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穿入洞房:夫君別亂來

更新時間:2019-11-04 00:10:41

穿入洞房:夫君別亂來 已完結

穿入洞房:夫君別亂來

來源:有書閣 作者:火鳳 分類:穿越 主角:圣廷楓,龍依依

《穿入洞房:夫君別亂來》講述了主角圣廷楓龍依依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火鳳著作的穿越類小說。公主,你不能不對我負責,我圣廷楓好歹也是黑手幫的幫主,給你做了四房,已經夠憋屈的了,我們可是說好的,對外只當是朋友,不然我別在江湖混了!”圣廷楓摸了摸鼻子,緊蹙著眉,表情夸張而怪異地盯著龍依依。龍依依的腦袋轟一聲,四房?他剛剛是說給她做的四房嗎?這是什么年代啊?……嫁了四個老公?騙婚?該不是個假公主吧?還讓她負責?還說得這樣污穢!奶奶的,真想將這個流氓踹到門外去。真是丟黑社會的臉,當鴨子還想立牌坊!不會是做夢吧?龍依 展開

本書標簽: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值了,又不用給錢,以后還有吃的,有喝的,出門沒準還有侍衛保護。做老大有這樣舒服嗎?反正這個女人又不能將他怎么的,先混著吧!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說了,給這個女人當丈夫又不是他一個?可是個個能人。

那個梁子秋可是狀元及弟,現在官居禮部尚書,極有可能弄個丞相當當。那個蕭不銘可是武狀元,沒準將來是個大將軍!還有那個小白臉,居說也是個風流人物。靠,算來算去,他還是占了便宜。戴綠帽也是那個梁子秋與蕭不銘帶著,他們才是皇帝同時賜的婚。他不過偷個情而已,想到此,圣廷楓這才覺得舒坦了!

翌日,龍依依起來時,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四個丫環進門時,龍依依已經下了chuang,正在穿衣服。四個丫環急忙進門,怯聲施禮道:“奴婢該死……”

“起來吧,別該死該死的,我聽著煩!給你們四個改名字如何?”龍依依懶得再問她們的名字,古代丫環的名字不都是主子說了算的嗎?

“謝……謝公主賜名!”四人閃動眸光,無不是驚訝的表情!公主今兒醒了,沒有喚人,而且自己穿衣了。這是怎么了?四人不是高興,反而擔憂,只覺得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吧!”這樣好記多了,龍依依的臉上浮著笑意。

“是,謝公主賜名!公主,今兒想梳哪種發式?”倩兒成了春天,怯怯地道。

“今兒給我梳男式的,我要出門!”龍依依伸著雙手,任由她們幫她更衣。考古專家對于古代談不上全知,也是熟悉的!夏天急忙去找來一身玉色的梅花繡袍,給她換上。而后春天幫忙梳了發髻,秋天端著小金冠上前。

龍依依微微蹙眉道:“不用了,就扎根綢帶吧!本公主不想別人認出我是公主……”她要上街,她已經想過了,她要在這個古代好好的活著。當然,她一定能好好的活著,就依她現在的身份,還有她的本事,不好也難。

短時間內讓她興奮的是,她來到了古代,她現在所用的一切,都是古董。雖然這個啟月國是異世,但既然是人類,一定有能相通的地方。

既來之,則安之,不過知天下才能令天下不知是嗎?至于那些男人,能用就用,不能用,踢出門!她不養沒用的男人,至少要哪個男人,再說!反正,她年輕著呢!

“公主,那奴婢去通知蕭駙馬!”“不用了,跟他一起去,不是人人都認得我了嗎?”不是說,她出門一直是蕭不銘護著她的嗎?真不知花癡云羅有沒有跟人日久生情?難道一個人可以同時愛上幾個男人的嗎?不,絕對不可能,只能是濫情!

她雖然不濫情,可她也不是多情的人。她償試過愛情,可是愛情失敗了!那個男人眼里只有錢,拿她送的禮物送情人。當然,他不知道她的另一個身份,黑幫老大的女兒。她讓人將他扔出門,有沒有被保鏢廢了,她就不知道了。說起來,她也是一個無情的人!她真的不知道,情為何物?

“可是公主,外面不安全,萬一……”幾個丫環都嚇得屏住了呼吸,萬一公主有個閃失,那她們會被粉身碎骨的。

“能有什么萬一,我出門,會有很多人認識我嗎?”龍依依詫然地道。

“會,皇孫公子很多人都認識公主。公主三思,雖說天下太平,可是也有不少人反對女皇,加上女皇對公主的寵愛,有些人……而且玉皇寺的方丈說,公主今年有劫難……”秋天戰戰兢兢地道。

“有劫難?和尚真是這樣的說的?很多人想要*的命?怕我繼承皇位嗎?”龍依依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以為然的笑意,和尚是神仙嗎?

暈死,對于百里云羅來說可不是劫難,死于**!不過,很多人想要她的命,這一點她早就料到了,這些男人怎么甘心被女人統治呢?

現在的太子位之爭,應該更多一批人吧!女皇的娘家人吧!女皇對她的寵愛,一定會讓兩批人都視她為敵!不過,她龍依依可不想當什么女皇!睡覺也不安穩,這些男人表面上恭維,不知私底下怎么詛咒呢?所以得摸清現狀,免得到了這里,又被人殺一回!不過,她也不是被欺的主。

“是的,所以皇上有令,蕭駙馬寸步不離地護著你,還有公主最近不能出門!”

