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皇神之書

更新時間:2019-11-02 23:05:37

皇神之書 已完結

皇神之書

來源:快閱 作者:山中聽海 分類:異能 主角:艾森,卡斯琳瑪特

由山中聽海創作的異能小說《皇神之書》,主角是艾森卡斯琳瑪特小說講述了創世天神的一個玩笑,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艾森原本只是一名安分守己的十六歲少年,但是卻被創世神派下的天神選中,成為創世神所頒下的任務的「主角」,不但從地球上被抽離到一個從未聽聞的異世界,而且這個異世界還危險重重,隨時有可能出現足以奪走他性命的強大存在。<br><br>到底這個世界是個由非人統治的野蠻世界,還是像地球一樣,由人類主宰的文明世界呢?在這個擁有地球所沒有的魔法的世界里,他該如何在魔法的強大力量、各種神奇的技法與絕對的實力主義下生存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外放的七彩斗氣四處凌虐,七彩的魔法不時劃過戰場,炸起一塊塊散碎的土石。在幻影鎮狩獵隊分工嚴格的包圍下,五只土刺山豬正在包圍圈中無助的哀號著,這群擁有上位初級劍士與土系中位初級魔法師實力的魔獸縱然懂得互相照應配合,以對付眼前數倍于己而且強大于己的敵人,但是牠們的命運已在當初被包圍起來時就注定了。

艾森此時正躲在一棵樹上,茂密的枝葉成為了他最完美的偽裝,穿透層層樹葉的槍管正瞄準著地上那五只土刺山豬中的其中一只。地面上的狩獵隊不時的發出幾道斗氣、魔法,讓這五只魔獸無暇照顧躲在樹上的艾森,讓擁有足以一擊必殺土刺山豬的武器的艾森能夠安靜的、不受干擾的做掉這五只魔獸。

碰轟!

槍口噴出夾雜著烈焰的白煙,一顆金屬制圓形彈頭準確無誤的穿過其中一只土刺山豬的頭部,這只魔獸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命喪當場。然而一只山豬的倒下卻沒有達到狩獵隊預期的效果──讓其他的土刺山豬更加恐慌──反而激怒了這些已陷入死亡陰影的生物。

同伴的倒下頓時讓其中一只土刺山豬發出狂怒的吼叫聲,牠的雙眼間突然散發出一道道土黃色光芒,而其他的土刺山豬也紛紛仿效,發出憤怒的怒號聲。

魔法師們立刻就感受到大量的土系魔法元素開始向土刺山豬處聚集,他們紛紛大聲的向周圍的戰士警告道:小心!牠們可能要施展土刺術!

當魔法師的話音落下時,一枝枝尖銳粗壯的土刺突然自幻影鎮狩獵隊戰士的腳底下刺出。大部分的戰士們皆敏捷的閃開土刺的襲擊,并及時以附加斗氣力量的怒砍將粗大的土刺擊斷,但是難以預測攻擊位置的土刺仍不時挑飛幾名來不及防御的幻影鎮戰士。

慘叫聲與驚嚇聲不時自隊伍中響起,但是除了唯一的一名神圣魔法師不斷的騎著馬匹巡視各處,為受傷的戰士施展治愈魔法之外,其他的戰士與魔法師皆緊守原位,戒備著土刺山豬可能發動的沖鋒攻擊。

此時艾森已從剛剛開槍射擊的樹上轉移到另外一棵樹上,并將Martini-Henry步槍重新裝填完畢,開始瞄準下一只土刺山豬。但是,就在他以步槍上的覘孔準星圈住下一只土刺山豬時,一道危險的感覺突然自他的心底竄起,這股感覺不似之前他們剛獵殺完月夜魔狐時感受到的不安,而僅僅是一種遇到危險前的預兆。這種感覺已數次救過他的性命,所以當他再次感受到這種危險預感時,他毫不猶豫的放棄攻擊,并迅速的從樹上跳下來,準備轉移陣地。

艾森心中的危險預感立刻就化為了現實,雖然土刺山豬們此時正飽受著幻影鎮狩獵隊戰士們不時發出的斗氣攻擊侵擾,但是其中一只土刺山豬仍發現艾森才是真正帶給牠們危險的罪魁禍首,所以一只土刺山豬趁著幻影鎮戰士們的攻擊空檔,凝聚起一顆如艾森拳頭大小的飛石,并砸向艾森藏身的枝葉之中。

艾森小心!

