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大道彌天

更新時間:2019-11-02 23:17:40

大道彌天 已完結

大道彌天

來源:快閱 作者:阿獸 分類:異能 主角:蕭北辰,小魚

《大道彌天》主角蕭北辰,小魚是最新完結的異能小說,蕭北辰與同門富源發現靈石礦脈,為了獨吞獎勵,富源謀殺了立下最大功勞的蕭北辰,蕭北辰的身體被一根古怪的石筍貫穿,卻在一塊神秘玉佩幫助下復活成為了一個少年。<br>神秘玉佩理直氣壯認為自己對蕭北辰有生身之恩,至少也算是一個後娘。重生的蕭北辰無法回到原來的門派,經歷過人心的險惡,蕭北辰知道自己復活成少年的秘密絕對不能暴露,為了日後的發展,他不得不來到了萬里之外,修士匯聚的荒集。<br>在這里蕭北辰開始了全新的生活,在品行不良,牙尖嘴利的後娘蠱惑下,蕭北辰開始了與 展開

本書標簽: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匕首插在峭壁上,蕭北辰艱難向上攀爬著,蕭北辰的腰間系著一根手指粗的蠶絲繩索,在兩丈之下的地方,富源同樣用兩柄匕首交替著向上攀爬。

這一次他們兩個**斷龍崖深處探索了十九天,這是九死一生的任務,所有的付出有了巨大的回報,是超出預料之外的巨大驚喜。

一條小型靈石礦脈,這就是冒險的代價,蕭北辰知道時來運轉的時候到了。只要把這條靈石礦脈上交給師門,他們兩個必然能夠兌換一種血脈,被九逸宗視為無上傳承的血脈秘法。

這條靈石礦脈足夠維持九逸宗數百年的蓬勃發展,縱然師門刻薄,對于立下如此大功的弟子也必須要重賞,否則日后誰給師門賣命?

這個峭壁是唯一的出路,進來的道路被妖獸堵住了。蕭北辰和富源進入斷龍崖的時候被大批妖獸追殺,他們屢次險死還生,終于發現了那條埋藏在山崖深處的靈石礦脈。

蕭北辰的腰間沁出血跡,這是妖獸留下的印記。當時為了幫助富源抵擋妖獸的攻擊,蕭北辰的腰間被妖獸的爪子抓傷了。

三十二年前進入九逸宗,蕭北辰第一個認識的師兄弟就是富源。當時的富源資質不夠好,他雖然入門早卻不受重視,蕭北辰幫助了他許多。這些年來他們如同親兄弟一樣,一起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

蕭北辰進入九逸宗的時候已經是十二歲,錯過了修行的黃金時間。修道最好是從四五歲的時候開始,最晚也不能超過八歲。蕭北辰在十二歲偶然進入九逸宗并成為正式弟子,這已經是看在蕭北辰特殊的資質份上。

一步錯,步步錯,年幼時期的基礎太重要。十二歲的時候根骨已經成型,經脈也有些固化,導致蕭北辰在三年前才筑基成功。

這一次如果不是為了幫助富源獲得功勛來換取筑基丹,蕭北辰絕對不會冒險進入斷龍崖,這幾乎是把腦袋綁在了**上。

幸好所有的付出全部有了回報,找到一條沒有被開發的靈石礦脈,不要說筑基丹,兌換血脈傳承也沒有問題。

有些發青的手扣住了峭壁的上方,蕭北辰掙扎著爬上去,把那兩柄匕首插入了綁腿中,然后拖著繩索把富源拉扯上來。

蕭北辰雖然四十幾歲了,看上去依然是二十幾歲的青年男子模樣。年少時期的坎坷,讓蕭北辰比同門多了一份穩重,他珍稀來之不易的修道生涯。這一點讓許多師姐師妹們欣賞,她們覺得這樣的男人才值得托付終身。

