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91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緋聞男神 > 第5章

第5章

周錦 2019-11-01 10:34:15
她和沈欽,沈琛都還只相處短短十幾天而已,真的就已經能成為王子妃嗎。

“若水,我和沈欽,你做誰的朋友?”沈琛放任自己被酒精麻痹,哪怕意識還是清醒的。

她不懂,明明是兄弟,為什么要為誰做總統而彼此傷害至此。

“也罷,這個問題答案已經明顯。”沈琛用盡全力地拉過坐在遙遠的對面的侍若水“可我不想!可我不想!”

帶著酒氣的吻落在她的頸窩,侍若水被這一切嚇壞了,手被他緊緊握著不能動彈,只能在地板上劇烈的晃動著身體以求解脫,沈琛單手扣著她的肩,一把將她拎起,直接將瘦弱的侍若水帶向自己的身下。

“我以為你會對我說,你相信。”沈琛喝完手中剩下的半瓶酒,眼中看得夜景都分外明亮“若水,如果那時我說我想讓你成為我的夫人,你會相信我嗎?”幾年前,祁答院逼迫一心想要上位的沈琛,只有娶了那個女人,才能得到來自祁答院的幫助。他掙扎,可最后還是答允。

當婚禮一個月后,再回訪侍若水所在的大學,她的資料已經不翼而飛。也正是在今天,他才知道侍若水原來是K國人,他錯過的,是那樣耀眼的女子。

如果,當初他堅持要追求這個女人,會不會她就不會受到那樣的傷害,就連祁答院也不會奈何得了他。

“那你現在一定已經娶妻,說這些假設有什么用呢。”侍若水看見他手上的戒指,心中才松下一口氣“我那時心里有別人,即使你說了,我也不會答應。”就連現在,肖司宇還是在心中愛恨交加,她放不下的不僅僅是一個人,還有付出了的青蔥歲月。

那時候她才只是十八歲,那樣不懂世故,怎么可能答應這個男人的婚姻邀約,所以她不用假設就知道答案。

她對沈琛,從來只是對兄長。

“那簫流呢?或是沈欽,他們誰又能把你娶回家。”沈琛一定是喝醉了,才會放任自己的嘴中說出這些話。

侍若水只是震驚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尤里卡,告訴我,你的家族。”能輕易調查到她和簫流和沈欽之間瓜葛的,侍宴城在K國都做不到,可這個人應該只是用了幾個小時就已經知道了她的一切。

被窺視的恐懼包裹侍若水整個人,若不是寒風刺激她的神經,她一定還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個不知道身份的故友。

“若水,我叫沈琛。”不知道你聽到名字會不會相信流言而從此遠離,沈琛任由風混合著啤酒洶涌的劃過喉嚨。

侍若水強行拿開沈琛手中的啤酒,眉眼之間沒有害怕,沒有驚羨,有的只是擔心“沈琛,你喝多了。”

沈琛低聲笑了,她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還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擔憂和慍怒從何而來,他看著她一直在保持端詳,最后才放聲大笑出來。侍若水不愧是侍若水,她能拋棄所有人的身份只關心故友,她能在知道他的身份以后依舊這樣,這樣的她,還真讓沈琛看不透!

“王子琛,我不認識,自從見到你,就知道你是尤里卡。”所以才會壓下心中的驚訝,換來對朋友的關心,侍若水仰頭喝下自己手中的啤酒“你們H國的王子們還真是相像啊,真不知道我是幸還是不幸才能遇見你們。”

沈欽的面容附在夜空之上,如果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和沈琛在一起,一定又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壞樣子,他也是想讓自己成為他的王子妃嗎?