暈,門是沒有出,禍還是進門來了!所以說,天要你三更亡,你到不了五更天!龍依依沒有吭聲,一臉肅然,讓眾人不敢再吭聲。劫難已經過去了,百里云羅的劫難,就是她重生的契機,所以對于她來說,是件好事。

“公主,如果要出府,還是讓蕭駙馬陪著吧!”春天輕聲勸道。

“用不著,春天跟我一起去就行了!我自有分寸!別哆嗦了,就這樣吧!”龍依依淡淡地道。所有人都不敢吭聲,公主的決定沒有誰敢反駁。可是她們又是驚訝,公主哪回出門不是做足排場的,不帶個十幾個侍衛,是不出門的。現在卻要獨自出去,連蕭駙馬也不讓跟。一定是那個圣駙馬給教壞了,萬一出事可怎么好?

龍依依用了精致的早餐后,便從側門出府去了。想不到這公主府三門四門的,真是大啊!龍依依坐著馬車,到了鬧區至少過去二刻鐘了。想不到這鳳都這樣的大,人來人往,廣廈林立,一片繁榮景象。

龍依依帶著春天在人群里緩步而行,春天卻是提心吊膽的,深怕有刺客。果然,女人當皇帝是全天下女人的福氣,這街頭不時看到華服半露**女子,招搖過市。龍依依觀察著四周,突覺得不對勁,猛得回頭,又覺查不到異樣。好像有人跟蹤她,龍依依目光一凜,轉身進了邊上的茶樓。

“客官,樓上請!”小二見她身穿華服,便請她上樓。龍依依卻徑直走到了靠窗的角落位置坐下,抬頭望著小二,淡淡地道:“來壺上好的茶!”

“是,公子稍等!”小二詫然,這樣俊俏的貴家子弟,怎么坐樓下了呢?

“坐吧,站在干什么?”龍依依朝愣愣的春天使了使眼色!春天微微含首,怯怯地斜坐在一邊。龍依依微微皺眉:“你是本公子的人,怎么就這樣畏首畏尾的?你怕我?坐吧,不用怕,不會吃了你的!”

“不……不是的,謝……公……子!”春天依然結結巴巴的,能不怕嗎?可是公主真是越來越奇怪了,她來這里干什么啊?這種地方以前公主眼都不瞧一下,公主若是出來,都是將茶樓里的人清理出去,在樓上招見人的。不懂,從昨晚開始,公主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不過,好像公主變好了,春天心里一絲欣喜,可又不敢確定!

“聽說了嗎?黑手幫的幫主逃進公主府了,六大神捕也抓不到了!”客串某甲說。

“是嘛!黑手幫又如何,怎么逃得過公主的手掌心?沒準公主就是喜歡他,才讓六大神捕追得他無處可逃的!最后乖乖地逃進公主府……”

“哈哈……有趣!圣廷楓畫像不是迷了許多女人嗎?”

“切,長的好又如何?公主就應該將他送到法場,大義滅親……”“哼,**婦怎么舍得?真是天災啊!”

“你不要命了,胡說八道的。小心那黑手幫將你剁了,圣廷楓狠是狠了點,不過人家也算是個人物,劫富濟貧!”“盜就是盜,他劫的富都濟了貧嗎?還不是大部分給揮豁了,最后還得一好名聲。要不然,他吃喝嫖賭哪來的錢?”

“別說了,小聲點,多事不如少一事。人家已經是駙馬了,小心掉腦袋!”

這個臭男人原來吃喝嫖賭樣樣俱全!百里云羅真是色心包天了,才十八歲就如此好色,沒有男人就不能活了嗎?春天愕然,公主居然不生氣,讓他們就這樣走了!她還以為,這些人都活不成了呢!是啊,他們誰會料到,云羅公主就坐在他們的周圍。混濁的氣息,公主卻依然不動聲色!

龍依依面色清冷,慵懶地撐著下額,手里擺玩著茶水。耳朵卻都豎了起來,這種共公場所,是最容易聽到消息的。這一坐就是到了午后,直到肚子餓了,龍依依才起了身,淡淡地道:“換地方吃飯!”

春天愕然,公主這是干什么呢?如果是想聽聽別人對她的評價,大可派人來啊!春天只得跟在身后,還好蕭駙馬在暗中保護著。出了茶樓,進了酒樓。此時,酒樓里嘈雜聲聲。龍依依依然要坐樓下,春天只有傻眼的份。

“客官,想吃點什么?”“有什么好吃的,隨便上來吧!店里的茅廁在哪里?”

“就在后面,公子請!”“好,謝了!”龍依依起身,便往后院而去。小二愣了愣,春天更是愣了愣,公主居然說謝謝!隨即上前道:“公子,奴婢陪你去!”

“用不著,你不坐著,這位置就沒了。去吧!”龍依依叮囑道。

“噢!”春天真的傻眼了,可是又擔心公主。正想著,見蕭不銘進了門。上前驚聲低語道:“公子去茅廁了!”蕭不銘微微蹙眉,這個女人今天在玩什么花樣?難道又想什么刁法,在故意整他?還是看到什么讓她過目難忘的男人,出來守了?可惡,可恨,可悲……

蕭不銘緊跟了過去,又怕被她看到,便立在門后瞟了一眼。見她果然是進了茅廁,快步上前,聽得里邊冷哼聲:“什么破地方啊,這么臭……”

蕭不銘莫名的覺得好笑,冷然地牽動了一下嘴角!她以為是公主府,每次都有人送干凈的供桶?不過,她居然沒有跑出來,稀奇?對于她,蕭不銘沒有一點感情,反而是他的恥辱。可是他沒得選擇,只能做她的保鏢,以圖大業!

龍依依出了茅廁,四處找水洗手,總覺得有人跟著,猛得回頭,又不見人影。不知是敵是友,應該不是敵手吧?否則早該動手了!看來,她可以更放心了,有人在保護她。龍依依扯了扯嘴角,提步而去。蕭不銘望著她遠去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是百里云羅嗎?那樣的坦然與隨意,玉琢般的小臉今兒光彩奪目。渾身揚溢著光芒,不是皇家的霸氣,而是一種豪氣!對,帶著幾分豪氣!難道說,圣廷楓這個強盜,有這等本事,一夜間改變了她的性子?一路跟隨而來,越來越奇怪!她居然跟百姓搶桌子,居然在茶樓里坐了大半個上午,居然察覺到了他的跟蹤!蕭不銘在腦海里打了許多的問號,繼續跟著。雖說這個女人可惡,盼她死的人很多,可是她現在不能死!

