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魔領主

更新時間:2019-10-30 10:55:03

魔領主 已完結

魔領主

來源:快閱 作者:納蘭書軒 分類:異能 主角:龍南嘯,龍香

《魔領主》男女主角是龍南嘯,龍香的小說,文章就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故事內容寫的很是精彩,性格孤僻的龍南嘯在爺爺的壽誕宴會上意外得到一個黑色指環,卻未料到指環里竟然附著遠古魔神的意識!<br><br>最敬愛的爺爺驟然身亡,家產遭奪,原來一連串的變故皆是出自叔叔龍笑云的陰謀──要和龍笑云對抗的方法,只有利用指環的力量成為魔領主。<br><br>然而領主之路才剛開始,龍笑云背后的神秘組織卻突然把毒手伸向了自己的老師安雅。他們這樣做的用意何在?安老師又會為龍南嘯的生活帶來什么樣的變化?<br><br>魔神、指環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奇幻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剛剛在外邊被整得慘兮兮的家伙們砰的一下把大門給毀了,然后暴跳如雷的沖進來。今天的戰斗讓他們狼狽的很,心里邊憋了一肚子的火,所以大門一砸,就一股腦的沖進來。

只是沒想到里邊卻到處都是讓他們頭疼的東西,地雷是沒有,可是一些讓他們更麻煩的東西卻不少。比如──黃豆。

院子里的掩體都是用黃豆裝了麻袋堆成的,而在龍南嘯他們撤退進來之后就有意的將幾袋子黃豆給灑開了。這損招是錦毛鼠出的。

黃豆雖然不是什么高級別法術,可是效果卻比一些初級的詛咒法術好的多。那些體術師剛一進來就因為沒防備結果統統摔了一個跟頭。

卑鄙!

無恥!

混蛋家伙,有本事和我們正面作戰!

體術師們罵成一片,不過龍南嘯和手下誰都不理會他們。和他們正面開打?他們中沒有人腦子被大門擠到,更沒弱智到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地步,回答敵人的是一堆鋪天蓋地的法術。

真耐打。龍南嘯看著那些雖然狼狽不堪,卻依然沒受什么致命傷害的體術師們,來了這么一句。難怪這些家伙雖然吃鱉卻一直沒有放棄,看來他們的腦子里一定認為只要正面接觸上,就一定會贏吧。可惜,他們根本就不會有這個機會了。

龍南嘯冷冷一笑,下了一個命令。繼續撤!。

該死的,這些家伙就知道跑。

上!宰了他們!

一群人一起沖進了在水一方的屋子里,卻看到整個大廳里只有龍南嘯一個人。這些家伙首先想到的是,他又有什么詭計?

剛剛一路上他們都感覺到了,龍笑云的姪子這次的準備不能說是不充足,梯次防御的戰術用得相當明白。這樣一個人不可能會單獨面對他們一群人進行戰斗的,那么他一定有什么依仗,那個依仗又在什么地方呢?

正當這些人一愣神的時候,龍南嘯卻平地消失了。接著,在龍南嘯本來站著的地方一個魔法炸彈炸了出來──這是一顆火焰彈。轉眼間,四周的地方全都燒了一個干凈。

人跑了?魂老鬼頓時火大無比。

這一次行動,主要是由他帶著天之團和一堂、二堂三部分的人手一起來討伐龍南嘯。本來是勢在必得的,可是沒想到龍南嘯竟然宰了手下兩個人之后就那么走了,回去之后一堂堂主和天之團的團長一定饒不過他。

該死的,我老人家竟然被一個小子耍了!魂老鬼相當的惱火。

咣!

就在他們惱怒不已的時候,后邊的大門被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大石頭封死了,窗戶上也出現了幾個大鐵板封住。這個架勢十分明顯,那就是經典的關門打狗陣。

呼,好危險。龍南嘯長出了一口氣。剛剛的戰斗當真是九死一生,有好幾次都要被人搞死。尤其是他用縱橫傷了兩個人之后,那時的他一點戰斗力都沒有,如果真有個人打到他,那他一定就要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不過還好,雖然出了不少紕漏,但是還是按照計劃走過來了。

