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大咒師

更新時間:2019-11-03 00:31:44

大咒師 已完結

大咒師

來源:快閱 作者:豬王 分類:玄幻 主角:杰克,娜塔莉

大咒師是豬王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說,主角杰克,娜塔莉講述了:杰克,一個卡姆村的平凡少年,至少看上去很平凡。從小被父親灌輸了某種特殊觀念,將欲望和權力視為蛇蝎、原罪一類,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卡姆村幸福快樂地安度余生。<br>直到有一天,杰克發現自己竟然一直生活在老爸精心編織的謊言之下,為了弄清老爸口中的所謂“宿命”,終于踏入上與無數咒師、武者競逐強者的熱血之旅。<br>卓蘭大陸上的人類通常只有兩種分法:<br>男人,女人。<br>咒師,武者。<br>強者,弱者。<br>杰克的人生哲學是──勇者無懼,智者無惑,仁者無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雷克斯前輩,你最后把卡德叔叔怎么樣了?娜塔莉有點擔心地問,不用說也知道最后是雷克斯幫忙擺平了卡德。

老規矩,拿錢和裝備換命。雷克斯嘿嘿一笑。

娜塔莉如釋重負,看得出她和卡德之間還是有一定感情的。

從這一天開始,雷克斯讓娜塔莉穿上了一件看上去很薄卻重達一百磅的貼身軟甲。她的手腕和腳踝處也被要求各套上了一個相同質地重達四十磅的精致護腕。整身行頭算下來足足負重了兩百六十磅,然而娜塔莉從未喊過一個累字,亦從未抱怨過哪怕一次,因為雷克斯說這套裝備他曾經穿過三年。

那三年之后呢?娜塔莉當時好像是這么問的,懷著無限的憧憬與期待。

三年之后……我換了一套更重的。雷克斯一臉緬懷的說。

最初幾天,兩百多磅的負重讓娜塔莉大吃不消,幾乎每天都很早就沉沉睡去,但她仍未吐露過半句怨言。

與雷克斯同行的第十天晚上,和前幾天一樣,疲憊不堪的娜塔莉腦袋一沾上枕頭就睡著了。

雷克斯將杰克叫到自己的房間,問道:能讓火焰隨心所欲地變形了嗎?

杰克搖頭道:還是不行,最多只能控制斗焰產生一些弧度。

雷克斯眸中驟然異芒大現,一層半透明的黑色霧氣頓時蔓延到了臥室的四壁,整個空間里都充滿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雷克斯瞇起眼睛道:你現在釋放出最強的火焰讓我看看。不用有任何的顧忌,有這層結界在,無論屋里發生什么事情,外面都不會有人知道。

十倍重力……全部解除!

輕喝一聲,隨著杰克雙拳緊握,一團熾烈的炫目金焰驟然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將他的整個身軀都籠罩在了里面。

感受著自己半生中最強的一刻,杰克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興奮。

雷克斯哼哼了兩聲,沒有作出任何評價,只擺了擺手道:散了吧!武技就學到這了。

啊?杰克不禁有些發傻,他好像什么武技都沒開始學呢,怎么這就完了?

聽我說完!雷克斯一個暴栗打了下去,從現在開始,你給自己加持十一倍重力,日后當你完全適應十一倍時,就換成十二倍,以此類推,直至加到『魂之守護』的極限為止。

我的記憶傳承里總共有三百多只魔獸,從等級最低的開始,你給我逐只地對牠們進行研究,總之研究得越透徹對你就越有好處。還有,對于每只你研究過的魔獸魔核,你都要記分毫不差地記下來,我現在就教你如何使用咒力仿造魔核。首先,控制封印之盾將意識海里閃閃發光的像星辰一樣的東西釋放十分之一出來,那就是咒力。

封印之盾原本就屬于杰克靈魂的一部分,輕易間就完成了雷克斯的要求。咒力被釋放出來之后,瞬間便在封印之盾外的無盡黑暗中綴滿了無數繁星般的光點。

嘗試著用意念去控制牠們,讓牠們聽你的話,能做到嗎?

果然可以耶!杰克興奮道。

你就用這些咒力去仿造魔核。記住,只有結構完全一模一樣的時候,咒力的顏色才會變成與魔核的顏色一樣。

嗯!相較于打打殺殺的戰斗,杰克顯然對研究記憶傳承和仿制魔核更感興趣。

單以咒力而論,哪怕只是你十分之一的咒力,在同齡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以后你始終保持從封印之盾中解放十分之一咒力的狀態就可以了。至于武技么,在沒人的情況下你可以自己修練,但是盡量不要在人前顯露,你可以將它當成你的一張暗牌。

盡管杰克自己也比較喜歡當一名咒師,因為武者太暴力,但是他對雷克斯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武技卻還是有點不死心,忍不住問:雷克斯大叔,你為什么不繼續教我武技了呢?