啊!卑鄙的畜牲,看我一劍!

艾森,快躲開!我們可以繼續牽制牠們……

死到臨頭還想造反,看箭!

感受到土刺山豬的殺意與異動的眾人紛紛出聲示警與發出攻擊,不過土刺山豬的飛石仍準確無誤的擊入茂葉之中,并砸斷幾根粗大的樹枝。不過當飛石飛入樹葉之中時,艾森已穩妥的站在了地上,但是令艾森想不到的是,在他落地的同時,竟還有一顆飛石穿過眼前人墻之間的縫隙向他砸來。

堪堪躲過一顆飛石的艾森此時根本無法躲開下一道襲擊,而眾幻影鎮戰士們雖然想要挑開這顆礙眼的石頭,但是土刺山豬的偷襲太過突然,戰士們雖能依靠身體本能躲過,但是他們身后的艾森卻無法躲開這顆石頭。

艾森頓時被由純粹的土系魔法元素組成的石頭擊中,劇痛立刻自左肩傳入腦中,強大的推擠力則讓他整個人向后傾倒在地上。

啊!艾森!你還好吧?就在艾森附近的艾爾迪亞趕緊抱著手中的十字巨弩跑到艾森身旁,并拉開他的領口,看著剛剛遭到飛石擊中的左肩處。不過讓艾爾迪亞安心的是,艾森的左肩僅僅有個紅印,而沒有任何傷口。

我沒事,光之壁這個防御魔法雖然級別很低,但是還是很有用的。

艾森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理了理衣著,并在數名關心他的幻影鎮戰士眼前扭一扭身子,順便讓他們看看包住自己的光系上位初級防御魔法光之壁的光芒,表示自己并沒有受傷。接著他立刻拿起Martini-Henry步槍,又找了一棵樹木爬上去。

剛剛艾森被飛石擊中并倒下時,小狼正好從艾森的領口中摔了出來,但是艾森此時正忙著要做掉那只偷襲自己的土刺山豬,根本沒有注意到原本%.口那種熟悉的沉重感消失了,所以小狼只好無奈的隨著艾森的腳步,以牠那四只幼小的肉爪緩緩的爬到艾森埋伏的位置,并趴在艾森的鞋子上,觀察著下方的土刺山豬。

碰轟!

一名身材健壯粗獷的男子看著眼前那對抱在一起的少年。在陰暗而且堆滿儲物木桶的房間之內,這對無助的少年兄弟只能以充滿恐懼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名比兇神惡煞還要恐怖千百倍的大漢。他的手中提著他們母親的首級,被斬斷的脖頸還不時滴淌著鮮紅的血液,怵目驚心的斷口更是毫無遮掩的展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名男子突然將那對兄弟母親的首級扔到一旁,接著他大步的向這對少年跨去,手中依然淌著鮮血的長劍散發著陰寒的殺氣,而男子臉上的嗜血之色則摧殘著少年們脆弱的心靈。

男子的動作嚇得這對兄弟驚慌的后退,企圖躲開男子的逼近,但是他們很快就感覺到自己的后背貼緊了冰冷的墻壁,無助的他們只能等待著這名男子最后的處決。

嘿嘿嘿……外面那些家伙都只愛推倒蘿莉,但是他們從沒想過,推倒正太的感覺實際上遠比推倒蘿莉要爽快得多了……他媽的,你看起來比你旁邊那個還沒成熟的小鬼正點多了,快過來,讓大爺我爽一下……

