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尸妻當道

更新時間:2019-11-05 14:38:51

尸妻當道 已完結

尸妻當道

來源:掌文 作者:貓竇巢肉 分類:靈異 主角:陳輝,方靜媛

《尸妻當道》是貓竇巢肉最新已完結的靈異小說,主角陳輝,方靜媛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我去……"我坐在床上看著眼前穿著水手服站在我家門口的方靜媛暗自發問:"我又忘關門了?"看她樣子我怎么感覺她好像又喝醉了?我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方靜媛,她穿著那套水手服胸前的兇器露出了大半截,透明的材質讓衣服下的事物若影若現,今天這么得勁?她的頭微微下垂,烏黑的發絲擋住了她的俏臉,讓我無法觀察到她的表情,前凸后翹水蛇般的身材穿著若影若現,加上一雙修長的美腿讓我口干舌燥,不過她雪白的皮膚下我竟看不到血色。"喂!你不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流感?DG病毒?

到底哪個才是真的,我現在唯一敢肯定的是那種眼睛,我在夢里看見方靜媛的那種眼睛。

人死復生,腦袋里刷的想起了僵尸,僵尸不就是這樣嗎,活著的人死了又復活,靠吃人存活下去。

這么一想早上方靜媛一直想咬的并不是我的通天鉆,而是我的人!

可是我這么一想卻有點失望了,我看著我自以為豪的通天鉆,不斷的騙自己,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她想咬的肯定是我的通天鉆。

我看著周圍的人,大家都很正常,正常的上班,正常的自顧自,正常的刷手機,沒有任何不一樣,或許是我多想了,僵尸頂多也是出現在電影里,現實生活中哪能這樣,根本不符合科學。

想到這里我便撿起了手機,發現了一條信息,是方靜媛的:"你看到了新聞嗎?少和人接觸,別染上了啊,聽說會死的!"

我看著這些文字傻笑了起來,這女人,夜里喝醉有時會倒在我門口,然后我還一身正氣的把她給送回去,你別說,她家的鑰匙、衛生間、臥室在哪我不睜開眼睛都能找到,雖說她每次都不怎么記得,但是有時做的甜點還會送點給我吃,現在這個社會這種鄰里關系很少了吧。

"你放心,少也還得有七八十年我才能入土,再說我身體好的很,倒是你小心點啊,別染上了又讓我來照顧你。"手指飛快的按出這些字發送過去,有一次她喝醉了摟著我,我通天鉆頂著她的桃花源,那一次我還真差點把她給辦了,沒想到結果還是只能在夢里辦她。

她沒有回復我,正好我也到站了,出了地鐵到學校后也沒發現任何異常,看來還真只是一場鬧劇,我就說網上的消息還是慎重的看。

"陳老師好!"

"嗯,好!"

學生和我打招呼我也禮貌的回應他們,畢竟有一次我聽到有學生說我是這個學校近幾年來最年輕最帥同時也是脾氣最好的一個體育老師,你別說,現在的人眼光真是不錯,我隱藏這么多年的帥都能被他們一眼看出來。

上午就最后一節課,坐在辦公室玩著手機玩著玩著就快到上課時間了,當我走到操場上,同學們也在體育委員的帶領下站好隊報好數了。

"嗯,表現不錯,都有了啊,跑兩圈熱熱身先!"我剛準備吹口哨就有一女生舉手報告說:"報告,身體不舒服!"

"身體不舒服?你這么大聲音我倒覺得是我身體不舒服了!"一個玩笑全班同學都大笑起來我表情嚴肅的讓他們停下來說:"親戚來了吧?行,你別跑了!其他人,都有人……"

話都還沒說完,又有女生舉手說:"老師!我也不舒服……"

我無奈的點點頭說:"行,你也別跑了。"

結果大部分的女生都舉手說自己不舒服,女人這種東西真是讓人頭痛,你說她不舒服吧,我又不能幫她檢測,只好默默的仍有她們去了,只是記得我高中時差不多也這種情況。

只是我看見一個男生舉手了,我便好奇的問:"你親戚也來了?"

所有人又是一陣哄笑,這男生不好意思的說:"老師,我沒吃早飯……肚子不舒服……"

他一說完我就看見有幾個男生也準備來這套我就擺擺手說:"好了,都別說了,你們就沒一個正常的,行了,解散吧。"

大家一聽我說解散立馬興奮了,剛才說不舒服的現在比誰跳的都高,算了,讓他們去吧,體育體育,他們自己活動出一身汗也是體育,若不是這樣我也不會放養他們了。

我拿起一個籃球問:"來吧,打一場!"

"好叻!"瞬間男生就圍了過來,剛才那個說不舒服的最快,哎,年輕真好。

一天的工作很輕松的就結束了,我也挺喜歡和學生待在一起的感覺,自己也感覺年輕多了,回到家后沖了個澡準備出去買點菜做飯吃,剛下樓就碰見方靜媛提著幾袋菜回來,你說巧不巧,快一年了我還是第一回碰見她提菜回來,往常手上不是提包就是提酒,要么就是提包提酒的,今天還真是神奇了。

"去買菜呀?"方靜媛看著我含笑的打招呼問道。

我點了點頭卻發現方靜媛腿上的絲襪破了,不像是在哪被鉤子掛住了,倒像是人扯爛的,我擔心的指著她的美腿問:"你這是怎么回事?嫌熱了?"

方靜媛白了我一眼說:"嫌熱我不會脫啊!剛在小巷遇上流氓了!"