龍依依回到了桌上,菜已經上來了。春天暗暗地驗了毒,龍依依的吃法,又讓春天瞪大了眼珠。公主居然用手擰了雞腿就往嘴里送,大口而又快速地吃著飯菜!龍依依沒有抬頭,淡淡地道:“看著我干什么?快點吃,出門在外哪里那么多講究?”

“是……是公子!”春天急忙低下了頭,吃著白飯。總覺得像做夢一樣,公主居然吃魚,以前她可是最忌諱的。因為小時候被魚刺卡住了,從此后再也不吃魚。剛剛她還想讓小二換的,沒想到公主居然吃魚了。這是怎么回事啊?公主像換了一個人?可是,不可能換人啊?天下哪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再說,昨晚她們都在門外守著,公主府更是守護森嚴,不比皇宮差多少,這么大一個活人,也調不成包的!

吃了飯后,龍依依出了門,留意起店鋪來。走了幾家鋪子,免得歐陽逢春當她是冤大頭。現在她就是公主,所有的財產都是她的。她愿意給誰就給誰,這些男人想當她的情夫,她還要好好想想,還要有感覺!呵,如果她想一夜情什么,倒是方便!哼,這些人等著瞧吧!她龍依依會讓這些人,求著跟著她!

今兒聽到的消息還真不少,皇帝李楠鳳十年前登基稱帝!生有三個兒子,都已成年。大皇子百里無清本是太子,卻被廢了,禁于宮中。二皇子百里無情是個忠厚老實之人。而三皇子百里無風像一陣風一樣,流連于花間柳巷。

看似這三子都成不了氣候,十八歲的百里云羅似乎成了傳承的希望。因為老百姓不想皇權落到國舅李剛等人的手里,這江山是百里家打下來的。龍依依真想見見這個女皇帝,排除異己,奪得江山,更重要的是,讓江山更加的繁榮。做女皇跟做總裁沒有太大的區別吧!她龍依依要是高興,就弄個女皇當當!

大街上,一輛豪華的馬車,急駛而來。那馬車只有后壁,三面都是折簾,粉色紫色相疊的簾,隨著馬車,在晃動著。車上坐著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女子,云羅髻上,金步搖,寶石釵,閃閃發亮,一身紅色的紗衣襯得她紅潤有光澤。施胭脂的臉看起很艷俗,傲慢的表情也讓人生厭。

“讓開,快讓開……”趕車的更是一臉的飛揚跋扈,大聲喝斥。百姓們紛紛避讓一邊,眼中有驚恐更有厭惡。聽得一聲喝斥:“jian民,你找死啊!沒聽到爺的喊聲嗎?敢擋我家小姐的路!”

“啊啊……”那人痛得捂住了臉,頃刻鮮血淋淋。“找死啊!死啞巴,不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誰家的馬車!驚了我家的小姐,你有幾個腦袋……”

龍依依的瞳眸微縮,娘的,什么啊!比黑社會還狠!那車上的女人,還冷眸微斂。周邊的沒有一個說話敢言語的,該死的惡奴還在踢人。突得一個身影上前,握住了惡婦的手,惡婦疼的齜牙裂嘴的,幾乎被他提了起來。緊隨的奴才,全都沖了過來。街上的百姓如鳥獸散,有人輕呼:“這位壯士慘了,得罪不起……”

龍依依吁了口氣,他不動手,她也動手了。該死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個男人真是身材高大,背影如此的帥氣。一身淡藍色的長袍,讓人似看到了一片海。車上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難道也是公主?龍依依不敢輕舉妄動,看情況,那些人似有所顧忌,并沒有動手。這個男人又是誰啊?

“好大的膽子,敢動我的人!”車上的女人厲喝出聲!“二小姐,這可是天子腳下,二小姐又是皇上的侄女,請愛惜皇家的顏面!”他的聲音洪渾有力,擲地有聲,聽起來真是給力。

龍依依禁不住輕哼了聲:“說的好!太猖狂了!”以為自己是富二代就可以隨意欺侮人嗎?春天再一次驚訝地盯著龍依依,她沒有聽錯吧?

“哧,蕭不銘,你算什么東西,敢教訓起我來了。你以為你真成了皇家的人嗎?怎么,還要*叫你一聲駙馬?給你請安嗎?”李思靈環顧了一下,并不見什么馬車。以為百里云羅不在,便冷斥起來。打狗還要看主人,蕭不銘一個小小的公主隨從居然敢教訓起她來了,什么駙馬,就是一個男侍,一個妾罷了!

“原來是云羅公主的二駙馬啊!長得真是俊啊!”有個花癡女人輕聲道。

“切,這種男人……”言雖未盡,但是鄙視之意,清清楚楚。

蕭不銘的臉一陣白一青的,像是被人揭到了傷疤。是,這就是他的傷疤,一個男人與幾個男人共用一女,就是他們的悲哀與恥辱。還要當街被這個惡女指責,真是殺人的心都有了。龍依依眸光一閃,蕭不銘?百里云羅的第二個老公,也就是她的現在的第二個老公。不管他是不是她的第二個老公,可是既是她龍依依名譽上的丈夫,怎么可以讓這個女人當眾欺侮?這個**太可惡了!

