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最后一個隱門道士

更新時間:2019-11-05 13:06:41

最后一個隱門道士 已完結

最后一個隱門道士

來源:掌文 作者:感嘆號 分類:靈異 主角:何正奇,玉兒

《最后一個隱門道士》是感嘆號最新已完結的靈異小說,主角何正奇,玉兒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我很不幸,剛出生,一個瞎子給我算命說我五行絕陽,八字純陰,天門殘缺,這輩子注定活不過十八歲,為了活命,我娶了個鬼媳婦兒,后來整個人生都變了,繼而碰到一系列光怪離奇的人和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盯著暗紫符上的咒法一陣端詳,居然是天雷引,我心里有些吃驚,忍不住驚嘆起來,

天雷是天下所有陰邪之物的克星,但天雷也分等級,有強弱之分,比如普通的掌心雷,強一點的五掌雷,如果道行精湛,最高可引下九霄天雷,一記雷霆之下,估計鬼首都要蕩然無存。

而符箓,我和老瘋子一般用的都是黃色符,但也見過他用過紫色符。

至于暗紫符,我從未見過,更加別說自己是否能夠駕馭的了,心里不由對祖師一陣崇拜。

我思來想去,還是小心翼翼收好,最起碼有這倆張暗紫符在身,生死關頭可以拿出來拼一拼。

哪怕玉石俱滅,總比素手無策,坐以待斃的好!

收好符,我拿著鏡子,準備看看玉兒是否傷的嚴重,叫了幾聲,發現鏡面沒有任何動靜,可能傷及本源,在閉關養傷。

經過一夜的折騰,我躺在chuang上很快就昏睡過去。

等我醒來時,我發現自己正站在一所學校的操場上,入眼望去,操場綠樹成蔭,一排排整齊清爽,正面的教學大樓風格古老懷舊的像是90代的建筑,然而卻給我一種在哪見過般的眼熟感。

現在似乎是上學時間,校門口的學生如潮水中的魚兒涌入,身上的校服和現在絕然不同,我更看見許多留著長發的男學生往我面前走來,從他們的眼中中我發現自己變成了空氣,沒人看的見我。

我一陣茫然,入眼的學校,路上的學生,這是哪?

就在我納悶之際,校門口一道倩影溫柔款款得往我這里走了過來,她身形高挑,長的亭亭玉立,膚白貌美,即便穿了厚厚的校服,也依然能見到隱約的迷人曲線,一看她的臉。

我頓時目若呆雞。

瓜子臉,雙眼皮,翹鼻梁,紅潤小嘴,尖下巴。

這特么不是周慧琳麼!

那張臉,恐懼的讓我影響深刻。

她怎么在這里?

只見周慧琳款款而來,她翹.#微擺,俏臉神采自信,一對大眼直勾勾的嫵媚動人,魅力十足,一路走過,許多男生被迷的七葷八素,口水都差點流到下巴。

她臉上的神情沒有之前柔弱的膽怯,有的只是女人的嫵媚和**,但愈發的迷人。

我看的心里一激靈,她不是周慧琳,盡管有九分像,但周慧琳整張臉給人的直觀就是柔弱,而不是嫵媚,她,倒更像宿舍樓里的兇煞!

我明白了,怪不得教學樓有些眼熟,教學樓就是現在學校里的宿舍樓,盡管和現在的宿舍樓有所差異,但大體陣的是一模一樣。

這是幻境?是夢中!還是三十年前發生過的曾經?

現在我顧不得想這些,悄悄跟上周慧琳,準確的來說是跟上兇煞,想看看這麼一個亮麗嫵媚的女人,到底是如何變成怨氣滔天的兇煞的。

走過操場,經過學生墻時,有一個身材瘦小的男生,壯著膽子主動上前,臉紅緊張的問候:"周……周玲姐,早啊!"

我旁邊一聽,心想,原來兇煞叫周玲,長跟周慧琳相似,名字也不錯。

周玲俏臉掛著淡淡的笑意,嬌聲回應:"早,李學平。"

叫李學平的同學還想說話,但臉蛋更紅了,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最后慌慌張張跑掉,途中還狼狽的摔了一跤。

看著學弟慌亂倒地,周玲噗嗤一笑,笑聲清脆如鈴鐺,好聽悅耳,更引的許多男生一陣眼熱。

周玲將耳鬢的碎發撩到耳后,對四周流口水的男同學翻了白眼,走上樓梯,嘴角的弧度卻十分濃郁。

這是三十年前,這是一個連和喜歡的女孩兒打招呼都會害羞跑掉的時代,這也是一個感情純真的時代,更準確的說這是一個70后正朝氣蓬勃的歲月。

我實在想不通,為什么在這樣的環境下,似象牙塔般的學校,會誕生出一頭恐怖的兇煞!

我如一個過客,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準備靜靜的繼續觀察下去。

徒然,入眼的畫面一陣暈眩,我心里的第一反應,夢破了,忙一咬舌尖,從夢中回神。

我一睜開雙眼,就隱約聽見老瘋子的念咒聲!

"太上臺星,應變無停……急急如律令!"

