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大雷神相

更新時間:2019-11-02 23:40:56

大雷神相 已完結

大雷神相

來源:快閱 作者:鍋鍋 分類:仙俠 主角:項濤,喬西

《大雷神相》男女主角是項濤,喬西的小說,文章就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故事內容寫的很是精彩,秦末動亂,項濤受兄長霸王項羽所托,入秦始皇陵搗毀秦朝龍脈。然而,在皇陵之內他迭遇強敵,最終殺入皇帝底層,卻看到了讓人不敢置信的一幕。因緣際會,項濤化為蛹藏身于皇陵之內,直到兩千多年以后,才得以脫身而出,被一對法國夫婦所救。誰知,這對法國夫婦竟是古代煉金士家族成員,本不欲彰顯的項濤,在法國被無辜卷入家族內部的紛爭,繼而大開殺戒!<br>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始皇陵位于驪山北麓,依驪山,層巒迭嶂山林蔥郁,北臨渭水曲折迂回,如黑龍橫臥關中大地,高大的封冢于巍巍峰巒環抱之中和驪山渾然一體。

秦始皇──這個出生于邯鄲城的小子……自他十三歲繼位、二十二歲加冕,一共歷經了十五年的時間,橫掃六合、虎勢雄哉,那股揮劍決浮云,諸侯盡西來的氣魄,更讓人敬佩不已。

雷嘯天遙望始皇陵,喃喃自語,也只有這樣的霸主,才有資格享用始皇這個稱號,不過,即便他一生英雄,依舊難逃塵世間生老病死的輪回,化為一掬塵土。

始皇陵雖然只是一座陵墓,但殿閣亭臺應有盡有,當稱得上氣象萬千,整個陵墓近似方形、頂部平坦,腰略顯階梯模樣。

陵墓前方護溝深廣,一座大理石拱橋橫跨其上,橋面平坦長約百丈,寬敞可以容五輛戰車并馳,橋下是百丈深溝,嶙峋怪石林立。整個陵園,分內外兩城,外城呈矩形模樣,四角各有一門,活似一座縮小的咸陽城。

夜已深,風正急。

雷嘯天看了一眼身旁有些緊張的項濤,微微一笑道:小濤,你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

項濤深吸一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閥主,既然已經來了,豈能有過門不入之理?不過看樣子,這里守衛也很森嚴,您打算如何進入?

雷嘯天說:如何進入?硬闖而已!

那話音猶在項濤耳邊回響,雷嘯天仰天長嘯沖向拱橋!在他的手中,有一根奇異的鎖鏈,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上面流轉閃亮的藍光,散發迫人氣息。

項濤只覺熱血沸騰,往日的冷靜不再,他緊隨在雷嘯天的身后,既便是赤手空拳,依然毫不畏懼。

兩人沖上石橋,陵墓中立刻傳來號角聲響,外城四門大開,數不清的秦軍士卒從里面蜂擁而出。

雷嘯天舞動鎖鏈一馬當先,帶著無鑄罡氣的鎖鏈每一次抖動,都會發出沈雷聲響,寒敵之膽。

他的攻擊比之熊霸等人更加簡練、爽利無比,秦軍兵士的刀劍一碰上鎖鏈,立刻被上面的雷光打得全身焦黑,飛落橋下的深溝。

雷嘯天在搏命!雖然將五雷仙力送給了項濤,可是他以藏血大法逼出的生命元力,依然是所向披靡,而他苦練了近百年的天雷索,同樣非同尋常,百丈拱橋一路下來,收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在他身后遍地都是全身骨骼碎裂的秦軍尸體。

在前進的同時,雷嘯天也沒有忘記跟在他身后的項濤。這個被熊霸看好的青年,手里握著一把從秦軍手中奪來的長矛,在五雷仙力的加持下,一時如長虹大河,卷起滔滔巨浪,一時又幻化萬道銀蛇,漫天游走。

銀芒吞吐,項濤出招盡走剛猛的路子,雖比不得雷嘯天那般無堅不摧的威猛氣勢,但也沒有一個人能抵擋住項濤一矛之力。

待沖過石橋的時候,項濤與雷嘯天并肩作戰,不曾落下一步,這在半日前,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項濤心中很明白,他之所以能跟上雷嘯天,全仗五雷仙力所賜。

此刻,那仙力正在他的體內奔騰游走,雷嘯天停下腳步問:可要休息?

