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最后一個起靈人

更新時間:2019-11-05 20:10:01

最后一個起靈人 連載中

最后一個起靈人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三江水 分類:靈異 主角:趙三畝,黃嫻

主角趙三畝,黃嫻最后一個起靈人精彩的故事內容主要講述了:奶奶下葬時有人在她尸枕下放了一把剪刀,從此奇怪的事情一件一件……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小鎮不大,應該是昨晚的事情傳開了,我無奈的聳聳肩,只能到省道上,搭了輛順風車去縣城。 由于怕昨晚的事情又發生,所以我特地找了家建在鬧區,并且陽氣很重的大酒店入住,雖說是大酒店,但是在小城,一晚上也就三百塊錢而已。 這一晚上住的無驚無險,飽飽的睡了一覺,第二天便搭長途班車去王叔家。下車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王叔開車去車站接的我,然后找了間大飯店飽飽的吃了一頓。 到酒店房間后,我把兩幅尸骨擺開,說道:“王叔,這就是你父母的遺骨了。你母親的遺骨是完整的,但你父親的遺骨卻是分散著的,并且有很多刀痕,應該是被人分尸。” 王叔聽完后氣的渾身發抖,說道:“我父母是被謀殺的!” “應該是!不過年頭太久了,就算報警也查不到兇手。”我安慰王叔到,“還是給他們找塊好地方,重新安葬,這樣對他們也好。” 王叔點點頭,問道:“我父母的尸體全都爛完了,沒有一點肉對嗎?” “對,看樣子應該是死了很多年了。”我回到。 “可是為什么我最近一個月他們才天天托夢給我們?”王叔問到。 這下卻把我給問住了,我想了一會后,說道:“其實已經去世的先人托夢啊,并不是真的有鬼靈托夢,而是血肉相連,氣息相連的影響。前陣子我接了一單活,那個女孩的母親死了二十多年,但是她從來沒有夢見過,我開棺后,發現她的尸體被人動了手腳,陰氣全都堵在尸體里面,氣泄不出來,無法與后人的氣息產生聯系。當我把尸體上的問題解決了后,那個女孩當晚就夢到她母親了。” 王叔聽完琢磨了一會,說道:“你是指我父母的尸體也被人動了手腳?” “這個不一定,你父母尸體所在的那個山谷煞氣非常重,也許是煞氣壓著,他們的氣泄不出來。但是一個月前,可能因為自然變化,山谷里的氣開始外泄了,所以你就夢見他們了。”我回到。 我說完突然想起了那個鈴鐺,對啊,之前氣泄不出來,難道是有高人發現那里有很重的煞氣,于是便把煞氣慢慢泄掉,怕有人會無意闖進去被煞氣迷了心智,所以放個鈴鐺? 這么一推算的話,很有這個可能。 王叔嘆了口氣,說道:“算了,不管什么原因了,反正事情也解決了,明天再麻煩你給我父母找塊好地下葬吧,酬金另算,辛苦小師傅了!” 我笑著拜了拜手,說道:“你們住在這大城市,直接葬在公墓就行了,公墓的選址,都是高人看過的。” “那就省了件事了,謝謝你啊,小師傅你也累了,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再來找你。”王叔說到,然后又有些愧疚的解釋道:“按理說你幫了我這么大一個忙,我于情于理都不應該讓你睡酒店,但是這兩具尸骨,我老婆害怕,所以實在抱歉啊!” “沒事,這里也很好,裝修這么豪華,并且我這樣也自由很多!” “你不介意就太好了!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王叔走了之后,我在房間里也睡不著,因為已經白天在車上已經睡夠了,便去街上隨便轉轉,然后找了家網吧玩游戲,酒店房間里雖然也有電腦,但是玩游戲還是要在網吧比較有感覺點。 我玩到十二點左右,有些困了,正準備回去睡覺,王叔卻打電話來了。 我馬上接通電話,但是電話那邊卻不是王叔的聲音,而是他老婆劉嬸。 劉嬸急忙說道:“小師傅!出事了!出事了!” 我連忙問道:“出什么事了啊?你不要急?” “我老公剛才睡著了,突然喊了聲爸媽,不要殺我,然后就口吐白沫,全身都在抖。這一個月,他經常這樣喊,但是喊完就會醒過來,不會像今天這樣醒不過來。”劉嬸很著急的說到。 這是怎么什么情況?按理說,王叔父母的遺骨已經從那塊煞氣取走了,他父母沒有受到煞氣的煎熬,王叔不會再做惡夢了啊。 “先叫救護車吧,劉嬸,我馬上過去看看什么情況!”我大聲說到。 “已經叫了,現在還沒到,你快過來看看吧!他都快沒氣了!”劉嬸是哭著說的。 我馬上攔了輛出租車去到王叔家,剛到他家樓下,救護車也已經到了,醫護人員正把王叔抬上救護車。 我跟著跑上車廂,醫生本來要趕我的,但是劉嬸看見我后,說讓我也上去,我這才跟著上去。 救護車里面有一些便攜的急救設備,醫生也在給王叔輸氧,測試各種身體指標。 劉嬸的手一直在顫抖,緊緊抓著王叔的手,但是醫生和護士都在,并且他們也都在忙,所以我并沒有問劉嬸具體情況,而是安靜的看著醫生。 到了醫院后,醫護人員把王叔抬下車,往急救室推。 劉嬸拉住醫生的手,問道:“我老公到底是什么病啊?” “病人情況相當危險,初步觀察是心臟急性衰竭,還有其他一些并發癥,具體情況要做了詳細檢查才知道,你們家屬先不要著急,相信我們,我們會盡全力的。”醫生說完便去忙了,他根本沒時間跟我們說太多。 王叔被推進急救室后,劉嬸靠墻蹲下,哭著問道:“為什么會這樣啊?以前都只是做惡夢而已啊!” 我輕輕拍了拍劉嬸的背,問道:“劉嬸,王叔具體什么情況,你再給我說一下吧!” 劉嬸點點頭,哭著說道:“最近一個月來,他天天晚上做惡夢,所以都避免晚上睡覺。可是白天我們工廠的事又挺忙的,有時候就還是晚上睡,可是每次都是剛睡著,就突然做惡夢醒過來。今天晚上他回家后,很開心,不只是不會在做噩夢了,并且還把親生父母的尸骨找到了,洗了個澡就睡了。” 劉嬸從口袋里摸出一張紙巾,擤了把鼻涕接著說道:“可我擔心他又做噩夢啊,就又抱著她,他睡了也沒多久,就又喊著爸媽不要殺他,然后也沒有醒過來,居然一直在抖,還吐白沫!” 我聽完后,怎么也想不通,難道王叔有隱性疾病?可是如果有隱性疾病的話,也不會這么巧等我把他父母的尸骨帶回來了再發作啊? 直覺告訴我,王叔突然發生這樣的事,一定跟他父母的尸骨有關。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