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天凡遺孤

更新時間:2019-11-03 00:19:41

天凡遺孤 已完結

天凡遺孤

來源:快閱 作者:鑿空 分類:玄幻 主角:東震天,雪盈

《天凡遺孤》主角東震天,雪盈是最新完結的玄幻小說,一塊在主人南驚風和他從小到大的朋友東震天眼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玉佩,卻引起黑道與一些神秘人的瘋狂追殺,雙方發生激烈大戰,結果如何?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前來相助的武中王,會和東震天出現在荒原上?而武中王又將面臨何種危機?一直在都市生活的東震天,突然來到生活條件極其艱苦的荒原,他要如何渡過?他在那里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武中王突然消失,東震天奉其命走出荒原,剛剛走出,就遇到了一連串的變故,到底是什么變故?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東岸是寬廣的沙灘,笑面巫婆和金鳳凰站在那里,面色呈現慍怒。

二人對面站著一個女人。這女人看年歲已步入中年,她頭發零亂,面色蒼白,紅色的連身裙上沾了許多灰塵臟土,右手臂上鮮紅一片,說明流了不少血,樣子十分狼狽,但是仍然有種形容不出的風韻。她赫然是武中王的妻子││嫦玄女。

南驚風走過來,驚愕地問:嫦阿姨,妳怎么了,怎么到這兒來了?

嫦玄女神色焦急,不答反問:驚風,你師父呢?

南驚風被問住,不好作答,心想:如果說出真相,恐怕嫦阿姨承受不了打擊;但是若不說,她肯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她是多么的愛武老師呀。

南驚風支支吾吾了一陣,什么也沒說出來。

嫦玄女急了,沖上前,抓住南驚風的肩膀,搖晃著,聲音顫抖:驚風,這里發生了什么事?他到底怎么樣了?她留意到九陰島有激烈戰斗的跡象,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未等南驚風作答,笑面巫婆那不冷不熱的聲音飄了過來:妳的老公,早跟東震天那小子一起見閻羅王去啦,嘿嘿……

嫦玄女的臉色登時由蒼白轉為慘白,松開南驚風,向后倒退幾步,雙腳一軟,咚的跪下,喃喃自語:原來是震天,一定是發……生了那件事,我早……早料到會有這么一天。武大哥,你……你為什么要把他帶來這鬼地方啊?為什么……她的淚水叭嗒叭嗒地流下來,掉在跪著的**上,將**染濕了一大片。

除了嫦玄女的喃喃聲和海潮聲外,島上異常的寧靜,南驚風隱隱感到又將有事情發生。

果然,他這個念頭剛從腦海里閃出,就聽到西邊天空傳來轟隆隆的機器作響聲,越來越響,似從遠方傳過來的雷鳴。

他抬頭一看,有一個黑點正急劇變大,朝這邊快速飛來。

笑面巫婆搖搖頭,苦笑道:今天是走什么運啊!

嫦玄女淚臉抬起,望了望天空。突然,她的身子劇烈搖晃一下,聲音無比恐慌:她們,她們真來了……

轉眼間,黑點已變成龐然大物,在島上空五十米左右停了下來,原來是一艘球型太空飛船。

有半個島嶼大的太空飛船似一片烏云般,籠罩著島嶼,九陰島頓時變得陰暗無比。

隨著轟鳴聲的漸漸消失,飛船的底部開了一個洞,一道階梯由洞.里伸出,向下延伸,斜斜插到地面。

笑面巫婆一提掃帚,倒退數十米,南驚風與金鳳凰跟著后退,唯獨嫦玄女仍舊跪在原地,以恐慌、悲憤的目光盯著宇宙飛船。

一陣沉重而有規律的腳步聲傳來,十二個身穿銀色戰鎧的藍發藍膚大漢沿著階梯走下來,一字形排開,隨后又有十名妙齡少女走下,站于藍膚大漢面前。這些少女與藍膚大漢面貌截然不同,她們是黑發,白膚,但同樣著銀色戰鎧。

藍膚大漢和白色少女的神態都冷淡肅穆,形體方面看不出與地球人有什么異樣:面目無異樣,身材也無異樣,但是要高大一點,一點而已。

這些是什么人?南驚風和金鳳凰幾乎同一時間問笑面巫婆,只是金鳳凰多說了師父二字。

笑面巫婆閉目瞑想,然后不疾不徐地回答:外星人。

南驚風眉頭皺起,滿腹懷疑:外星人到這里來干什么?

