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為你一笑間輪回甘墮

更新時間:2019-11-05 11:36:34

為你一笑間輪回甘墮 已完結

為你一笑間輪回甘墮

來源:快閱 作者:呦呦鹿鳴 分類:穿越 主角:尉遲塵落,風凡

《為你一笑間輪回甘墮》由網絡大神呦呦鹿鳴最新完結的一本精品佳作,男女主角是尉遲塵落,風凡,風凡本是現代有名的女特工,卻在一次行動中遭自己人陷害,將敵人殺盡后,拼勁一身力氣,屠盡自己人。卻因此穿越,穿越到一個本該死了的人身上。她是宰相的女兒,卻飽受長姐的虐待,不幸死去,卻教風凡的靈魂鉆入進去,變成了風笙歌。尉遲塵落應該像其他王爺一樣,能文能武,風流快活,卻因出生時的一個占卜,決定了自己不能學武的命運。尉遲塵落會成為風笙歌一次又一次的重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玉九,玉不爭,風痕,花葬,又該何去何從?卷入幾世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酉時三刻,宰相府。

風笙歌來到這既陌生又熟悉的家,家仆都避之不及,唯恐大小姐會怪罪下來。風笙歌苦笑一聲,這本體究竟懦弱到什么程度。

來到正堂,風蕭奈已經恭候多時。

“把我母親放了。”風笙歌平靜的說道。“我任你處置。”

風蕭奈掩嘴笑的開心,“憑什么啊風笙歌,你叫我放我便放,那我豈不是太沒面子?”

“我現在對你根本構不成威脅,你到底還想做什么?做你的太子妃?”

風蕭奈似乎沒有怒,擺擺手,“妹妹啊,難道你不知道一句話叫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嗎?”風蕭奈輕搖手中的扇子,“自你出世,便享盡無上榮寵,爹也疼你,二哥也疼你,那時我無意間知道二哥風痕根本不是爹的親生兒子,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沒錯的,我喜歡上了我的二哥,風痕。他體弱多病不能練武,我便給他熬湯藥陪他習字。但是……”風蕭奈眼神突然變的陰狠,伸手掐住風笙歌的下巴:“你的到來,還真是令我不爽啊!自打你來了,風痕便沒正眼看過我!好,好啊,很好!我做不了二哥的正妻,我便做太子妃好了!可是誰知道,那皇帝一道圣旨便下來,讓你進宮,欲讓你做太子妃!你當時不過是個五歲的小娃娃!有什么資格!”

風笙歌抬腳一踢,掙脫了風蕭奈的手。

風蕭奈雙眼變紅,“你個狐媚子!還敢踢我!”眼神示意家仆,抓住她,風笙歌頓覺不妙,縱使她武功再好,也雙拳難敵四手。

最終還是被擒住,槍,是用來對付風蕭奈一個人的,這件東西的出現可能會引起慌亂,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還不能夠使用。

“事后雖然爹也婉拒了,說是你還小,想多留幾年。可憑什么我就不行!憑什么都是你的!就因為我是庶出嗎!”風蕭奈仿佛把多年的隱忍此刻全都傾泄在風笙歌身上。

“上次,讓我沒想到的是,你帶著重傷居然跑了,真是厲害,”她俯**身子,看著風笙歌,“可以告訴姐姐你是怎么離開的嗎?”

這么說著,風笙歌又想起那日的紅衣男子,不免有些出神,風蕭奈最討厭被別人忽視,當即用力踹了風笙歌的腹部。風笙歌痛得彎下腰,兩邊的家仆仍然桎梏著她。

風蕭奈此刻就像個瘋子,頭上的金步搖晃動的厲害:“你再逃啊!”

風笙歌努力抬頭,“呵,那都是因為,你,比任何人,都惡毒!”

風蕭奈似乎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笑得張狂,“我惡毒?那也是你逼的!”

“我什么都沒做!”風笙歌吼道。

“正因為你什么都沒做,你可知有一次,唉應該不記得了罷,你那時大概十四歲左右阜亓派人給爹寫恐嚇信,說要將你綁回去做幫主夫人,爹便恐慌之極,聽信了你母親的話!讓我去你房間!扮作你!說,如果阜亓的人發現那不是你,很快便會送我回來!呵,的確,他們發現了我不是你,就把我賣去了妓院!”

