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天下大亂

更新時間:2019-11-03 00:26:25

天下大亂 已完結

天下大亂

來源:快閱 作者:諸戈 分類:玄幻 主角:呂布,蕭瀟

《天下大亂》主角呂布,蕭瀟是最新完結的玄幻小說,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這個原本平靜的世界,充滿了強大的超人。他們或者成為英雄、或者成為罪犯,他們用強大的力量,高居生物鏈的頂端,俯視著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生命。故事,就在這個神奇的世界中展開。身上帶著非凡的優秀血統的呂布,因為某種原因,被人封印了十二歲之前的記憶,扔在了一個陌生的城市中。獨自一人在陌生城市中長大的他,并沒有資格成為一名超人。可是他卻依靠自身的力量,在這個冷漠的世界中,獨自前行,尋找著屬于他的記憶。這個倔強的男孩,在這個超人橫行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七中學高中部二號教學樓,三樓拐角處,呂布和曹操蹲在那邊聊天。

阿布,我發現我可以感受到電流了,哈哈,我真的可以感受到電流了!曹操興奮的對呂布說。

真的?正在抽煙的呂布愣了一下,隨即也是滿臉的開心。

你等著啊。曹操站了起來,閉起眼睛。

慢慢的,曹操頭上的頭發一根根豎了起來,變成沖天炮的發型。

就這樣?呂布傻眼。

你還想怎樣?我至少已經可以感覺到電流的存在,還可以控制它讓我自己的頭發豎起來。曹操眼一睜,頭發立刻恢復了原狀。

就這種程度啊,還是不夠,可惜,本來我還想跟師父說,讓你參加今天晚上的特別行動呢。呂布故作遺憾的搖了搖頭。

又有行動?曹操的眼睛亮了起來,抓住呂布的胳膊使勁搖晃:阿布,跟師父說這次一定要帶我去啊,你們已經一起行動好幾次了,可是一次都沒叫上我……

不是不想叫上你。呂布搖了搖頭,苦笑道:你也知道我這幾次都跟著師父去干什么吧?我現在手上至少沾了五六條人命,讓你去,你下得了手嗎……

曹操頓時沉默了下來,說實話,董卓跟呂布這些天所做的事,和他心中的正義有所不同。如果換做曹操去做,他會覺得這些人罪不至死,頂多把他們交給警察,而不會像董卓和呂布這樣,說殺就殺……

不過這次的任務有所不同啊。呂布搖了搖頭,看著曹操說:師父也讓我問你去不去,由你自己選擇。

什么任務?曹操抬起頭看著呂布。

師父說,他今天晚上要去找『鐵臂人』的麻煩。呂布臉上出現興奮的神色。

超人大戰?曹操的眼里也放出了光,隨即又黯淡下來,一臉擔心的看著呂布:阿布……師父他不會是想……

我問過啦,師父說他只是想問『鐵臂人』一點事情,頂多就像打『白玫瑰紳士』一樣打他一頓,不會殺了他的。呂布一下子就猜出曹操在擔心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雖然我也不怎么喜歡『鐵臂人』,但是他畢竟是個好超人……曹操拍了拍%.口,然后興奮了起來:去啊,我干嘛不去,超人大戰,超級精彩的,不去的就是傻瓜!

師父說讓你考慮一下啊,因為沒地方找鐵臂人,所以師父準備做一些事情把他逼出來。而這些事情,也和你心中的正義不合啊……呂布好心的提醒著。

你們要做什么?不會在五原市大開殺戒,然后逼『鐵臂人』出來吧?曹操頓時被嚇了一大跳,若說董卓會做出這種事,他是一點也不奇怪,畢竟董卓和呂布這些天的所作所為,就可以稱得上是無法無天了。

沒有那么嚴重啦。呂布笑著搖搖頭:師父他只不過是想策劃一起搶劫案,然后挾持一些人質,逼『鐵臂人』出來罷了。

師父怎么能確定是『鐵臂人』會來,要是又是『白玫瑰紳士』出現怎么辦?曹操對董卓這種做法表示不滿。

你忘啦,師父說『白玫瑰紳士』至少得躺一個月,現在時間還沒到。呂布笑著說。

那我一定要去!曹操雙手握拳站了起來。

為什么?不是違背了你的正義嗎?呂布奇怪的問。

我是為了我心中的正義才去的。曹操一臉的堅定:我怕你和師父兩個人毛手毛腳,傷了人質也說不定,所以我要去看著你們!