蕭不銘本就話不多,此刻更是被說的顏面盡失,無言已對。突得從后面傳來了一聲冷厲的聲音:“你,給本公主下來……”

“云……羅?你怎么也在啊?”李思靈看到一張冷漠的臉時,禁不住地打了個寒戰。這個死丫頭不是剛得了一個男人嗎?皇上讓她最近不要出門的嗎?怎么在街頭?還穿成這樣?還擠在jian民之中?李思靈驚訝地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不銘,將這個惡奴打二十鞭子,以儆效尤!以后誰敢在大街上橫沖直撞,本公主就讓他躺街上,讓萬人踩踏!”龍依依站在了蕭不銘的身側,嘴角勾著一絲笑意,玩狠,她從小耳聞目濡的!

直勾勾地盯著李思靈,只盯得她頭皮發麻,顯些從馬車上跌下來。李思靈沒想到,百里云羅會這樣不給她面子!雖然她們互不待見,可是表面上還是好好的,還是表姐妹。因為她們是一類人,玩男人于手掌,還似有竟爭樣子。京城里出了名的**女,那些油頭粉面的,想要權勢的男人,都搶上往前湊。當然,不同的是,百里云羅要的男人,絕非一般。而這個二小姐,是鳳都的交際花。要的是權勢,與朝中高官往來,大有與百里云羅暗中較勁的樣子。

蕭不銘憤怒的心坎似被一雙小手輕撫了一下,沒想到她會站出來。雖說,這關乎她的面子,可是在這當口,她叫他一聲“不銘”,還是讓他感動了一下!不過,也只是瞬間,警惕地看著這兩人。這兩個女人半斤八兩,而百里云羅,退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今日,她站出來了,裝好人?

“公主,饒命啊!小姐,救命啊!”惡奴嚇得,連連哀求。

“云羅,何必為一個jian民動氣呢?這奴才是有不對,看在我的面上就算了吧!咱們可是至親,讓人看著笑話!”李思靈扯了扯嘴角,雖說皇帝對她寵愛,可怎么也及不上云羅。本來梁子秋是她的,可她硬是要了兩個。

“你見了本公主與駙馬還不見禮,不懂規矩?jian民?民可以載舟,亦可以覆舟。官逼民反,怎的?你想讓民眾造反嗎?”龍依依緊蹙著,一字一字地鏗鏹一聲,冷然地質問道。

蕭不銘側頭探向了龍依依,人還是這個人,可是她居然說出如此有份量的話。李思靈都怔地說不出話了,花容失色。龍依依目光一凜,柳眉一蹙,驚得心驚肉跳。百里云羅要是生氣了,殺了她,也算她倒霉!她就不明白了,為什么皇上會這樣寵愛她?有求必應,就因為她是小女兒嗎?可惡……

李思靈冷著臉,不情不愿地施禮道:“見過公主,見過駙馬!”“給錢!”龍依依伸出了手,懶得跟她費話。

李思靈又是微愣:“錢?什么錢啊?”“一百兩,快點,否則別怪本公主不客氣!”“一百兩?”李思靈惱火至極,從腰際拿出了一張銀票,遞了上去。龍依依遞給了啞巴,啞巴驚恐地直往后挪。龍依依遞給了蕭不銘,讓蕭不銘給他。蕭不銘接過了銀票,塞進了啞巴的懷里。

“你……你讓我給這個jian民一百兩?云羅,你太過份了!”李思靈再也忍不住了,這簡直在打她的臉!而且還有這么多人圍觀,丟的不光是她的臉,還有李家的臉。看這些jian民臉上的幸災樂禍,可恨,可恨……難道,她真的要跟李家作對了?

“要不要*給你一千兩,你讓我在你的臉上抽一鞭子?聽著,這個啞巴如果有閃失,本公主就找你算帳!啞巴,你快走吧!”龍依依雙手懷抱,勾起了一抹冷笑。李思靈咬著牙,憤憤地瞪了龍依依一眼,厲斥道:“李嚴,還不走!”

“走,鞭子還沒有抽呢?”龍依依不依不饒!

“云羅,錢也賠了,你還想怎么樣?”

“沒想什么樣?就是讓這個奴才長點記性,狗仗人勢,免得不知道的人,以為是我們皇家縱容的!”龍依依拾起了地上的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李嚴,將鞭子一扔,瀟灑離去。

李思靈的臉都氣綠了,真恨不得將她給殺了。眾百姓也如鳥獸散,逃也似的跑了。對于今天的事,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暫時沒有人發表言論。因為他們實在是搞不清楚,這位是不是云羅公主!

龍依依深吁了口氣,感覺心情暢然。回頭探向了蕭不銘,這個男人至少有一米八吧,身材魁梧,寬額下,一雙明眸,眸底似藏著一抹憂郁的光芒。很型的型男,標準大俠風范。或者說,讓這樣的男人給她做小二,應該很憋屈吧?

可是他可以離開啊?難道皇帝以權相逼?總覺得蕭不銘跟圣廷楓還有歐陽逢春不一樣,看來,她得利用一下圣廷楓與歐陽逢春,讓兩人給她一份詳細的調查報告!

蕭不銘對上她探究的目光,心里竟莫名的震了震!她清澈如水的眸子,那樣的奪人與美麗。不飾金銀的她,看起來清秀脫俗。這是百里云羅嗎?在他的眼里,百里云羅跟李思靈半斤八兩,可是今天,街頭這一幕,卻將兩人清濁分離!至少,那一刻是!

龍依依有些尷尬,淡淡一笑,轉身暴走。這個百里云羅跟他也上過chuang吧!找的男人倒是都不賴,四個男人已經見了三個了,這三人似乎都各有特色!百里云羅該不會是有收集男人的愛好吧?可是,以后怎么跟他們相處?繼續照單全收?呵呵……也許用用也無妨,至少生的孩子,肯定不會丑!

回到了公主府,圣廷楓迎上了前,笑嚷道:“云羅,我的事辦成了?”

蕭不銘冷漠了看了圣廷楓一眼,轉身離去,臉又似覆上了厚厚的冰!龍依依想起昨夜的事,臉兒微紅,立刻恢復了神情。淡淡地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的事有這么容易嗎?”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都是你的人了,你不能不管我?”圣廷楓痞笑著,這個女人穿著男裝還真是俊啊!小娘們,想不到還有這樣的風度!圣廷楓說著,閃到了她的身側,直拋媚眼!