那名男子邊舔著嘴唇,邊緩緩的逼近,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穢的光芒,雙手微微的顫動著,似乎因為自己遇到了一名極品而感到相當興奮。

別……別過來……

那名看似比較年長,同時樣貌也比另一個少年更加清純可愛的少年,強忍著恐懼護住自己的弟弟,卻沒想到那名男子竟突然伸出沾染著鮮血的大手抓住少年纖細的頸部,接著轉身就往門口走去,對那少年的弟弟甚至看都沒有看上一眼。

放……放開我哥哥!

眼見自己的哥哥在不斷的痛苦掙扎著,這名少年的弟弟突然象是發狂似的往男子沖去,但是男子卻突然向后方狠踹一腳,將弟弟狠狠的踢開。弟弟的%.口中了充滿力量的一腳,頓時口噴著鮮血向后飛去,整個人將整片墻壁撞裂,最后緩緩的滑到地上,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弟弟──!

少年眼見自己的弟弟慘遭毒手,頓時如發狂般不斷的捶打著男子的%.口,不過男子對于少年的粉拳卻絲毫不以為意。

突然,少年停止了捶打,因為此刻他已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正確來說,他根本沒辦法說話,因為男子那充滿唾液的惡心嘴唇正印在少年的紅潤雙唇上。

媽的!真的有夠爽……嗯……讓我來看看你的本錢!

男子**了少年的嘴唇之后,似乎還意猶未盡,他突然將右手拿著的長劍插回腰際間,接著他用雙手抱著少年來到房門旁邊的墻壁上,并肆無忌憚的用自己的嘴舌侵犯著少年的身體,從少年的四肢開始緩緩游動,并越發無忌的往少年的身體各處移去,最后更是大膽的**少年的隱私地帶。

而遭受慘無人道對待的少年只能默默的低聲哭泣,年僅十三歲的他自小到大雖然生活不算富足輕松,但是他至少過得很快樂、很幸福。可是現在他的弟弟與母親卻被殺死,強大的父親則已隨著狩獵隊離開幻影鎮,根本不知道現在城鎮內遭受到何種可怕的災難肆虐,以及自己的兒子受到他人多么變態的凌虐。

喂!馬斯!你在搞什么鬼……靠!你……唉──算了,趕快把事情解決,那些該死的防衛隊死守住了幻影鎮的精華地帶,如果我們不攻下那塊地方的話,那么我們就別想撈到大油水!

一名裝備較那名男子精良的壯漢突然提著大刀出現在房門前,他先是瞄了一眼在陰暗處淌血的婦女頭顱,與靠坐在墻邊,%.口一片鮮血的年幼少年,接著他就看到一個位直屬于自己管轄的手下正在性侵害一名少年,他頓時皺著眉頭對那位被稱呼為馬斯的男子說道。

對于這位手下的特殊癖好,身為長官的壯漢實際上并不會感到特別反感,但是擁有正常性取向的壯漢畢竟與擁有這種特殊傾向的馬斯不同,他無法眼見這種男性與男**歡的場景而無動于衷。

喔嗚……好……好的。馬斯**笑著看了自己的長官一眼,含糊的說道。

此時馬斯正享受著嘴巴與少年最為隱私的部位大面積接觸的愉悅,壯漢本能的露出厭惡的表情,接著他立刻轉身離開這個幾乎讓他感到窒息的地方。

呼嘿嘿……寶貝,看來……嗯,看來我們沒時間繼續進行下去了,只好提早讓你先上路啦!唉──這么可人的寶貝,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把你帶到我的藏寶庫去……

馬斯那淌滿唾液的嘴緩緩移開了少年因受到侵犯而堅硬的昂揚,以一副真摯的抱歉表情說道,接著他的右手再次抽出長劍,然后完全無視少年驚恐的表情,緩緩切開了他纖細的頸部。鮮血頓時如裂開的水壩內的儲水般,漸漸自裂縫**而出,最后形成一道向前**的血箭。

馬斯將喉嚨被割開的少年扔到地上,溫熱黏稠的鮮血沾染了他的頭發、臉、%.口與腹部。少年的喉頭發出了窒息的嗓音,但是馬斯對此早已免疫,他毫無表情的走出了這間陰暗濕冷的房間。

哈哈!收獲真是豐盛啊!