哈哈,隨便你。呂布笑了起來:今天傍晚放學后跟我一起回家去吧,記得要帶點錢。

帶錢干嘛?曹操不解的問。

買搶劫用的行頭啊,你不想明天被電視新聞注銷來我們的模樣吧?呂布翻了個白眼:如果你不拿錢去買的話,師父應該會直接先搶劫衣服……

我帶、我帶還不行嗎……

接近六月了,天氣慢慢炎熱起來。

白天的高溫使得許多人不愿意出門,而一到晚上,五原市的大街小巷中,充滿了喧鬧的人群。

董卓和呂布、曹操三人,慢慢的走在五原市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廣場中。

董卓和呂布兩個人表情十分輕松,邊走邊聊,而稍微落后一點的曹操,就顯得有些緊張了。他手中緊緊抓著一個提包,走的畏畏縮縮。

師弟,你干嘛那么緊張啊?呂布回頭笑了起來。

就你那個樣子,一看就是心懷不軌……董卓看到曹操緊張的樣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被兩人嘲笑,曹操訕訕的挺直了腰,嘟著嘴郁悶道:我們本來就是心懷不軌啊……

那你也不要把心思全寫在臉上吧。董卓回過了頭,嘴里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我們去哪里搶劫?曹操問。

這個中心廣場上,哪一個地方的東西最貴?董卓也還沒選擇好搶劫的地點。

聽到董卓的話,呂布和曹操同時望向了中心廣場左側一幢高聳入云的大廈,夜色下,大廈的墻體上閃爍著七彩的光芒。

五原一零一大廈,匯集了全世界所有知名品牌的專賣店。而頂樓的旋轉餐廳,因為可以俯瞰整個五原市的緣故,成為五原市消費最高的場所,出入其中的,無一不是五原市的高官富豪。

那我們就搶劫那個旋轉餐廳吧。董卓聳了聳肩膀,立刻改變方向,朝著一零一大廈走去。

呂布和曹操面面相覷,同時感到今晚這事的嚴重性。旋轉餐廳內可都是高官富豪,這些人隨便哪一個出事,五原市都會產生極大的動蕩,而董卓這種行事隨意的人,誰都猜不到他會把這些人怎么樣……

等下我們盡量把今夜的工作全都攬過來做,不要讓師父輕易出手,我怕師父控制不住……跟在董卓的身后,呂布輕輕捅了捅曹操的腰。他想起前些日子里的特別訓練中,只要是董卓出手,一定沒有活口……

曹操心有戚戚焉的點點頭。

順著電梯直上,當電梯到達一百樓時,董卓帶著呂布和曹操走了出去。

樓梯在哪里?走出電梯,董卓回頭問兩個徒弟。

左邊,跟我走。曹操曾經跟他父親來過一零一大廈,也在旋轉餐廳吃過飯,所以對這里比較了解。

樓梯處十分偏僻,一個人也沒有,董卓停了下來,伸手接過曹操手中的提包,從里面拿出三套黑色的衣服。

換上,開工了。董卓脫掉身上的衣服,示意呂布二人換衣服。

一陣忙亂后,三個人已經全部換上從夜市地攤上買來的黑衣黑褲。

如果你們想繼續待在五原市混的話,等下記得不要互相喊名字,知道嗎?董卓從提包底下拿出兩塊黑布,遞給了呂布和曹操。

那我們怎么喊?曹操接過黑布綁在臉上,只露出一雙眼睛。

就以師兄弟相稱。董卓沒有用黑布包住臉,只是用它將頭上的白發綁起。

師父你干嘛不擋臉?呂布也已經包住了臉,看到董卓不包臉只是包頭發,不由覺得有些奇怪。

我討厭臉上被東西擋著。董卓聳了聳肩膀,然后不顧呂布和曹操啞然的臉色,徑直順著樓梯走上一百零一樓。

一零一大廈的頂樓,并不像下面那么大,第一百零一層大概只有五百坪。中間是一個圓形的全部由強化玻璃構成的旋轉餐廳,而周圍,是一圈猩紅色的厚地毯,踩上去十分的舒服。

呂布三人一身黑衣打扮,在這種場合十分的醒目,那些衣冠楚楚的高官富豪們已經注意到這三個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兩名站在旋轉餐廳入口處的保全也發現了呂布三人的怪異,其中一人拿起對講器跟柜臺保全處匯報著,而另一人則朝著呂布他們走了過來,一只手已經按在了腰間的槍套上。