“你……要不要臉啊?又不上了斷頭臺,你急什么?這么容易還需要本公主出手嗎?你跟我來一趟!”龍依依進了廳里,突得回頭,險些跟他撞在一起!

“你不說,我也得跟著!你今兒真俊,別有一翻風味!”圣廷楓在她的耳際,艾1魅地低喃。龍依依抬手用力地頂向了他的%.口,羞憤地道:“流氓!”

“啊喲……”圣廷楓本來是可以擋過的,可是他哪里想到這個女人的力氣這么大,還直擊他的胃部,痛得他身體微佝!咬牙低斥道:“你好狠啊,謀殺親夫啊!你會武功?”

龍依依理也不理,冷哼道:“你要再敢這樣,小心我閹了你!”

“什么?這是誰逼著我上*的?現在倒打一耙,是不是你的蕭駙馬吃醋了,你才這樣對我啊?昨夜,你都快活死過去了,現在裝什么正經啊!”靠,娘的,他才不怕什么公主!他又不想當官,生財有道,怕一個刁女干什么?此地不留爺,爺再逃跑去。逃跑途中,夜夜做新郎!

“你……”龍依依咬牙切齒,又不是她。可是她不能說,百里云羅死了,她是龍依依。如果是這樣,她鐵定是活不下去的。這個世界看似太平,其實是到處漩渦。百里云羅就算活著,也不會長命。她的放縱也許正來源來她的壓力,皇家的明爭暗斗,關系生死。圣廷楓撫了撫胃,緊蹙著眉道:“你就說,你幫不幫吧,你該不會想讓老子,一輩子呆在公主府吧!”

“哼,那也是本公主為百姓造了福!就你這點水平,愛呆不呆!”

“什么?我的水平怎么了?士可殺不可辱!”圣廷楓怒目圓睜,露出一抹戾色。

“士?你算得上士嗎?別跟我說什么劫富濟貧!盜就是盜,你敢說,你將劫來的東西都救濟窮人了嗎?今兒,本公主可是聽到很多人在說,你該殺!不過,本公主不想殺你,本公主可以幫你去求皇上,但是你得留在本公主身邊三年,為本公主效力!”龍依依理了理衣服,在榻前坐下。淡定自若,聽似淡然卻是句句重話。

圣廷風站在廳里,嘴角勾著邪邪的笑意,眸底卻閃動著一抹驚訝!難道傳聞是假的?難道他昨夜是做夢了?這個女人不簡單,對,絕對不簡單!不愧是皇帝的女兒,真是氣勢如虹!

“在chuang上效力三年?”

“你噴糞呢?在公主府,你以后給我說話文明點!本公主對你沒有興趣了,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以后本公主也不想聽到這樣的話!”龍依依惱火地道。真是浪費了這身皮囊,這黑手幫的幫主跟黑社會小混混似的。真正有勢力的幫主,心狠至少表面上都是文明人,黑社會的進步就是黑白難分,哼……

圣廷楓雙手叉腰,收斂了笑容。娘的,這個女人只要了他一夜就將他踹了?冷然地道:“你想讓我干什么?”“幫我收集情報,就是各路的消息!”

“各路的消息?你要哪路的?”圣廷楓愕然,難道這個女人以前都是裝的?她想當皇帝,所以將有能力的男人都圈到了公主府?難道真的是他看錯?聽錯了?昨夜是因為他下了藥,她才那樣的?

“各路?商業的,朝廷的各路勢力,所有有價值的消息!”

“我就一個人兩只眼睛兩只耳朵,哪來的這么多消息?”圣廷楓大咧咧地坐下,輕嗔道。娘的,最主要的是,他憑什么聽這個女人的!

“有錢就能得到消息,并不需要你自己親自去打聽。你可以收買酒樓的伙計,也可以收買妓院的妓女,也可以收買衙役,全國各地,你只需安排人,然后形**脈網,將這些人得到的情報,收集起來,送到我這里就可了!當然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你要出賣了我,你就死慘了……”龍依依勾著淡淡的笑,她還要好好的培訓這個家伙。這樣的關系網一旦建成,就好比有了順風耳,千里眼。運運籌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她不指望能有國家情報局這樣的厲害,至少也應該有黑道走私的水平。直覺告訴她,如果她不強大,她在這里也活不久。是,外面想要她死,想要她命的人太多。就算百里云羅是個乖乖女,皇帝將她捧到這個位置了,各路的勢力已將她包圍。加上她自己惹上的仇家,就算她現在以弱示人,已經來不及了。一旦皇帝不再保護她,她肯定會立刻被人殺掉,沒準這幾個男人就會要她的命。如果她沒有猜錯,現在李家與百里家兩家勢力均衡,她就是一個平衡點。如果她一死,皇帝沒準會偏向一家,他們現在還沒有絕對的把握。而府里的人,只有這個黑手幫的幫主,是被朝廷追殺。應該跟朝廷沒有關系,其他幾個,誰知道是哪國的奸細!

圣廷楓捏著小額,娘的,這個女人真是有點能耐啊!詫然地道:“為何找我?”

“找別人要錢啊,再說你用三年換自由,不虧!”龍依依淡淡地道。

“那為何只換三年?”圣廷楓覺得自己有些白癡,這個女人太淡定了,淡定的讓他抓狂!小丫頭片子,怎么回事啊?

“讓你免費干一輩子,你干嗎?三年后,我一定會物色到一個接替你的人!”

圣廷楓有種被拋棄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不好。他從小就被人拋棄,是被黑手幫的幫主養大的,收為義子。又一想,誰稀罕給一個女人白白賣命!點頭道:“好,就三年,三年后,咱們誰也不欠誰的!”