風笙歌也是震驚,風蕭奈的經歷的確值得悲傷,但是她的錯就在于,不能遷怒于別人!

“你永遠也不會懂,那種惡心的感覺,我足足被困了五日才得以出逃!很難相信吧,我仍是完璧之身,沒人知道我在那五日!經歷過多少慘絕人寰的折磨!!憑什么你就可以心安理得?!”氣急又踹了一腳。

風笙歌痛的已經說不出話來,“呵,我,我還真是為你,感到悲哀。”

“放心,你活不過今晚!”

風蕭奈將她扔進了上一次的房間里,還是那個椅子,上面還有干涸的血跡。家仆又將她綁了,風蕭奈此時已近癲狂。

風笙歌內心:這女人有病吧!

在現代看過不少虐待,暴力的電影,當時看的自己挺嗨,現在卻換自己了。

風蕭奈手中的鞭子,上面帶有倒鉤,每抽一次,身上就會扯下肉來,血流如注。

而她感覺還不夠,還會放在辣椒油里浸泡。

風笙歌便這樣一鞭子一鞭子的捱著。

二更天。

已經近三個時辰,風蕭奈似乎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風笙歌中途也昏倒過幾次,都被徹骨的冷水澆醒,加上是冬天,她也不知是疼的還是凍的,牙齒直打顫。

風蕭奈此刻恨不得她死,但是她也累了。放下鞭子,“派人看住她。”

家仆:“是否還是那個柴房?”

風蕭奈抬頭,“既然她在那已經出逃一次,那里就不能再關她了。”

沉寂。

滿室都是雪花砸地的聲音。

風蕭奈一勾唇,“把她扔到庭院。”

家仆有些緊張,本以為她只是懲罰一下她,這可是宰相女兒,現在她這么虛弱,若是把她扔到雪地里,這一睡就不起了。以后宰相問起來,這些家仆首當其沖的被砍頭。

見仆人遲遲不行動,風蕭奈氣道,“怎么?你們怕什么?”

家仆忙縮頭,低聲道,“不敢。”然后趕緊將已經昏倒的風笙歌抬出去。

她的后背一觸上雪地,她便有些清醒,睜開眼看著風蕭奈那副嘴臉,她正緩緩關上屋門,“去死吧,風笙歌。”

風笙歌:這便要死了嗎……

神識逐漸模糊,身上的傷口并沒有因為雪的溫度而凍結,而是流得愈發歡快。染紅了那一片雪白。

雪還在下,她一身血衣似乎也要被埋沒。

她在意識徹底消失前,看到一抹紅影,似乎就是那日手臂上種著曼陀羅華的男子……

“葬君,你為她已經損耗五千年的神力,這樣做值得嗎?”一個飄渺的聲音響起,說話人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身邊還有一位紅衣男子。正是那日幫風笙歌逃走的那個男子。

“千年前我與她結下婚約,只等她歷盡劫數后。三生三世我都護得,今日我便違天命。”他疾步過去,將她攬入懷中,細細療傷,又從懷中取出一粒藥丸,便要喂進去。

“葬君!不可!這是凝魂丹,這位姑娘的魂魄并不全,吃了也不會有大作用,只是讓她的身體強健一些!萬萬不可浪費于此!”凝魂丹乃是上屆玉帝竭盡畢生的神力所凝聚而成的,世上僅有五顆。

“在仙君看來,此乃浪費?”他眉毛一挑,不顧白發仙君的阻撓,將藥丸塞入風笙歌的嘴里,運功幫她。

“這樣做,只會讓她的歷劫之路更加堅辛。”白發仙君搖了搖頭,轉身漸漸離去,“你若執意如此,到頭來,她魂飛魄散,你一場空啊……”他的身影漸漸變透明,一會兒就不見了。

花葬微笑,那又如何?所有的劫數由我來替她完成。這是最后一世,又怎么熬不過來?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3. 宮廷斗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