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強勢掠愛:首席爹地拐媽咪

更新時間:2019-11-05 21:38:49

強勢掠愛:首席爹地拐媽咪 連載中

強勢掠愛:首席爹地拐媽咪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夕羽落 分類:都市 主角:喻以歌,沈湛

《強勢掠愛:首席爹地拐媽咪》是夕羽落最新連載中的都市小說,主角喻以歌,沈湛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她絕然轉身,抱球離去多年后,某只萌蘿莉扯著他的袖子:叔叔,你長得像我。喻以歌:那不是你爹!某總裁恨得咬牙切齒,將她壓倒開始沒日沒夜的寵妻行動:睡了那么多次,你不該負責嗎?做夢!萌蘿莉助攻:爹地,媽咪不乖,我幫你拐回家!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怎么會知道我家的地址?”如果讓喻以歌來評價這兩天,她會用一句話總結。 見了鬼了! 剛問出口,連喻以歌自己都愣了一下,沈湛怎么知道她的地址,這個一點也不奇怪。反而是他要是不知道才有鬼吧! 而當務之急是絕對不能讓他進去,更不能讓他見到小圓子。 “你來干什么!這里不歡迎你。”喻以歌調整好情緒,冷冷看著沈湛,“之前的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這里是我家,我想我還有權利決定誰的進出權吧。” 他看到喻以歌充滿敵對的目光,眼底一痛,還記得從前這雙眼睛,充滿明媚和溫柔,而那溫柔,也只屬于他一個人,而那雙眼睛的主人,也只會注視他一個人,帶著溫柔的嗓音喊他“阿湛。” “這由不得你,樓我買了。準確的說,我才是房子的真正所有者。” “……!?”買了! 喻以歌再次倒吸一口涼氣!這是個什么操作,信息量太大讓她靜靜。 “你!”喻以歌被氣到了,一口氣沒提上來,哽在喉嚨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我是不會給你開門的!我就是出去住酒店!睡劇組!你也別想進去我家!”她像是賭氣一般,放著狠話。 “不巧,我正好拿到了1802的鑰匙,既然你要去住酒店,我也就不攔你了,走吧。”沈湛慢悠悠從口袋里拿出了一串鑰匙,看著面前臉色發黑的女人,又生氣,又沒有辦法,沈湛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點。 說完還惡趣味的朝喻以歌晃了晃手里的鑰匙,明知故問的說道:“不是出去住酒店?還愣著。”還沒等喻以歌表態,沈湛邁開長腿,繞過她徑直走向1802,就要開門。 “你休想得逞!”喻以歌急了,要是沈湛說的那句話是她想的那個意思,那么他就真的可能買了這棟樓,還可能不止,整個姜御公館可能都是他的了。 這個男人一直就是這樣,想要的,想得到的,就一定會得到,他從來不在乎過程,只在乎結果。想到這里,喻以歌已經有些害怕了,要是沈湛愿意,他甚至可以毀了她,她指的是,從各個方面來說。 而且,那個男人也有這樣的能力。 工作,生活,甚至她的小圓子…… 不要!絕對不能讓他搶走小圓子。 “……”喻以歌緊咬著嘴唇,臉上神情凝重,沈湛察覺到了,卻更加感興趣,就是一個房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今天還非進不可。 “你!瘋子,滾啊!”喻以歌被沈湛一手緊緊圈在懷里,另一只手已經拿著鑰匙去開門了。 不行!不行! 喻以歌被逼的急了,低頭張嘴就是一口,咬在沈湛的手臂上,沈湛吃痛悶哼一聲,忍住了把懷中的女人甩在地上的沖動,不得不說,這招還挺管用,沈湛被喻以歌一咬,因為下意識,所以他開門的動作被打斷了。 不知死活。 沈湛額頭的青筋暴突,三番五次的激怒他,這個女人真是,不知死活。 “……”不說話的沈湛,氣場很是強大,凌厲的目光像是冰錐,仿佛下一秒就要刺進她的心。 喻以歌被他的氣勢壓得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更加堅定了離開他身邊的想法,趁著沈湛松懈時候,想抬腿給他一腳。 剛有動作,沈湛早就料到她會有這么一出,反手按住她的腿,一把將她推到墻上,“還試圖踢我,看來是昨天晚上還不夠?。” “撕拉——” 下一秒沈湛撕開了喻以歌的衣服,本來很生氣的沈湛看到她滿背的淤青,眼神一沉。 昨天他應該沒那么用力,而且這些傷痕看起來像是劇烈撞擊導致的。 “這些傷是怎么回事?”沈湛瞇起眼睛,危險的氣息從后背傳來,喻以歌縮縮脖子,想掙扎出男人的手掌。 “不用你管!我怎么樣都不關你的事!”而掙扎換來的是更緊的鉗制,正當二人僵持不下之時。 “媽咪,你們在干什么?” “吱呀——”一聲,1802的房門被打開,笑笑穿著家居服探出腦袋,看見了這樣一幕,她的媽咪,被一個叔叔按在了墻上,而且媽咪的衣服還破了,再看一眼! 媽咪后背上還有傷! 是這個壞叔叔干的嗎?! “……!!!”見到笑笑,喻以歌只覺眼前一黑。 她最不想發生的一幕,還是發生了! “壞蛋,不許欺負我媽咪,快放開我媽咪!”笑笑揮著小拳頭沖了過來,丁點大的圓子才到沈湛腿高,揮著拳打在沈湛腿上。 “你快放了我媽咪,我會找警察叔叔抓你!” “她是你孩子?”沈湛萬年不變的撲克臉,在這一刻終于出現了裂縫,皺眉看著臉色慘白的喻以歌,“回答我!她是你孩子?” “……”喻以歌不敢說,她怕她一承認,笑笑就要被沈湛強行帶走,此刻他心里已經是瞬間涼透。 “回答我?!”沈湛的音量再一次提了起來。 “不是!”喻以歌站定截圖道。 “那是誰的孩子?” “誰的?”喻以歌咬牙切齒地看著她,“當然是我丈夫的!” 沈湛的臉色像是暴風雨來臨般的沉郁:“你丈夫?” “是,我丈夫!”喻以歌惱恨地瞪著他,“這些年來,我們一家人過著溫馨甜蜜的日子,而你——憑什么來打擾我?我告訴你沈湛,你欺負我可以,但如果你敢欺負我家人,我一定跟你同歸于盡!” 沈湛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聲音透著幾分狠戾:“喻、以、歌——” “嗚……嗚哇!”笑笑哇的一聲就哭了,這個叔叔好兇!好可怕! 可就算害怕急了,她也沒有逃走,而是抱著沈湛的腿,張開嘴巴就咬了上去,“你快放了我媽咪,放開……” 見狀,喻以歌心中一種后怕。 她生怕沈湛會將笑笑踹開,她還是個孩子,經不起男人的腿力。 然而,沈湛只是皺了皺眉頭,他低下頭看著撕咬他腿部的小圓子,忘著這張哭的淚流滿面的小臉,第一次有了一種無力感。 她結婚了,并且有了孩子。 沈湛收手松開了喻以歌。 而喻以歌來不及喘氣,便彎下腰將小圓子抱到了一邊,母女倆緊緊地抱在一起,身體止不住的瑟瑟發抖。 掃視了她們一眼后,沈湛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總裁豪門小說
  3.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