“成交,這三年吃、住、穿,花錢買消息,由本公主出。但是賭、嫖本公主不管。但是三年內,你不能惹出大事!當強盜是沒有出息的,想要賺錢的機會很多!”

圣廷楓撓著脖子,抓狂抓狂……娘的,這個女人將他說的一文不值,再怎么他也是黑手幫的幫主,誰想當強盜來著,這不是入了這一伙,也是生活所迫嗎?賺錢,哪有這么好賺的?又不是她,生下來就是公主,娘的……

“那么,交給你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查清:梁子秋、蕭不銘、歐陽逢春三人的來歷,以及與三人有瓜葛的所有的事,這不難吧?”

“什么?你讓我查你的男人?怎么這三個人不可靠?是奸細?哈哈……我很榮幸,很受寵啊!”圣廷楓得意地笑道。

“我只是試試你的本事,查都沒查的事,別胡說八道!一切以事實說話,我只是想弄清楚身邊的都是什么人!好了,你可以走了!明天,我就去找皇上,放你一馬!”龍依依一臉黑線,花癡,白癡……

圣廷楓挑了挑眉,這個小丫頭片子不簡單,現在看來,有資格做他的女人!看著圣廷楓出了門,龍依依嘴角勾起了笑。拜托,她不是百里云羅。她今天的言行舉止,都讓這些人大吃一驚了?看春天的表情,兩只眼珠子都掉到腳面上了。哈哈哈吃驚吧,驚訝吧,她龍依依一定讓所有人驚訝!她喜歡這種感覺,刺激,哈哈……

吃了晚膳后,龍依依決定趁天沒有黑,巡視一遍公主府!這是她看到最美的余輝了,天是那樣的藍,余霞又是那樣的絢麗。公主除了前面的二進大殿,還有左右四個別院,東面還有很大的一個花園,園中還有汪平靜的湖面,綠柳垂堤,湖面曲折。園子里榭亭相映,沿著湖,緩步走在暮色里,賞景游覽,別有一番滋味。剎那間,仿佛已經來這里很久很久了。心里一點點的感傷,站在荷花池邊,望著一汪碧綠的荷葉,露著尖角的荷花,景相似卻地不同!

翌日,龍依依在小卓子還有春天的陪同下,進宮去見皇帝。當然,陪同她的還有蕭不銘。蕭不銘依然寡言,面色清冷,騎著馬護在車邊。龍依依不知道怎么跟他開口,他肯定很憋屈吧!再說,跟這個男人在一起,很尷尬。不過,她要緩和與他的關系!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強!龍依依思忖了片刻,淡笑道:“蕭……不銘,你有什么抱負嗎?”蕭不銘眸子里閃過了喜色,探向她時,已經恢復了平靜,淡淡地道:“公主有何吩咐?”

“我問你有什么抱負?你是武狀元,給我當侍從太委屈你了,也太浪費你的才華了!你覺得,我跟皇上提,讓你為朝廷效力,她會同意嗎?”龍依依還真的不知道,百里云羅在皇帝的心目中是什么樣的份量?說話真的這樣管用嗎?

蕭不銘的心里砰得一聲,等這一句話,他等了一年了。他有抱負,他不甘心就這樣當個侍從,讓人恥笑。可是她不是說,讓他一輩子跟著她,給她當保鏢嗎?那時,他差點一刀砍了她。沒想到,她今天問他有什么抱負?如果她開口,皇帝一定會給他個職位!可是,她是真心的嗎?還是試探?蕭不銘突得熱血又慢慢地平復了,淡淡地道:“一切聽公主的安排!”

“那好,我會找機會的!”龍依依淡淡一笑,她現在要盡一切可能彌補與這些人的仇怨。換了哪個男人都不愿意,給自己的女人當跟班的吧!看他這張冰臉,就感覺到了!不過,武狀元有什么功夫呢?龍依依又好奇地道:“你會輕功嗎?”

“會!”“那點穴呢?”“會!”“真的?那你能教我嗎?”龍依依喜出望外,暈,這年頭真的有輕功,而且還有點穴!神……

“可以!”蕭不銘頓了頓,點頭道。“好,回府你就教我!”哈哈要是學會了輕功還有點穴,還有什么獨門武功,以后,她還有什么可怕的?她那剎那欣喜的笑容,落在了他的眸中。蕭不銘郁悶至極,他不是討厭這個女人,為何卻被她的吸引了目光。該死,他也好她的女色嗎?不能,他絕不可以,沉迷女色,忘了深仇大恨!

馬車進了宮門,下了車,一座巍峨的宮殿屹立眼前。黃色的琉璃在陽光下閃動著光芒,藍天映襯,只有雄偉兩字!龍依依沿著宮墻,往前走。她第一次來宮里,所以還是要小心!剛邁進了鳳臨宮,就看見了二層的月臺上,兩尊金色的鳳凰雕塑,就連中間的汗白玉石上雕的也是鳳凰。這里無處不告訴你,鳳臨天下的霸氣。

“老奴給公主請安了!”一個四十來歲的太監,閃了閃拂塵,笑盈盈地道。

“起吧!皇上在殿里嗎?”龍依依莫名的有些心慌,天,里邊的房子真是大,金色的皇座,讓人由衷的敬畏起來。

“皇上一早還問起公主呢?想不到公主就來了,公主隨老奴來!”老太監銳利的眸光閃過了龍依依的臉,云羅公主這樣知禮了,稀罕!

龍依依不知道以前百里云羅是怎么樣的?可是她不想走她的老路!老太監笑盈盈地道:“皇上,公主來了!”“是嗎?進來吧!”內房傳來了慵懶的聲音。龍依依進了門,便見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正在給皇帝捶腿。看他并非太監的打扮,長得還真是細皮嫩肉啊!龍依依一臉黑線,這個不會是傳說中的男寵吧!皇帝身穿鳳袍,頭上帶著鳳釵。那樣的富態與妖嬈,眼角端著細紋,卻看不出老態來。慈祥的目光凝視著龍依依,然后伸出了玉手,笑道:“到朕這邊來,今兒怎么了?”