杰克森高興的看著后面幾臺由馬拉著的拖車,每臺車子上都躺著兩、三只土刺山豬,而其中一臺拖車上還放著那只死亡的月夜魔狐。雖然他們離開幻影鎮至今不過三天,但是收獲卻足以抵得上近半個月的狩獵。

多年以來,狩獵土刺山豬對他們來說幾乎是難以達成的夢想,因為土刺山豬的力量雖然不強,但是牠們勝在生命力極其旺盛,而且**防御力非常強悍,若不是因為這次有艾森的Martini-Henry步槍,不然想要一擊殺死土刺山豬,對這些幻影鎮鎮民來說猶如舉弓射月。

不知不覺中,他們距離幻影鎮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了,只要他們翻越了前方的高聳丘陵,那么他們就可以看到丘陵下的幻影鎮了。

艾森,你怎么看起來似乎悶悶不樂的,難道身體不舒服嗎?還是有什么事情嗎?鐵匠師傅愛迪生看了看這位讓他得意非常的學徒,關心的問道。

如今艾森的能力、知識與技術早已比得上一名資深的工匠了,要不是艾森還欠缺長期的工作經驗,不然愛迪生早就放艾森出去開設自己的店鋪,或是接任自己的鐵匠鋪了。

不,我身體很好。只是……我心中總覺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發生似的……這種感覺從昨天就纏著我了,就在我們殺死月夜魔狐時……可能是鎮上發生什么事情了吧?我的這種感覺一向很靈驗的,因為之前這種感覺曾救過我很多次,所以我……啊!

艾森語帶遲疑的說道,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發生事情了──畢竟他自己知道這種感覺與那種切身的危機感是不同的──但是他總覺得就是有事情發生。不過當他說到一半時,他突然注意到,丘陵頂后方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黑煙飄散過去。原本他對這些黑煙不以為意,但是他突然覺得這些黑煙似乎要比平常民家煙囪排出的青煙要深色許多,他立刻猜到鎮上很可能真的出事了!

怎么了?愛迪生被艾森的態度嚇了一跳,趕緊追問道。

煙!黑煙!鎮上可能出事了!艾森指著天際那片淡淡的煙幕,大聲的叫道。

原本還在歡鬧的幻影鎮鎮民突然靜默了下來,眾人紛紛不解的看向艾森,同時又看了看天空。但是他們無法分辨出蔚藍的天空之下是否真的有一層灰黑色的煙幕,只好再將眼神投向領隊杰克森。

我去看看。杰克森看了一眼天空,皺著眉頭說道。接著他開始緩緩的唸誦起風系中位初級魔法飛行術的咒語。

不久之后,艾森感覺到有不少風系魔法元素紛紛向杰克森飄去,并托著杰克森的身體緩緩的飄了起來。

杰克森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丘陵頂端,眾幻影鎮的戰士們仍持續趕著路,但是原本的嘻笑打鬧已消逝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倍感壓抑的沉默。

僅僅幾秒鍾過去,杰克森的身影就從丘陵頂端現身,這次他飛行的速度出奇的快,同時他臉上的慌張表情告訴了眾人,他帶來的絕對不會是好消息。

快!放棄獵物!所有人立刻趕回幻影鎮!位于城鎮中心的教堂就快要被強盜攻陷了!

