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報告,夫人又上天了

更新時間:2019-11-05 18:47:43

報告,夫人又上天了 已完結

報告,夫人又上天了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瀟湘羽 分類:言情 主角:太陽,羽靈希

《報告,夫人又上天了》是瀟湘羽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主角太陽羽靈希,天上掉下個羽妹妹,他居然要把她丟海里喂魚?她不計前嫌救了他,還幫了他的大忙,就這樣俘獲了他的心。冷面魔王漸漸磨成了妻管嚴,沒辦法,誰叫她會上天,怕她跑啊!“你是我的命,沒有你,我會死!”這是冷面魔王的經典臺詞。 展開

本書標簽: 現代言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周海蔚的辦公室在八樓,辦公室面積很大,卻不空。因為里面的桌子柜子上都是獎章、獎杯、證書、旌旗之類的。周海蔚不喜歡顯擺這些,都收在一起,放不下的都放在地上,用個框子盛著。這些表面上的東西他并不看中。  后面有間簡單的臥室,配有衛生間,有時忙的時候,周海蔚就在這里睡下了。  其它的地方是個大辦公室,平時那些軍官都在那里辦公。  而李少偉的辦公桌就在周海蔚辦公室的門口,一個幾平的空地,除了桌子椅子,后面還有空間可以放個折疊chuang。周海蔚加班的時候,李少偉也得跟著睡這里,真是苦命的。好也是他,不好也是他。  不過這個時候李少偉并不在這里,他受了委屈,正躺chuang上發神經呢。  周老頭怒氣沖沖的走進來,辦公室里的人瞄見了,都習慣了做鴕鳥。在這里是不需要行禮的,然后陸陸續續的找借口到樓下去了。  周老頭很少來這里,每次都是帶著殺氣,所以這里的人一見風暴來了,就選擇自救去了。  周老頭踹開周海蔚的門,見周海蔚坐在椅子上,雙腳還伸到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來這么久,也不跟我報告一下!”  “我正在整理思緒,再跟參謀長匯報。”周海蔚也沒有特殊動作。  “除了匯報工作,就沒有事情跟我說了嗎?”周鳴瑯拍了幾下桌子。  “我跟你只有工作的事情可以談。”  “你。。。你個逆子!”  “我不逆,難道跟我母親一樣任人宰割?”周海蔚丟了一記眼刀給他。  “你。。。”周老頭指著周海蔚,被噎到了。  提起他的母親,周老頭瞬間就悲傷起來。  “你別到我這里來假惺惺,有事說事,沒事你可以走了,不要影響我工作。”說的很淡,完全沒有感情。  “難道,你要把那件事全部怪在我頭上嗎?我是一個軍人,我沒有執行命令,就已經是犯了死罪。我怎么可能對你母親下手!我對她的愛。。。”  “夠了!別在這里說了,好嗎?要不是你的無能,我能失去我母親嗎?你本就是帶著不純的動機去接近我母親的,現在跟我說你對她的愛?你的愛是什么啊?你不配!”周海蔚站起來,目光凝視著老頭子。  這是他的親生父親啊!卻因為他,使他從小就失去了母親。并不是因為他從小沒有母親,而是因為父親背叛了母親,是父親的不作為,沒有保住母親。他恨這樣沒有擔當的男人。  周老頭聽著周海蔚的怒斥,無力的倒退幾步。  是的,雖然他沒有親手殺了他母親,但他母親是因為他而喪命。他母親是羽族大祭司啊,完全可以長生不老的。現在周海蔚的不老容顏,即是繼承了他母親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罪,我不請求你的原諒,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別因為報復我,而逼自己去做那么危險的事情。”  周老頭很悲傷,他本來就不想兒子走他的路,可兒子偏偏不聽。  “只有這樣才能磨礪我自己,我才能更加有能力去保護我要保護的人。還有,那些人,該死!”周海蔚咬牙切齒的說道。  “住口!這些話你心里想想就可以了,不準說出來!就算是你恨我,你需要什么,隨時可以跟我說。他們,不是好對付的。”  “不需要!我會自己去對付的,你有你的“責任”。