白膚少女排列好后,宇宙飛船底部那個洞.里便射下一堵光墻。光墻落地后,藍膚大漢和白膚少女前面出現了幾個人。

在這幾個人中間的是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女人,她穿一襲華麗紅袍,坐在一把閃光的座椅上,雖然頗有姿色,但是臉上一片冷漠。她雙目緊緊盯著嫦玄女。

紅袍女人左右兩側,共站著三名身穿黃色戰衣的美少女。左邊兩個,一個頭發很短,神色盛氣凌人;另一個頭束兩條長辮,面色溫和。右邊那少女較為特別,花容月貌自是不在話下,她披散在背后的黑色長發豎直柔順,光滑如鏡,襯著她那溫柔文靜的少女氣質,使她更加楚楚動人,如天使一般。

紅袍女人反手往后一抓,從椅背提出來個小男孩。這小男孩約兩、三歲光景,雙腳凌空亂蹬,哇哇大哭,邊哭邊朝嫦玄女喊:媽媽!媽媽……

南驚風怔住了,他認得這小男孩是武中王的兒子小貝貝,心里起疑:怎么回事?小貝貝為什么被那女人抓著?這批外星人究竟是什么來歷?師父、師母跟她們是什么關系?

嫦玄女跪著向前移動兩米左右后,就不敢再靠前,她凄涼地哭著:貝貝,可憐的孩子……

紅袍女人顯出不屑的神態,冷冷的道:我說過,無論妳逃到哪里,始終逃不脫我的手掌心!

嫦玄女淚如泉涌,低聲哀求:女皇陛下,求求妳放過我的孩子,妳要怎樣盡管沖著我來,孩子是無辜的。求求妳……

妳還敢跟我求情?那被嫦玄女稱為女皇的紅袍女人其細線一般,顯然經過加工的眉毛倒豎,妳身為嫦月星圣女,私底下和外星人通婚,還生了個小雜種,這已是觸犯了嫦月星的法律,單憑這點,妳就要受剝皮拆骨之刑,罪不可恕!

原來,這些外星人來自嫦月星,紅袍女人是那個星球的最高統治者:嫦月女皇。

嫦玄女咬著下唇,下著決心道:女皇陛下,如果……如果妳可以放過我的孩子,我……我情愿跟妳回去……接受刑罰!

沒那么簡單!嫦月女皇冷笑,妳的臭男人呢?那個光陽星的天罡神,他到哪兒去了?叫他滾出來!

嫦玄女臉上抽+搐著,聲音低沉悲傷:他……他遭遇不測,已經、已經……

是嗎?嫦月女皇不相信,向左邊的兩少女招招手,道,邀月,思月,妳們馬上上飛船啟動探測儀,查探那天罡神的氣息!

短發少女叫嫦邀月,扎辮的那個叫嫦思月,嫦月女皇右邊那個特別出眾的少女叫嫦夢月。

嫦邀月、嫦思月受命,腳一挺,相迭著上了飛船。

小貝貝在嫦月女皇手中哭泣,掙扎,手腳動個不停,邊哭邊叫:媽媽,聲音都嘶啞了。

煩死人了!嫦月女皇厭惡地大罵,左手一揮,飛船底部那個洞.里便又射下一道亮光,照到小貝貝身上。

嫦月女皇手一松,小貝貝便被吸了上去。

貝貝!嫦玄女站起來,沖過去,嫦月女皇手一伸,彈出一道指勁,向她逼近。

嫦玄女只好向后躲開,不敢再往前了。她怕惹惱了嫦月女皇,導致小貝貝性命不保。

此時,一陣怪笑響起,眾人不約而同地尋聲望去,只見笑面巫婆背后幾米處,出現了個渾身濕淥淥、虎頭人身的怪人,正是冷血五雄中的老大││花面虎。他遭東震天重創,居然沒有死。

花面虎右手持一把激光槍,對準南驚風,左手舉著一個炸彈,做出隨時扔出去的架勢。他獰笑著:所有人都不許動!否則,你們全都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南驚風低聲罵了句:混蛋!他唯有站著不動,炸彈這玩意可不能開玩笑。

笑面巫婆師徒也不敢妄動,對于這種亡命之徒,不可以刺激他。

但是,嫦月女皇那邊的人卻一個個若無其事,簡直當花面虎是透明的。

花面虎視線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后落在南驚風身上,開口:南驚風,快把寶物交出來!否則,嘿嘿。他揚了揚手中的激光槍。

花面虎所謂的寶物,無疑是指八卦玉佩。

正當南驚風不知如何是好之時,花面虎忽然威脅嫦月女皇那群人:喂,叫你們別動,聽到沒有!