所以才會任由她的任性,都還是耐著性子陪她跳完那一只宣泄彼此孤獨的舞蹈。是她太笨了,一直以來的自信,偏偏到了沈欽那里不敢篤定那個人原來真的是愛著自己,不愿讓自己受傷的。是因為沈欽全身散發著足以震懾住所有女人的霸氣,凌駕于她之上的氣質,侍若水竟然還曾有瞬間自卑自己不配這樣的王子欽。

沈琛看著她的眉緊緊鎖在一起,只是更加不想就這樣放棄她。

“沈琛,你喝醉了,我不怪你,可你繼續的話,我會恨你!”侍若水盡力保持冷靜,一來二去已經把她的頭搞得更暈,誰都沒有料到,一個交易場上的祁答院十號,竟是喝一點酒就會頭暈的不堪一擊。

她現在只怪自己對沈琛怎么就卸下了防備,她不該的,不該相信這個男人就這樣會憐惜她發自內心的乞求。

他扯下頸間的領帶,帶著冷笑看她在自己的懷中還那么倔強“即使是恨,我也不會讓沈欽得到你!”

強壯的身子就要覆下,她被強烈的**包圍,一股羞辱感蔓延上心頭“沈琛!我恨你。”

她隨手抓起地上的啤酒就全部澆在他的身上,啤酒的味道混合著他粗重的*@,讓她接近絕望的邊緣,上衣扣子已經被解開,*前的圓潤若隱若現,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之下,一股溝壑讓沈琛的眼眸變得深沉。

侍若水感覺到他的松懈,用盡全力將握成拳的手砸向他的臉頰,被他壓在身下的膝蓋也是用盡全力抵上他的**。

憤怒,憤怒在沈琛的眼底散開,但突然的疼痛襲來得太過突然,他竟然忘記了侍若水會用這樣的方式不服從。

侍若水裹緊自己身上的衣衫,穿著單薄的開衫便跑出房間,在電梯到來之前,她不顧沈琛追出的呼喊,慌張地跑進電梯。現在的她只是害怕,從來只是傷心,從今往后沒有任何人能保護的了她,只有自己了,這下真的只有她自己了。

緊緊握著手機,她顫抖著躲在繁華喧鬧下的街角。

不能打給侍宴城,不能讓他擔心,不能向肖司宇求助,因為是他最先拋棄了她。

一個人的H國街角,侍若水不知冷清地走著,直到看見徹夜明亮的櫥窗才被點亮了眼眸。

香水店,是沈欽送給她的香水店啊!

“喂,你是誰啊!怎么進來的!”守夜的保安穿上衣服從施工地臨時的休息室出來,攔住正要向樓上走去的侍若水。

帶著絕望,她只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侍小姐!”只見過侍若水一面的保安還是認出了她“這么晚了,你怎么來了!”還是衣衫不整,頭發也是亂糟糟的,要不是他還記得侍若水的樣子,怎么都不敢輕易相信此刻站在他面前,絕望的女人會是那個和王子欽一起看到初裝修時,那個眼睛中充滿喜悅的歡樂的女子。

“我只一個人找個地方靜一靜,求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不好?”她不想說話,不想解釋,在H國,她哪里都找不到容身之所,除了這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安靜的了。

保安任由她繼續往樓上的空間走,他負責打開樓上的暖氣,幸好裝修工作已經完成,除了貨柜沒有訂做完成,中央空調已經完全可以溫暖單薄的侍小姐。

而他猶豫再三,還是快步走進房間撥打央的電話。

“你好。”凌晨兩點,央接到電話退出沈欽的書房“什么事情?”

房間里的沈欽今天晚上注定又是一夜不睡,母親哭累在沈正成的懷中,暫住在這個會所,皇家侍衛又是把這個案發現場包圍的燈火通明。

明天,明天王子厝的死訊就會發布,屆時他也會宣布成為國會一員趕在大選開始參加競選。

也就是說,過了今晚,那一切都和他一月前想象的那樣離經叛道。

簫流安撫沈墨睡下后,看見央在走廊上電話。集團中一般的事情還不至于能打到央的私人手機上,在這關鍵時刻,他的好奇心又一次被點燃。

“蕭總裁。”央掛斷電話后對簫流三十度鞠躬。

“什么事情?”簫流看他有些猶豫的眼神就知道,公事不會讓他有任何猶豫。

“侍若水衣衫狼狽出現在香水店,現在正要稟報殿下。”最近他只是忙于調查沈厝被刺殺的事情,擔心沈欽的安慰還不夠,現在侍若水出現在香水店,如果再不稟報,只怕將來沈欽會把他以辦事不利給處理掉。

“侍若水?”簫流握緊手掌,他怎么大意了!晚飯時候沒有回去,他就應該猜到,以侍若水的性格是不可能就乖乖聽從安排而留在別墅中。只是這個女人又是為什么沒有回帝國大廈而是衣衫不整地出現在香水店,真的想見沈欽?

