赴任?去戴樓門,追上去送一送,無論如何,我得見一見他。”李恬沉聲吩咐道,熊嬤嬤答應一聲,忙上了車,急往戴樓門趕去。

出了戴樓門,車子緩下來停在城門外,李恬從熊嬤嬤手里接過程儀吩咐道:“你先回去,午末到樊樓接我。”熊嬤嬤點了下頭,關切的囑咐道:“路上小心。”李恬‘嗯’了一聲,穿了斗篷出來,悅娘已經穿起那件灰鼠里斗篷,牽著馬韁繩等著了。兩人上了馬,悅娘用斗篷裹緊李恬,抖動韁繩,縱馬往利州路方向沖出去。

一騎兩人追追尋尋,直尋了將近兩個時辰,才在路邊一處茶坊尋到正在歇腳的黃大掌柜一行。

悅娘抱著李恬下了馬,李恬吩咐悅娘道:“你去尋黃大掌柜說話,說我特意來送他。”李恬停了下:“我在這兒等著。”

“嗯。”悅娘綰好韁繩,李恬靠馬而立,看著悅娘大步上前,和圍坐在茶坊最外面的幾個鏢師說了幾句話,一個鏢師起身進去,不大會兒出來沖悅娘滿臉歉意的拱手說了幾句,悅娘退了半步,轉身就回來了。

“他不敢見你。”悅娘一臉鄙夷道,李恬深吸了口氣,看著悅娘問道:“怎么說的?”

“說病著,不敢見人,怕過給別人病氣,背恩棄義的**貨!走吧。”悅娘重重‘呸’了一聲。

“等等,你把這份程儀送過去,交給那幾個鏢師轉進去,就說黃大掌柜請辭,我這個東家原該好好給他餞行,可一來我是剛剛才收到他請辭的書信,二來守著老東家的孝,只好薄備程儀一千兩,祝黃大掌柜往后前程似錦、一路高升,他不仁,咱們不能無義。”李恬取出那份大紅封的程儀交待道。

悅娘眉梢高高挑起,呆了片刻才伸手接過程儀,輕笑了一聲道:“這話是得當著鏢師們說說,不過這可沒什么用,鏢師再瞧不起東主,活也得走好。”

“你想哪兒去了,不是為這個,他們都是京城鏢局的,總得回來,我這個做東家的,不能不義。”李恬滿心的沉甸被悅娘一句話說的哭笑不得,倒透過口氣來。

悅娘送了程儀回來,李恬側身坐到馬上,抱著悅娘裹在斗篷里低聲道:“悅娘,咱們午末趕到樊樓就行,慢些走,太快了顛的難受。”

“嗯。”悅娘勒馬放慢,松了韁繩,由著馬慢慢悠悠往回走,抬手拍了拍李恬道:“別難過,這種背恩棄義的東西不值得咱們難過!”

“不是難過,”李恬心里一陣酸苦沖上來,貼在悅娘溫暖的懷里蹭了蹭眼淚,低落的說道:“黃老掌柜是南寧郡王府的家生子兒,黃忠賢七歲就進寧遠侯府帳房習學,再后來跟著做了大掌柜,趕在這個節骨眼上請辭,連見我一面都不肯,這中間必有蹊蹺。”

“嗯!”悅娘重重應了一聲,李恬仿佛在自言自語:“他們去利州路,去赴任……jian民脫籍三代方可科舉入仕,黃老掌柜先jian后良,不能算,黃忠賢、黃良玉,這才兩代,這赴任,必得特恩,是誰給他們求了這特恩?遣走他們,必是要算計我,悅娘,你說,會是誰?”

“要不,我趕上去殺了姓黃的一家!不管是誰,我就不信他不怕,看誰還敢打你的主意!”悅娘殺氣騰騰道,這建議讓李恬簡直不知道說什么好:“悅娘!殺了他們根本沒用。”

“沒用就不殺,你寬寬心,不就是一個管事掌柜,支使走他就能擺布你?當咱們都是死人哪?!”悅娘拍了拍李恬安慰道,李恬長長嘆了口氣:“話是這么說,可黃忠賢這一走,就是斷了咱們一半膀臂,黃忠賢從他父親手里接下這大掌柜十幾年了,衙門、榷場、行會等等各處都是他經手打點,外頭的人情關系全在他手上,他這么突兀一走,后頭那只黑手必定緊接著挑生事端,到時候咱們還不知道怎么艱難。”

“嗯,這倒是,也不知道這黑手到底是誰,他圖什么?錢?人?”

“回去先從這赴任上查起,有任可赴,吏部就必有委任,順著往上找,也不怕找不到,還能圖什么,無非一個財字,看這作派,只怕是個有恃無恐的狠手,唉!”李恬摟緊了悅娘,沉沉的嘆了口氣,悅娘沉默了好一會兒,勉強笑著安慰道:“別怕,能怎么樣?錢財都是身外之物,實在不行就想開些。”

“那些都是外婆留給我的,我寧可毀了……實在不行,我就跟你浪跡江湖去。”李恬的話里卻是另外一種決絕,悅娘笑了一聲:“你哪受得了那份苦?就是我,這幾年養的懶了,再想想從前跟著師父師兄闖蕩江湖,那真叫苦啊……話又說回來,你心眼這么多,再加上我的功夫,咱們兩個真要闖江湖,不過半年就能揚名立萬兒。”

悅娘帶著李恬在內城門外下了馬,再往里走,兩人這么騎著馬就太招人注目,悅娘牽著馬,兩人不緊不慢的走了兩刻來鐘,就到了樊樓后門,熊嬤嬤和曹四媳婦已經等在車上了,見李恬過來,忙下了車,車夫接過馬,悅娘、熊嬤嬤和曹四媳婦跟著李恬從后門進了樊樓。

曹四媳婦在前面帶著路,很快就轉進了偏在一片竹林后的雅間里。

程掌柜和孫六正對面坐著悶聲喝茶,聽到動靜,孫六忙沖前一步掀起簾子,讓進了四人。程掌柜也忙站起來,看向李恬的目光里帶著濃濃的擔憂和關切。

李恬面容沉靜,去了斗篷遞給熊嬤嬤,看著程掌柜和孫六,直截了當的開口道:“黃大掌柜請辭,今天一早已經啟程趕往利州路赴任去了,這事你們已經知道了吧?”

“剛聽曹四家的說了。”程掌柜憂慮的回道,孫六也點頭道:“我也是聽曹四嫂子說了才知道。”

“嗯,”李恬站在窗前,看著窗外蕭索的竹林沉默了片刻,才轉身看著程掌柜和孫六,淡漠中帶著絲絲傷感道:“外頭的覬覦也是常情,我也想到了,可黃大掌柜……唉”李恬嘆了口氣:“他父子兩代跟著外婆當差,沒想到竟如此短目,算了,不提他,走就走吧,他這一走,只怕咱們得艱難一陣子,往后要多辛苦兩位了。”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