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妻命克夫:病弱老公,求放過

更新時間:2019-11-05 18:19:56

妻命克夫:病弱老公,求放過 已完結

妻命克夫:病弱老公,求放過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肥白菜 分類:總裁 主角:陸淮寧,鐘睿瑤

妻命克夫:病弱老公,求放過是肥白菜最新著作的總裁小說,主角陸淮寧,鐘睿瑤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鐘睿瑤命不好,訂婚四次,克夫四次,沒有男人敢娶她。“我娶你。”陸淮寧橫空殺出,傳言身體不好,出身豪門,卻患有絕癥,別人對他避之唯恐不及。鐘睿瑤不嫌棄,嫁了。婚后,她無語望天,尼瑪,說好的身體不好呢?說好的體力不支呢?說好的養病靜休呢?她顫抖著雙腿,哆哆嗦嗦的指著罪魁禍首,一臉委屈:“陸淮寧,你這個騙子!”“鐘睿瑤,沒有我的命令,你離開我不能超過五米。”“現在我距離你4.99米遠,陸少。”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陸淮寧此次任務行動失敗。他本來是想著孤身潛入這里,解救鐘睿瑤的。現在看來,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鐘睿瑤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一丟丟,同時,劫她的這兩個人也有些包子了。陸淮寧感覺自己越在此處停留,所犯的錯誤就會越多,暴露出來自己的身份信息也越多。鐘睿瑤又不傻,如果被她看穿了這些,就麻煩了。既然沒事,不如早撤退。陸淮寧想到這里,對著鐘睿瑤虛晃了一拳,轉身鉆入了落地窗簾的后面。等著鐘睿瑤急著追過去,一掀窗簾,卻發現這里已經空無一人了,只有冷風從敞開的窗縫中吹了過來。鐘睿瑤一跺腳,自己還是動作慢了,讓這個家伙給逃掉了。“真是高人啊,動作瀟灑,可以全身而退。”屋子里面的兩個奇葩還在那里不知死活,一臉*拜地給陸淮寧叫好。“你們兩個。”鐘睿瑤正好沒有地方發泄郁悶的心情,這兩個貨還主動送到門上了。看著鐘睿瑤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了過來,他們兩人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險向著自己逼迫過來。“警察怎么還不來啊?”老二的牙在打架打顫,發出輕輕地碰撞聲。“我馬上打個報警電話,催一下。”老大這時候手忙腳亂地從衣兜里掏出了電話,一個沒有留神,電話還被摔到了地上。老大正想伸手去撿起來電話,一只腳比他速度更快地踩到了電話上面。老大一抬頭,就看到了鐘睿瑤居高臨下地在望著他。“我要先行一步了,你記得清明的時候,到我墳頭上來,給我帶點辣條來,我就喜歡那口。”老大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哥啊……”“弟啊……”兩人抱成了一團,嚎啕大哭。不過,就在此時,警察及時趕到了這里。“我們是警察,有人報警這里發生劫持案件。”一隊警察破門而入,每個人都神情戒備,端著一把槍。不過,眼前的景象讓這些警察迷惑不已,根據報警電話的內容,這里應該是兩個男人劫持了一個女人,可是現場看起來,情況卻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究竟誰劫持了誰啊。“我是受害者。”鐘睿瑤站定了身形,瀟灑地把臉一揚,頭發一甩。“我們兩個是劫匪……嗚嗚……請警察同志趕緊逮捕我們吧。”在地上兩個貨可算是看到了親人,連滾帶爬地過去抱著了警察的**,死都不放手。警察莫名其妙,干了這么久的工作,第一次遇到這情況。