“央,先不要和殿下說,你先去調查一下情況。”簫流吩咐下去,央便收好手機就要前往帝國大廈,想要和王子欽說一聲行蹤,手碰到門把的時候猶豫一下,沈欽自從家宴回來以后就沒有說一句話,央站在他的身邊,他都無力讓他先下去,現在怎么會在意央去哪里了。

簫流叫住就要離開辦事的央“央,給她帶一身衣服。”

現在的皇室亂成一團,即使是因為封鎖了消息,侍若水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明天早晨她也該什么都明白了。現在的沈欽已經無心去與她說愛,更何況她和沈琛關系匪淺。

沈欽閉著眼睛坐在書桌前,終于支撐不住的雙眼在簫流開門的瞬間閉上,淺淺地呼吸隨即響起,他們是否高估了這棟房子每間房門的隔音效果,還是真的以為他現在什么都聽不見。他現在已經不敢再去想那個失約的女子,如果宴會上是她在他的身側,那她一定嚇壞了吧。如果也如安木子那樣被打穿了手掌,他是不是又要心疼一個人。

吃早飯以后,沈正成便帶著夫人離開了會所,新聞一旦發布,整個H國都會引起軒然大波,這個時候他還是皇室的大家長,如果垮下了,怎么能在最后在任期間漂亮的收尾。昨夜他也是未睡,想了這些年對這四個孩子的放任,愧疚的眼淚挽回不了沈厝的生命。

在H國國民眼中,沈正成是優秀的兩屆總統,可他注定不是一個優秀的父親!

“央,和我到書房。”沈欽看車子走遠,對身后的人低聲說道“簫流,你也來。”

兩個人跟著沈欽的腳步上樓,沈欽一夜之間恢復,讓沈墨都心疼不已,以前還能在沈厝和她面前不那么冷漠,今天以后真的就要像大哥那樣只有政治沒有情愛了嗎?

沈墨打開書房的門,被里面的情景驚住,簫流站在旁邊不吭一聲,央跪在沈欽的面前一言不發。優雅的長腿盤起坐在沙發上,這樣的沈欽她從未見過。

“殿下,是我不對,我不該有任何隱瞞。”央低頭說,臉頰上因為沈欽突如其來的拳頭留下淤青,嘴角因為說話,泛出血絲“侍若水小姐昨天早晨到達機場,昨夜……昨夜從帝國大廈跑出以后,睡在了香水店。”

砰——沈欽一腳踹開支支吾吾的央,在他面前簡略,當他是傻子?!

“欽!”沈墨忍受不了這樣的沈欽,上前就要規勸,是簫流拉住了急急忙忙的沈墨。

“侍若水在機場提前遇見了沈琛,她知道沈琛的英文名,大概還不知道沈琛的身份。昨天晚上沈琛從家宴離開以后便去帝國大廈找侍若水喝酒,一個小時以后侍若水衣衫不整的從房間沖出,睡在了香水店。”簫流鎮靜的說完,意料之中看見沈欽憤怒的面容終于有所緩和“欽,是我讓央隱瞞的。”

沈欽站起身,單手提起簫流的領口“你有什么權利命令我的人!”