你現在的性格不適合主修武技。武技之于你,只能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冷漠地望著杰克離開了自己的房間,關好門,雷克斯這才喃喃自語道:我能教給你的就只有這么多了,自己的路終究還是要靠自己來走。

許多強大的魔獸都喜歡將幼仔棄之不顧,這并非因為牠們的冷漠與冷血,而是因為牠們不愿因自己的庇護而束縛幼獸的成長──魔獸們總是期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超越自己。

卓蘭歷一四二八年元月二日,與雷克斯相遇之后的第三十天,杰克和娜塔莉進入了西格帝國的心臟,被譽為武斗之城的西格帝都。

雷克斯居然在前一天的深夜不辭而別,房間里只留下了一張字條:遇到麻煩就到萬獸山找我。

娜塔莉還為此哭了一鼻子。

杰克雖然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卻還在承受范圍之內,畢竟雷克斯還留了地址,他那個無良的老爸卻連去哪兒都不說一聲就人間蒸發了。

和一個月前相比,杰克幾乎沒有變化,仍是那個土里土氣、天真爛漫的大男孩。

娜塔莉卻和從前判若兩人,原本瀑布般柔順華麗的金色長發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頭寸許長、干凈利落的超級短發,這使得她精致無暇的五官顯得尤為醒目。杰克知道娜塔莉為什么喜歡穿超短款的獸皮戰裙,因為羅迪最喜歡欣賞她那纖長而xing1感的美腿。如果說杰克初識娜塔莉時她像是一只容易受傷的金絲雀,那么現在的她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蓬勃的英氣,如鷹隼般自信而犀利的目光足以令大部分對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望而怯步。

幾天前杰克就聽說一號到三號是西格帝國皇家學院招收新生的日子,沒想到竟然這么熱鬧。兩人來到學院門口,只見方圓數里的廣場竟被人頭占據了七成,人聲鼎沸,聲勢驚人。

杰克接連找到了好幾個穿制服戴校徽的人打聽阿曼德院長,每當別人問他找院長有什么事時,讓院長還我一枚銅幣之類的話杰克可說不出口,只能支吾以對,最后遭受一堆的鄙視和白眼。

最后還是娜塔莉出馬,輕松就套取了阿曼德院長的消息,原來阿曼德并不在帝都,據說是外出游歷去了,短期之內不會回來,現在皇家學院的一切事務均由菲麗副院長代理。

當晚杰克和娜塔莉隨便找了一家旅店住下,盡管被雷克斯拿走了九成以上的金幣和紫晶幣,但僅憑杰克手里剩余的這些零頭,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娜塔莉剛躺下不久,便聽到有腳步聲靠近,然后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娜塔莉從腳步聲就判斷出了來人的身分,披上一層薄衫,坐起身道:是杰克嗎?進來吧。

杰克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走進房間,把那條偽星辰項鏈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又從儲物戒指里劃了一半的紫晶幣出來,道:娜塔莉,感謝妳陪伴了我一路,這條『星辰』我留著也沒用,就送給妳了。我還給妳準備了一些錢。

娜塔莉怔怔望了杰克許久,突然美眸一紅,輕聲道:杰克,你打算丟棄我了嗎?

沒、沒有的事情!難道妳不想盡快想辦法拯救羅迪的靈魂了嗎?

杰克,你還想騙我到什么時候?娜塔莉的聲音有些哽咽,早在十幾天前,我就偷偷問過雷克斯前輩『星辰』的事情。他告訴我,『星辰』是紫色的。

那你為什么……一直都不怪我騙妳?

你是好人,我為什么要怪你?娜塔莉幽幽道:羅迪已經死了,我也早就想通了,羅迪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幸福地生活下去,我又怎能負他?

妳以后有什么打算?

娜塔莉憧憬道:忘掉羅迪,做一個快樂的女人,爭取能找個好男人,嫁了。人不能總活在悲慟之中。

我支持妳!杰克心頭的一塊大石終于落地,也流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

娜塔莉促狹一笑,不過在決定嫁人之前,我還是要履行誓言,侍奉在你左右的喔。

別,除非是做朋友。否則免談!