“我突然頓悟了,以后要做個好公主,給皇上爭光啊!”龍依依摟住了她的手臂,緊依著她的身側。皇帝的眼睛好毒啊,居然一眼看出了她的變化。暈,她從小沒有母親,現在有了,又是皇帝。伴君如伴虎,她得十萬分的小心。不管怎么樣,皇帝這里的馬屁還是要拍的。

“嗯?呵呵……頓悟了?朕的云羅得誰指點了?”李楠鳳捧起了她的臉,眼里溢滿了寵溺!龍依依不知道皇帝什么會這樣寵愛百里云羅,是百里云羅高明呢?還是皇帝老了,母愛大爆發。還是這些兒子都對她畏首畏尾,有了隔閡甚至是仇恨了。所以對這個小女兒,百般地疼愛。不過,隱約的她覺得,皇帝的慈祥背后還隱藏什么?是什么呢?難道是因為她不是百里云羅,才起的戒備?是她想多了?

“當然是有高人了!皇上,兒臣有事請求皇上!”“怎么不叫母皇了,你永遠是母皇的小云羅,叫皇上生份了!有什么事啊?”皇帝端坐了起來,也威嚴了幾分。看來,這個女皇帝,還是公私公平啊!

狂暈,母皇?母蝗蟲?不如叫皇母!“母皇,你對我真好!兒臣想求你饒了一個人,兒臣覺得這個人該死。不過殺了他,太容易。兒臣覺得,收服他,讓他變成好人,才有挑戰性!母皇,你覺得呢?”

“不錯,殺人容易,讓人從心里信服你,才是最難的。什么人啊?易之,你下去吧!”李楠鳳理了理鳳袍,淡淡地道。“是,皇上!”那個男人莞爾一笑,起身,理著云袖出門去了。龍依依敢斷定,這個人肯定是男寵了!不像太監規規矩矩的,這叫恃寵而嬌嗎?皇帝天天在宮里呆著,聽得都是些歌功頌德的事兒,怎么會知道外面的百姓對她的看法?

“就是劫了貢品的黑手幫幫主,此人武功高強,兒臣想讓他保護兒臣!母皇,兒臣最近總是覺得不安心,母皇,你饒了他好嗎?反正貢品已經追回來了!他說,他再也不干這種事了!”龍依依小心翼翼地奉承著,嬌嗔著懇求。撒個嬌容易,在老爸面前,她就是嬌小姐。在外面,她要強大,她不能以弱示人,因為老爸沒有兒子,她不能讓人覺得他們好欺侮。沒辦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真的有心悔過?云羅,母皇是寵愛你,但是這種事,下不為例!你是公主,也要有分寸。這個男人真有過人之處嗎?”李楠鳳的面容嚴厲了幾分。

“嗯,下不為例!母皇你真好,兒臣保證,絕對不會有下一次!母皇,你就看著吧!兒臣做一個好公主,給你看!母皇,兒臣還有一件事,可以說嗎?呵呵……”

“說吧,冤家,就知道你進來沒有什么好事呢!”“誰說的呢?說完了這件事,就有好事了!”龍依依嬌笑道。“噢,說吧,朕有些無聊,想聽聽有什么好事?”

“兒臣想讓母皇,給蕭不銘安排個位置。兒臣昨天去市集了,有人嘲笑蕭不銘,這不就是嘲笑兒臣嗎?嘲笑兒臣,不就是嘲笑母皇嗎?蕭不銘是武狀元,讓她給兒臣當標鏢,大材小用了!兒臣不想留人留出仇來,母皇你說呢?”龍依依看皇帝心情好,不如一并說了。

“嗯,那你說,他能干什么啊?還是你不喜歡他了?”李楠鳳銳利的目光,讓龍依依心里一緊!皇帝該不會,以為她也要奪皇位,在心安插人手了吧?

“才不是呢?正因為喜歡才要放手的!”“為何?”“抓了太緊了,就像風箏的線,容易斷了!”“誰教你的?蕭不銘?”李楠鳳探究地道。

“他?沉默寡言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過,他的武功真的很好,人也好,是個辦實事的人!不像有些人嘴上抹油,辦事開溜的!”龍依依捏著李楠鳳的手臂,李楠鳳眸底閃動著詫異,短短幾天不見,這丫頭嘴利了,也懂理了。而龍依依卻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危險。不過,立刻這光芒過去了,看來皇帝對于這個女兒,也不是不管的,也不是任由她亂來的。

“公主府來了哪位高人了?朕怎么覺得你大不一樣了?”

“不一樣了吧?不一樣就對了,女大十八變啊!母皇,兒臣還想開鋪子,賺大錢呢!”龍依依天真地揮著手,笑嚷道!

“什么?開鋪子?你能開什么鋪子?那個歐陽逢春搗鼓的吧?”李楓鳳淡淡的聲音,卻透著皇帝的威嚴。龍依依是二十一世紀的女子,沒見過什么皇帝。可是她老爸是黑道老大,老爸看上去很斯文,卻讓手下人不敢一點的違抗。可相比,總覺得皇帝比他老爸威嚴多了,心臟有種壓迫感。并不是因為,她是老爸的女兒,不是皇帝的女兒,這種威力很強大,說不出來,卻真實地感受到了!

“反正我覺得商人好,商人比較簡單,眼里只有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您說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這話是歐陽逢春說的?奸商口吻!”

“母皇,您不相信兒臣,你放心,兒臣就是想爭口氣。別人總說,兒臣是因為命好,生來就是公主,還有母皇護著。好似兒臣不是公主,就活不下去。兒臣一定要讓天下人看著,我百里云羅要么不做,要做就是比別人好。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女兒,讓他們都閉嘴!母皇,您說呢?”