簫流啞口無言,他是從來沒有隱瞞過沈欽什么,更是沒有理由讓沈欽身邊最信任的央也一起隱瞞這些。

房間里靜謐,沈欽放開與簫流的對峙,沈墨含著淚水的眼眸緊緊鎖住這個因為憤怒而誰人不分的沈欽,他還是沒有走出悲哀,還是這樣草木皆兵,現在連他最信任的人都讓他失望了,才會這樣憤怒。

“她現在怎么樣?”她竟然和沈琛認識!昨晚,昨晚那一小時到底發生了什么,才會讓她那樣衣衫不整地就從自己的公寓中跑出。

沈欽握著拳頭,他很沒用!在外呼風喚雨,黑道白道只要聽見王子欽的名號都要退讓三分,最后還是庇護不了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央在送衣服的時候,發現她昏迷在地板上,現在送到了你的私人別墅。”簫流憂心,因為沈琛的警告讓侍若水出現在沈欽的視線中,原來是注定。

沈欽伸手扶起在旁邊的央,他的貼身助理不允許這么狼狽“央,辛苦了。”

央搖頭,拭去嘴角的血絲。

沈墨拉住沈欽的手臂,白皙的手指因為用力而泛白“上善若水!大哥書房中的字不是道德經,而是隱含寓意。”所以,侍若水已經是沈琛看上的人,即使他已經有了王妃。

“我知道。”聽說那樣冷漠無情的大哥,會帶著酒去找侍若水,他就知道。沈家的孩子都是這樣,要么不愛,要愛就會深愛。

“從我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就知道,她會是你的弱點!欽,放了她,她是大哥的人。”已經因為沈厝的死而戰火一觸即發的兩人,如果侍若水跟了沈欽,那沈琛豈會輕易饒了跟他搶權位搶女人的沈欽“不要讓他瘋的徹底。”

不,已經讓沈欽瘋狂的徹底了。何止是沈琛。

“是他愛著的人是么?”嗜血的笑容在臉上散開,紅色血絲布在只睡了幾個小時的眼睛中“只要是他愛著的,不管是總統職位還是侍若水,我都不會拱手相讓!”

沈墨站不穩倒在簫流的懷中,瞪大雙眼看著陌生的沈欽,本想還有愛情讓他追求,讓他柔軟,竟沒想到連侍若水都淪陷成他恨的工具。

這個冬天,真的清冷。

王子欽的私人別墅,此時一場忙碌,傭人緊張收拾樓上的房間,侍若水的突然回歸讓他們忙碌了一天,傍晚時分,沈欽竟帶著受傷的安木子一同回來。

侍若水醒來便餓了,坐在餐廳想要等待沈欽一起吃晚飯,讓央送她回來,他果然還是心疼自己的那個人。心在醒來看見熟悉的房間時,開始悸動。她控制不住自己想微笑,如果注定失去肖司宇,那她是不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大門打開,傭人們站在客廳中鞠躬迎接,侍若水起身,快步走向大門,她是客人,所以沈欽回來的時候,她理應去迎接。

“殿下,給安小姐的客房已經打掃好了。”管家接過兩個人身上的厚重外套,觸到外面的寒冷才一陣冷汗“餐廳中已經準備好晚飯,侍小姐她已經在等。”

沈欽眼中閃過一瞬間的雀躍,但在看見侍若水站在客廳中質問的目光時,才恢復進門時的淡漠“不用,安小姐住我的房間。”

“是。”管家答應。

客廳中的侍若水死也沒有想到看到的會是他被安木子挽著,那樣相配與自然,這才是王子欽的女人是嗎?住他的房間,顯得她此刻多么多余。

安木子喜悅地將頭靠在沈欽的肩膀處,自從受傷以來,她還奢望過沈欽能對自己多么重視,卻沒想過是像這樣直接步入王子欽的私人別墅,他的真正私人領域。

沈欽安撫安木子,掙脫她的手臂,徑直走近侍若水的身邊“我以為,你回了K國,就再也不會回來。”

他生氣了,自己沒有說一聲就消失在H國,然后錯過那么重要的宴會,原來他這一次真的生氣了。侍若水不敢直視他,只是“對不起。”

“那倒不用!沒有你,一支舞照樣能跳。”沈欽注意到她高領毛衣下的痕跡,冷笑一聲,他差一點又要心軟了“不知侍小姐現在身體有沒有恢復,我能保護你一次,卻不能時刻保護你。”