我忙出屋一探究竟,就看見老瘋子身穿睡衣站在草坪上,他手持滅邪,須發戟張,一臉厲色暴吼:"哪個不長眼的敢來隱宗山門放肆?!!還不快快給本座滾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發怒的老瘋子,有些心顫,感覺空氣中有血腥味,似乎有東西和老瘋子交過手了。

我想起那個夢,懷疑兇煞來過,忙走過去擔憂問:"師父,你沒事吧!"

"我沒事,徒兒莫怕,有為師在,回去放心睡吧!"老瘋子說的話讓我又是一陣感動,不過接下來他說的話讓我之前的感動頓時一掃而空。

"好徒兒,為師剛才是和空前絕后的鬼母羅剎交戰了五百回合,最終略勝一籌,才堪堪將她收入符中,體力耗損巨大,現在為師餓了……"

鬼母羅剎?你怎么不說西天王母呢?

而且有陣法在,別人根本進不來好不好,再說你也沒出去,估計也就是隔空傷了對方一劍,怎么就大戰五百回合,還把別人收了?

我瞪眼無語,但念在他老人家上了年紀,大晚上又衣不蔽體的份上,只好拖著一身傷痛的去煮宵夜。

后半夜倒是睡的安穩,以至于到了早上頂著一對熊貓眼,起來準備給老瘋子做完早飯再去上學時,發現老瘋子早已人去樓空,連衣服,襪子,被褥之類的都不見了,跟搬家似的,掃蕩的干干凈凈。

我頓時石化!

桌上還有一張紙,上面寫道:

乖徒弟,為師有要事要辦,一時半會兒肯定回不來了,至于兇煞,滅邪留給你,好自為之!莫要讓為師失望!

啊啊啊!!!

辦你妹啊!辦事需要帶被褥啊!!!

明明就大清早跑路了好不好!

看著紙條,我有些惱火,估計老瘋子昨晚吃過宵夜連夜就溜了,也不和我說一下,大清早的我還好心做了倆份早餐。

……

我帶著滅邪和一肚子氣到了學校,眼鏡和湯小婉就走了過來,悄悄跟我說,昨晚夜里宿舍樓發出了巨響,很多人還以為地震了,今早一看,二樓宿舍的過道圍墻破了個口子,許多人圍觀的同時,都猜測那宿舍樓里鬧鬼,嚇壞了不少人。

我聽了面面相覷,那缺口不正是我撞出來的麼?至于鬧鬼,從柳菲菲開始,學校里就已經在傳訛了。

這時,學校響起了廣播,一道渾厚磁性的聲音入耳。

"各位同學,早上好,我,是你們的校長,也是擔當今天廣播的主持人……"

"同學們,最近學校發生了一點意外,很遺憾影響到大家的學習,但請大家相信,校方一定會非常妥當的處理因意外引起的突發事件……請大家不要害怕,放寬身心,不要焦慮,好好學習……說完了,耽誤了大家一點時間,很抱歉,下面請用耳朵欣賞一下輕松的音樂,再見……"

我聽了一陣,說:"校長的聲音還挺好聽的。"廣播繼而響起音樂,我就問他們昨晚的調查結果如何。

眼鏡說,學校里經歷過三十年事件的老師老死的老死,退休的退休,去問過退休的老師,要麼都說不記得,或者說不知道,個個都說沒發生過什么大事。

至于學生,更玄了,三十年前的學校里可是有近千個學生,如今個個都跟改頭換面似的,問起來一點也不知道,好像失憶了,不記得三十年發生過的任何事。

"怎么會這樣。"我忍不住問。

為什么要抹去所有人的記憶,難道有人想掩蓋那段不為人知的歲月?

湯小婉說:"有可能上面插的手!"

眼鏡同意附和:"我也這麼猜測,只有一個國家的力量,才能做到這些。"

我心下一驚,看樣子當初爆發的事件太過驚世駭俗,才會被人故意埋葬掉那段記憶。

這又讓我響起宿舍樓的封印,這是不是也是上面做的手段?

眼鏡推了推鏡框又說:"但也不能確定,一個國家擁有的實力不是我們能夠揣測的,也有可能類似何正奇這種奇能異士出的手!"

我高興的一拍手,對啊,能封印兇煞那是何等的道行?我估計最少也要老瘋子那種級別,一想起老瘋子我就惱火,明明可以出手,卻非要跑路,這不是害人麼!

隱宗主修道心,有魔不除,會令道心蒙塵,修為再難精進,真不知道老瘋子怎么想的。

我忽地想夢中的人物,麻煩眼鏡和湯小婉幫我查查資料。

眼鏡笑著拍*脯,說沒問題,我回想了會兒,道出一個名字。

"李學平。"

眼鏡和湯小婉立即一呆,同時重重問:"誰?!"

我詫異他們的反應,說:"李學平啊?怎么,有問題?"

眼鏡和湯小碗跟看怪物一樣,神色怪異的盯著我,湯小婉忍不住問:"你不認識他?"

我反而納悶了,我要認識干嘛還問你們?不過,看樣子他們倆好像都認識。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