杰克森帶來的消息猶如巨雷般轟在每一名幻影鎮鎮民的頭上,好似雷鳴般的惡耗將這些純樸的鎮民們都炸懵了,要不是杰克森突然以魔法傳音將他說的話再次傳入眾人的耳中,只怕這些剛剛豐收而歸的戰士們會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快!所有人準備戰斗!能夠打進城鎮中心的強盜絕非泛泛之輩,我們必須竭盡所能拯救我們的城鎮!

首先發出命令的是幻影鎮城鎮防衛隊的副指揮官哈爾濱,此時他立刻展現出了一名指揮官該有的素質,以冷靜的態度應對突如其來的狀況。雖然他剛剛也被杰克森帶回來的訊息給嚇呆了,但是迅速被杰克森的聲音喚醒的哈爾濱立刻就恢復成一名合格的指揮官,馬上對由數十名幻影鎮戰士組合成的隊伍下達命令。

放棄一切的累贅,包括獵物、車子……等等物品,所有人除了必要的糧食與飲水之外,就只有身上的護具與武器。每一名戰士立刻將自身調整到最佳狀態,所有人以最節省體力的方式與最快的速度越過了這座不算太高的丘陵,當他們踏上丘陵頂,并看見遠方的幻影鎮時,所有人的心都糾結在了一起。

城鎮各處都冒出濃烈的黑煙,熊熊的大火蔓延了將近三分之一座城鎮,幻影鎮連接至橫貫之河彼岸的橋梁已經被摧毀,原本清澈潔凈的河面則飄浮著大量的尸體,由此可見幻影鎮遭受了多么可怕的襲擊。

快!所有人保持最快的速度,快點回去支援幻影鎮防衛隊!杰克森緊握著手中的魔杖,大聲的怒吼道。他的兩只手因為用力過度而微微顫抖,他的太陽穴因為情緒的劇烈起伏而不斷的跳動著,

幻影鎮的戰士紛紛沉默的向前方沖去,包括狩獵隊中的另外四名法師也揮鞭加快了坐騎的速度,務求能夠在戰士們投入戰斗之際給予他們強力的魔法支援。

艾森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沒想到竟然真的會發生這種事情,他的內心一時間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幻影鎮是他來到異世后的第一個位于人類世界中的家,是第一個他首次看見的異世界人類城池,然而這座城鎮如今卻被一支強盜團攻擊,甚至摧毀了一大半,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艾森!快走吧!我們的戰士需要你的支援魔法啊!如果……

杰克森眼見艾森仍呆呆的站在原地,趕緊走到艾森身旁并催促道。不過當他注意到艾森的眼神時,他原本打算搬出來的訓斥卻說不出口了,因為他從艾森的眼神之中看見了震驚與隱藏于震驚之后的滔天怒火。

是的,現在艾森非常的憤怒,為那些強盜襲擊了幻影鎮而憤怒。十多天前在幻境森林中遇見迅疾盜賊團的恐怖經歷再一次浮上他的心頭,雖然他僅僅有過一次與這種非法組織交手的經歷,但是他光是從當時那名迅疾盜賊團首領的殘忍態度中就可以知曉,這支強盜團的成員會是多么的狠心、無恥、冷血。

強#*、屠殺、掠奪、搶劫、破壞……不管是小說還是現在他所在的異世界,他都了解這些異界的非法份子絕不會被所謂的法律、道德給約束,他們只會盡情的做出各種將自己的快樂建立于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事情,并竭盡所能的將所有非己之物變成自己的財產。

杰克森老板,希望你等等看見的事情能夠為我保密。艾森突然冷靜的說道。

在杰克森還不了解艾森的意思時,這名風系魔法師兼酒館老板突然看見了一件他畢生難忘的事情。

艾森突然抱起了正安睡于他%.口內的小小狼,并輕聲說道:小狼,我們要戰斗了,變回原狀吧。

原本熟睡的小小狼立刻就驚醒了過來,當牠看見艾森的表情,感受到艾森心中的情緒,以及看見遠方幻影鎮的慘狀之后,牠突然發出了一聲鳴叫,接著一道刺眼的金白色光芒瞬間自牠身上迸出,眨眼間牠的整個身影就被光芒給罩住了。

