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贖魂

更新時間:2019-11-05 12:41:23

贖魂 已完結

贖魂

來源:掌文 作者:風味茄子 分類:靈異 主角:胡笛,蕭蕭

主角胡笛蕭蕭小說_《贖魂》是風味茄子最新完結的靈異小說,情節引人入勝,我是被養父從亂葬崗里撿來的,我的右手上缺了一根手指頭,左半邊屁股上少了一快肉.........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到學校下車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我帶著俞叔來到我們宿舍,李立海和吳旭林都各自玩各自的。

"笛子你可回來了,餓死我了,不是說好一塊吃飯嗎?"李立海捂著肚子說道。

"這就去吃,李大屌還沒回來啊,我們先走吧!"我說道。

說完李立海和吳旭林就整理了一下衣服跟著我和俞叔出了門。

出門之后俞叔說想自己逛逛,然后找個地方住,就不跟我們一塊吃了,我心領神會知道俞叔想泡妞,就答應了,我跟俞叔約好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他。

跟俞叔分手之后,我們三個就來到了學校附近的一個小飯店,飯店是在一個巷子里,雖然偏了一點,但菜做的好吃,而且便宜。

點了菜,等菜的時候我就無聊的拿起手機玩手機,我一看有一個短信,打開一看是李大屌發來的。

"請問奈何橋怎么走?"一行短信赫然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渾身一哆嗦,這句話雷雯煕也說問過啊,這到底是怎么了。

"笛子,你怎么了,臉色那么不好!是不是哪個妹子又拒絕你了!"吳旭林笑著說。

我呆坐在座位上,根本沒聽到吳旭林跟我說話。

忽然我的手機被吳旭林奪了過去。

"請問,奈何橋怎么走?李大屌發的?嚇唬你的吧,我靠訴他,往學校這邊走,等著喝酒呢!"吳旭林說著按了幾下手機發了出去。

我眼睜睜的看著吳旭林把短信發了過去,這才反應過來,吳旭林和李立海在一旁笑著李大屌是逗比。

他們一定以為這是李大屌的惡作劇,可我心里清楚啊,李大屌八成是出事了。

一會菜就上來了,李大屌也沒有回復短信,打過電話去卻不接,我們也沒有等他,就直接吃起飯來,我把我要退學的事情給李立海和吳旭林說了一聲,他們兩個先是驚訝又是問我為什么,我胡亂的搪塞了一番,喝了一些酒,就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鐘了。

宿舍是十一點半關門,我們酒足飯飽,也就回了宿舍,我們三個人都喝的暈暈乎乎的,回到宿舍倒頭就睡,我在靠近宿舍門的上*,而我下chuang應該是李大屌的,但吳旭林喝多了也就直接睡在了我的下chuang。

半夜我被一陣敲門聲驚醒。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敲門的聲音有點怪,還帶著某種節奏。

"誰啊,我操!"睡在我下chuang的吳林旭罵道。

沒有什么回應,外面的人還是不停的敲門,敲得我心煩意亂。

不一會我就看見吳旭林不情愿的從chuang上爬起來,迷迷糊糊的走到門口拉開門閂,接著轉身回到chuang上。

"吱呀...."

門開了,樓道里暗黃色的燈光射進房間,我迷迷糊糊的抬頭看看,一個人影站在門口,而且還有一股子魚腥味。

這時候吳旭林又打起了呼嚕,我真佩服他睡覺的速度,那個黑影緩緩的走進房間,我在上*正好能看到他的頭,這個身高跟李大屌差不多,我剛想叫一聲問問是不是李大屌,這個人影竟然轉身向我看來。

四目相對,我看清了這個黑影,頭發濕漉漉的,左眼珠子從眼眶里凸出來,耷拉在臉上,腫脹的臉煞白,像是在水里泡了好久的人。

"笛子,你說有事給你打電話的,你告訴我奈何橋怎么走?"這個黑影嘶啞的聲音說道。

這聲音雖然嘶啞,但我聽的出這時李大屌的聲音。

我看到李大屌著模樣,嚇得癱在chuang上不敢說話。

這時候,李大屌竟然緩緩的伸出了雙手,濕漉漉的雙手搭在我的傳單上。

我連忙往后縮,借著樓道里射進來的燈光,我看見那雙被水泡的腫脹的雙手。

這時,李大屌猛地向上一跳,就在那雙手就要碰到我身體的時候,李大屌卻像看你什么可怕的東西一樣連忙把手縮了回去,他那雙凸出來的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下。