成交!笑望著與初識時相比一點變化也沒有的杰克,娜塔莉突然想起了雷克斯,那個僅相處了一個月,卻注定影響自己一生的傳說中的強大男人。可是,雷克斯對杰克的影響又在哪兒?娜塔莉拭目以待。

第二天一早,杰克和娜塔莉再次來到了皇家學院,不過這次卻是來報名入學的。無論是在卡姆村土生土長的杰克,還是從小到大都被視為天之驕女娜塔莉,對學院生活都有著那么一絲好奇與憧憬。反正杰克也要在西格帝都等阿曼德院長游歷回來,不趁機體驗一番學院生活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廣場內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有一個報名點,每一個報名點都代表著一個分院,這四個分院并不是根據職業劃分,而是根據生源劃分的。

日院:僅面向西格帝國的貴族招收學員,學費只象征性的收一紫晶幣。

月院:僅面向西格帝國的公民招生,學費是每年一百紫晶幣。

星院:僅面向西格帝國的公民招生,只有透過考核的人才能入學,免學費。

塵院:面向整個卓蘭大陸招生,學費每年一百紫晶幣。

杰克繞著四個報名點轉了一圈兒,唯一的感觸就是,搶錢啊!

娜塔莉笑著解釋道:皇家學院實際上就是西格帝國的貴族學院,就算是西格公民,資質一般的話沒錢也進不來。帝都里面還有另外兩座學院,傭兵學院和神風學院,招生的門坎較低,名氣雖然稍遜于皇家學院,綜合實力卻也差不太多。

杰克思忖了片刻,說出了一番讓娜塔莉目瞪口呆的話,我明白了。皇家學院就是一座具有政治意義的學府。由西格皇室控制,由西格帝國的貴族、富商、有潛力的年輕人和奧斯及圣羅卡兩大帝國的權貴組成。每當思維觸及到人類或是社會的陰暗面時,杰克的大腦就會以另一種非正常的方式運轉,雖然他的人生閱歷純潔得像白紙一樣,但是在他老爸早有蓄謀、十數年如一日的精神荼毒之下,杰克思考問題的角度也在無形之間被潛移默化了。

娜塔莉驚訝得張大嘴巴,杰克可謂一語道破了皇家學院的本質。如果這番話是從她父親的口中說出,她倒是會覺得理所當然,可是從杰克這個連許多卓蘭大陸常識都一問三不知的家伙嘴里說出來,著實令她感到不可思議。

突然,杰克如遭雷擊,整個人都陷入一陣失神的狀態。

他看到了艾琳!

笑語嫣然的艾琳,艷光四射的艾琳。

珠光寶氣,穿著高貴紫色連衣長裙的艾琳。

艾琳身邊的人并不是和她一起私奔的沃爾特,而是一位神采飛揚、英俊豐神的華服青年。

艾琳和那青年正有說有笑地向塵院的報名點走去,顯然也是來報名入學的。

杰克感到自己的心仍在隱隱作痛。

杰克?杰克!娜塔莉伸手在杰克面前晃了晃,打斷了他的思緒,怎么了?

哦,沒什么。杰克有些黯然地說:我不太喜歡這種太缺少人情味兒的環境,不如我們換一個學院吧。左右都是在帝都,等阿曼德院長游歷回來再去拜訪他也很方便。

你決定好了,反正我跟你混!娜塔莉狐疑地望了杰克一眼,又順著他剛才發呆的方向望了一陣。可是艾琳早被淹沒在人潮之中,娜塔莉什么也沒找到。

傭兵學院是西格帝國傭兵工會創辦的學校,一年的學費只象征性的征收一金幣,但入學時必須簽署一個協議,即學習期間必須加入傭兵工會,并且有義務完成學院指派下來的傭兵任務,學院承諾不指派學員實力等級以下的任務,但不承擔意外責任,學員完成任務所獲報酬的二分之一將會作為獎金發放下去。

神風學院雖然也教授武技和咒術,但其核心卻是一所理論研究院,除了咒系和武系兩大熱門系,藥師系、契約系和馭獸系也相當受其重視,神風學院的學費是一百金幣。

傭兵學院和神風學院的招生對象都是面向整個卓蘭大陸的,沒有國界之分。

聽完娜塔莉的述說,杰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神風學院。他討厭打啊殺啊的事情,大半個月來,對魔獸孜孜不倦的研究已經讓他對魔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并且樂此不疲。體味著一只又一只魔獸的一生,一扇又一扇神秘之門等待著他去開啟。

縱使不懂任何咒術,強大的咒力依然受到了校方的重視,被視為天賦異稟的杰克被分到了咒系的一年一班。娜塔莉則是在武系一班。

神風學院的這一屆武系總共有十個班,咒系三個班,藥師系、契約系和馭獸系則只招收一個班。

整個學院只有咒系的學員非常幸運地享有單人宿舍待遇,因為修練咒術時最忌干擾。

上課的第一天,杰克剛一走進理論教室,就不禁有些發傻,娜塔莉可沒告訴他神風學院的男女比例啊!已經能夠熟練數金幣的杰克瞬間便用感知數清了女生和男生的數量。二十八位學員中,居然有二十七位是女生,只有一個男生!