富源來到峭壁上,他把自己丟在地上艱難地*@著。蕭北辰把水壺丟給他,里面是偶然采集到的石乳,現在剩下的不多了。

傷口傳來麻酥酥的感覺,妖獸的爪子有劇毒,還有妖氣侵入了蕭北辰體內。導致蕭北辰的身上肌膚發青,他必須抓緊時間趕回九逸宗,那里才有救命的靈丹。

富源抿了幾口石乳,說道:北辰,這樣一條靈石礦脈,足夠成立一個修行世家了。

蕭北辰疲憊地笑笑說道:我們來的時候給宗門報備過,我們的目的地就是斷龍崖。如果我們背叛師門自己組建世家,師門必然會通過蛛絲馬跡找到線索,那個時候就是大難臨頭的時候。

富源悵惘地說道:是啊,我有些貪心了,這樣一條礦脈上報給師門,肯定可以換來豐厚的獎賞。按照師門的規矩,發現者必然可以得到百分之二的獎勵。

富源左手把水壺交給蕭北辰,蕭北辰看著水壺之中所剩不多的石乳,他蓋上蓋子說道:不少了,我不貪心。

尖銳物體插入脊椎的感覺傳來,蕭北辰驚怒交加地轉頭看著富源,富源閃電般逃到數丈之外的地方,哽咽說道:可是我感覺太少了,北辰,你說得對,我們沒有能力私吞這條礦脈。

可是一個人得到獎勵會比兩個人均分更實惠一些,再說是我提議來到斷龍崖探險。你為什么不提議放棄自己的那份獎勵呢,那樣的話我絕對不會出手傷害你。

刺入體內的是妖獸的爪子,長達半尺的爪子仿佛鋼鐵鑄就。這是蕭北辰的戰利品,富源說想要煉制一件小法器,蕭北辰就給了他。此刻就是那根爪子插入了蕭北辰的脊椎骨,刺穿了氣海深深沒入體內。

本來就因為中毒和妖氣入侵而勉強支撐的蕭北辰嘴角沁出烏黑的鮮血,富源的暗算不僅讓蕭北辰雪上加霜,更摧毀了蕭北辰的意志。

蕭北辰是流浪的孤兒,當初是被當做燒火童子帶入了九逸宗,爾后才發現他的資質非常優秀,從而列入九逸宗的門墻。蕭北辰渴望親情,因此才會把曲意奉承的富源當做兄弟。

視為親兄弟一樣的富源,竟然干出如此無恥的勾當,能夠說出如此無恥的話語,蕭北辰心中的信念頓時崩潰了。

富源遲遲沒有辦法筑基,他故意偷偷流淚讓蕭北辰發現,然后委婉說出想要進入斷龍崖探險。他必須在被師門逐出去之前搏一把,要不然五十歲之前無法筑基,肯定會被攆走,九逸宗不養廢物。

斷龍崖是險地,而這里往往蘊藏著巨大的機緣,富源一個人不敢來這里,他必須拉著蕭北辰給自己撐腰。蕭北辰無法拒絕,他不忍心看到富源一輩子停滯在練氣期,慢慢看著大限到來而終老。

九死一生的幫助富源博一次,換來的是這樣的回報。蕭北辰左手捏劍訣,旋即想到自己的飛劍已經在與妖獸的戰斗中折斷,要不然富源也不會有膽量暗算自己。

富源盯著蕭北辰有些渙散的眼睛,憤怒說道:你想殺我,我看出來了。如果你的飛劍沒有折斷,你肯定毫不猶豫的殺死我,你太歹毒了。

蕭北辰一口烏黑的鮮血噴出來,他終于見識到了什么叫做喪盡天良。富源小心用腳把蕭北辰吐出來的鮮血染紅的泥土掃落到峭壁之下說道:我是你師兄,可是你怎么對待我的?你何時尊重過我?誰不知道蕭北辰有一個跟班叫做富源,你知道我心里是如何的痛苦嗎?