杰克森愣愣的看著光芒越變越亮,而原本長度不到五十公分,只能夠趴在艾森懷中的小小狼卻突然變成了一只身形巨大,體態成熟,而且眼神之中透出精芒慧光的巨大白狼。

艾森立刻抓住小狼的毛發,并迅捷的跳到狼背上,接著他翻出了皇神之書,并打開武器創造頁面,然后毫不猶豫的點選了之前令他興奮不已的Gatling Model 1862機槍。當他合上皇神之書時,就如同之前這本來自于天界的書創造其他武器時的樣子,憑空出現的光芒迅速匯集成一個有著六管機槍外型的光團,接著一把真實的Gatling Model 1862就完整的出現在他眼前。

這把Gatling Model 1862唯一與現實有所不同的是,在進彈口的位置不是那種直立式的四十發彈匣,而是一條類似于地球美軍所用的M134 7.62mm六管旋轉機槍的進彈管,只不過其進彈管的另外一頭綁著皇神之書。另外,這把Gatling Model 1862以一座輕巧的架子架在小狼的背上,讓艾森能夠直接在小狼的背上發射這把火力強大的武器。

走吧,小狼,讓他們嘗嘗古代火神炮的威力!艾森豪威爾邁的大聲說道,接著他伸出手指指著遠方的幻影鎮。

小狼頓時奮力一躍,近百公尺的距離霎時間已被艾森與小狼拋在后頭,接著小狼與艾森的身影很快的超過了正努力趕路的幻影鎮戰士們,率先向已邁向破敗邊緣的幻影鎮沖去。

而呆滯的酒館老板,風系魔法師杰克森從頭到尾都只是愣愣的看著威風八面的小狼載著盈滿斗志的艾森沖向正遭受戰火肆虐的幻影鎮,他甚至連自己必須趕緊跟上幻影鎮鎮民隊伍的事情都忘在了腦后。

幻影鎮的教堂外,此時已用各種物體、石塊甚至是糧袋組成了一條淺淺的防線,殘余的數十名幻影鎮城鎮防衛隊成員在幻影鎮鎮長與唯一殘余的一名城鎮防衛隊小隊長的指揮下,已阻擋住數次敵人的瘋狂攻擊。

強盜、幻影鎮鎮民與防衛隊戰士的尸體遍布于教堂外的城鎮廣場各處,鮮紅的鮮血已將大片區域化為了充滿絕望的深紅色,依然燃燒的建筑物不時發出數聲不甘的哀鳴,并緩緩倒塌,只留下殘存的地基支撐著地面上幾乎被完全夷平的殘瓦斷片。

我操你母親!操你老爸!我操你這個狗才和你那條軟弱無力的蚯蚓!你這個廢柴到底是怎么辦事的?連區區數十名傷兵駐守的教堂都打不下來!戰斗已經進行到第二天了,現在我們的收獲依然無法彌補為這場搶劫而耗費的物資,如果你一小時內仍無法拿下那座該死的教堂的話,我一定會讓你與橫貫之河中的那些家伙為伍!

那名背著木制長弓的男子憤怒的踹了他眼前的小個子一腳,站在男子周圍的屬下紛紛低頭不敢言語,因為他們很清楚,如果現在他們發話的話,即使他們說的是正確有用的訊息,也絕對會被這位脾氣暴躁的男子扔到河里與尸體為伍。

老……老大!那座教堂的駐防人數雖然不多,但是那些該死的幻影人不僅有著教堂牧師的支持,還有著防守方面的地利之便啊!而且這些狡猾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把所有值錢的物品與必備物資都移到了教堂內,如今他們物資相當充足,又采取防守姿態,整個戰況現在是完全偏向他們啊!