你休息一下吧。安雅走了過來,遞給龍南嘯一條手帕讓他擦汗,然后說道:剛剛嚇得我好緊張,幾次就想出手幫忙,不過想到你事先的交待,就忍下了。

龍南嘯說:幸虧妳沒出手,不然他們看到妳就麻煩了。說不定整個計劃會泡湯,連妳的性命恐怕都有危險。要知道我們這次沖突,說起來還是因為他們打妳的主意呢。

這話的確不錯,如果安雅亂動的話那真是相當的危險。

現在龍南嘯他們處的位置正是在水一方的湖水之下,抬頭就可以看見碧波**的湖水就在頭上晃著波紋。不過有趣的是,那些水一滴也沒有掉下來,這正是安雅控水的能力。剛剛進到屋里之后,龍南嘯就帶人透過傳送毯把人轉移到水下。

這里邊,牛二開始向著傳送毯扔起大石頭和鐵板;在傳送毯旁邊,羊學究正操縱著毯子向外送東西。

這個羊頭的確有本事,將這些東西準確的送到了在水一方的門窗之外,順利地把窗戶都封住了。隨即羊學究默默的向龍南嘯點了點頭,同時嘀咕一句:希望他們不會把我的實驗室拆了。

龍南嘯說:估計他們沒時間。你放心。然后他對著安雅笑了一笑,問道:在湖水中開辟這么大的空間,妳的力量能支持住嗎?

安雅一臉的輕松:放心,我一點也不累。這些水就像我身體的一部分一樣,我讓它們開辟這么一個空間,和舉起自己的手一樣輕松。

正說話,錦毛鼠就跑了過來。主子,該招呼一下魂老鬼他們了吧?

龍南嘯點了一下頭。錦毛鼠見主子同意了,樂得尾巴直翹:好啦,開火開火!羊學究,你快點!

羊學究不滿的掃了一眼錦毛鼠,把一只手放到水晶石上,動了兩下。

羊學究那里輕輕動了兩下,魂老鬼這些正在屋子里的人就慘了。

在開戰之前,龍南嘯就安排人手在兩個地方安裝了大量的魔法炸彈。這些魔法炸彈一部分安在了橋上,另外一部分則安在了屋里邊。把魂老鬼的手下人全都騙進了屋子之后,就開始讓魔法炸彈開工了。

首先爆炸的是煙霧彈。當然這些煙霧彈不僅僅有著降低可見度的作用,羊學究還在炸彈里加了料。

煙霧一碰到眼睛就會讓人流淚,吸到喉嚨就會讓人咳嗽;另外還有輕微的毒性,讓人吸了之后身體除了發軟還會到處發麻;甚至會刺激人的神經,讓人變得焦躁。這個煙霧彈絕對是集負面法術之大成的全功能詛咒之云。

羊學究這個家伙平時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沒想到卻是一肚皮的壞水悶著。

該死,快出去!魂老鬼罵了起來,沒想到龍南嘯竟然設了這么一個陰毒的陷阱等著他們。他不禁暗罵自己大意,竟然真的向里邊鉆。

其實這倒也怪不得他,如果龍南嘯一開始就唱空城計等他進來,那么他絕對不會上當。可是龍南嘯卻節節抵抗,還給了他們一種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勝利的感覺。等麻痺了他們之后,就將他們引到地雷陣里邊。這種情況下不上當的人恐怕沒有幾個。

臭小子,你出來!你只要敢讓我看到,我絕對弄死你!魂老鬼吼了起來。他修煉的魂術是專門攻擊敵人靈魂的法術,這個系列的法術的確能做到殺人于無形。

靠,你讓我主子出去我主子就出去啊!那我們不是相當沒有面子嗎?錦毛鼠的聲音傳了過來。

現在這個家伙正拿著一個麥克風囂張無比的撇著嘴巴,而在屋子里邊有牠特意留下的一個大喇叭。這壞小子早就準備好在敵人進到地雷陣里邊時,要損損這些家伙了。

魂老鬼,你聽好了,我現在開始播送天氣預報。今天下午全國晴,不過在水一方有些特別,會下雨,而且下的是流星雨啊!請各位天文愛好者仔細欣賞!