坐在萬花叢中那位,還是一個左顧右盼、眼睛好像用不過來、口水橫流、一臉色迷迷表情的男同學。其實他長得倒還滿帥,只是表情眼神和表情實在是有些猥瑣。

身正不怕影子斜,既來之則安之!杰克給自己鼓了鼓勁兒,目不斜視地走進了教室。整個教室都坐得滿滿的,只有那位男同學的左右各空出了一個位子。

無奈之下,杰克只能坐到了他的左手邊。

杰克剛剛坐下,一個身穿黑色咒師長袍的絕色女人緩緩走了進來。

哇哦!杰克旁邊的男同學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招來了周圍一片鄙視的目光。

盡管杰克對旁邊那位的夸張反應很是不齒,但這并不能影響女人的美麗。她的面孔擁有著近乎完美的輪廓,夢幻般靈動的美眸充滿了磁性,尖尖的下巴與高挺的鼻梁使她精致絕倫的面龐在顰笑展顏間都流露出一種令人不敢逼視的迫人光艷。頸部以下便被清一色的黑色長袍完全遮掩住,卻能引起人的遐思。

我叫辛迪婭,從現在起正式成為你們的咒術導師。神風學院歷屆的一班都是同級學員中最具潛力的班級,你們也不例外。首先,我希望大家都能進行自我介紹,相互認識一下。

杰克身邊的那位男同學突然起身,目光熾烈地望著辛迪婭,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愛慕和向往,美麗的辛迪婭,我叫萊奧納多,相見即是緣分。請原諒我保持神秘,不再過多地介紹自己,秘密要在相識的過程中不斷被挖掘出來才能更顯珍貴。

萊奧納多同學,請稱呼我導師。

如您所愿,美麗的辛迪婭導師。

萊奧納多同學。辛迪婭悠悠道:我和你的母親很熟,如果想了解你,我直接向她打聽就可以了。我不介意經常向她透露一些你在學院里的表現。

啊!萊奧納多聞言立刻就蔫了下來,規規矩矩地叫了一聲,辛迪婭導師,我知道錯了。

接下來,每一位同學都逐一進行了自我介紹,杰克并沒有因為自己是僅存碩果的正常男生而受到任何女生們的青睞。他人不算帥,穿戴又土得要命,還沒有完全適應十一倍重力的他顯得比較孱弱,看上去很是缺乏男子氣概。

大家剛剛進行完自我介紹,一個又酷又帥的冷漠青年推門而入,好像當一整屋子的人都是空氣一樣,自顧自地坐到了教室唯一的空位──萊奧納多的右手邊。

遲到的同學,你也自我介紹一下吧。

凱。嘴唇微微蠕動了一下便沒了下文,他冷漠的撲克牌臉上好像永遠不會出現第二種表情。

你們能被分進咒系一班,想必不少人已經打下了咒師基礎,但我還是會從入門講起。每天上午你們有兩個卓蘭時的固定課程,其它時間自由活動,你們可以去圖書館自學,也可以隨時到我的公寓找我答疑。藥師系、契約系和馭獸系的課程被安排在下午,你們有興趣也可以隨意去聽。每天上課前我都會事先列出當天要講的主題,已經學過的人有權選擇不聽,可以自行安排時間。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是:什么是咒術、咒力、咒元和咒印。

辛迪婭話音剛落,凱便第一個站起身來,一臉漠然地離開了教室。

繼凱之后,其它學員也陸續起身,紛紛離開,片刻工夫,偌大的一個教室,就只剩下辛迪婭和杰克兩個人了。

確定杰克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辛迪婭的美眸似乎閃亮了一下,確認教室里只剩下了她和杰克兩個人之后,不疾不緩地走到杰克身邊,拉過一把椅子,單膝跪在上面,雙臂撐著椅背,身體前傾,美艷之極的精致俏頰漸漸靠近杰克的面頰,越來越近,直到幾乎鼻尖貼著鼻尖才停下來。兩人四目相對,辛迪婭吐氣如蘭道:杰克,你的咒力在班上已經能排進前三了,為什么還留在這兒?

與美女導師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嗅著辛迪婭口中散發出的水果香氣,杰克紅著臉道:因為……我不會。

好奇地凝視著杰克的眼睛,辛迪婭從未見過一雙如此純凈的眸子,沒有任何的偽裝與雜質,清澈而靈動。

真是個可愛的小家伙呢!

辛迪婭很想捏一下杰克的臉蛋,不過為了不破壞自己的形象,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杰克自然不能告訴辛迪婭自己的咒力究竟從何而來,索性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辛迪婭顯然沒那么容易就被糊弄過去,明里暗里屢次試探杰克,最后發現他真的對咒術一竅不通,只得將原因歸咎為:體質特殊,天賦異稟。

直至今天,杰克才算是正式地接受到了咒術的啟蒙。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