三位先……

保全正想說話,呂布已經從董卓身后閃了出來,朝著他撲了過去。

不許動!保全反應也不慢,呂布一朝他撲過來,他的右手立刻就從腰間的槍套內抽出了手槍,然后抬起,瞄準呂布。

董卓面不改色的抱%站在原地,對呂布充滿了信心,而他身邊的曹操卻沒有這么大的信心,眼見一把真槍對準呂布,他差點失聲喊了起來。

呂布肩膀一沉,整個人瞬間從保全的面前消失。

旋轉餐廳的這兩名保全本來都是退伍軍人,拔槍、瞄準、開槍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可是呂布三人并沒有表明來意,這個保全也就沒敢貿然開槍。而就是這一瞬間的遲緩,他就發現呂布從他的面前消失。

保全心中一驚,立刻向后退去,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呂布并不是消失,他沖到保全面前后,突然急停,然后整個人向后倒下。緊接著雙手撐地,像倒立一般雙腳舉起,夾住保全持槍的右手。

哼!

呂布一聲低喝,**夾著保全的右手使勁一擰,一陣脆響,保全的右手骨骼立刻錯位,松開了手槍。

接著呂布倒立的身體一旋,保全整個人被他向后甩去,狠狠撞在強化玻璃之上,然后重重彈了回來,砸到地上時,已經徹底的暈了過去。

這時,保全的手槍剛剛落地,呂布一把抄起手槍,然后使勁向前扔了出去。

另一個站在餐廳門口匯報的保全一看到呂布出手,就立刻舉起了手槍,然后轉眼間他就看到自己的同僚飛了出去,緊接著一個黑影呼嘯著朝他的面門飛來。

保全條件反射的頭一歪,黑影就砸在他身邊的玻璃門上,然后彈到了地上,原來是呂布扔出的手槍。

再次爭取到了時間,呂布已經貼著地,彈到了保全的面前,狠狠撞進他的懷里,把他頂向后面的墻壁。

砰!

一聲悶響,那名保全兩眼翻白,慢慢軟倒在地上。

揀起地上的兩把手槍,呂布對著身后的董卓和曹操眨了眨眼睛,推開玻璃門,走進了這個匯集全五原市名流的旋轉餐廳。

抱歉,打擾你們用餐了,我們是來搶劫的。透過蒙面的黑布,呂布的聲線明顯有了改變。

餐廳里的音樂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目睹了剛剛外面電光火石一般快速的打斗,現在看到呂布舉著雙槍走進來,同時傻眼。

砰!呂布對著地板開了一槍。

再說一遍,全部到吧臺那邊蹲下,不要逼我發火。呂布搖晃著手中的槍,語氣里充滿威脅的味道。

果然不愧是社會名流,這些客人們罕見的沒有發出尖叫聲,乖乖的抱著頭走到吧臺處,擠在一起蹲下。

這時,董卓和曹操也走了進來。

阿布,你不是經常搶劫吧?我怎么看你就像一個老手一樣。曹操經過呂布身邊時壓低了聲音說。

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你不知道嗎?呂布對著曹操翻了個白眼,然后把一把手槍塞給他:拿著,你的身手太差,別出了意外。

這是真槍啊,你剛剛下手那么狠,那倆保全的樣子就像死了一樣……你不是玩真的吧?曹操掂了掂手中的槍,冰冷的沉重感讓他心中有些發毛。

他們只是暈過去了,我下手有分寸的。呂布看了曹操一眼,解釋道:第一個保全我本來可以把他右手骨頭徹底粉碎的,但是他現在只是骨折。第二個保全我本來可以直接開槍殺了他,不過現在他也只是暈過去而已。你說我有沒有手下留情?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真的殺人不眨眼呢。曹操在蒙面布下吐了吐舌頭,不過呂布看不見。