錦毛鼠搖著尾巴興高采烈的胡說八道,而牠身后的背景則是魔戰士們搬著幾百斤沉的石頭向傳送毯扔。

毯子的坐標已經被羊學究修改了,直接傳送到在水一方屋里,當然不是地面,而是比天花板低一點的位置。石頭送到那里之后,自然就要接受地心引力的引導砸下去。

石頭一落,下邊立刻哀鴻遍野。

雖然體術師行動靈活,聽到腦袋上方的聲音不對立刻就閃開了,就算沒閃開,他們強橫的身體也能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是奧術師們就倒霉了,他們的身體和普通人的差別不大,反應速度也沒那么快,在這煙霧瀰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上方掉下來的石頭,結果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死了。

接著第二波地雷發威了,這次的是殺傷性法術雷、冰彈、火彈、酸液一起肆虐。法術雷和普通地雷不同的地方除了殺傷方法不一樣,還有就是它們可以重復爆炸。只要制造的時候輸入的精神力沒有耗光,那么過一段時間之后就可以再次爆炸。

天上有落石,地上有炸彈,屋子里邊簡直就變**間地獄了。

霍天樂呵呵的對龍南嘯說:看樣子,第三套準備方案還沒用上,可能已經就把他們解決了。

龍南嘯說:還是讓大家準備第三套方案好了,有備無患。這次我一定要給他們點厲害看看,讓他們想到我們就害怕。

霍天說:不過我看他們現在也沒有時間去害怕了,估計他們都已經見閻王了吧!就算是地獄,也不比現在的屋子里邊恐怖多少。說完之后,他看了看面無表情的龍南嘯。

這次的計劃整個都是龍南嘯提出的。他把羊學究最近做的幾個道具都充分利用上,結果造成了相當大的破壞。后來知道安雅能夠控制水,龍南嘯又立刻修改了計劃,讓安雅在湖水下邊開辟了一個空間,把所有人都撤到這里來休息,然后就等著那些漏網之魚出來的時候,給他們最后一擊。

這個少年的腦子里,怎么有這么多的點子?霍天現在相當慶幸當初得罪龍南嘯的時候,他對自己沒有殺掉的興趣,反而是看上了自己的勢力,不然恐怕他就是活著也不會好受。

轟隆!

堵在大門口的石頭碎掉了,從里邊跑出五個人來。透過蚊眼,大家看到了那些人的情況。一個個都是衣衫襤褸,臉上不是鐵青就是焦黑,看樣子在里邊把他們折騰得不輕。

龍南嘯看了看之后說:穿著盔甲,應該都是體術師。看樣子魂老鬼和那些奧術師都死在里邊了。

他說完在心里邊嘆了一聲。那個魂老鬼的精神力十分強大,應該是一個硬手。不過現在看來,不是被砸死了就是被炸掉了。可憐的老頭,死得不明不白。

這些家伙該是強弩之末了,準備消滅他們吧。老師,看妳的了。龍南嘯對著安雅說道。

安雅看了龍南嘯一眼。雖然現在龍南嘯依然叫她老師,可是從他身上散發出那種讓人不得不服從的氣勢看,這家伙現在明顯沒有把自己擺到學生的位置上,根本絕對的統帥,不容任何人置疑。

安雅嘆了一聲。這個學生的變化讓她有些不適應,但是在不適的同時卻又隱隱的感覺自己很期待這樣。也許老師總是希望學生可以超越自己吧?

對著龍南嘯的指示,安雅默默的點了一下頭。

這時那些人已經跑到了橋上,看的出來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斗志。也難怪,被龍南嘯準備的大禮全方位的服務了一番,還能喘氣已經是幸運的了,還談什么斗志。

不過這些人剛跑到橋中間,惡夢又來了。

本來平滑如鏡的湖水忽然涌上了橋,更要命的是這地方還有羊學究安的地雷。雖然剛剛為了阻擋敵人放了一些,但是這些地雷一來都是可以重復使用的魔法雷,二來還有很大一部分根本沒用過,就算忽然爆炸起來,依然是殺傷力十足。

比較陰損的是,這次都是清一色的冰彈,再配上安雅掀起的風浪……誰都可以想象那些人們的下場──一瞬間都成了冰雕了。

霍天等人從水下翻上來之后,卻發現沒有了對手。那些家伙早就疲憊不堪,如今這么一凍,動都不能動了,更別說什么戰斗。

全部都成了俘虜。哇卡卡──錦毛鼠在冰雕們的腦袋上跳起了森巴。噢耶耶!主子,這么處理這些人?牠一邊說一邊用爪子抓了抓梅清的頭──當然,現在抓的僅僅是一層冰而已。

怎么處理戰俘?這個問題一問出來龍南嘯還真的有些茫然。

說實話,開始的時候他真沒考慮到抓戰俘的問題。因為以前的接觸讓他感覺到這些家伙的實力不弱,打起來能贏就很不錯了,還抓戰俘?可是沒想到戰果去這么豐富,硬是抓了五個活人──或許還活著吧,雖然被凍住了。可是屋里那么大的陣勢都沒能搞死他們,總不至于會被凍死完蛋吧。