"流氓?沒把你怎么著吧?"我著急的問道,你這方靜媛也是,穿成這樣傍晚還走小巷,我要是流氓我估計都忍不住。

方靜媛嘆口氣說:"嗨,要是我怎么樣了你還能在這見到我啊,就是把襪子給扯壞了沒事哦,警,察把流氓給帶走了,還好老娘絲襪多。"

欸,我們這一片什么時候這么安全了,警,察說到就到啊:"得,沒事就好,那我就去買菜了。"

說完準備走,方靜媛就過來扯著我的手說:"別去了,上我家吃。"

我看著方靜媛的玉手,方靜媛估計也不好意思趕緊把手收了回去,別啊,再多握會兒呀:"不好吧……"

方靜媛跑到我身后似乎用盡了全力卻也沒推動我說:"有什么不好的,你沒老婆我沒老公的,還怕人說閑話啊!"

她似乎感覺到說錯了話便先我一步上樓說:"趕緊來哈,我不關門。"

看著方靜媛上樓時一扭一扭的美#,我真像沖上前狠狠的摸一把。

不過既然她都這么說了,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跟著方靜媛身后進了她家,順手帶上了門,哇,還是和以前一樣一團糟,地上沙發上全是衣服,真不知道一個女人外表如此鮮艷背后的生活糟的不成樣。

"家里挺亂的,不好意思啊。"方靜媛坐在沙發上就開始脫絲襪。

方靜媛手往上一放,扯著絲襪緩緩的往下推,就像是開火腿一樣,只不過這兩根火腿更致命。

我咽了口口水,哇,一進來就這么刺激,慢點慢點,再慢點,今晚人家聽你的……

很快方靜媛便把絲襪脫下來往沙發上一扔說:"你先坐會,我去做飯,我幫你把電視打開,遙控器……呃,這個我也找不到了,你自己找找吧……"

"咳咳,我自己來就好,要*幫忙嗎?"我看著方靜媛白皙的**咽口口水說道。

"不用,飯做好了我叫你,等著吃大餐吧。"方靜媛說著說著把衣袖卷起來走向廚房。

我看著她的背影都快忍不住想抱著她把她摁在洗手池來一發了,晃了晃腦袋打消了這個念頭。

電視打開了找不到遙控器我也不想看了,這都演的什么鬼,還八百里打鬼子,我要是信了我就是那個被打死的鬼子。

看她房間這么亂到處都是衣服我實在看不下去,我開始幫她收拾屋子,這屋子還真是缺個好男人,方靜媛在廚房里擇菜,哇,把**再翹高一點,再翹高一點我就直接用通天鉆一并穿破你。

我撿拾著方靜媛的衣物,真的是應有盡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她穿不了的,奇怪的是這些衣服囤在這里不但沒有臭味,反倒是一股清香的味道,本想著拿一件放在鼻子上好好的聞一下,但是一想著是在主人家,萬一被看到了以后朋友都沒得做了,我就打消了這個邪惡的念頭。

等我差不多把她的衣物都收拾干凈只剩下一個BRA和她剛脫的黑色絲襪,方靜媛端著兩盤菜從廚房走出來喊我說:"當當當,好啦!來吃飯吧!"

"好叻,來了!"我順手把那兩件拿在手上對著方靜媛響應道。

方靜媛站在原地半天沒說話,俏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微微下垂腦袋,我這才晃過神發現我手上竟拿著她最親密的東西,我趕緊放進籃子里,尷尬的氣氛讓我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半晌方靜媛才有動靜,把菜端到桌上系下圍裙說:"謝謝你幫我打掃房間……別愣著了,趕緊過來吃飯吧。"

為了緩解氣氛我也只好上桌說:"呃,舉手之勞……"

"你人真好,這頓飯其實早就想請你吃了,這一年多挺感謝你的。"方靜媛坐在我對面說道。

怎么,開門見山發好人卡嗎。

我趕緊拿起筷子吃了口菜,別說,這味道確實比一般的飯館要好吃多了,很合胃口,我嘖嘖道:"嗯……好吃,賢妻良母,沒想到你除了喝酒厲害做飯也厲害,欸,說到喝酒,一起來點?還沒和你喝過酒呢。"

方靜媛哈哈一笑說:"本來是打算戒酒的,算了,今天老娘就陪你喝最后一杯。"

方靜媛說完就起身去拿酒,看來這姐們是真的挺喜歡喝酒的,說戒我還真有點不信。

"現插播一條緊急新聞……"電視機發出聲音,奇了怪了,今天怎么盡是緊急新聞。

"位于我市第一人民醫院于今日晚八點大批反社會份子進行打砸搶燒以及大面積傷人事件正式被封鎖,警方已介入調查中,請各位市民不要驚慌,此事我們還將繼續報道,請各位做好對于DG病毒的防護措施即可,患有DG病毒的癥狀……"

"反社會份子?現在的人還真是太平日子過不得非得鬧。"方靜媛拿出一瓶罐裝酒說:"今天一天鬧得,得,反正也沒我們什么事,來來來,這是我從老家帶來自己釀的酒,嘗嘗,好喝的不得了。"

…………

"市長,第一人民醫院已經淪陷了。"偌大的辦公室里,一席制服的女子對著隔著一條辦公桌坐在真皮沙發上的人說道。

這人勃然大怒拍桌子斥責道:"淪陷?這么多警,察甚至還有軍隊在那里還淪陷了?搞什么情況?"

制服女子顯然也是被他所嚇到了不過久經類似事情的她很快就淡定的說:"現場很多家屬鬧,不斷的嘗試突破防線想要進入醫院,很多士兵也遇見自己的親人從醫院里走出來,所以……"

此人擺擺手大聲說:"算了,趕緊,現在立馬去發布三級戒備,把輿論控制下來,快去!"

制服女子點了點頭走出辦公室后男子捏著眉心撥通了一個電話:"喂!老李,派人把第一人民醫院所在的區封鎖吧,這事我會上報,你下命令吧,此事必須壓下來!"

…………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