項濤搖頭回答:閥主只管前行,小濤定不落下半步。

既然如此,咱們繼續沖!說話間,兩人已經沖進了陵墓外城。

洞開的四個城門,在兩人身體沒入之后,轟隆一聲關閉,城中遍布房舍般的建筑,乍看好似墳墓,沒有門窗,只有一塊光禿禿的石碑矗立前方。

當城門關閉之后,這些墳墓前的石碑沈入地下,露出黑洞洞的大門。從大門后,走出了一隊隊身披重甲的士兵,不過這些士兵的行動看上去非常遲緩,并且在移動的同時,沒有半點聲息。

項濤長矛橫掃,砰地砸翻一個士兵,士兵倒地,剎那間一聲響動,碎裂成了陶片,散落一地。

閥主……項濤嚇了一跳,忙向雷嘯天看去,只見雷嘯天臉色凝重,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擔憂。

穢土轉生!他低聲說:小濤千萬不要輕敵,這些家伙并非人類,你要小心不要碰到那些陶片,里面蘊含冥界陰毒,沾到身上就難以去掉。看這樣子,想要省力肯定是不可能了!

雷嘯天說完,天雷索靈蛇似的在地面游走,鎖鏈到處,那些士兵立刻被炸得四分五落,站在我身邊,不要動!

聲方落,雷嘯天右手的拇指砰地炸開,傷口處并沒有流出鮮血,而是一種金黃色的液體。

他似乎不覺疼痛,拇指在左手手心揮動,瞬間畫出了一個太極圖案,掌心朝下,狠狠拍擊在地面,青石鋪成的地面,出現一陣波浪似的滾動。

以雷嘯天為中心,天雷索自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閃動奪目金光,天空中傳來一聲聲驚雷。

三界之中,五雷都司代天行化……前生今世陰毒之物,地雷上奏赦令以伐,神雷十二公,收!雷嘯天低聲呢喃,金光越來越盛。

金光不斷擴展,那些陶俑士兵一碰金光,就立刻被炸開,變成一片黑色的塵土散落地上,發出腐臭的味道。

城中墳墓在金光中轟隆隆炸開,黑土漫天,落地時只見地面輕輕顫抖,立刻消散得無影無蹤。

雷嘯天一口鮮血噴出跌坐地面,這一次,他的血是紅色的。

城中寂靜無聲,除了項濤和雷嘯天之外,再也沒有一個移動的物體,青石地面潔凈溜滑,彷佛剛被清洗了一番。遠處,內城中陵墓大門敞開,傳來一股股冷森森的氣流,讓人不寒而栗。

項濤說:閥主,剛才是怎么回事?

還有雷宗的高手在!雷嘯天苦笑道:剛才出現的陶俑,是雷宗上品五雷中神雷雷法的穢土轉生之術。這操雷之人,恐怕也是我雷宗的人,而且道行比之五鳥神官不遑多讓,若是一對一的話,只怕還要略勝一籌。

啊──項濤奇道:雷宗的人?那不是閥主門下?

雷嘯天平息了一下翻騰氣血道:我不知道!

項濤還要再問,雷嘯天已經站立起來,小濤,有些事情只有看到了才算真實,我們在這里猜測,沒有什么用處。我的時間不多,丑時之前必需要破掉大秦龍脈,現在只剩下三個時辰。

項濤知道,雷嘯天定然又使用了藏血大法,再次逼發潛能,時間也就隨之減少了一個時辰。

之后一路,兩人再也沒有遇到什么抵抗,秦軍在陵墓中的設防,似乎只有城外和外城兩處,內城一路暢通,甚至在進入陵墓也沒有再出現任何波折。

可是項濤心里明白,在陵墓之中一定還有更大的危機,那個神秘的雷宗高手,如毒蛇一樣隱藏于其中,隨時都會給他們致命一擊。而雷嘯天剩下的時間正在不斷減少。

陵墓之中,如同迷宮。始皇嬴政恐怕是擔心有人來毀他墳塋,所以把這寢陵建造的曲折蜿蜒,若沒有圖紙指示定然身陷其中。

天雷索在最前方指引兩人前進,宛如有生命一樣,鎖鏈上的藍光,驅走了陵墓中的黑暗,只是幽幽的光亮,卻讓人心中生出一陣陣涼意,那種感覺,渾然似走進了地府冥界,冷森森、陰惻惻。

項濤不記得走了多遠,也不記得走了多久,地下的空氣越來越稀薄,顯示出他們已經處于很深的地下位置。

閥主,這寢陵究竟有多深?