殺了?龍南嘯不認為是好辦法,畢竟他對那票人馬實在不了解,情報缺的厲害,需要從這些人嘴巴里套出點東西來。可是留下?似乎又不妥當。這些家伙都不是軟柿子,萬一關不住他們那麻煩就大了。

龍南嘯想來想去沒拿定個主意,最后只能去問羅祖,想聽聽他有什么意見。

羅祖嘆了一聲說:現在你的實力太弱了,不然就不會有這個麻煩。等你成了擁有百萬子民的大領主之后,那你就有了領主最終極的技能──征服。到時候你可以憑借自己強大的精神力,直接給這些俘虜洗腦,讓他們變成你的奴隸,那就省心多了。

龍南嘯說:你這是絕對的廢話!明明知道我不過是個子民僅僅幾百人的小領主,別總和我說秦始皇如何如何好不好?那種不現實的事情說了也沒有用,想別的辦法吧!

羅祖愕然的說:喂,你有沒有搞錯。我是大魔神,你是我冊封的領主。論地位,我比你高出無數,你怎么可以命令我?

龍南嘯說: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只想立刻解決這個麻煩。

羅祖想了想說:那么好吧,現在我教給你一個技能──制裁。用它可以將那些不能抵抗的人力量封住,到時候他們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龍南嘯看著那些冰雕,遲疑著說:這些家伙都是修煉體術的,練的主要是身體,**的力量也可以被封住嗎?

羅祖哼了一聲說:你當大魔神是傻瓜是不是?我會不知道他們修煉的是體術?放心去做好了,我保證這些體術師被封了之后會比那些奧術師還慘。制裁會讓他們的力氣比普通人都不如,除非你解除封鎖,否則他們的力量永遠都無法解開。

那就好。龍南嘯放下了心來,同時也感覺自己遇到羅祖這個家伙真的是運氣。有什么疑難的問題問他,總能夠想到辦法解決。

龍南嘯封鎖了那五個人的力量,然后讓人把他們從冰里邊刨了出來。

梅清也在冰雕里頭。當初她因為封住了安雅的神志惹得龍南嘯十分的惱火,現在輪到她的力量被封住,當真是風水輪流轉。

這里的戰斗結束之后,霍天立刻聯系山下的普通子民。沒一會的功夫,一大票人馬帶著家伙上來了。當然,他們帶的家伙都不是打仗用的,而是鐵鍬掃把等,另外水泥磚頭也帶了不少。

這次戰斗之前霍天就想到,當真打起來的話恐怕房屋會有破損,于是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只要戰斗一結束就上來打掃戰場。

普通子民在那里忙里忙外,魔戰士們都抓緊時間休息去了。這次戰斗他們為了引敵人進到埋伏里,承擔了相當大的壓力;剛剛又搬石頭砸人,個個都累的厲害,所以馬上抓緊這難得的時間開始休息。

作為最高統帥的龍南嘯則是輕松不少。除了對重大事務做出決策之外,他從不親自去過問日常事務,那是霍天要負責的事情。現在他也沒什么精力去管這些事了,因為剛才的戰斗里屬他出力最多,加上又要站在指揮第一線應對各種情況,心理和身體上的壓力絕對不是手下的人能相比的。

好不容易戰斗結束了,他也累的厲害,于是找了一個還算干凈的角落一**坐下,動也不想動一下了。

安雅看到龍南嘯的樣子,就走過來說:累了?

龍南嘯點頭說:是,不過很值得。最起碼在以后很長時間里,都不用擔心有誰打妳的主意了。

聽了龍南嘯的話,安雅一陣感動:有你這個學生,我真的很幸福啊。

錦毛鼠跳到龍南嘯肩膀上,小綠豆眼睛盯著安雅掃了兩掃后,用心靈傳送的方法對龍南嘯說:主子,看來安老師也是喜歡你啊。人家都說認識你很幸福了,要不,今天晚上你們就洞房花燭好了。你不知道,我和牛二一直想有個領主夫人來的,可是這個愿望始終沒有實現啊。

這個死耗子,怎么總是說這些話!龍南嘯氣得抓起耗子就扔到水里邊去。讓你再胡說八道!

