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畫演天地

更新時間:2019-11-03 13:56:19

畫演天地 連載中

畫演天地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一木千葉 分類:玄幻 主角:驍勇,秋水天心

主角驍勇,秋水天心小說_《畫演天地》是一木千葉最新完結的玄幻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在以畫入道的修真界,初入宗門的少年少女和歷練不夠的修士舉止行為都像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主角驍勇自小跟隨爹爹上山打獵,極為善戰,他入了修仙宗門,來到他們之中,就如同虎入羊群,所向無敵。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驍勇在被拉入黑暗之前,受傷極為嚴重,此刻他卻發現全身上下沒有絲毫傷勢,且整個人狀態極佳。

驍勇不知發生了何事,卻也明白這只能是仙人手段,而聽秋水靈眸那般一說,明了這手段要么出自她之手,要么因她命令而出自旁人之手,那么秋水靈眸便真是他的救命恩人。

驍勇此時還被花枝捆著,無法抱拳一禮的謝恩,但他還是認真的說道:“謝過靈眸姑娘救俺Xing命,若有機會,俺便是拼上Xing命,也會將這救命之恩還上。”

秋水靈眸微笑說道:“我不要你拼命,我只要你和你的猛虎魂像。”

要猛虎魂像好理解,因這猛虎魂像一看就非同一般,但要他驍勇……

驍勇疑惑道:“靈眸姑娘,要俺是哪種要法?”

秋水靈眸直視他,笑道:“我要你做我秋水靈眸的隨從。”

隨從或許地位比之仆從、奴婢要高上一些,可也是他人手下。

驍勇身上有不屈之志,不愿成為誰的手下。

“靈眸姑娘,你若真的喜歡這猛虎魂像,你可以拿去。”挺身直腰,驍勇正色說道:“可俺是頂天立地的男兒,不會成為誰的手下,你也不行。”

秋水靈眸沒有生氣,反是微笑更濃的道:“驍勇,你可知成為我的隨從的好處?你若成我隨從,便可隨我去知畫宗的御意堂學道。”

知畫宗里也有學堂,此學堂不授四書不傳五經,它只傳授以畫入道的種種手段,而如同畫有好壞,這學堂也有上中下三品之分。

上品學堂從意堂、御意堂,入得其中,不出意外,兩年之后便是知畫宗的核心弟子。

中品學堂鑒韻堂和舞韻堂,一般而言,去里面呆上兩年,就能成為知畫宗的內門弟子。

下品學堂的賞墨堂與弄墨堂,若是進的是它們中的一個,且沒有在兩年之間晉升到中等或是上等學堂,時間一到,不外乎只能成為知畫宗的外門弟子。

品階不同,入堂的資質要求也有所不同,而這資質,考校的便是靈根和體質。

驍勇的體質和靈根均未測試,但九成九的達不到去往上上品的御意堂的絕佳資質。

故解釋到此處,秋飾心說道:“驍勇,答應靈眸小姐吧,對你而言,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這的確是一樁天大的好事!便是登仙臺上那些少年少女聽了,也有不少為這等好事露出了羨慕嫉妒的神情。

驍勇神情未動絲毫,抱歉說道:“俺爹在俺很小的時候就教導俺,‘吾輩獵人,生當如虎,遇山降山,逢林馭林,若面百獸,戰而稱王。’,是以俺要做的是山中猛虎,不能做你的隨從。”

秋水靈眸笑容未變:“聽你說,你此來是為你娘親而來,你可知,知畫宗有一‘百靈丹’,此丹一出,百病盡除,那我問你,你是要百靈丹呢?還是要做你的山中猛虎?”

驍勇神色微僵,這百靈丹有那等神效,自能根治娘親的怪病,他便必須得到,可不做隨從,就得不到它,但做了隨從,又違背了他的志向與堅持。

看似不好抉擇,其實很好得出結論,因驍勇此來是為了娘親而來,還因他是娘親的兒子。

驍勇深吸一口氣,正要違背志向與堅持的給出答案,之前已為他說過好話的穆淵說話了。

“驍師弟,百靈丹在宗內不算名貴丹藥,師兄我也能換得,你若需要,等回了宗門,師兄為你換來便是。”

穆淵一語為驍勇解了圍,驍勇因此對他感激不已。

秋水靈眸可就怒了,怒道:“穆淵!你當真不怕我到我姐姐那里你的告狀?”

秋水靈眸的姐姐秋水天心可是連晏鷹子都不敢開罪的存在,穆淵自然怕。

“但穆某走的是竹畫之道,當懷正直氣節,豈能視不平要挾而不見?”

這話讓秋水靈眸雙目微瞇、小手緊捏,亦讓她冷著臉的對秋飾心下命令道:“收了他的魂像!再將他定為下下等資質!是永遠只能呆在下下品學堂那種!哼!白癡!”

在旁人看來,驍勇舍棄了去往上上品學堂的好事,落得個只能呆在下下品學堂的下場,著實非常白癡。

且白癡之余,其人也凄慘,因為本屬于他的猛虎魂像也將被收走。

能從穆淵那里得到救治娘親的百靈丹,驍勇便已知足,現又能進得知畫宗登仙學道,便是大幸,至于學堂的好壞,又哪里抵得過自身的志向和堅持?