我猛地從chuang上做起來,看看門是關著的,宿舍里也沒什么人,原來這時夢,可我摸摸chuang單chuang單上竟然濕漉漉的,確實還伴著一股魚腥味。

吳旭林和李立海還在打著震天的呼嚕,我卻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剛才到底是則么回事,如果是夢,這chuang上的水怎么解釋。我在chuang上翻了個身,摸到手機想看看幾點了,手機上赫然出現了"414"這個號碼發來的短信。

我心里一陣發毛。

哆哆嗦嗦的點開短信。

"我親愛的取陽人,你剛才也看到了,他死的很慘,所以聽話哦,快點完成任務!"

我的后腦勺猛一陣疼痛,心臟猛烈的一顫,一種低血糖的感覺瞬間襲來,隨后我就毫無知覺了。

清晨我是被吳旭林的一嗓子喊起來的。

"我操,怎么這么多水,真他媽臭!"吳旭林大聲喊著。

我真開眼,看看地板上的一灘水,感覺真想一場夢。

吳旭林和李立海罵罵咧咧的用拖把拖干凈,魚腥味充滿著整個宿舍。

我沒有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怕他們害怕。

我起chuang之后跟李立海和吳旭林寒暄了幾句就離開了宿舍,離開宿舍我立即給俞叔打電話。

"你他媽有沒有搞錯,這才幾點你打電話!"俞叔說道。

我剛想跟俞叔說昨晚上做夢的事,俞叔就掛了電話。

聽俞叔的語氣應該是忙著,我也沒有再給他打,我背著行李,尋思找個地方吃個飯,等中午再跟俞叔匯合。

剛在學校門口要了一份豆漿油條,一個穿著警察叔叔向這邊走來,手里拿著一張告示貼在了電線桿上。

好奇心驅使,我過去一看,是尋尸啟示,說實在學校東邊的水庫里發現了一具男尸,面目已經被破壞,現在停在水庫邊,請身邊有失蹤人員的負責人去認尸。

我已經基本確定這具男尸是李大屌了,但我心里還是存在這僥幸心理,于是我決定去東邊的水庫看看。

給老板結了賬,我就直接去了水庫,水庫邊上已經被警方的警戒線封鎖了,周圍圍了不少晨練的人。

我給警察打了一聲招呼,就進了警戒線,在靠近尸體五六米的時候,我就看見李大屌那雙大頭皮鞋了,我走過去,一個法醫把蓋在李大屌頭上的黑布拉開。

我一看直接吐了出來,李大屌兩個眼珠子耷拉在臉上,上身赤**著,肚子上破了一個大洞,被水泡的慘白的腸子摻著暗紅色的血斑**露在外面,脖子上也被什么東西咬的到處是窟窿,臉已經完全沒有了模樣,也不知道是被水泡的時間長了還是被水庫里的魚撕咬的,李大屌的左半邊臉腫脹的像個饅頭,右半邊臉卻一點肉也沒有,露出了**的骨頭。

警察問我認不認識,我點點頭,李大屌畢竟是我的舍友,現在又成這樣了,如果等他父母來認尸,大熱的天李大屌的的尸體肯定會腐爛。

警察見我認識,一臉的欣喜,估計警察也想早點處理完這個事情吧。

警察把我叫到一邊,問了我詳細的信息和筆錄,警察說會盡快聯系李大屌的父母,我點點頭,轉身離開了水庫邊,正好這時候俞叔也給我發了短信說在學校門口等我。

我打車回了學校,俞叔正在學校門口抽煙。

俞叔見我一臉憔悴問我發生了什么事。

我把昨天晚上做的夢,和今天在水庫邊見到李大屌的尸體這一系列事情完完整整的跟俞叔說了一遍。

"小把戲,死水留魂!"俞叔吸了一口煙說道。

"什么意思?"我問道。

"昨天晚上他不是問你奈何橋怎么走嗎?魂魄被困在水庫里迷路了,投不了胎!"俞叔說道。

"李大屌怎么會去那里?現在怎么辦啊!"我問道。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