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冒牌妖艷魔后

更新時間:2019-11-03 17:54:44

冒牌妖艷魔后 連載中

冒牌妖艷魔后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迷糊貓半仙 分類:玄幻 主角:簡瑟蘇,柳源

冒牌妖艷魔后是迷糊貓半仙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說,主角簡瑟蘇,柳源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催稿催稿催稿,我要是個魔王該多好,對于責編這種家伙,你看我怎么好好對付他們,真想做個混世大魔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為混口飯吃而發愁。”柳源面對著電腦屏幕大腦一片空白,但他今天還有一萬多字的稿子沒有完成。“想當魔王?孤這里可有個縱橫魔界唯我獨尊的魔王之位,那就給你做做吧。”突然虛空中傳來一道誘人心魄的嫵媚之音。“有這種好事?我要試試……等等這聲音從哪里傳來的?”還未待柳源反應過來,一陣絢爛的彩光后他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實際上,那魔器本是用來測試新生修煉天賦的設施,一般來說便是彩虹七色按照順序排列出修煉天賦。

而天賦越高者,則同等境界比及天賦弱者,體內能擁有更多的魔力儲備和更快的魔力恢復速度,修行速度比及弱者也會快上許多,天賦越高,就好比汽油桶越大,而輸油管也越粗,輸送速度也越快。

但七色之上仍有境界,因為魔族天賦是可以通過因緣際和提升的,但一般來說不會超過兩級,而七色之上便有黑、白、灰三等。

但盡管女教習已動用最高強度的魔源石作為能源啟動,仍不能測出林源的天賦資質——可以很簡單地推論出,這十色天賦理論并不適用于面前有些彷徨無措的少年身上,換句話說,林源已是擁有超越十色的天賦,到達了魔后那般似乎修為永無止境的天賦水準。

“魅魔……想不到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魅魔一族,又誕生出一個能與魔后比肩的曠世天才啊。”

女教習追上林源的身影,一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而寵溺的用另一手梳理著對方一頭整齊的紫色長發,心中思緒萬分。

林源本想掙脫,但奈何這女教習似是隨意勾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宛如牢不可破的枷鎖完全限制住林源的行動,畢竟千幻戰甲只有防御和變幻的能力,并不能提升林源一星半點的力量。

“瓦沙克,你可讓教習我好生喜歡啊……”

女教習笑靨如花,而言語間盡是欣賞和溺愛之意。

她也哪能感受不到林源在掙扎,反倒是將對方更深次地擁抱起來,似乎不介意自己的豐滿將林源的容顏緊緊地掩埋起來。

饒是以林源這般經過大風大浪處事不驚的雄厚臉皮,也在此刻不禁意間抹上幾縷紅暈,畢竟她見過無數的色相或權勢,但這一次卻是和柔緩來個面對面零距離接觸,初次體驗對于死宅來說自然有些過于**。

而她的身軀也有些癡愣,癱軟在對方懷里。

只聽到耳邊女教習軟綿綿的悄悄話:“我現在只想為你一人專門教導,能遇到你這樣天賦的學生還真是件幸運的事情,就請你讓我成為你的私人教習,好么?”

“不……你先放開,我們再慢慢談……”

林源被蒙在軟膩中有些踹不過氣,似乎是支支吾吾地和對方商討著。

“這感覺舒服是挺舒服,但是這個教習是不是有戀童癖啊?我幻化出這副面孔雖說有點小帥,但也不至于夸張到人見人愛的程度吧,反正我可堅決不答應,不然落在這妖女手里可不知道還要遭受什么樣的蹂躪。”

林源也曾想過就這么舒舒服服地倒在小姐姐的柔軟懷里,但真要到了這一天,她倒成了驚弓之鳥,反倒退退縮縮,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有賊心,沒賊膽”吧。

而林源心中自是不肯,因為她已經腦補出一副“女王教習VS正太”的怪誕畫面了。

“不答應教習我的話可是不行的哦,本教習看上的人,還沒有誰能夠逃走的……”那女教習在林源耳邊口呵蘭氣,而語音中帶著些許神秘:“我想你,可不愿讓同堂都知道你這女扮男裝之事吧?”

而后女教習將林源輕輕推開,微笑中將一雙美眸瞇成一條線,透露出幾分狡獪的神情。

也難怪這女教習對方逆的態度突然親昵至艾1魅的態度,原來是她不知何時看穿了林源的偽裝,所以并不介意這般親密得有些香艷的摟抱。

“教習,您……是怎么知道的?”

林源看著教習對自己真實性別篤定的眼神,本還想爭辯一二的話語流散喉間,化作一聲略帶驚嘆的疑問之詞。

她這回并不相信是國師又坑了她,畢竟這“月華”之功效正如國師所言,林源也親身驗證過的,至少那實力深不可測的羽婆婆也沒有看穿她的偽裝,但偏偏這教習卻是一語中的,讓林源有些理解不了。

“雖說我知道電視劇里女扮男裝都是騙人的,不可能能欺瞞得了很長的時間,但這不過是第二天,月華這可是魔后留下的魔器,我自認為樣貌音色便是少年無疑,只不過身材是缺乏鍛煉的而已。”

林源心中感到幾分驚異又疑惑,她反復盤算但卻算不出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個嘛,其實很簡單,我想你既然不愿以女兒身出現,那么定然有你的難處……不過你可得答應我的請求,不然明天我想這整個學府,基本上都會知道出了你這位俊美的魅魔少女的事跡了。”

女教習依舊是笑著,只不過那軟綿綿的聲音中卻是笑里藏刀,絲毫不隱藏自己的威脅之意。

林源皺著柳眉,陪著苦笑道:“那還我能怎么辦?只好依教習您便是了。”