董卓走到正對吧臺的一個餐桌邊坐下,呂布和曹操舉著槍站在他的身后。

調酒師呢?董卓從桌子上拿起一個酒杯,在手中輕輕搖晃著,眼睛在蹲在吧臺下的人群中掃來掃去,每一個被他掃到的人,立刻蹲下頭去,恨不得整個人都埋進地毯里。

快點出來,不會要逼我殺人吧?董卓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

嘩啦!人群立刻閃開,一個身穿侍者服的青年被這些名流不講義氣的推了出來。

你就是調酒師?董卓笑..的看著趴在地上的這個人:站起來吧。

我、我、我就是……

調酒師面如死灰,心中拚命咒罵著身后那些平日里文質彬彬的社會名流,戰戰兢兢的回答著董卓的話。

幫我調一杯你們這兒最好的酒,如果不好喝,我會生氣的喔。董卓搖晃著手中的酒杯。

調酒師立刻連滾帶爬的跑向吧臺,哆嗦著開始調酒。

各位不要這么害怕。董卓看了驚恐的人群一眼,笑..的說:我知道你們都是五原市的重量級人物,所以我不會輕易傷害你們。當然,前提是你們要聽話。

師父肯定常常干這種事情……曹操低聲對呂布說。

很明顯,看他一副熟練的樣子……呂布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頂樓的入口處涌進數十名拿著手槍的保全,朝著旋轉餐廳沖來。

救……

一個身穿名牌西服的中年男子立刻從吧臺內站起來呼救,可是話還沒說完,董卓手中的酒杯就已經在他的腦門上開了花。

我說過要聽話……董卓的聲音冰冷無比。躺在地上生死不明、滿頭鮮血的中年男子無疑為他的話做了最好的批注,這些騷動的社會名流們立刻安靜了下來,抱著頭乖乖蹲著不動。

看著將餐廳圍住的保全,呂布和曹操立刻緊張了起來,手中的槍對著外面來回移動。

不要擔心,他們射不中我們的,這些玻璃可是連火箭炮都轟不爛,呵呵。董卓笑..的安慰著呂布和曹操。

旋轉餐廳唯一的入口,也早被曹操用幾張餐桌堵得嚴嚴實實,十幾名保全手持手槍,圍著旋轉餐廳一籌莫展。

聽著,如果想要這些人質安全的話,讓市政府立刻準備五十億現金,全部要舊鈔票,我只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董卓對著圍在外面的保全大聲喊道。

五十億!?曹操的眼睛瞪得渾圓:師父要這么多錢干嘛?

笨**!師父只是隨便找個借口,逼鐵臂人出來而已。呂布低聲罵道。

門外的那些保全顯然做不了主,沒有人回答,大家都在靜靜等待著警察的到來。

好了沒有,動作怎么那么慢。董卓對著調酒師罵了起來。

調酒師的身體一僵,**抖得更加厲害……

五分鐘后,警察終于到來,一零一大廈的天空上,兩架警用直升飛機不斷盤旋著。

旋轉餐廳外的環形走廊上,上百名警察沖了進來,頂替了那些保全的位置。

空中直升飛機的探照燈直射在呂布三人的身上,外面的警察,手持各種槍械,緊緊的盯著他們。

面對這么多的槍口,被這么多人虎視眈眈的注視,就算是呂布,也覺得渾身不舒服,更別提曹操了。

似乎察覺到身后兩個徒弟心中的害怕,董卓笑了笑,低聲說道:你們倆在怕什么?我們可是劫匪,怕的應該是他們才對。

可是師父,我還是會怕啊……這么多槍,要是我們的身分暴露了,我和師兄就完蛋啦……曹操的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呂布贊同的點了點頭,雖然他預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可是當這一幕真正出現時,他還是會害怕,畢竟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而已。

呵呵,兩個傻小子。董卓搖了搖頭,然后朗聲喊了起來:讓天上的兩只大鐵鳥把燈光移走,還有這些警察全部給我滾!留下幾個說的上話的就行,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董卓拿過曹操手中的槍,對著吧臺后的酒柜開了幾槍,引得吧臺下的一群人質放聲尖叫。

請給我們時間!請給我們時間!不要傷害人質!不要傷害人質!

外面警方的高音喇叭立刻響了起來,空中的探照燈隨即消失,而圍在外面的百多名警察也慢慢的退了出去,只剩下十來個手持防彈盾牌的警察,護著五原市的警察局長。

我是五原市的警察局長,請不要傷害人質,你們想怎么樣可以商量,但請不要傷害人質。局長手握喇叭,聲音有些發顫。

我不想再重復我們的條件,你們還剩下五十分鐘的時間。董卓看都不看外面一眼,施施然的安坐在椅子上喝著酒。

警察局長額上的冷汗立刻下來了:五十億數額太大,能不能……

砰!

