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渡靈天書

更新時間:2019-11-06 02:12:28

渡靈天書 已完結

渡靈天書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杭州飛鳥 分類:靈異 主角:陳晨,木靈

主角陳晨,木靈小說《渡靈天書》是杭州飛鳥創作的一本靈異小說。一本傳說中的《渡靈天書》,可以收鬼降魔,可以逆天改命,卻落在一個外賣小子的手里。鏡中鬼,九竅玉,人骨珠,各種邪靈鬼物紛至沓來。苗家蠱女,渡靈高手,無臉鬼人,是敵是友?北邙大墓,南疆蠱毒,江南陰屋,天南地北大開眼界。“為了你,就是天塌下來,我也要闖過去!”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隨著桃木劍這一刺,女鬼就像一張紙,從眉心開始燃燒,身體一點點變成灰,掉在了地上,最后,燒得只剩下一個紙人,掛在門上。

這是個紅色的紙人。在紙人巫術里,紅色,是陰氣最重的,這個紙人,應該是最厲害的。陳晨不敢大意,他小心地舉起桃木劍,對著紙人再次刺去。

但就在劍尖剛剛觸碰到紙人的時候,整扇門瞬間消失了,這次,眼前不再是剛才黝黑的水泥墻,而回到了原本的樓道上去了。

慘白的樓道燈亮著,一切如常,只是陳晨覺得更加恐怖,因為大紅色的防盜門前,又橫著一個紅色紙人。

陳晨知道,肯定是對手在給自己設置關卡,阻止他進入房間,那更加說明這個房間里有問題。眼前這個紅色紙人,就是四人送葬時用的那種童男童女,只是被揉的七扭八歪,蜷曲在門前,可是臉上還帶著猙獰的笑。

周圍靜悄悄的,陳晨和這個紙人對峙著。

突然,紙人動了一下!陳晨緊張起來。

紙人居然在陳晨的眼皮子底下,一點點站了起來,身形扭曲,胳膊和腿似乎都被綁起來一樣,一點點朝著陳晨挪動。

陳晨想動手,紙人卻好像發出了聲音:“救我……”雖然微弱,但在寂靜的夜里,顯得格外清晰。

陳晨想起來父親說的,紙人巫術到了道行深的人手里,可以把活人的魂魄收到紙人的身體里,至于活人的身體,那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難道這事另有隱情?

陳晨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事先準備好的香灰,猛地灑在紙人的身上,紙人一點點萎縮,變回了一寸長。陳晨撿起了這個紅色小人,仔細打量,看著看著,好像紙人的眼珠子動了一下。

陳晨一驚,紙人差點從手上掉下來。再一看,果然沒錯,這個紙人的眼睛簡直就像活人一樣,和其他四個紙人大不相同。既然落入陳晨手里,他當然不會放過,收了。

陳晨敲了敲門,里面沒有回應,但是傳來了一個男人的喘*息聲,依稀像是阿華的聲音。

阿華的魂魄果然在里面,陳晨急壞了,還好,樓道邊緣,有個空調外機平臺,可以摸到那邊的陽臺,如果運氣好,陽臺沒有從里面鎖上,就能翻過去。

在外四年,陳晨什么工作都做過,練就了一身好體力,翻個陽臺, 不成問題。

跳到平臺上,陳晨試著推陽臺的玻璃窗,窗戶慢慢打開了,果然沒鎖!太好了,陳晨扒住陽臺邊緣,身子一縱,爬了上去,輕輕跳進房間。一抬頭,被卻嚇了一跳,對面墻上一個女人直勾勾地看著他。

屋子里有點光,大致能看清房間里的情況,原來,那是墻上的一幅畫,畫的不怎么樣,只是眼神特別凌厲,把陳晨給嚇到了。

客廳里有阿華激烈的聲音,陳晨馬上沖了過去。

但是眼前的場面讓陳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阿華正光著身子,和白天的那個叫木靈的女人糾纏在一起。