“誰這么大膽,敢胡言亂語的!你想干就去干吧!只是不能仗勢欺人,惹出事來。別總聽那個歐陽逢春的……不過,你要是惹出天大的事來……”“嗯,兒臣知道,兒臣不會的。兒臣還能讓他給算計了?那蕭不銘呢?”龍依依被皇帝的威力再一次給震撼,天大的事來?是指什么呢?造反?呵……她沒有這么傻,去奪她的皇位。這個女人能當上女皇帝,一定是強大的無人可摧,她可不想當炮灰!

“就讓他去左衛營吧,那里還有一個缺!”“那是什么缺啊?”龍依依都不知道這個左衛營是干什么的?可是又不能問,問了就真慘了!沒準人找她要女兒,將她給砍了。“副將軍,可滿意?”李楠鳳笑嗔道。

“真的呀,母皇萬歲!”龍依依突得明白了一件事,雖然伴君如伴虎,可是要將這老虎給弄舒服了,得到了可是別人幾輩子努力也得不來的好處。權勢啊!看來,她以后要經常來聯絡感情!權勢這玩意,果然很有吸引力。

“這丫頭!現在說說有什么好事啊?”李楠鳳催促道。

“兒臣想給母皇做美容,兒臣試過了,很不錯喲!”龍依依想了想,暈,她就這么隨口一說。皇帝真要好事,靈機一動,皇帝不是最怕老嗎?就用這一招好了!

“美容?”李楠鳳很驚訝!“嗯,兒臣用自己的臉做過幾次,讓奴婢試過,才敢給母皇做的!來人,準備蜂蜜,雞蛋,有香蕉嗎?”龍依依見宮女進門,囑咐道。

“有,奴婢立刻去拿!”“云羅,用這些東西干什么?”“敷臉啊!母皇的皮膚真好,不過有些干,滋潤一下!母皇,我可是想了很久,翻了好多書研究出來的喲!母皇這樣操勞,我可不想母皇老去,母皇要永遠年青,才能庇護云羅,云羅才可以無憂無慮,過開心日子!這是我的小小私心,母皇不生氣吧!”龍依依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一定將這位女皇的馬屁拍好。這年頭,生與死,可都是她一句話的事!

“朕的云羅真的長大了,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那個高人是誰?”“是……是李思靈……”“思靈?她教你的?”李楠鳳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不過她不信。

“嗯,昨兒,兒臣去街上玩。見二表姐的馬車在街頭撞了一個啞巴,那個奴才用鞭子打得啞巴滿臉是血!當時,百姓都敢怒不敢言,但是兒臣看得出,他們的眼睛里都冒著怒火。兒臣在人群里聽到,說皇家的人仗勢欺人,說天子腳下沒有王法。還說……許多話……蕭不銘上前,奪下了那個奴才的鞭子,不許他再打人。可是二表姐卻諷刺他做小,當眾羞辱他。兒臣覺得很生氣,這不是在丟皇家的臉嗎?兒臣讓二表姐賠錢給那個啞巴,事后想想,蕭不銘說的對,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母皇豎立的豐碑,母皇打下的江山,不能被我們給毀了。母皇那么的用心為天下人謀幸福,老百姓沒看到,可是我們在外面行為不端,人人都看著,最后都會歸結給母皇。所以兒臣覺得,兒臣以后要帶頭做好,才有資格阻止別人!”呵呵,算那個李思靈倒霉,被她抓了反面的教材。不過,她的確從百姓嘴里沒聽到她的一句好話啊!當然,她也沒有從百姓嘴里,聽到百里云羅的好話。

“朕的好女兒,真是長大了。看來,這幾個駙馬也的確是個人才!思靈這個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李楠鳳握著龍依依的手,感慨萬千。

“母皇,你放心,兒臣長大了,以后就由兒臣守護母皇!母女齊心,其利斷金!”

“朕沒有白疼你!”李楠鳳輕撫著她的臉,感到欣慰!她那鐵般的心,此刻軟化了。想不到,她的知音居然真是她的女兒。老和尚果然是個高人,說的一點也沒錯!

龍依依給皇帝做面*,宮女都湊了過來,稀奇地輕呼。過了片刻,洗去了臉后,眾人欣喜地道:“皇上的臉更嫩。白了,公主好厲害啊!”

“真的?嗯,摸上去是滑潤了許多。你這哪學來的?有意思!”

“不告訴您,以后我常來給你做,我回府再好好想想,有什么更好的!”

“好,好!”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哪個女人都不想老,更何況是女皇帝!正說著,太監進門道:“皇上,丞相大人與朱大人有事回報!”

“母皇有事,那兒臣先回府了!兒臣還要去看鋪子,賺大錢。沒準那天,兒臣就靠這個秘方賺大錢了,等兒臣發了大財,給母皇做一套金絲做的衣服!兒臣要用自己賺的錢,孝敬母皇!”

“呵呵……你別跟著那個歐陽逢春,掉錢眼里了!”“不會了,兒臣又不傻!”

龍依依出了鳳臨閣,與長長地吁了口氣。打了個響指,興奮至極,一下辦完了兩件事,不三件事。而且哄開心了皇帝,不虛此行。出了宮,龍依依闔上了眼瞼,懶懶地靠著馬車,一路沒有說話。奉承人,真丫的累!馬車進了公主府,蕭不銘扶她下車。龍依依才風淡云輕地道:“午后,教我武功吧!”

“好!”蕭不銘淡淡地道。龍依依惡寒,惜字如金。她沒有非份之想好不好?她不好色,這些人不用這樣吧!進了門,蕭不銘作揖告退,龍依依撅嘴,從來沒有男人對她這樣冷漠。淡淡地道:“皇上讓你去左衛營就任副將軍!”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