即使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會盡我全力去做。我的漫長人生,不會浪費。”  周海蔚轉過身,不再說話。  “好吧。。。我老了,已經管不了太多。你自己的世界你自己去闖吧。”  周老頭點點頭,嘆了幾口氣。說起周海蔚的母親,是他心里永遠的痛。往事不可追,時光不倒流。  等周老頭走出辦公室,辦公室已經空無一人了。有誰能看見周老頭虛浮的腳步,已經盡顯老態了?  他如今已經170多歲了,能保持現在的身體,一半是自己長年鍛煉的結果,更多的原因是他的妻子過渡給他的不老靈氣。而他的老對手,比他要小20多歲,卻是得到了國王封賞的駐顏神藥,就因為當年參與了謀殺他的妻子。  周海蔚走出辦公室,發現外面空無一人,氣得他按下墻上的警報。通過這個按鈕,將集合信息傳達到每個辦公室成員手上的智能通訊機上。  不到一分鐘,除了李少偉,所有的人都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他們本來就沒走遠,知道今天肯定有緊急會議的。  周海蔚走到他們對面的辦公桌前坐下,打開電腦。  “本次議題,是否再次出海救援。”  足足等了一分鐘,屏幕上沒有任何一個字。  為了避免討論的嘈雜,他們通過電腦平臺實施討論,這樣還可以保留數據,讓大家都清楚的看到每個人所說的,還可以避免被聽墻角。  周海蔚反手打開墻上的投影儀,點下“公共議論”。  “現在可以說了。”  公共議論,就是沒有署名的向主機發送信息。一般是用在*感話題上,成員不想因為自己的觀點而對本人造成影響。這樣可以暢所欲言,主機地址也不會被記錄。  只下不過幾秒中,屏幕上就開始彈字了。一開始刷的非常快,到后面就慢了下來,基本上就幾種說法。  有的說今天是第二天了,“潛魚”還是沒有發送任何信息,應該已經遇難了。有的說,“潛魚”可能遇到了未知的麻煩,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通訊斷了,也許正在等待救援。也有的說,派出的三艘軍艦也失蹤了,可能跟“潛魚”一樣遇到相同的麻煩,如果再去,只會增加更多的損失。也有的說,“潛魚”是我們的精英,即使這次競技失敗,也要把人找回來,即便是尸體。否則叫將士們寒心,即便他們故亡了,只怕心里也不甘心就這樣被莫名其妙的沉在海中。也有的說,“潛魚”和軍艦都不見了,此事關系重大,一定要把原因找出來,不然以后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怎么辦?遇到難題而不解,這不是他們的作風。  周海蔚看著屏幕,他也知道自己就是被這些想法左右了。他知道,作為一個指揮官,有的時候一個決定會對很多的人造成影響,甚至是財產生命。而指揮官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往往一個字,就是對未來的賭。沒錯,是賭,誰也不知道最后結果會是怎么樣。事情也不會像想像中的一樣一成不變,只能看運氣了。而賭,也要拿最大把握的那一分去賭。  時間滴噠滴噠過去了,屏幕上間或發出一條信息。他們該表達的都表達了,只看最終決定。  而周海蔚還在想著。他的想法是,肯定要把這個事情的原因找出來。他能感覺到這是一個陰謀。但是,他的最后一分把握就是,那個躺在chuang上的那個人。這次他們逃生出來,是因為那個人能分辨出方向。他到現在還是沒想明白,她到底如何分辨出來的,難道是羽族人天生的辨別能力強?  只是,那個人現在還在重傷恢復中,雖說不能帶他們出海,但就是想從她嘴里得知一些情報,怕也是很難的。因為一開始他就得罪了她,而且她若是知道了她不能再飛的話。。。騙人也是不好的,他從來不說假話。真的很難啊!  “當當當”墻上的掛鐘報時了。平時聽著很輕的聲音,現在在這安靜的室內,顯得格外響亮。  周海蔚思緒被打斷,這才看見手上的通訊機閃爍著藍光,這是信息。周海蔚忽略。  這時李少偉進來了,他看起來仄仄的。  周海蔚一見他這樣就厭惡,他都煩成什么樣了,李少偉還在想著感情的事,果然是這感情是不能有的,都這種時候了也不來給他提意見。  李少偉抬頭便看見了周海蔚犀利又嫌棄的眼神,嚇得一激靈,頓時不敢想他的妞了,現在還是想想該如何保命吧。  “你來看看!”周海蔚一指墻上。  