現在我們的弟兄缺乏休息、缺乏物資,甚至連飲水都不是很夠,想要在這種狀態下與他們拚命,無異是飛蛾撲火!我認為我們應該再次搜括幻影鎮內所有可用的一切物資,同時準備足夠的飲水與食物,再讓弟兄們充分休息一下,這樣子我們才能在戰場上拿回主動……

那名被踹的小個子趕緊誠惶誠恐的跑到老大面前,并一一道出他們與對方的現狀,同時連如何部署接下來的計劃都有了備案,由此可見這名小個子早在前來找老大報告時就已經做足了功課。但是他卻沒想到,當他將自己精心規劃的計劃完整的告訴老大時,換來的卻是刀劍刎頸,血濺當場的下場。

媽的!我不要聽一堆沒用的狗屁計謀,難道你這個只懂得躺在女人堆里的家伙沒有好好想過,如果我們繼續將戰事拖下去,最后遇到回歸的幻影鎮狩獵隊時,我們會有何種下場嗎?他娘的,廢渣!還有誰有立刻拿下那座該死教堂的好辦法?只要事成了,我一定給你拿大頭和首功!那名男子手腕一轉,將長劍上的血液抖掉,接著他再次掃視了一遍周圍的屬下,強壓下心中的焦躁說道。

然而,回應他的只是低頭與沉默。

狗娘養的廢渣,你們全都啞巴了是不是?男子眼見竟然沒有一名手下敢站出來發表意見,他心中的焦躁與憤怒再也壓制不住。他邊大罵著,邊狠狠的對著面前的土地揮出一劍,并在石塊鋪設的道路上砍出一條深深的劍痕。

老……老大,不好了!

正在男子大發雷霆之時,一名負責監控幻影鎮周圍的屬下突然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并帶給了他一個他最不愿意聽到的消息:幻影鎮的狩獵隊回來了!他們所有人都拋棄了所有累贅物,并以最快的速度向城鎮逼近著,而且打頭陣的是一名騎著一匹巨大白狼,在狼背上還架著奇怪武器的騎士!

什……什么!

男子頓時大吃一驚,但是就在他還在嘗試分析出屬下帶來訊息之中的奇怪騎士是何許人時,一道連續不斷的爆響聲就自遠方傳入了他的耳中。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愿天主接納他們的靈魂,幫他們洗滌身上的罪惡,回歸最原始最純凈的心靈。也愿天主以天條之鞭懲罰這群甘愿墜入邪惡深淵的背主之徒,以禰萬能的神力與無際的權威給予他們最為深刻的印象,使他們有所警惕,并再也不敢嘗試觸犯禰無上的威權與天國之律法!

艾森冷靜的唸誦著皇神之書上的字句,同時他的右手正以極快的速度轉動著Gatling Model 1862的搖柄,數之不盡的11.4mm彈頭群以極快的速度瞬間掃過艾森所望向的每一處地方。

這把理論射速每分鐘只有兩百發的機槍,此刻竟以每分鐘將近一千發的超高速度吞吐著憤怒的火焰,所有試圖擋在艾森面前的生物紛紛化為一團團再也沒有生機的血肉,而試圖擋在他面前的一切物質也在上百顆鉛制彈頭的摧殘下,瞬間化為韲粉。

原本看不慣這種血腥場面的艾森此刻卻異常冷靜的發射著手中的機槍,摧毀其槍口曾瞄準過的一切地方。雖然血腥味與四散的血肉依然帶給了他極大的心理壓力,但是憤怒的情緒卻壓過了一切的不適,化為一劑劑的強心針,不斷的加強著他對于戰斗場面的承受能力。

在當下,憤怒主宰了他的一切。

猜你喜歡

  1. 青春校園小說
  2. 玄幻小說
  3. 劍與魔法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