雷嘯天指尖透出一縷金芒,打在了天雷索上。天雷索嗡嗡鳴響,就好像是在和雷嘯天說話,片刻后雷嘯天回應項濤,五百六十丈!

啊──

嬴政為造著寢陵,耗費了百萬人力,錢財更數不勝數。只是我不明白,他把這寢陵造這么深做什么。不過,不管怎樣,他死了……而且他的尸體也沒有進入寢陵,算是一個笑話吧。

項濤點點頭,暗自嘖嘖。

就在這時,地宮遂道一陣隆隆聲響回蕩,整個寢陵似乎在顫抖一般,項濤嚇了一跳,剛要開口,就見不遠處甬壁透出一個淡淡的虛影。

沒等他反應過來,虛影已經凝實,揮舞大刀呵呵向他撲來。項濤連忙揮矛直刺,五雷仙力灌注鐵矛,雷光一閃刺透對方。

閥主,又是穢土轉生?一眨眼的工夫,甬道里已經密密麻麻盡是鬼影。

雷嘯天苦笑一聲,還真的是不甘心啊!

說著,天雷索亂舞,雷鳴電閃之間,鬼影一個個倒地不起,化做黑土灑滿地面,項濤不敢亂動,因為雷嘯天說過,這些黑土中有冥界陰毒,所以他只能站在原地,鐵矛劈刺橫掃。

閥主,快點想辦法!

我剛才已經使用了神雷雷法,若是再次施展,我的時間就不夠了……罷了!沒有辦法只有殺過去了!小濤接住!雷嘯天身如鬼魅,食指敲在天雷索上,斷下一截鎖鏈。

鎖鏈亂動,好似銀蛇,上面覆蓋藍藍的電芒,項濤使用五雷仙力,接住鎖鏈,沒等他抓穩,鎖鏈帶著他的身子飛了起來,從遍地鬼影頭頂掠過。

小濤不要松開天雷索心,里面有天雷索靈附體,會帶你到安全的地方……你自己保重吧!雷嘯天話音未落,項濤已經沖出很遠。

天雷索心飛的極快,讓他連應一聲的時間都沒有,他只好閉上雙眼,緊抓著索心急速而行。五雷仙力注入索心之后,雷光閃爍、電芒流轉,阻擋在路上的憧憧鬼影遇到雷光就化為烏有。

項濤也說不清楚他到底飛了多久,終于索心停止跳動,光芒漸漸隱去。

他雙足落地,剛要把已經失去效用的索心扔到一旁,那段索心卻奇異的融化了,變成了一團水銀似的物質,在項濤的掌心游蕩。

項濤心中感到奇怪,想要將那異物甩掉卻沒能成功,正疑惑中,水銀的光亮突然大盛,向他的皮膚內緩緩滲透。

體內的五雷仙力旋即自動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項濤只覺耳邊雷聲轟鳴、頭腦昏沈,眼前,生出各種魔法幻象,旋繞著他的身體晃動。

他連忙攝住心神,靠著墻壁盤坐地面,任那幻象如何撲來,他只是默念雷訣,毫不理會。

這種情況,在雷宗的道法中有個說法,叫做雷動,修煉者一旦遇到這樣的情況,等同于即將邁入操雷者的大門,一般而言,操雷者若無二十年的修為,絕遇不到這樣的情況。

可是項濤雖然修煉雷訣還不到一天,連番惡戰更讓他數次處于精疲力竭狀態,偏偏他卻承受了雷嘯天百年修煉而成的五雷仙力,這股力量對他的身體進行恰到好處的補充和改造,再加上天雷索心刺激仙力的作用,才一舉把他帶入雷動的幻象之中。

此時此刻,項濤已經沒有了意識,五雷仙力和天雷索心的靈識融合在一起,游轉于他的四肢百骸中,滾滾仙力化做一枚枚奇異的符號,刻印在他的腦海中、身體中、血液中。

這種符號,稱之為操雷者印記,記憶著雷器主人所使用過的一切雷法。在雷宗,很少人使用這樣的方法來傳承雷法,因為每一種印記,都記載著修煉過程中的辛酸苦辣,是非常珍貴的數據,即便是師徒傳承,也沒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轉交給后人。