富源大聲怒吼,他隱忍了太多年,他知道自己的資質遠遠比不上蕭北辰。他盡量不漏痕跡接近蕭北辰,就是希望日后蕭北辰成長起來拉扯自己一把。

如果沒有這條珍貴的靈石礦脈,富源依然會表現得如同兄弟一樣,他知道蕭北辰未來的路還有很長,他必須為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留下一個可以依靠的靠山。

但是靈石礦脈改變了一切,蕭北辰說得對,藏匿靈石礦脈那是找死的行為,莫不如向宗門換取獎勵。而一個人獨吞獎勵,比兩個人分享**人得多。

富源相信自己的未來改變了,他得到的獎勵足可以讓他脫胎換骨,他將不再平庸,他看到了光輝燦爛的未來,蕭北辰的利用價值也就到達盡頭了。

蕭北辰的大部分實力在飛劍上,飛劍折斷,連續遭到重創,讓他油盡燈枯。富源看到蕭北辰的臉色變得烏黑,他這才解開繩子,抬腿把蕭北辰踢向了峭壁之下。

高達五百多丈的峭壁,就算是蕭北辰處在巔峰時期,也要被摔得粉身碎骨。富源喃喃說道:師尊,諸位長老。北辰和我闖入斷龍崖,他身負重傷,在我的拉扯下他掙扎著爬到了峭壁的盡頭,眼看著我們兩個就能夠順利回歸,可是他掉了下去。

全是我的錯,當時我們兩個應該綁上繩索,那樣的話北辰就算死了,至少可以落下一個全尸。我該死,死的人怎么不是我啊。哈哈哈……

狂笑聲驚起了飛鳥,富源狂笑沿著山脊走下去。他沒有使用匕首而是使用獸爪刺入蕭北辰體內,這是在發現靈石礦脈之后就定下的歹毒計劃。

日后師門來人的時候,他們會看到蕭北辰的尸體。縱然他們詳盡的檢查,也不會發現是富源下手殺了蕭北辰,他們只能認可富源的說法——蕭北辰因為傷勢太重,而在攀爬到最后的關頭掉了下去。

蕭北辰的身體落葉一樣飄落,他失神的雙眸看著越來越遙遠的藍天,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如果有來世,蕭北辰相信自己不會那么傻,竟然對一頭藏在身邊的毒蛇沒有絲毫的防范。可惜沒有誰聽說擁有上輩子的記憶,人死如燈滅,從此塵歸塵、土歸土。

當蕭北辰的身體掉落在地上,一根凸起的石筍貫穿了蕭北辰的尸身,巨大的重力加速度之下蕭北辰的身體四分五裂。

這個凸起的石筍有些古怪,蕭北辰和富源來到峭壁下面的時候,蕭北辰就發現了不對勁。這根石筍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斷龍崖雖然有不少石筍,但是峭壁之下沒有石筍孕育出來的環境。

只是當時蕭北辰和富源急于趕路,蕭北辰沒有時間仔細思索,他急著趕回師門療傷同時上報發現了靈石礦脈的好消息。

蕭北辰覺得自己眼前一黑,他知道自己死了。他甚至能夠感受到身體被那根兩丈長的石筍貫穿,然后四分五裂,他甚至看到了天空搖晃,然后天黑了。

蕭北辰濺落滿地的鮮血滲入了地下,仿佛大地是干涸的沙漠,貪婪汲取每一滴水珠。

死后的世界是黑暗的,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陰曹地府?蕭北辰心中涌起了希望,原來這是真的,那么是不是有因果報應?

勾魂的陰差呢?蕭北辰想要站起來,死了就要有死了的覺悟,蕭北辰努力了半天,他的魂魄紋絲不動。

然后蕭北辰感到了寒冷,沒錯了,是陰曹地府。據說這里寒冷無比,因為陰氣太重,活人來到這里會活活凍死。

寒冷的感覺越來越清晰,同時身上有些癢。疼痛可以用意志抵擋,唯有癢不行。如果身上癢得厲害,卻無法抓撓,這就是天底下最殘酷的酷刑。

蕭北辰感覺全身發癢,癢得撕心裂肺。陰差大哥呢?快來救命啊,哪怕上刀山下油鍋也認了,只要別讓自己這么癢下去就好。

在癢到即將崩潰的時候,蕭北辰的眼前亮了起來,一行銀色的字跡浮現在眼前。資源不足,請選擇恢復到孱弱的成年期還是完美的幼年期。

蕭北辰腦海一片空白,陰差大哥這是玩兒什么花樣?蕭北辰第一次遇到這種詭譎的事情。畢竟以前沒死過,也沒有人講述死后是什么樣子,蕭北辰有些迷惘。

似乎察覺到蕭北辰遲遲無法作出決定,那行銀色字跡變換了:孱弱的成年期日后沒有發展潛力,無法匹配你強悍的意志力,選擇完美的幼年期可以擁有無盡的未來。

這不是逗著玩吧?真的有選擇機會?蕭北辰嘴唇顫抖著說道:幼年期。

說完之后蕭北辰有些后悔,他自己也聽不到自己說的話,顯示字跡的陰差大哥能聽到自己說的話嗎?至少蕭北辰自己就聽不到。

那行銀色字跡消失了,一行碩大的銀色大字出現:你確定幼年期有能力逃出這里?