鐘睿瑤用手撩起自己的長發,傲然地說 :“我本身是女子防身術的教練,應對突發狀況,還算是有點小心得。”警察這才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這兩個不幸的劫匪是撞到槍口之上。錄完了口供,鐘睿瑤走了警察局,她這才發現老周的車子停在了警察局的院子里面。老周招呼鐘睿瑤上車。車門一開打,鐘睿瑤看見陸淮寧坐在車子里面,手里端著一杯咖啡。鐘睿瑤看到陸淮寧的臉色不大對頭,雙頰泛著可疑的潮*紅,看向自己的目光躲躲閃閃的。 “你病了?”平日里那個吊兒郎當,慵懶病弱的陸大少今天畫風不對頭。“沒有……”陸淮寧心虛地回答,他端杯子的手在輕微發抖,咖啡杯中的液面不斷地泛著漣漪。就是這只手闖的禍,剛才摸到了鐘睿瑤的%.口。“鐘小姐,我們少爺是在擔心你。都怪我不對,沒有能夠保護好你,讓你受到這么一番驚嚇。”駕駛位置上的老周開口道歉。“其實還是我警惕性不夠高。”鐘睿瑤怪自己馬虎,沒有能及時發現出租車上的異樣的地方。“我本來命就不好,挺硬的。”說出這句的時候,她笑得慘淡。“不,這個跟你沒有關系,是我連累了你。”陸淮寧心里有數,自己的聯系方式只有軍區內部的人才能知道。而兩個劫匪能夠第一時間就準確無誤地撥通了自己的電話,提出要挾,這說明籌謀這事的人針對的目標不是鐘睿瑤,而是自己。這個念頭在他接到電話的時候,就已經在腦子中生成了。但卻沒有空閑精下心來好好整理思路。如今,他陷入了沉思中。還是周叔說的對,越是示弱予人,才能越保證安全。自己蟄伏這么長的時間,現在稍微點動作,‘巡天’戰斗機剛試飛成功,這就又被人給盯上了。陸淮寧全神貫注地思考,方才乍見鐘睿瑤那刻的緊張慌張也就是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臉上飛揚著機警、智慧的神采,雙眼炯炯明亮,兩片薄唇抿成了一條線,莊重而冷峻,沉著而內斂,如同一只蓄勢待發,隨時可以猛撲過去對獵物發起致命一擊的雄獅。陸淮寧自己沒有覺察到什么,但坐在他對面的鐘睿瑤,卻第一次看到陸淮寧呈現出如此帥酷的一面。她不僅一怔。雖然臉孔還是那張臉孔,但換上了這個神情,陸淮寧的形象同平日迥然不同。夠爺們兒,夠陽剛,夠味道。壓倒性的氣場,跟人一照面,不用開口,就能夠讓對手心驚膽戰。這才是當兵男人的范兒。在鐘睿瑤以往的人生中,對男人的陽剛氣質還定義不夠準確。可是,就在不久前,她同黑衣蒙面男人交手的過程中,她才有了切身的體會。那種如山一般魁梧巍峨的身材,鋼鐵一般堅硬有力的臂膀,王者一般強大威懾的氣場,這些都給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腦海中的記憶,如同電影慢回放一樣,將每一幀每一幀畫面重現,最后,定格在了一只手停在她*前的場景上。噗。這個少兒不宜的畫面,刺激到了鐘睿瑤的神經,她一下子沒有忍住,把嘴里的咖啡給噴了出來。這口咖啡星星點點地濺到了陸淮寧的**上。“抱歉。”鐘睿瑤急忙扯過來紙巾,彎**身子去給陸淮寧擦拭污漬。“我自己來就好了。”陷入到沉思中的陸淮寧此刻如夢方醒,跟鐘睿瑤說。“咦,這是什么?”鐘睿瑤把陸淮寧的腳角一掀,卻發現了他里面穿著的衣料挺奇怪的。陸淮寧一看,心中暗叫不好,自己來不及換下的黑色緊身衣,被這個丫頭給發現了。“沒有什么。”陸淮寧飛快地掩飾,用手將褲腿朝下一按。“我看看。”鐘睿瑤也說不清什么地方不對,但就感覺這個衣料,那個光澤,那個緊實,那個黑色,她怎么有些眼熟。“那個就是普通的襯褲而已。”陸淮寧把臉一轉,看來要對鐘睿瑤采用非常的招數。“你不允許我下面穿**么。”他低聲地對她說。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婚戀小說
  3.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