項濤竟然會在這樣的狀況下進入雷動幻象,自然也是雷嘯天始料未及,所以才會把天雷索心交給他,有了這些印記,日后當項濤進行修煉時遇到問題,印記會自動助他避免不該走的彎路。

項濤能逢這樣的造化,對任何一個雷宗弟子來說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一個時辰后,項濤醒來,只覺眼前一片光明,幽暗的地宮在他眼中看來,竟是那樣清晰。

烏黑的眸,隱隱泛著藍光,沉靜中透著一絲冷厲,他還不曉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渡過了操雷者最難渡過的關口之一,此時此刻,他指想盡快找到雷嘯天,完成破壞龍脈的行動。

然而,該往哪里走?項濤好像沒頭蒼蠅似的到處轉游,完全沒有方向,寂靜得讓人壓抑,深幽寢陵使人難以捉摸來向、去路。

他茫然走了一刻鐘的功夫,突然聽到從遠處傳來一陣霹啪的聲響,那聲音酷似雷嘯天的雷器天雷索發出的聲音,頓時讓項濤欣喜若狂,隨之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但這狂喜,只持續了片刻,因為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條更加深邃的甬道,一眼看去不見盡頭。

兩邊甬壁上霹啪閃過藍色的電流,剛才他聽到的聲音,正是這甬壁上的電流所發出的聲音,聽上去非常詭異。

項濤自言自語道:這又是什么地方?

的確,這寢陵中處處透著古怪,就好像這甬壁上的藍光,似乎和雷宗也有些關連。剛才雷嘯天的解釋也含糊不清,實在有點捉摸不透。項濤感覺,雷嘯天和寢陵中的雷宗高手一定認識。

項濤一邊想,一邊還是走進了甬道,甬道似乎是個另類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沒有時間、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地。

全身的感覺完全喪失,項濤只剩下一種本能的沖動,驅使他不停的朝前面走,他甚至覺得自己并不是在走,而是在空中飄浮著。

好奇怪的感覺!項濤低聲對自己說,同時,強烈的倦意涌上心頭,讓他不知不覺的有種想要昏昏入睡的沖動。

他無法用普通的辦法來驅走睡意,因為他感覺不到疼痛,甚至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只能依靠意志不斷的提醒保持清醒。

不能再這樣下去!不能再這樣下去!項濤心底大聲吶喊,心知若再讓這種狀態持續下去,他定然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悲慘境地中。

殺氣驟然襲來,項濤驀地清醒,五雷仙力隨心而動,身體的感覺依然是那么模糊,但是項濤的靈識卻在那一剎那間達到了極限。

他可以感覺到殺氣是從他背后撲來,在強猛的真氣催逼下,更顯攝魂奪魄,若在以前,項濤即便是感受到殺氣,也只能束手待斃,可現下經歷過雷動幻象之后,他的精氣神都已經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中。

瞬間,項濤進入寂靜至極的空靈狀態,雷嘯天留下的印記奇異開啟,剛猛至極的真氣一下子消失,萬道光影也好似成了魔法幻象。

項濤的身體動了,他好似夢游一般原地回身手腕顫抖,鐵矛橫掃而出,一股雷力在他的身體中涌動,大鐵矛遍布著幽藍的光電呼嘯翻飛。

項家祖傳下來的瘋魔一百零八擊,在玉晨雷力的幫助下發揮到極致境界,對手的長刀劈斬被他化解無余,他的體力達到極限的剎那,驟然迸發出天崩地裂的聲響轟鳴雷動,震得大地都為之顫抖。

對手的攻擊,出現滯澀,項濤低喝一聲,大鐵矛翻飛劈刺,帶起一片寒芒,他的身體猛然突進,鐵矛迎頭砸下勢若泰山壓頂,無疇罡氣破開幢幢刀影。

瞬息,他聽到了對手的呼吸猛然一促,大鐵矛在空中循著奇怪的曲線軌跡而行,雖然只有一矛卻幾可破天,可是卻猶如千軍萬馬奔騰一般,而那轟鳴的玉晨雷力,更帶著攝人心魂的力量一旁不住的催發氣勢。

天地似乎靜止,時間也停止流動,項濤再次生出腳踏實地的感受,身體的五感一下子回來了,他*@著粗氣,手拄大鐵矛向前看去。

一個約有九尺身高的面具大漢傲立在前方,手中一把黑黝黝的大鐵刀,斷成了兩截,他緩緩取下面具,露出紅潤的臉龐和雪白的須發。

剛才那是什么法術?