嫦月女皇剛才換了個坐姿,花面虎以為她要耍花招。

嫦月女皇和她的手下看著模樣狼狽,卻口出狂言的花面虎,發出鄙視的冷笑。

你們這些家伙,盯著你大爺干什么?老子可不會憐香惜玉,惹火了老子,你們一個個都別想活著離開九陰島!花面虎的聲音沙啞而粗暴,似噪聲般難聽。

嫦月女皇聽畢,細眉略皺,側頭看著嫦夢月,道:夢月,那怪物的嘴巴好臭,我不想看到他。

花面虎看到嫦月女皇居然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還敢轉頭,正要施點顏色給她瞧瞧。

倏地,只覺眼前有影子閃過,手中的槍和炸彈已無影無蹤。他嚇得突眼張嘴,神情愕然,額上的王字都變了形。

另一邊卻傳來嫦月女皇的責備之聲:夢月,妳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心慈手軟了?我叫妳殺了他,妳搶他的武器做什么?

嫦夢月低著頭,握著激光槍和炸彈的雙手微微顫動。

南驚風發現花面虎手中的槍和炸彈轉眼間就被嫦夢月奪走,而他根本看不清她是如何出手的,不禁驚嘆:好快的速度!

嫦夢月輕聲解釋著:陛下,這地球人與我們無怨無仇,我想,沒必要取他性命吧。

嫦月女皇眼一張,滿臉怒氣:嗯?什么時候輪到妳教訓我了?嗯?

夢月不敢,夢月不敢……嫦夢月忙不迭地道。

一道傲氣的聲音從飛船上傳下來:陛下,這怪物就交給屬下吧。說話的是剛才上船的嫦邀月,她飛下來,從嫦夢月手中奪過槍和炸彈,一步步逼近花面虎。

花面虎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發現來者不善,他想:我堂堂冷血五雄老大,豈能坐以待斃!

他便大吼一聲,去死!他跑向嫦邀月。

哼哼……嫦邀月連聲冷笑,右手向前一推,無聲無息。

花面虎卻似受了重擊一般,前進的身體兀地飛退,退到了海洋上空,可見嫦邀月這一掌力道之大。

接著,嫦邀月把炸彈對準花面虎猛地擲出,轟隆!火光映紅昏暗的天空。

花面虎被炸得粉身碎骨,變成肉雨撒進大海里。

嫦邀月轉過身來,面不改色,好像剛才不過是踩死了一只螞蟻。她舉高激光槍,手一用力,咔嚓,合金鋼制成的激光槍竟然被捏得粉碎。

南驚風蔑視著她,心里罵道:有什么了不起?馬屁精!他對阿諛逢迎的人一貫厭惡。

嫦邀月雙手相互搓拭幾下,走到嫦月女皇面前,畢恭畢敬地道:報告女皇,探測儀搜索不到天罡神的氣息,他應該是死了。說完,她退到嫦月女皇左邊。

嫦月女皇點點頭,沒有表情,扭頭瞪了一眼嫦夢月,聲音鄙視:沒出息!

嫦夢月垂手低頭,不敢應聲。

嫦月女皇繃著臉,目光從笑面巫婆師徒和南驚風三人臉上掃過,笑面巫婆師徒心里直發毛,但南驚風不怕,昂起頭,不當一回事。

嫦月女皇的目光最后停在嫦玄女身上,她冷冷地道:既然妳的臭男人已死,那也省了我不少功夫,現在就只剩下妳和妳的小雜種了!

嫦玄女低頭不語,淚水**了身前的地面,她的心在淌血,心想著:深愛的丈夫死去,兒子也命運難測,這教我如何活呀!