只是……驍勇對猛虎魂像多有不舍,畢竟他的堅守之中就有猛虎之心。

但要拿走它的人是秋水靈眸,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欠人家一條Xing命,這猛虎魂像不可不給,必須要給。

而這時,驍勇方知那獸籠是何作用,原來是用來收取猛虎魂像的。

只見它在秋飾心的控制之下罩向驍勇,卻未將他罩住,而是罩住他周身凝成的猛虎魂像的虎頭,憑此一點,漸漸將虎頸、虎軀扯入其中。

片刻之后,驍勇周身再無半點灰蒙霧氣,獸籠之中卻多了一頭近乎凝實的灰蒙猛虎,而后這獸籠在秋飾心的御動之中,飄向畫卷,重新歸于畫卷。

同樣的,原本只畫有獸籠的畫卷,此刻在那獸籠中也多了一頭灰蒙猛虎。

驍勇看了一眼那頭猛虎,恍惚間從它那雙無神虎目中見到了一抹莫名神色,隨即便有一抹悵然若失涌上他的心頭。

受其沖擊,驍勇身形一晃,兩眼一黑,耷拉昏迷。

……

……

這次昏迷是真正的昏迷,沒有做夢,也沒有再得傳承。

再次醒來時,驍勇發現他早已不在登仙臺上,所在的是一間布置樸素的竹屋房間。

驍勇來不及思索這房間是何人所有,房門被人推開,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驍勇看清來人,翻身下chuang,真誠抱拳道:“驍勇謝過仙人相助之恩!”

“仙人?”來人搖頭笑道:“不不!我只是一介尋道修士,當不得‘仙人’二字,再者我叫穆淵,驍師弟喚我一聲穆師兄即可。”

來人正是溫潤書生穆淵,他走近,微笑問道:“驍師弟可感覺好些了?”

驍勇動了動身體,除了悵然若失還存留三兩分,并無其他異樣,忽然!他發現身上穿的不再是破爛獸皮,是一身樸素衣衫,且原先臟兮兮的身子,此刻也異常干凈。

顯然是有人為他洗凈了身子,還換上了衣衫。

而顯然,此人多半是眼前這位穆淵穆師兄。

驍勇心中感激更盛,抱拳再謝:“穆師兄,多謝了。”

“驍師弟,無須多禮,小事而已。”穆淵溫潤的笑了笑,道出了此來的目的:“驍師弟,你既已無甚大礙,不如便讓師兄領你去賞墨堂?”

去了賞墨堂,便可以登仙學道,驍勇自然樂意去,可行動之間,一股強烈的饑餓感襲來。

穆淵一拍額頭,自責道:“怪我怪我,師兄我竟然忘了驍師弟已經昏迷了整整三天,忘了你已有整整三天沒有進食了。”

“整整三天?”驍勇吃驚不已,因為就他感覺,最多只昏迷了小半日而已,不曾想竟是如此之久。

吃驚之余,驍勇吃了穆淵從儲物袋中取出的不少美食,待到吃飽喝足之后,便與穆淵一道去往賞墨堂。

……

……

知畫宗的范圍極大,宗內分為五大區域,東面滿是山嶺,西面全是險峰,南面山水樓閣,北面草木花苑,而中部所在,是一座被云霧遮掩的巍峨高山,以及高山周圍一簇又一簇的雄偉宮殿。

賞墨堂和其余五個學堂就是中部宮殿中的其中六簇,而那巍峨高山名為知畫山,是知畫宗的主峰,也是宗主和太上長老生活和閉關之所。

而東南西北四大區域,即是知畫宗的四大分支,分別為百獸嶺,觀羽峰,山水閣與草木苑。

驍勇之前所處的竹屋位于草木苑南部的邊緣位置,距離知畫宗的中部所在不過十數里。

如此距離,步行也就半個時辰,但有穆淵在,卻是步行都不用。

也沒見穆淵拿出畫卷,只見他抬手往身前一點,指尖飛出一滴水滴,迎風長大,化作三丈有余的液狀竹葉,再幾下由液體形態變做翠綠的實物模樣。

穆淵點地躍上此竹葉,揮手一招,將驍勇攝來踏在其上,心念一動,其上縈繞起了云霧,飄飄飛起,載著兩人飛向御意堂方向。

飛去途中,穆淵猶豫片刻,說道:“驍師弟,我們知畫宗以畫入道,師兄我便是走的竹畫之道,而像晏長老則是入的鷹畫之道,而你……若是靈眸師妹沒有奪你的猛虎魂像,你便應是入虎畫之道。”

驍勇不知曉猛虎魂像的重要Xing,穆淵也沒做隱瞞,簡單的做了敘述。

對旁人而言,如此猛虎魂像著實是不可多得的機緣,可對驍勇來說,區區魂像的效用完全比不上蛻凡印的蛻凡之能,前提是蛻凡印不帶虛假。

再者驍勇也知曉“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明了在連晏鷹子的一眼都抵擋不住的情況之下,有那般效用的猛虎魂像在身,并非好事一樁。

兩人話語之間,十數里的路途已然結束,一簇一簇的雄偉宮殿映入驍勇的眼眸,驍勇眼尖,見到了最近的宮殿宮門上寫著的“賞墨堂”三字,更見到了一臉冷笑的古昭溪。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現代修真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