蕭北辰崩潰,這是鬧哪樣啊,方才陰差大哥怎么不給出第三個選擇?當自己選擇了之后卻告訴自己這樣不可能。這不是拿自己尋開心吧?自己已經死了,還是慘死,陰差大哥就不能有點兒同情心嗎?

蕭北辰小心翼翼地說道:您看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另一行銀白色字跡顯現出來:必須有,我建議復活到十七歲左右比較合適。

蕭北辰很失望,原來不能從頭開始,原來自己還是要錯過奠基的最佳年齡,不過這樣也行,至少自己……陰差大哥不會是繼續耍自己吧?

下一刻蕭北辰覺得劇痛襲來,從癢到了極致換成了千刀萬剮般的痛楚,蕭北辰居然覺得驚喜交加。沒有親身體會過全身癢到要死要活的滋味,就不會明白痛苦是多么的令人欣喜。

蕭北辰抱著萬一的希冀,或許自己遇到的這個陰差大哥覺得自己死得太憋屈,所以給了自己一個重新活過的機會,如果真是這樣,老天待自己不薄。

蕭北辰心頭恍惚一下,然后他感到自己掉落了下去,隨著撲通一聲,蕭北辰睜開眼睛,他看到了上方有一塊殘缺的發光玉石。

蕭北辰左右看了看,他驚駭發現自己的腦袋能夠轉動了。蕭北辰猝然坐起來,低頭向身體看過去的時候,蕭北辰看到了自己的**。

蕭北辰試探著舉起手,他看到了一雙白嫩而有力的手,沒有絲毫的傷疤,沒有練劍留下的老繭。蕭北辰呆滯的目光從雙手掠過,呆滯地看著發光的玉石。

發出光芒的殘缺玉石降落,來到了蕭北辰面前,一行銀色字跡浮現出來:是不是感覺不錯?

蕭北辰感到心跳加快,這就是鬼差大哥?這里到底是哪里?蕭北辰站起來,恭敬抱拳說道:我是不是真的活了?

玉石遲疑了片刻,另一行字跡顯現出來:真的,比珍珠還真。

蕭北辰不喜歡開玩笑,古怪到了極點的玉石說了一個冷笑話,蕭北辰沒覺得好笑,只覺得詭譎無比。

自己死了,卻被這個玉石復活了,還是有選擇權的復活,一下子把自己復活到了十七八歲的樣子。蕭北辰一時間無言以對,他腦子里面也亂糟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蕭北辰踟躕了半天問道:請問您是誰?

殘缺玉石前方一行令蕭北辰崩潰的銀色字跡顯現出來:我給了你第二次生命,你可以把我當做你娘嘍。

蕭北辰嘴唇顫抖,他用最大的毅力說道:石娘。

殘缺玉石打個趔趄,旋即重新穩定下來,顯然殘缺玉石沒想到蕭北辰竟然真的喊了一聲娘,它被嚇了一跳。

這個家伙的記憶顯示他不喜歡開玩笑啊,難道他真的認為自己有資格當他的娘?這個從小流浪的野孩子的確可憐了一些。

殘缺玉石這次沉默了良久顯示一行字跡問道:重活了一次,有什么想法?

蕭北辰張嘴,旋即愣在那里,報仇是必須的,但是自己怎么去報仇?難道回到九逸宗說自己就是蕭北辰,被狼子野心的富源給謀殺了?