笑面巫婆依然詭秘地笑著,心里卻忐忑不安。由小見大,剛才嫦邀月不費吹灰之力就碎了花面虎,可見這群人是多么厲害了,如果他們要對她笑面巫婆不利,除非是老天爺幫忙,否則恐怕是無法抗拒的。

金鳳凰也是十分害怕,但她表里如一,身子微微抖著。她閉著眼睛,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喚: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南驚風與她們兩人不同,他并不害怕這些不速之客,他想著要幫助嫦玄女,但又不知該如何幫起,一時呆在了那里。

周圍陰暗沉寂,只有歸巢的烏鴉在啼叫,聲音悲涼哀傷。

嫦月女皇冷艷的臉上肌肉一動,凌厲的聲音又響起:嫦玄女,過去在嫦月星,妳無功也有勞,看在這點上,我就給妳一個選擇!

聽到嫦月女皇這么說,嫦玄女猛地抬起頭,黯然的臉上掠過一絲希望之光。

妳在地球上選一個傳人,教他武功,讓他和我嫦月星新三圣女的其中一個比武。如果妳的傳人贏了,妳欠嫦月星的帳就一筆勾銷,那時我也會把妳的小雜種還給妳;但如果妳的傳人輸了,不但妳要回嫦月星接受刑罰,妳的小雜種也會從世界上消失!嫦月女皇面目猙獰地道。

這……嫦玄女的臉色又黯然下來,這不是故意為難自己嗎?

妳已經沒得選擇了。一年后的今天,我會自動跟妳聯系,倘若妳的傳人沒有應約比武,那么,妳的雜種兒子……妳知道會是什么后果!

嫦月女皇現在就可以輕而易舉地除掉嫦玄女,為何還要等到一年后?

原因很簡單,一位慈母失去兒女,就等于割了她心頭上的肉。嫦月女皇知道地球上無法找到與嫦月圣女抗衡的人,她想,嫦玄女在這一年里,一定一面因找不到合適的傳人而焦頭爛額,一面又要整天承受著思念兒子的莫大痛苦,如此一來,就等于慢性自殺。那種滋味,比現在立刻殺了她要過癮百倍。

嫦玄女,記住,妳只有一年時間!嫦月女皇最后狠狠丟下這句話,一揮手,一堵巨大的白色光墻從飛船底下那個洞.里射下來,瞬間又縮進洞.里去,把所有的嫦月星人都從地面上吸進飛船去了。

轟隆隆聲響起,宇宙飛船開始啟動,插在地上的階梯也慢慢收起。

可惡!南驚風看著緩緩上升的梯子,突然暴喝一聲,怒跑到梯子下面,彈射而起,抓住了長階梯的扶手。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樣做,他只覺得不服氣、不甘心,就像受了恥辱似的,所以一下子就熱血沸騰,想上船跟那些嫦月星人拚命。

他是自尊心極強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在他面前耍威風,都不可在他面前旁若無人。否則,不可原諒。這是性格造成的。

嫦玄女和笑面巫婆師徒萬萬沒料到南驚風會有如此舉動,因此誰也來不及阻止他。

南驚風兩手使勁抓住階梯扶手,身體像蕩秋千一樣在空中搖搖晃晃。

趁飛船還沒升高,快下來!快下來!嫦玄女焦急地大喊。

很快地,階梯就要全部進入船艙,只余下幾級了。突然,階梯兩側各伸出一支小管子,兩支管子轉動著指向南驚風,接著,兩管末端閃了下,兩道綠色光束對著南驚風腹部擊射而來。

南驚風暗叫不好,連忙雙手提力,頭下腳上地倒豎起來。

兩道綠光擊空,一道射在一級階梯上,堅硬的階梯實時穿了個大洞。另一束射中島上的一棵歪脖大樹的樹干,從樹干的歪處出來,射入大地不見了。

兩束綠光過后,又接二連三的射出幾束。嫦月女皇以這種厲害無比的光束對待南驚風,真是狠毒。

咔!咔……幾束綠光擊中扶手,扶手斷為幾截,南驚風抓著一截向地面倒栽下去。

嫦玄女見狀,急忙飛起接住南驚風,二人平穩落地。

隆││球型太空飛船將殘梯收進去,關了門,陡然加速,射向云端,瞬間就消失在暮色之中。宇宙飛船飛起時帶起的勁風使島上狂風大作,大海掀起狂瀾。

嫦玄女走向南驚風,凝望著他,語氣深長地道:驚風,以后我全靠你了,小貝貝也全靠你了!

嗯……南驚風心里沒個底,但還是點了點頭。他心想:不能讓嫦阿姨現在就失去希望。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