木靈的身體看起來比白天飽滿了許多,可是她的手指卻像十根管子,無限延長,直接伸到了阿華的七竅里,似乎在吸取他的魂魄。

阿華的身體顫抖著,嘴里插著一根恐怖的白色手指,還發出沉重的*@聲。更加嚇人的是,阿華身上的肌肉正在快速地萎縮干癟,一張皮慢慢與肌肉剝離,就像是即將風干的尸體。

不用想就明白眼前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陳晨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香灰,撒到了兩個人身上,但這只是讓阿華的皮膚上燒出了一片黑點,木靈卻毫發無傷。

阿華的臉和脖子已經完全干癟了,嘴巴大張著,眼球成了個灰色的球,在眼眶里晃蕩,脖子的皮掛著,就像是被褪了毛的雞脖子。他%.口也快纖維化了,而木靈的身體卻越來越飽滿水靈。

桃木劍也試了,刺到木靈身上,只是在她皮膚上戳出一個洞,劍身一拔,除了留下一個紅點,幾乎是毫發無傷。

各種驅邪咒語,陳晨也一一試過,但是都沒什么用。陳晨現在真后悔,當初沒有和父親好好學,前幾次驅邪,靠著三腳貓的功夫和風斬、宋揚等人的幫助,算是解決了對手,可是這次,要靠自己了,居然束手無策。

沒辦法,只能試試這個渡靈天書了。上一次為了在鏡中異世界,陳晨用過,但還是靠風斬才成功,這一次,完全靠陳晨自己,能行嗎?陳晨沒把握,但必須這么做了。

陳晨取出渡靈天書,心里默念咒語,期待奇跡的發生。第一次,沒反應,第二次,那塊小小玉牌只是稍稍閃了一下,就無聲無息了。陳晨不甘心,再念了一次。

但玉牌沒有反應,但是陳晨覺得身后好像有動靜了,一回頭,木靈已經站在了身邊。

再看躺在地上的阿華,從腰部以上,全是干尸,已經沒有氣息了。陳晨氣瘋了,揮起桃木劍砍向木靈。

木靈居然伸出樹枝一樣的手,纏住了桃木劍,這雙手被桃木劍割的滿是血痕,卻不肯松開。木靈陰森森地說:“原來你就會這么幾招啊。”另一只手,卻纏住了玉牌。

陳晨驚了,這可是祖傳的東西,絕不能讓木靈搶走,并且風斬已經叮囑過自己,不能讓渡靈天書落到別人手里的。他死死攥住渡靈天書不放,木靈一時間居然也不能得手。

兩個人相持不下之際,整個房間的墻壁都開始像波浪一樣涌動,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從墻里鉆出來。陳晨和木靈都緊張起來,四處張望。

木靈的目光掃過躺在地上的阿華,冷笑了一下,馬上有主意了。

阿華動了一下,陳晨興奮起來:“阿華?你聽得到我……“

話未說完,阿華的干尸撲到了陳晨的腳下,纏住了他的腿,一點點順著褲腿往上爬,陳晨已經看到一個骷髏頭,大張著嘴,朝著自己發出“嚯嚯“的聲音。

陳晨想掙脫,可是阿華越纏越緊,骷髏已經逼近了他的%.口,陳晨猛地一掙扎,木靈趁其不備,奪走了渡靈天書,大笑一聲,從客廳直撲臥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這邊陳晨奮力甩開阿華,干尸跌落在地,摔成了一塊塊骨骼,繼而化為灰燼。眼看著自己好友的這下徹底沒救了,陳晨憤怒極了,都是木靈這個女鬼搞出來的,現在居然把渡靈天書搶走了,他一腳踹開了臥室房門,可是房間里卻空空蕩蕩。

難道木靈已經逃出去了嗎?陳晨沖到窗戶邊,外面夜色深深,什么都沒有。

陳晨正打算追出去,可是背后傳來了一陣嘆息,這聲音來自于墻壁里。木靈沒有逃走,就在這個房間里!

陳晨環顧四周,目光落在了那幅畫上。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