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纏綿入骨:腹黑總裁好生猛

更新時間:2019-11-05 18:00:12

纏綿入骨:腹黑總裁好生猛 已完結

纏綿入骨:腹黑總裁好生猛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松果 分類:總裁 主角:司墨炎,蘇彤彤

《纏綿入骨:腹黑總裁好生猛》男女主角是司墨炎,蘇彤彤的小說,文章就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故事內容寫的很是精彩,【已完結】他是一手遮天的名門總裁:霸道,腹黑,顏值高,技術好。她是充滿正能量的小家碧玉:迷糊,可愛,萌萌噠,身材好。蝦米?身為伴娘的她卻穿上了婚紗代替姐姐結婚?而且還要嫁給一個瞎子加殘疾的他?納尼?他們沒有婚禮儀式,直接就入洞房啪啪啪?“女人,你裝這樣子給誰看?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干嘛裝得跟第一次一樣?”她:“……”說好的瞎子加殘疾呢?混蛋! 展開

本書標簽: 總裁豪門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是彤彤啊?”那頭斷了片刻,接著就是哽咽的嗓音:“沒有!也不知道綁匪要做什么?我們也不敢報警,要是撕票,你堂姐就沒命了,我和你二伯早上回來的,太可怕了。”蘇彤彤小臉一沉,堂姐在婚禮前被綁架了,司家財大氣粗,也不是真心娶堂姐,如果讓司家知道了,肯定以為蘇家在戲弄他們。話筒里都是二嬸低低的哭泣聲,聽得蘇彤彤也是一陣難受:“二嬸,你別哭了,綁匪無非求的是財,堂姐會平安回來的。我們暫時等著吧。”“也只能這樣了。”二嬸嘆一口氣,急著問:“彤彤啊,昨晚沒發生什么事吧?”蘇彤彤身體一顫,小腹以下都還痛得要命,怎么可能沒事!可是她從來就不是讓家人擔心的人,笑著說:“能有什么事?我是誰啊?我要不愿意,別人討不到我的便宜的。”“你堂姐的事情,已經讓我們焦頭爛額了,你一定要保重自己啊。”“我明白的。”和二嬸結束了電話,蘇彤彤煩躁地抓了抓頭發,有沒有搞錯!這個挨刀的綁匪!為什么好死不死要綁架堂姐呢?搖搖晃晃地進了浴室,粗略的洗漱了下,出來的時候,整理著頭發,找了一件很保守的衣服,快速地套上,對著鏡子,看不到脖子的“草莓”,她這才安心了些。蘇彤彤去了樓下。豪華的客廳里,都是中式的裝飾,看起來是普通的木椅,其實,那都是很昂貴的黃花梨、紅木,更別說那些精致的雕花都是出自大師之手。坐在首位的,是一個穿著唐裝的老爺子,花白的胡子修得整整齊齊,他正戴著老花鏡,看著報紙。蘇彤彤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這就是叱咤風云的司老爺子。坐在沙發上的是一個穿紫色旗袍的女人,年紀有些大,就算用厚厚的粉底都遮不住眼尾的魚尾紋。蘇彤彤的目光剛看過去,旗袍女人就尖酸地叫起來:“哎喲喂,這是誰啊?我當是哪個稀客呢?嫁進了我們司家,睡到日曬三竿的,都不知道來拜見我們這些長輩,難道還要*們這些長輩來拜見你一個小輩嗎?”她的話明顯帶刺,嗖嗖的刺向了蘇彤彤。蘇彤彤下意識的拉了拉脖子上的衣領,靠之!就知道要踩到地雷。要不是你的禽獸兒子,我至于這么晚起chuang嗎?不過現在不是惹事的時候,快點離開司家,去找堂姐才是正事。咽下一口唾沫,面帶微笑,快速的走到首位,低著頭,細聲細氣地叫了一聲:“爺爺好!”轉身,再微笑:“婆婆好!”“哪里敢當啊?你還是和其他人一樣,叫我太太吧。”蘇彤彤終于知道司墨炎“狗眼看人低”的本領遺傳誰了。叫她太太,那就是和家里的仆人沒有區別。不叫就不叫,誰稀罕你這種惡婆婆啊?心里氣得要命,臉上越發笑得燦爛:“太太!”“好了!”薛老爺子收起了報紙,端起一旁的茶杯,枯瘦的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樂:“墨炎呢?”司墨炎?蘇彤彤眨巴著眼睛,從她起chuang,就沒有看到那個家伙的身影,頓了下,說:“大概是去了公司吧?我沒有見到他。”“連自己的老公都沒守住,我看你的本事也還可以呀!”紫色旗袍的女人依然話里有話。蘇彤彤笑得臉有些發僵,這個司墨炎的媽,哪里是什么太太?簡直就是喜歡咬人的狗。她叫什么來著?報紙和媒體經常提到她……好像叫……譚媚絲。蘇彤彤從來就不是軟柿子,加上昨晚,她受了氣,司墨炎這筆帳,自然要算到他媽的頭上?想要咬她,也不把牙齒磨鋒利了來?她轉過臉,依然微笑:“司太太,之前在媒體上,我經常見到你的尊容。說實話,這男人在外,難免有事業,事事我都要管著他,那我跟怨婦有什么區別?”“你大膽!”譚媚絲拍了下沙發,厚厚的粉臉怒氣濃濃的。“怎么了?”蘇彤彤很無辜地聳聳肩,苦笑著說:“我說我老公,又沒說你老公,司大太太,你生氣做什么啊?女人到了你這個年紀,需要保養,這生氣啊,皮膚的嫩細胞都會嗖嗖地死掉哦。”司守仁,也就是司墨炎的老爸,聽說是出了名的花心大白菜。在外面*#小三到處都是,偏偏這個譚媚絲又是個醋壇子,經常去公然打那些女人,這些事總是鬧得滿城風雨,人人都知道。可是司守仁一點都沒有收斂,依然該花心花心,你打了一個,我給你找兩個。譚媚絲抱起雙手,斜眼看她:“我看你眼里就沒有我們這些長輩,睡到這么晚起chuang,你還有規矩嗎?難道你們蘇家,養出來的都是野丫頭?”她的目光看向了老爺子的方向,顯然是把戰火朝那邊引導。蘇彤彤垂在一旁的小拳頭漸漸的握緊,說她也就算了,非得帶上她的家人!這下叔叔忍了,她也不能忍!依然微笑,氣死人不償命:“你說這話就嚴重了!你這么大一塊人坐在這里,我要看不見你,我就該去買一副放大鏡了。”蘇彤彤說著,還做出一副很驚悚的樣子,仿佛對譚媚絲的身材嗤之以鼻,加上她背對著司老爺子,看起來還是恭恭敬敬的。看到譚媚絲氣得鼻子都快歪了,蘇彤彤乘熱打鐵,繼續客氣地說出氣死人的話。“至于我們蘇家,養出來的是不是野丫頭?你們不也花大力氣娶過來了嗎?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以后要丟人,也丟不到我們蘇家的臉上啊!”“你這個……”譚媚絲一下從沙發里彈起來,指著蘇彤彤的鼻子,揚起手,就要落下一巴掌。“夠了!”“住手!”兩道不同的聲音傳入了客廳,只不過都是低沉,唯一的區別是一個老人的,一個青年男人的。老人自然不用說,司老爺子放下報紙,古板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看向門口:“回來的真是時候……”蘇彤彤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兩邊嘴角也忍不住抽+搐起來。司墨炎!這廝怎么回來了?

猜你喜歡

  1. 總裁豪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