侍若水抬眼與他對視,眼中閃耀著疑問,他真的是那個帶自己甩掉簫流去看香水店,又是那個陪自己跳一整支探戈的沈欽嗎?絲毫找不到那時的溫柔,她究竟做錯了,錯過了什么。

客廳中的電視中開始播放整點新聞,首條便是王子沈厝槍傷不治身亡的消息,新聞報道了強殺的時間,以及當晚的情況,侍若水單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窒息一般地緊緊盯著電視屏幕。

原來,她錯過的那天晚上,是沈欽的痛苦,是皇室的巨變。

“把電視關了吧。”安木子吩咐管家,交代的口氣中帶著責怪,這種時候看電視,豈不全是這樣的新聞,皇室,強殺,競選,這些詞,每一個都能讓沈欽憤怒,她知道,因為她見證過。

侍若水轉身看向沈欽的眼睛,卻被對方躲開。安慰變成對不起,對不起沒有陪在你的身邊,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就被安木子上前的親昵動作打斷。

“殿下,你兩天沒吃飯了,先吃晚飯吧。”安木子沒有正眼端詳侍若水,聰明的她不會低估這個侍小姐在沈欽心中的地位,能大方出現在別墅中,且讓沈欽接她來這里“演戲。”,觀眾肯定不普通,她又何必自討沒趣。

就像是響亮的巴掌,打在侍若水的臉上,讓她又一次感到無地自容。自己是怎么就相信沈欽能成為自己的依靠,又是怎么還這樣不要臉皮地在這里一直待下去。

“對不起,打擾了。”侍若水快速轉身上樓收拾東西,她一定是瘋了才會在這里死皮賴臉地任由沈欽和安木子羞辱,上樓的時候摒棄該有的大家閨秀風范,執意要一腳跨上三個樓梯,躲進房間的時候,這一系類動作不過用了不到一分鐘。

就連安木子都感覺自己只是遮掩的瞬間,就看見侍若水在眼眶含淚的瞬間就帶著豆大的淚珠消失在客廳。

“殿下。”挽著的人,同樣快步地走上樓梯,可卻在走向那間緊閉的房門時,停下了腳步。

他還能解釋什么,說他不舍得她傷心,還是讓她離開沈琛來到自己的身邊,吻痕的深種是用了怎樣的深情。沈欽只恨為什么侍若水既然先出現在沈琛的生命中,又要來到他的領地中打擾。

敲門聲響起,在侍若水剛剛消化完剛剛的一切的時候。

沈欽看著她,卻還是清冷的模樣。

“明天早晨我就會離開,今天的事情謝謝你,香水店謝謝你,我會把錢還給你。”侍若水恢復平靜,只是笑自己太天真,這個男人和她遇見過的所有人都不一樣,他比自己還要驕傲,沒有人真的能在他的心上造成影響,到底還是她太過自信了。

“浮厝,香水店的名字。”讓米浮從此以后還能有一絲寄托,也是希望和她能走得遠一些。就是不想讓她就這樣負氣離開自己。

你怎么沒有示弱呢,都已經跑到香水店,已經等他吃晚飯了,怎么就不肯示弱呢。

“好,你有權利決定。”侍若水和他就這樣僵持,沒有光亮,看不見彼此的表情。

好像是有什么光亮被熄滅了,所以才會都那么惋惜。窗外的晚霞變成藏藍色,沉默變成兩個人假裝的灑脫。

“還是喜歡肖司宇嗎?還是想要毀了他的家族,把他搶回來嗎?”所以才會在肖山死亡的最后時刻接受合同轉讓,明明知道肖家沒有這份合同就會面臨全球一半的銷量,即使是這樣還是要帶走這些。所以,她還是想要報復肖司宇的,有多愛,就有多恨吧。

“對,還是愛著他,想要回到K國。”還想像以前那樣被他和哥哥保護著。

沈欽黑暗中手掌緊握成拳。

“侍若水,沒有我,你在H國寸步難行。”沈欽死死盯著她的臉龐,知道他聽見她說還愛著肖司宇,還是不想讓她離開“做我的王妃,幫我走上總統之位,我幫你打垮肖家,到時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沈欽心中嘆氣,他一定是瘋了才會把她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王子妃?安木子小姐不是比我適合嗎?”一定是心痛,聽他說他的計劃,心就開始隱隱作痛“王子欽找錯人了。”

沈欽握住她的肩膀,他很不喜歡這樣的侍若水,不識好歹“你以為走出這里,沈琛還能輕易放過你嗎?被央接到我這里,他會不知道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嗎?”