玉晨雷!

原來,雷法可以這樣使用?他說完,*前炸開十幾個血洞,如柱鮮血**而出,魁梧的身體筆直的向后倒下去。

甬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空曠的圓形場地,八塊一人高的石頭有序排列,每塊石頭上都鑲嵌入不同顏色的寶石。

當大漢倒下的剎那,從他的口中,吐出了一流銀色的液體,寶石瞬間變得光澤黯淡,這是陣法的一種,名為混天,只是礙于雷宗對于陣法的研究非常少,所以項濤自然也不會了解。

雷宗雷法之強大,從四面墻壁的焦黑印記可見一斑,項濤環視四周,只見一塊大石后藏著一條甬道,他有些恐懼,因為玉晨雷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雷力,他憂心再遇到剛才的情況恐怕會無力破解。

不過,到了這個地步,他即便是害怕,也只能向前走,因為他已經沒有退路,項濤吸口氣昂首步入,所幸眼前這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甬道,沒有發生剛才的情況。

甬道的盡頭,是一扇巨大的鐵門,高有三丈寬約六丈,看鐵門黝黑的顏色,就能判斷出它的重量必定也非常驚人。

項濤用鐵矛抵住鐵門的縫隙,五雷仙力游走一個周天,大吼發力,剛猛的雷力撞擊在鐵門上,鐵矛應聲斷成兩截,而緊閉的鐵門,在一陣轟鳴聲中緩緩的打開了。

鐵門后,是一座巍峨的宮殿,宮殿頂部呈半圓形狀,四周有六十四根黃金覆蓋,飛龍走鳳的大理石柱子支撐大殿的頂部。在宮殿的環形墻壁上,還鑲嵌著一面面打磨的雪亮的銅鏡,折射出絢爛迷離的光彩。

乍看之下,銅鏡并無異常,可若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銅鏡嵌在墻上的角度完全不同,各種角度相互組合,天頂九塊如同繁星排列、串成一條線的火紅色石頭,正放射出的血紅光亮,透入了大殿中央那座兩人多高的巨大石鼎之中。

石鼎透射出火一樣的光芒,九顆石頭赫然是以九星排列,九星連珠天地異變,下一瞬間,項濤驀然呆住了!

目光驚疑無法置信的望著石鼎邊上的血泊,那流淌的暗赭中的倒臥著一個人……那個人,竟然是雷嘯天!

年輕人,真不簡單啊!一道暗啞的聲音在大殿中回響,沒想到除了雷宗閥主之外,還有人能破解老道的混天陣。

項濤緊張的吼道:什么人,出來!

出來?很簡單!那聲音說:只是如果朕出來了,你就必須死。本來想和你說說話,讓你多活片刻,一年了,朕在這天地洪爐之中待了整整一年,老道臨死前說,朕必需要待夠三年。

朕?這是個非常奇怪的稱呼,似乎只有一個人這樣稱呼過自己,項濤心底陡然竄過一個念頭,可是眨眼又覺得實在太過荒唐,不可能的!那個人已經死了,而且已經死了整整一年了!

裝神弄鬼,算什么好漢,出來!話音未落,石鼎中傳來一聲撕天狂吼!吼聲如雷、震耳欲聾,簡直不是凡人能夠發出的叫聲。

項濤嚇了一跳,連忙后退一步,卻發現大鐵門不知何時已經悄然關閉起來,他不由得一陣心悸,暗道:那吼聲……不但可怕還有一股君臨天下的氣魄,究竟是什么野獸發出的叫聲?

正思忖間,一股火舌猛地從石鼎內噴薄而出,一道道火焰從石頭中發出,撞擊在四面墻壁上的銅鏡,而后瞬間折射。

整座宮殿瞬間被覆蓋在一張交織的火網之中,焰光直沖天頂九星,頓時九星光華閃爍,隆隆作響,如同山呼海嘯。

項濤的大腦一下子停止了思維,他何曾見過這種情形?只能一邊本能的躲閃撲來的火網,一邊默運五雷仙力,抵抗高溫氣流。

就在此時,一只四指巨爪出現在石鼎的邊緣,那爪子之巨大,足有一個人高,上面覆蓋堅如精鋼一樣的火色紅鱗,蒸騰出一股股灼熱炙焰。

我的天,這是什么怪物?項濤念頭未斷,只覺一股邪異戰意瘋狂涌來,他連忙運功抵擋,卻忍不住心潮澎湃、思緒狂亂!