不要說沒有人相信,就算有人相信了,石娘的秘密也會暴露出去,這是比靈石礦脈還要珍貴的存在。有了石娘,就等于擁有了重生的能力,師門的人會放過這樣的至寶?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發現了靈石礦脈,宗門會給與重重的獎勵,那是為了收買人心。但是一塊可以讓死人復生的玉石呢?這就是催命的閻羅。

就算沒有富源的黑手,蕭北辰也不可能把這么珍貴的寶物獻上去,他不是不懂得人心險惡,只是他沒想到富源會為了礦脈的獎勵而謀害自己。

蕭北辰默默內視,他沒有感應到體內有元氣的存在,但是他的念力保存了下來。

而且在內視的時候,蕭北辰驚喜發現自己的經脈通達,這是煉氣大成才具備的資格。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修煉,他可以迅速恢復到練氣大成的狀態。

雖然沒有保留筑基期的實力,能夠保留練氣大成的根底,也足以驚喜。兩世為人的離奇經歷遭遇了,蕭北辰覺得別無他求。

實際上足足半刻鐘的時間,蕭北辰依然覺得如夢似幻,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真的活了過來。

殘缺玉石看著臉上表情變化多端的蕭北辰,再次浮現出一行字跡說道:我建議你先離開這里,并掃清手尾。讓人知道你活著,麻煩會很大,娘可以保證這點。

蕭北辰用力點頭,這是現在最迫切的一件事情。隨著蕭北辰點頭,前方的墻壁裂開,外面的天光傾瀉進來。

殘缺玉石落下來,蕭北辰伸手,殘缺玉石變成了一個不完整的玉佩落入蕭北辰手中。玉佩顏色溫潤,中間有一個淡淡的血點,握在手中感覺很舒服。

蕭北辰身上光溜溜的,他握著玉佩走出去,就看到了自己凄慘無比的尸骸。那不能稱之為尸體,只能說是一堆碎屑。

蕭北辰出來的洞口消失了,仿佛那里從來不存在一個洞口,而那個凸起地面的巨大石筍也消失了

蕭北辰握緊拳頭仰頭看天,發出無聲的吼叫。富源,你這個喪盡天良的畜生,你會死的很慘,慘絕人寰的那種死法才對得起你的所作所為。

蕭北辰從殘骸中找出了那兩柄匕首,這是他離開的唯一方法。除了再次攀爬峭壁,他不可能沿著進入斷龍崖的來路返回,那里妖獸橫行,蕭北辰可沒能力返回去。

蕭北辰看著玉佩,看到自己近乎完美的**露身體,他才能真確感受到自己的離奇遭遇是真的,的確比珍珠還真。

蕭北辰咬住玉佩,雙手握著匕首再次開始在峭壁上攀登。當時蕭北辰和富源在峭壁上插出來的痕跡,成為了蕭北辰借力的地方。他不需要耗費力氣把匕首插入峭壁,只需要沿著原來的痕跡向上攀登就可以。

再次來到峭壁之上,蕭北辰把匕首丟了下去。蕭北辰知道手無寸鐵在這崇山峻嶺的危險,不過他不能留下線索。

日后富源帶人來查看尸首,如果發現匕首不見了,肯定會產生懷疑,蕭北辰相信依靠自己的經驗,還有這個不同尋常的新生軀體,就算手無寸鐵,他也一定能夠順利走出群山。

至于下一步怎么辦,蕭北辰沒想好。一個方法是自己閉門修煉,按照九逸宗的方法修行。兩世為人的經驗,加上這絕佳的軀體,他相信自己能夠在十年之內重新筑基成功,也會更短。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到大門派拜師,他不再是原來的蕭北辰。他有前一世的經驗和智慧,還有這經脈通達的完美身體,他完全可以成為大門派的弟子。

在九逸宗生活了三十幾年,他對九逸宗有感情,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家,也正是九逸宗讓他從流浪的孤兒變成了一個筑基的修士。

不管當初九逸宗的人對蕭北辰如何冷漠,至少他們給了蕭北辰一個機會,讓他改變命運的機會,他只恨富源一個人,而不是整個九逸宗。

如果投靠其它門派,就等于背叛九逸宗了。但是似乎只有這一條路最理想,否則蕭北辰無法解釋為什么自己活著,還變成了一個少年。

蕭北辰用樹葉編成了一個草裙,扛著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在荒野中跋涉,同時苦惱的思索著。夜色降臨,躲在一株大樹的樹冠中休息的蕭北辰終于想到了一個好地方。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