侍若水掙扎,和他呼吸那么相近,她感覺到自己快要被他的盛勢凌人逼迫地就要失去最后掙扎的權利“沈欽,你讓我好好想想。”

迫不得已的結合,就是他們都本以為很美好的愛情變成這樣的境地。

沈欽被她甩開手臂,她是有決定的權利,即使沈欽早就決定,如果不能把她留在身邊,一定讓她重新回到K國。絕對不能允許沈琛再傷害她,也絕對不允許她在大選之前出任何差池。

窗外的路燈亮起,透過窗戶映在侍若水失神的臉上,為什么這么美的別墅今晚會這么冷清,溫暖的沈欽讓她的回憶變成了錯覺。一定是自己哪里錯了,才會認為H國勢力最大的王子欽是溫暖的。

她不該招惹的,從一開始就不該招惹的。

手機響起,是侍宴城。

“小水,你在哪?”剛下飛機的侍宴城打通了侍若水的電話“我去找你。”

“哥哥,我不在家。”侍若水看了眼窗下反季節盛開的紫薇花,說話間帶著停頓“現在就回去,你等我。”

終于有個人能讓自己還不顧忌地沖進他的懷中,沈欽讓央親自送侍若水回帝國大廈,離開的時候,侍若水握著的手才松懈,如果再回來,那一定就是以另一種身份了吧。

“央,安小姐的傷也是那晚的槍殺導致的嗎?”她看著車窗外的一路風景,想到今天沈欽挽著安木子與命令說讓安小姐住進主臥的淡漠,和那個讓自己做他王子妃的沈欽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是,安小姐為保護殿下,才被第三顆子彈打穿了手掌。”央專注開車,后視鏡看見侍若水看著窗外,才想了又想,最后還是多嘴了“殿下他后背被打中,子彈是從殿下的肩膀中取出來的。”所以,以兩個受傷的人即使住在一間主臥,也不會有任何人能有越軌的行為。

“那一定很痛。”侍若水回過神,并沒有一下讀懂央的意思。她只問自己,如果那晚在場的是她,那她也會毫不猶豫地為他擋下子彈嗎?

也許吧。

侍宴城站在帝國大廈的樓下等待侍若水的到來,只是沒想到送她回來的賓利車會掛著皇室車輛的牌照。現下H國皇室一片大亂,貴族紛紛躲開才好,自己這個妹妹又是為什么坐著這等身份的車。

“哥哥。”侍若水跑下車撲進侍宴城的懷中。驚喜過后,果然見侍宴城松開自己,望向等候在旁邊的央。

“侍先生,我家殿下不方便今晚出門。特意交代我向您問好。”央說的模糊,特意沒有說出自家的殿下到底是哪位。

侍宴城看向妹妹,侍若水撇嘴“是沈欽。”

“麻煩也替我向王子欽問好,謝謝他照顧若水。”客套話說完,該傳達的意思已經傳達。侍宴城拽著侍若水的手腕,飲下一肚子疑問留在進了房間再說。難怪侍若水一到H國就容易消失,若不是還有手機定位一說,他這個哥哥都找不到人。

能只手遮天的王子欽,在二王子沈厝去世以后便宣布參加開春的總統競選。而這時候和他走得如此近的侍若水,怎么可能不被牽累。

“我不要偷偷回K國!”侍若水甩開侍宴城的手“我要回去,就要風風光光,我不要一輩子被你保護。”

“你知不知道王子欽是這一次大選最后的黑馬。他的鐵腕光是在K國,爸爸都要讓他三分!你在玩火自焚,知不知道!”現在王子欽具備一切大選的優勢,唯一,唯一就是大選之前,一個合格的參選者都應該有一個王子妃,很顯然,身邊從未有女人停留的沈欽,缺!