董卓再次對著酒柜開了一槍,成功引起又一陣尖叫后冷聲說:還有四十八分鐘!

好的!好的!我們正在籌備、我們正在籌備,數額太大,我們需要時間,請不要傷害人質,千萬不要傷害人質,給我們時間……警察局長被董卓的動作嚇到了,里面可都是大人物,隨便哪一個出了閃失,他這個警察局長就不用再當了。

這酒不錯,你們倆不來喝一喝嗎?董卓回頭看著身后兩個依然站得筆直的徒弟。

呂布和曹操的身體已經僵硬,哪還有心思喝酒……

你們這樣不行。董卓輕輕搖頭:無論什么樣的情景,自己都不能心亂,更不能有猶豫、害怕、疑惑的情況出現,這樣你們才能對局勢做出最冷靜正確的判斷,像你們這樣,連一個成功的匪徒都當不好,還想當超人?

聽到董卓的話,呂布和曹操對視一眼,然后動作僵硬的在董卓身邊坐下。

這就對了,喝了它。董卓笑..的幫呂布和曹操各倒了一杯酒。

呂布一仰頭,把杯中的紫色液體飲盡,冰涼的感覺順著喉線直下,傳到胃內;接著一股火熱的感覺從腹部涌出,瞬間擴散到全身。

身體立刻松弛下來,僵硬的感覺不翼而飛。呂布抬起頭,發現曹操的身體也放松了下來,應該和他有著一樣的感覺。

剛剛我說的,你們都記住了嗎?看到呂布二人放松下來,董卓滿意的點點頭,輕輕敲擊著酒杯,他對兩個徒弟進行現場指導:以后,不管你們面對怎樣的敵人、怎樣的惡劣情況,絕對不能心亂。如果你們的心先亂了,那就絕對無法勝利。在戰斗時,除了求勝之心外,絕對不允許出現其他的情緒,猶豫、害怕、擔心、疑惑等等,隨便一樣,都會害了你們的性命。

你們都想成為超人或者超越超人的人,那么以后你們面對的,就絕對是最危險的情況,你們必須時刻冷靜著判斷,明白嗎?董卓看著兩個徒弟。

明白,師父!呂布和曹操同時點頭。

明白就好,這件事情結束后,我應該也要離開了。我不在的時候,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你們兩個,一定要互相扶持。董卓滿意的點點頭。

師父你要走?!曹操嚇了一跳:我才剛剛能體會到異力的存在,師父你要教我其他東西呀。

呵呵。董卓笑著捏了捏曹操的圓臉:所有的技巧,我都傳授給了你師兄,以后他就可以教你。至于超人的戰斗方式,那都是自創的,你要自己尋找適合你自己的戰斗方式,我的,并不一定是最好的。

可是,師父,不是說好一個月嗎?呂布皺眉看著董卓。

呵呵,一開始,我以為我的傷需要一個月才好,不過現在我的傷已經好了,就應該離開了。董卓笑了起來:畢竟我還有其他的事情啊。

師父,我想跟在你的身邊,可以嗎?呂布突然開口說道。

曹操嚇了一跳,險些脫口而出說他也要去,可是一想起家中的親人,他卻說不出口,只能羨慕的看著呂布。

呵呵,要跟著我啊……董卓也微覺驚訝,然后笑著拍拍呂布的肩膀:現在的你,還不夠資格跟在我的身邊。

可是……

呂布正準備再說時,董卓突然站了起來,走到了旋轉餐廳的落地窗前,俯視著腳下燈火通明的五原市。

如果有一天,你們兩個覺得自己有能力跟上我的腳步的話,那么就跟上我吧……

董卓上身的衣服片片碎裂,他的背上,兩對巨大的翅膀像惡魔的羽翼一般緩緩拍動,帶著他慢慢漂浮起來,翅膀完全被唾液魔人的口水所腐蝕,一絲肉都沒有剩下,只有巨大森白的骨架。

可是這樣絲毫沒有減弱董卓的威勢,反而使董卓看起來就像是地獄爬出的修羅一般,讓人無法正視,心頭狂跳。

呂布和曹操抬頭看著董卓,心頭震撼不已。而蹲在吧臺下的社會名流們和外面的警察局長,已經徹底的傻了眼,看到眼前這一幕,他們知道這次的匪徒,絕對是超人罪犯。可是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五原市中會有超人罪犯的存在。

