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登天梯

更新時間:2019-07-05 14:38:34

登天梯 已完結

登天梯

來源:快閱 作者:煙斗老哥 分類:職場 主角:方志誠 ,趙清雅

登天梯是煙斗老哥最新著作的職場小說,主角方志誠,趙清雅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人生路漫漫,隨時要注意腳尖朝向,一步之差,往往會有地獄與天堂之別...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謝芳笑道:“雨馨你來得正好,不如送一下小方吧?”

不遠處停著一輛紅色的小車,謝雨馨工作很忙,平常沒有時間照顧女兒,大多數時候,她回將樂樂放在姐姐謝芳處照顧,但偶爾也會下班后接樂樂回家。

方志誠連忙擺手道:“我打出租車回去便好,不用麻煩她了。”

邱恒德點頭吩咐道:“還是讓雨馨送你回去吧,她正好順路,何況樂樂這么舍不得你,你就陪她多玩一會兒吧。”

謝雨馨也微笑道:“姐姐和姐夫都這么說了,你還是讓我送你回去吧。否則,倒是顯得我小氣了。”

謝雨馨比想象中要親切,方志誠心中其實很想與謝雨馨多相處一會,謝雨馨可是全民偶像,若能由他送自己回家,這是何等的幸福?

方志誠見謝雨馨說得真誠,將樂樂抱了起來,道:“那就謝謝了。”

見方志誠進了謝雨馨的小車,謝芳突然用肘部拱了拱邱恒德,輕聲問道:“你覺得小方怎么樣?”

“當然不錯,否則我會把他引薦給宋書記嗎?”邱恒德哪里不知道謝芳的用意,輕哼一聲道,“你不會想著要把小方介紹給雨馨吧?這可不合適!”

謝芳擰眉,不悅道:“有什么不合適的?你是覺得雨馨比小方年紀大,還有一個女兒嗎?”

邱恒德連忙擺手,苦笑道:“這只是表面問題,主要看兩人之間的相處,你沒瞧出雨馨對小方不感興趣嗎?你那妹妹,經歷過一次很嚴重的情傷,她眼界高得狠。”

謝芳瞄了邱恒德一眼,哼了一聲,道:“我倒不這么認為。雨馨現在需要的是一個知冷暖,懂分寸的年輕人。小方雖然經濟情況稍微差了一點,但人品不錯,還會做家務。若是兩人**相處一下,說不定會摩擦出火花。”

邱恒德撇嘴,嘆氣道:“如果你想插手的話,盡管去嘗試吧。這種婦道人家的事情,我可不愿多管閑事!”

謝芳噗嗤笑出聲,伸出手道:“那你把小方的手機號碼給我,我也來做一次月老,穿針引線一番,看能不能促成一段姻緣。”

邱恒德無奈地搖了搖頭,經不住謝芳的要求,最終還是把方志誠的手機號碼給了謝芳。

……

樂樂坐在后排昏昏睡去,方志誠坐在副駕駛,偷偷地瞄了一眼謝雨馨。

車載電臺里正播放《風箏與風》,“沒有燈,背影怎可上路;如沒云,天空都不覺高;我與他,若似天生一對多么好。單手怎可以跑?我怕在乎地跌倒……”

謝雨馨情不自禁地跟著旋律哼起歌,聲音雖然很小,但聲線婉悠揚,融入很深的情感,方志誠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

這種心潮澎湃的滋味,猶如追星多年的狂熱分子,與偶像能夠單獨相處,那種漫溢全身的幸福感。

謝雨馨突然停止哼歌,問道:“我有一個問題!”

方志誠微微一怔,好奇道:“什么問題?”

“你為什么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我姐夫?”謝雨馨將車載音響的音量調小。

“本能?”方志誠簡短地答道。

謝雨馨淡淡笑道:“騙人……”

方志誠反問道:“那你覺得為什么?”

謝雨馨修長的柳葉眉,微微挑動,輕聲道:“你是一個聰明人,知道當時那一刻,對于你而言,是人生最大的一次機遇。救了我姐夫,也意味著你鯉魚跳龍門了。”

方志誠苦笑道:“原來我在你眼里,是一個很腹黑的陰謀家?”

謝雨馨毫不猶豫地點頭,道:“那是自然,若是換做一個平常家庭,你會輕易允諾,陪他們的外甥女逛游樂場嗎?”

謝雨馨的聲音很甜美,但言辭卻犀利無比,在新聞節目中,經常可以感覺到謝雨馨這種“殺氣”,方志誠沒想到,自己能在生活中有幸能感受到謝雨馨的“盛氣凌人”。

方志誠聳了聳肩,解釋道:“在下水之前那瞬間,我腦海里盤旋過很多念頭,其中也有你所說的,帶著功利目的去救人。不過,我想,歸根到底,我還是迫于本能。我曾經學過游泳,水性很好,在場所有人,除我之外,沒有人有這個能力,若是我不下去救邱部長的話,很多年后一定會于心不安。至于答應樂樂帶她去游樂場玩,因為我感覺到她很孤單。跟她一樣,我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盡管媽媽給我提供了一個幸福純凈的生活環境,但我還是比其他人,渴望溫暖,渴望熱鬧,渴望受到關注……”

聽到單親家庭,謝雨馨臉色微微一變,許久之后,她輕聲道:“對不起,我誤會了你。”

“沒事,我知道你也是出于母親的本能,覺得我故意接近樂樂,所以想要保護她。能說出一些心里話,除去彼此間的誤會,這也是一件好事。”方志誠搖頭,溫柔地笑道,“前面那條小巷,請把我放下,離我所住的小區不遠,我走回去便可以。”

等方志誠下了車,往前走了好幾步,謝雨馨搖開車窗,輕聲喚道:“周日,你答應樂樂的事情,能辦到嗎?”