異獸的另一只巨爪,在這時候搭住了石鼎的另一邊,宮殿中已經是一片火海,除了項濤站立處的三尺范圍內還沒有燃燒,其余都已經完全被火焰給吞噬了。

熊熊火光之中,正有一個黑影徐徐出現,項濤一瞥之下,亦不由得心中凜然,天!在他面前的是什么?那個蹲坐在石鼎之上,全身都在冒火的怪物,是什么?

那是傳說中才會出現的生物!那是代表著永生和力量的野獸!那是──火麒麟,一頭火麒麟正瞪大了通紅的眼睛,獰笑著注視項濤。

天鼎上,九星墜落,潛入火麒麟的額頭,火焰頓時更加炙熱,項濤用盡全身的力量,卻只能把火焰阻擋在他體外一尺左右的地方。

多年前,有個雷宗的老道找到了朕,說能讓朕長生不老,壽與天齊!麒麟的聲音雄渾,口中噴出滾滾黑煙,它說:為了做抵押,他把記載雷宗雷法的玉牒放在了朕的身邊,借了朕的船隊前往蓬萊取藥……一晃多年杳無音信,朕還以為他欺騙朕,一怒之下焚書坑儒,還把他的雷宗道法學了個遍,打算待雷法大成以后,前去雷宗找那些人的晦氣。可沒想到……

項濤不由得心頭悸顫:難道真的是他?

麒麟說:一年前朕巡游天下,那老道卻突然出現了,他帶來蓬萊的麒麟膽,還有一座天地洪爐,說只要朕服了麒麟膽以后,在這天地洪爐中待上三年,就可以與天同壽、長生不死。

嘿嘿,朕等了這么多年,怎么會放過這種機會?于是朕急忙來到這座寢宮,這里的一切還是老道當年走之前安排布置下來,沒想到還真的用上了。不過,為了懲罰老道讓朕等得心急,朕吞了麒麟膽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老道吃了,這也算是朕對他的獎勵,和朕一體,何等光榮?

項濤結結巴巴道:你、你是嬴政?

哈哈哈,小子,現在你就算死了,也會非常榮幸吧?聽說雷宗的人,血液都相當甘甜醇美,剛才朕倒是沒有感覺,現在朕給你這個榮幸,讓你也成為朕體內的一部分,哈哈哈,小子,過來吧!

火麒麟說完,目光如炬、張牙舞爪地撲向項濤,那垂涎欲滴的樣子,彷佛要將世間萬物都吞噬,焚為灰燼、付之一炬方休。

項濤無處可躲心神俱裂,就在這時候,雷嘯天留在他體內的印記再次發生奇妙的作用。五雷仙力無聲無息、悄然逆轉。

項濤被麒麟吞入腹,身處火海之中,他的身體不斷吸取麒麟腹中的焰流,同時整個人卻一動不動,如同冰雕一樣的鎮立著。

他的身體變化為火,可是五臟卻凝成冰,冰火對峙,不斷增強氣勢,項濤雖然沒有了身體的感受,可是卻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的一切。

他的靈魂,離開的身體,他看到麒麟躍入了石鼎之中,他看見在石鼎中麒麟變成了一個橢圓形的蛋,蟄伏在層層迭迭的利劍之上。

他明白了,這石鼎別有乾坤,他明白了,火麒麟在吸收數千把、數萬把劍中的精華,他明白了……可是就是無法解釋,他為什么還能活著?而且還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周遭的這一切?就在這時候,冰火都到達了無法兼容的極限……

火麒麟沒有想到,雷嘯天會把畢生修煉的五雷仙力都送給了項濤,再加上剛才他輕松的解決雷嘯天,讓他也對項濤產生了輕視之意,否則只要它用體內真火煉化,項濤定然魂飛魄散,可是,牠沒有!

冰火的撞擊產生出劇烈的爆炸,項濤的身體在瞬間被炸成了血肉,火麒麟頓時悲號一聲,釋放出一抹詭異的氣息,和項濤的靈魂融合在一起。

數千把名劍在一年中煉出來的金精劍氣受到天雷索心的吸引,一下子撲到了項濤的身邊,把他靈魂緊緊地包裹起來,變成了一個奇異而又閃爍金屬光芒的橢圓形的蛋,靜靜的躺在火焰之中。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逆襲小說
  3.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