喂,你怎么這么對待牠?安雅看到之后替錦毛鼠鳴不平。這個老鼠嘴巴伶俐,這些天經常陪她說話解悶,所以她對這個小老鼠滿寵愛的。

哦,沒事。這小子喜歡游泳,所以我讓牠下去玩了。妳看牠玩得很開心呢!龍南嘯淡淡的對安雅說,同時對著錦毛鼠下了一個十分強硬的命令。

于是錦毛鼠只好打起精神在水里邊做出一副興奮狀,好像游泳是牠最大的樂趣一樣。

真的啊。呵呵……好有趣的小家伙。安雅看著在水里邊表演水上芭蕾的錦毛鼠笑了起來。笑完之后她說:南嘯。既然那些人都被解決了,那么你該同意我回學校了吧?哎……老師回學校上課還要學生同意,真沒想到我會遇到這樣子的事情。

龍南嘯說:現在妳也有自保的能力了,想回學校我自然不能阻攔。不過我怕那個校長拿妳這么久不上課做文章……這樣好了,我明天讓霍天給校長打個招呼,警告他不許故意找妳麻煩。我想校長會給霍天這個面子的,這樣我就可以讓妳放心的回學校了。

這個事情不用想也知道,霍天現在是這個城市里最大的幫派頭目,那個校長怎么有膽子不給他面子。

安雅說:那好……嗯?怎么我聽你這個話里,似乎不想和我一起回學校?

龍南嘯點頭說:是,我恐怕還要晚一陣回去。現在是向我那個叔叔要個公道的時候了。

這些天龍南嘯一直想做掉那個沒人性的叔叔,可是因為忌憚魂老鬼等人的實力所以沒敢妄動。現在魂老鬼命歸西天,手下人全軍覆沒,自然要趁機去找龍笑云。如果讓他跑掉的話,可就夠龍南嘯后悔的了。

哎……安雅嘆了一聲。她看的出來,雖然龍南嘯臉上十分平靜,可是他心里邊一定憋著一大股的火。看樣子,除非龍笑云惡貫滿盈,否則龍南嘯這股火絕對不會散去。希望他還是快點達成心愿吧,不然這股火一直憋著,對龍南嘯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領主大人,大家休息得差不多了。霍天走上來報告說道。

龍南嘯看了一眼那些魔戰士,這些人的精神果然好了不少。他點了點頭,然后說:好,你馬上安排車子,我們這就去龍家大宅。

叔叔,龍南嘯要回來了!

六十個魔戰士分乘了十幾輛車,浩浩蕩蕩的到了龍家大宅的外邊。到門口的時候,龍南嘯忽然發現姑姑的車,不由得一愣:怎么會這樣?我姑姑的車竟然在這里。

錦毛鼠說:這有什么奇怪的,她也是龍家的人啊。

龍南嘯搖頭說:你不了解我這個姑姑。她和龍笑云兩個人可是死對頭。現在我那個叔叔掌管龍家,她絕對不可能會愿意看到龍笑云的張狂樣,一定會離得遠遠的。除非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則她怎么可能到這里來?

錦毛鼠說:主子,你想的也太多了。管他有什么變故,反正我們只要進去把你那個叔叔解決掉就走。至于其他變故又不關我們的事情,隨便發生什么都可以。

龍南嘯一想也是。龍家集團里的事情的確和他沒什么關系了,自己只要替爺爺報仇就好。其他的閑事,管他做什么!

龍南嘯開門下了車,向著龍家大宅里走去,魔戰士們則緊緊的跟在后邊,氣勢洶洶。

大宅的門衛看到一大群人走過來,先是嚇了一跳,等看清楚是龍南嘯之后才放下心來。連忙走過來打招呼:二少爺,您也回來了。

接著他看了一眼龍南嘯身后的人,發現這群人一個個身上都冒著一股讓他感覺很不舒服的氣息,殺氣騰騰,看上去好像剛從戰場上回來一樣(實際上也的確如此)。這讓他十分的忐忑。二少爺打哪里弄來這么一群人?

門衛是一個本分的人,龍家高層的事情他不了解,當然也不想去了解,所以龍笑云和龍南嘯之間的事情他完全不清楚。不過看到龍南嘯身后的那群人,他隱約的感覺到,事情似乎不太對勁了。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