李少偉不禁臉皮一陣抽+搐。拜托,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能開口說話,你才是指揮官好不好?我要是能考慮這么重要的事,我現在還是你的上尉跟班嗎?倒不是李少偉嫌周海蔚不給他升職,實在是,他這人小聰明有,拍板的能力沒有啊!現在做個上尉,也就是周海蔚派給他的閑職,以便行某些便宜權力。  “這。。。這。。。我。。。”李少偉語無所措。  周海蔚又丟了一記眼刀過去,索性不理他。  李少偉心里一咯噔,才惹他嫌了,現在又惹嫌了,這是要失寵的節奏么?這可不行啊,沒了這個徽章,他還怎么去追李少薇啊?這一急,倒急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頭,我倒有個最原始的主意。”  “說!”明顯不耐煩了。  “咱們投票唄!”  “嘩”辦公室炸開了鍋。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還搞投票呢。周海蔚也是不贊同的眼神。  “哎,你們現在就兩個觀點嘛,去和不去,你們自己看著辦唄,再討論下下去也是這樣。”  這話倒是不錯。周海蔚低頭思索了一陣,就這樣看,看大家贊同哪一邊。  “好吧,現在開啟投票,去和不去你們自己選。”  屏幕上左邊出現“去”字,右邊出現“不去”二字,下面都有一個計數框。  一開始數字跑的很快,后面慢下來了。這個去和不去,他們也要慎重選啊。就算前面他們說不去的,現在也要想要不要去,前面說去的,現在也要想有沒有必要再去。  最后,左邊出現8,右邊也是8。周海蔚看了皺了皺眉頭,他們這是故意的嗎?又把難題丟給他。他放眼望去,所有人都低著頭看著屏幕,假裝很鎮定的樣子,其實心里已經戰戰兢兢了。每次投票的時候,都是最難選擇的時候,一般結果都是差不多或者相差一兩票,所以周海蔚都不啟用這個操作。  李少偉正在洋洋得意的看著這些人,都沒看屏幕。哼,讓他出丑,也要他看看你們出丑的樣子,看著他們一個個都低著頭裝正經的樣子,他心里就舒服多了。  “你來投!”周海蔚突然說一句。  李少偉正得意著呢,正想看是誰這么倒霉了被點名。他側臉看了一下周海蔚又轉過去,猛的又轉過去。不是吧!周海蔚指著他!李少偉張大嘴,用手指自己,表示詢問。  “就是你!看什么看!”  周海蔚一支筆丟過去,李少偉趕緊接住。周海蔚速度這么快,他還是接住了。開玩笑,跟著這樣的上司,時不時的來下突然襲擊,他要是這反應還沒有,早就被揍得鼻青臉腫了。  “不是,頭,我,我這。。。我不是。。。”  “你想說你不是這辦公室成員嗎?”周海蔚冷冷的說。  叫他不爽,你們都別爽。  李少偉剛想點頭,猛的又搖頭,差點被繞了進去。他可是正兒八經的坐周海蔚辦公室門口的,要說不是,他就真的是請辭下崗了。  “頭,我不是作戰成員啊!”他是勤務兵。  “這里的人都是一樣的。少廢話,趕緊投!”  李少偉碎碎念的不知道說些什么,大概是怪自己今天倒霉,上午差點掛了,中午又在喜歡的人面前丟臉,還傷了人家自尊,現在又被逼著投票,還自作聰明的被看了笑話。  “我。。。”李少偉抬起手,手指還是彎的。  “快點選!”  周海蔚越來越不耐煩了,他要趕緊出個方案了。  “滴滴滴”周海蔚手上的智能機紅光閃爍,這是緊張呼叫。李少偉一見,大喜過望。他要是知道是誰在這個時候呼叫周海蔚,他一定要好好感謝那個人。  周海蔚起身疾步走向辦公室,關上門。是萬順,肯定是羽靈希那邊出情況了。  “喂!你趕快過來,發你信息都不回。”一接通萬順就著急的說道。  “出什么事了?”他隱隱感到不好,一般情況萬順不會這么著急。  “哎呀,叫你過來就過來嘛,我怕你見不到她最后一面,看還有什么事情交代的沒有。”  周海蔚心里咯噔一下,頓時心里堵的慌。才剛離開的時候好好的嘛,就是情緒不好而已。心里是這么想得,腳步卻向外面邁去。  李少偉看著周海蔚急匆匆的走出來,早就已經把電梯按上來了。7,8,9樓是專用電梯,另外還有兩個是公用電梯,在走道盡頭,有人把守的。  眾人都起立目送周海蔚離開,等電梯門關上之后,他們才松了一口氣。越是緊急的事情,面對周海蔚,他們越覺得壓力倍增。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