等下『鐵臂人』來的時候,你們倆記得要看好人質,不要被卷入戰場。

董卓的眼神以及聲線似乎完全變了一個模樣,呂布和曹操心中同時一寒,連忙拿著槍跑到吧臺邊上,手中拿槍指著蹲在地上的人質,眼睛卻依舊緊緊的盯著董卓。

巨大的骨翅慢慢拍動,董卓浮空半米,飄到了餐廳的一側,伸手按在了玻璃上。連火箭炮都轟不爛的強化玻璃,在董卓輕輕一按之下,出現一個大洞,破碎的玻璃碎片就像密集的子彈一般,瘋狂的打在十余名警察舉起的防彈盾牌上,打得這些警察狼狽后退,而警察局長早就嚇得抱頭趴在了地上。

你們還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從現在開始,我每三分鐘殺一個人質。董卓的語氣冷得就像冰塊。

看著十幾面坑坑洼洼的防彈盾牌,警察局長終于確定這個人不是自己的手下可以對付的,于是他立刻帶著這些警察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準備籌款去了。

呂布和曹操面面相覷,董卓變身以后,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讓他們兩個心下擔憂不已。

師父他怎么了?該不會是想大開殺戒吧……曹操擔心的看了呂布一眼。

應該不會吧……呂布也是心中沒個底:師父這只是戰斗形態而已,畢竟師父說過戰斗時,要把一切的雜念都拋開……

那如果師父真的要殺這些人怎么辦?曹操看著蹲在吧臺下抱頭發抖的眾人,突然替他們擔心起來。

盡量阻止吧,希望師父不會那樣……呂布搖了搖頭。

就在呂布和曹操低聲交談時,頂樓的電梯燈亮起,銀色電梯門打開,走出一個高壯的身影。

鐵臂人!呂布和曹操對視一眼,同時松了一口氣。鐵臂人的出現,無疑可以轉移董卓的注意力,董卓就不會真的殺人質了。

鐵臂人的身高接近兩米,強壯的可怕。他臉上帶著一個銀制的眼罩,身體也全部包裹在一件銀色的薄薄鎧甲之中,只有一雙粗壯的手臂暴露在鎧甲之外。這一身銀鎧,就是鐵臂人的特色戰衣,曾經有匪徒開槍擊中過鐵臂人,卻穿不透這薄薄的鎧甲。

你就是鐵臂人?董卓轉過身體,看著站在電梯處的鐵臂人。

鐵臂人看到董卓背上的翅膀,不由微微一愣。

鐵臂人得到一零一大廈有匪徒脅持人質的消息時,就立刻趕來。和白玫瑰紳士不同,鐵臂人十分喜歡出風頭。

鐵臂人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司職員,當幾年前一個意外情況下,他發現了自己擁有了超人的力量。于是他辭去了工作,利用超人的力量,當上了五原市的英雄。

在得到了無數的榮譽的同時,許多被鐵臂人挽救的人,為了報答,也給了他許多的金錢。

鐵臂人原本是想用超人的力量來滿足他對金錢的**,可是由于白玫瑰紳士的原因,他懼怕成為超人罪犯后會被另一個超人所殺,所以他選擇了也成為超人英雄。

結果他發現,原來當超人,也可以滿足他對物質的**,所以他深深迷戀著當英雄的滋味,同時十分看不起白玫瑰紳士,因為在他看來,白玫瑰的無欲無求無疑是白癡的典范。

不過,在內心深處,鐵臂人也深深感激著白玫瑰紳士,因為若不是白玫瑰紳士的無欲無求,公眾的目光也不會全部集中在他鐵臂人的身上。

所以,當鐵臂人得知有人在一零一大廈頂樓的旋轉餐廳搶劫時,他簡直欣喜若狂。因為他知道能在旋轉餐廳吃飯的人,都是五原來市的名流,這個次只要救了他們,無疑會讓自己的地位以及聲望更上一層樓。

可是鐵臂人萬萬沒有想到,這次的匪徒,竟然是個超人罪犯!

看著在離地半米處漂浮的董卓,鐵臂人心中十分的猶豫。

可是片刻之后,鐵臂人就怒哼一聲,朝著旋轉餐廳沖去,因為既然來到這里,他就不可能再退后了,只能一搏,否則他的英雄稱號,將毀于一旦!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玄幻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