方志誠轉過身,做了個OK的手勢,笑道:“那是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謝雨馨未作應答,踩了一腳油門,轎車駛離,方志誠呆呆地看了許久。

……

回到所住的樓層,方志誠見隔壁程斌家中門縫間透出光線,他佇立良久,終于鼓起勇氣,摁響門鈴。

未過多久,門被打開,只見秦玉茗素面朝天,眼睛哭得紅腫,惹人心疼。

“怎么了?嫂子!”方志誠關心道。

秦玉茗拉開了門,身子簌簌地發抖,等方志誠走進,整個身子撲到了方志誠的懷中。

方志誠腦海中沒有一絲褻瀆的想法,他知道秦玉茗受了很大的打擊,慢慢地扶著秦玉茗坐到沙發上,起身給秦玉茗倒了一杯水,輕聲問道:“嫂子,你仔細跟我說說,是不是程哥**,又做渾事了?”

秦玉茗從紙巾盒內抽了面紙,擦拭著眼淚,許久才道:“我剛才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她讓我跟程斌離婚,并跟我說了這段時間,程斌沒有回家的原因。原來程斌跟那女人跑到云滇去旅游了。”

“太可恨了!”方志誠揮出一拳,砸在茶氣上,桌上的果盤因為受到震動,往上蹦了幾寸,一粒紫色葡萄借力滾落。

方志誠很憋屈,自己前后借給程斌一萬一,這家伙嘴上說是避風頭,事實上卻是帶著相好的游山玩水,這滋味多么令人不爽。

一萬一,那可是自己所有的積蓄,若是程斌用在秦玉茗身上,他自是沒話說,可是用在野花身上,他氣憤難消。

秦玉茗情緒低落,她哽咽道:“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其實,這個家早就散了,或許,我該放他自由,跟他離婚,成全他和那個女人。”

“千萬不要!”方志誠發現自己這句話說得極為言不由衷,他輕聲勸道,“別聽那個狐貍精的一面之詞,等見了程哥,兩人坐下來仔細談談,那樣再作決定吧。”

聽到秦玉茗準備離婚,方志誠其實心中一陣狂喜。對于秦玉茗而言,離婚并不是一件壞事,他們倆沒有小孩,秦玉茗即使離婚了,也不會有什么眷念。到時候,方志誠若再主動追求秦玉茗,說不定會有機會……

秦玉茗咬著紅唇,痛苦地搖頭,輕聲嘆道:“不行,這種日子,我真不想過了。我甚至想一死了之得了。”

方志誠心頭一熱,將秦玉茗的玉手捏在手中,動情道:“千萬不要,如果你死了,那……那多么不值得!”方志誠后面的話,在喉嚨里轉了許久,終究還是沒說出口,他其實想說,“那我該怎么辦?”

秦玉茗心神顫動,她讀過方志誠的《暗戀日記》,知道方志誠的心思,感受從他手掌傳來的熱量,忍不住警覺,心里在默念,“不行,我不能跟他再這么下去,否則,會引火***!”

于是,秦玉茗硬起心腸,輕輕地收回自己的手,抹掉眼角淚花,勉強笑道:“放心吧,志誠。剛才的話,只是嫂子的氣話,我說著玩的,時間不早了,你還是回去吧,我沒事了。”

方志誠搖頭道:“嫂子,你現在心情不佳。我還是陪你一會兒吧……”

秦玉茗站起身,離方志誠遠遠的,抵在房門邊,依舊拒絕,“不早了,我太累了。你還是回去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站起身往門口走,突然又縮了回來。

秦玉茗被方志誠的舉動給嚇到了,好奇道:“怎么了?”

方志誠面色難堪地說道:“樓道里有聲音,好像是程哥回來了。”

“啊?他還敢回來?”秦玉茗咬牙切齒道,“你走吧,我得好好問問他。”

方志誠搖頭苦笑,“嫂子,如果我現在出去的話,會不會有問題?”

“有什么問題?”秦玉茗臉紅耳赤地問。

方志誠輕聲道:“要不,我還是到你房間里躲躲吧。”

秦玉茗哪里知道方志誠的心思,他做賊心虛,惦記著別人的媳婦,每次跟程斌說話,都心驚肉跳,所以程斌跟他獅子大開口借錢,方志誠二話不說,便借出去了。

如今半夜三更,兩人被堵在房子里,方志誠越想越怯懦,感覺沒法直面程斌。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職業小說
  3. 勵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