林源這是被對方插中了軟肋,畢竟暴露出她本性是女兒身事小,但女扮男裝這件事足以讓整個學府的視線焦點集結在林源身上,她自然是不敢冒這種風險。

“不就是想重振一下男兒本色雄風嘛,怎么才裝不到兩天就被發現了,真是失敗。”

林源倒沒有后悔以少年形象出現在學府的打算,只是有些心中不平而已。

那教習不知道什么時候悄然從林源背后出現,一雙玉手環著林源的脖子,交叉于林源*前,低聲細語悄然說道,似是怕被外人聽見一般:

“你的妝容和著衣打扮其實并無異樣,其實我從外觀上根本分辨不出你的瑕疵,可以說是偽裝得相當完美了。”

“只是你身上的香味,可是太美妙了,散發出的清香可連教習我都要醉了呢。”

教習最后揭秘道,而臉上也浮現幾分沉醉的笑容。

“香?怎么可能?我可從來沒用過什么香水。”

林源自是覺得奇怪,魔后天生麗質難自棄,她可什么胭脂香水林源都沒用過,天然去雕飾自有嫵媚傾國之色。

而且“月華”也幾近隱去了她身上所有的味道和氣息,為了這個細節她還請特意請教過蘭,以蘭那敏銳而細微的觀察力,也確認沒有這方面沒有特別之處。

“這一點我知道,畢竟以你身上的芳香,可比那些個名貴香水要好聞許多,這是淡淡的體3香,是處子之身散發出的幽香,以我教習這女性的直覺,怎么可能分辨不出來呢?”

女教習解釋著,而這話更是對面前這有些懵懂無知的林源教育一番。

“難怪如此。”

林源心中有些釋然,其實并不是月華和千幻出了問題,而是她之前根本就不曾想過這方面的東西,也難怪經過她、國師、蘭三人共同確認無遺后的結果,在今天還是出了紕漏。

林源之前可是個碼字死宅,自然對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不會了解,而國師成天忙碌于國事民生,也沒有精力去關注這些東西,至于那來去無蹤的蘭……算了吧,雖說也是女性,但以她比魔后還要冷淡的性格,想來是一個連女兒身的自覺都沒有的魔族。

“所以說不要以為你%平就可以冒充男生了……當然你要繼續下去也可以,我想也只有我會留心這方面的事情,你放心,我不會在意你真實的容顏怎么樣,我不會插足到你的生活中,當然前提是你可要乖乖地聽我講課。”

那教習輕拍林源的%部,輕笑道:“放心吧,遲早有一天你也會發育得和我一樣成熟有魅力的,你只不過是大器晚成而已。”

林源也無奈地微笑著,心想到我堂堂風華絕世的魔后,也有被當成貧乳少女的一天,要是我顯露真身,指不定誰比誰大呢……

“好了好了,玩笑開完了,也該和你說些正經事了。”

之前那般玩笑打鬧也只是為了讓林源放松心神,而接下來才是教習真正要告訴林源的要事,一件關乎與整個阿加雷斯國命脈發展的事情。

教習收斂也起笑意,而神色頗為認真地講述起之前發生的事情。

“記住,你可千萬不要將你的天賦資質透露出去,這件事情我也會上報學府全面封鎖消息。”

與剛才的玩鬧之意不同,這教習嚴肅起來又有一種威嚴端莊之色。

林源若是能成長起來,定然又是阿加雷斯國一大助力,但任何龐大庇蔭的起源,不過是新生抽芽的嫩綠枝葉,定然會遭到仇視嫉恨者的針對,將冉冉升起的新星扼殺于搖籃之中。

“知道了,千教習,不過總覺得這么叫你有些別扭,我叫千教習也是千教習,叫你也是千教習。”

林源從剛才的對話中,知道這成熟嫵媚的教習名為千黛娜,是那位千總教習的妹妹,所以此時說出便顯得有些拗口。

而林源也得知自己這天賦超越滿貫,比及其他初學者,就好比手游開服就沖了VIP15,對比別人只開了月卡一樣過分。

便是明擺著告訴你,只要你好好玩,不論怎么玩最后都是一個獨步天下、縱橫魔界無敵手的結局。

不知道是泡了那半年龍血將身體洗練得如此夸張,抑或說魔后一開始便創造出這樣一副絕頂資質的軀殼。

雖說有些被人處處安排后的不自在感,但林源還是樂于接受這樣的現實,畢竟在王城里她可是一點本領也沒學到,而昨天還是仗著自己防御力高,卡莎將自己當成沙包打,最后只是把對方精神拖垮勉強贏下挑戰而已,林源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弱雞了。

在林源思考期間,千黛娜憑著自己精妙的魔力操控,探查著林源體內的魔力本源,很快發現這林源的確從未接觸過修行一道,體內還是混沌一片。

雖然千黛娜已聽說林源在魔力尚未啟源的情況下,已是能將二階魔法釋放,但魔力啟源畢竟還是相當重要的,就像你沒學會走路,卻跑了起來,但跑不了幾步定然只有個狗啃屎的下場。

“瓦沙克,我覺得你可以叫我黛娜姐姐,我這樣知性又美麗的魔力應用學名譽總管,有資格當你的姐姐吧?”

千黛娜微笑著,似乎是表示著你沒虧但我卻很賺的意思。

畢竟平白無故撿到這么一個天賦卓絕的學生,任憑是哪個教習不得樂開了花?

想到林源只要不入歧途,這般天賦定然是成為又一代絕世魔王,說出去她千黛娜曾是林源的啟蒙導師,那該是一樁多有顏面和成就感的千古佳話。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幻想修仙小說
  3. 探險尋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