“這樣豈不很好,你們都要既怕三分的人,我卻不見得也要怕。”她就是偷偷被送出K國,怎么還能讓她在用相同的方式回去!她是侍若水啊,曾是多么驕傲的女子。

“好,好!那我就明白了。肖家現在因為合同問題焦頭爛額,因為肖山的去世股市大跌,這些,想必你都知道。”侍宴城來的時候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是沈欽幫你奪得了這些嗎?所以你真的要用祁答院十號的身份成為他的王子妃嗎?”

怎么會。

侍若水后退,后退。最后無路可退,跌坐在沙發上,支支吾吾“我的身份不是已經被刪除了。”

“小水,你一定沒有想到,是肖司宇為了保住你的身份才和侍千綺訂婚,現在為了成全你在H國能留在沈欽身邊,祁答院下手逼迫肖司宇不得不和千綺結婚,現在的K國,肖家岌岌可危。”侍宴城明白了為什么祁答院會對肖家下手,不為侍千綺,只因為讓遠在H國的侍若水徹底死心。

祁答院。侍若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些事實“所以,肖司宇又要妥協了?”他要結婚了,甚至來不及找她要回合約,就向祁答院輕易妥協,他怎么可以這樣懦弱,怎么可以!

“是,他妥協了。”侍宴城反應回來,原來這么多事情,她還只是在乎肖司宇又妥協了。

“哥哥,你說,沈欽這么厲害的人,怕祁答院嗎?”侍若水孩童一樣天真,每一次她失望到極點都會這樣表情,侍宴城太了解她了“如果我真的成為王子妃,是不是就有了對抗祁答院的能力?”

“不可以,你不可以對抗祁答院,因為還有爸爸。”還有祁答院多少年在潛規則中早就形成的怪圈,幾十年來沒有人能阻止這個神秘組織,就連沈欽也不能,這是生存法則“小水,和我回K國,我和爸爸為你擋風遮雨。”

“不,我要留在H國,做王子妃,讓祁答院愿望實現,然后我會親身讓祁答院嵐子明白,這么大的世界,不止是她一個人說的算。”侍若水想起剛進祁答院時,見過一次祁答院嵐子,雍容華貴,她夸自己漂亮,她說自己一定能為祁答院爭光,一定能為父親爭光。直到吸毒事件以后,她才知道,她一直是祁答院的傀儡。

“不要!”侍宴城慌張地抓住侍若水的雙肩,他單膝跪地才能與坐在沙發上的侍若水平視“沈欽想要成為總統,未來的路一定不平坦,你有沒有想過,你即使成為王妃,能耐得了祁答院什么。”

徒勞無功而已。

“可又能怎么辦呢,現在我還是祁答院的一員,如果她們鐵了心讓我嫁給沈欽,那你和爸爸又能保護我幾時,讓侍家被整垮嗎?還是把我嫁給其他財閥家的兒子?”

侍宴城眼底失望,是他無能,才會保護不來妹妹。

“哥哥,我相信沈欽能不受祁答院未來的控制。”侍若水眼中含著淚光“因為他是王子欽,整個H國的總統。”

所以相信我所相信的!侍宴城緊緊握住侍若水的手,他擰不過妹妹,也想不到除了這個更好的辦法。

“沈欽愛你嗎?”只有愛才會被威脅,祁答院才能因為侍若水而掌控這個總統“但愿不愛不恨。”

真的是這樣就真好。侍若水不敢回答,她不知道沈欽的“邀請。”是不是愛,但她的確只要明天回到那里就能成為王子妃,已經挽回不了的事實,怎么還能去糾結呢。

只是在知道肖司宇又妥協的時候,除了恨還有可憐,連自己婚姻都左右不了的可憐蟲。她也是。

所以與其讓祁答院有戒備有行動,何不答應沈欽,那樣至少還能有不是受控制的安慰。相對于和其他的權貴結婚,沈欽更合適,不是嗎?

所以不用傷心,不用流淚。

“哥哥,在我以為我沒人保護的時候,總能想到你。那時候你該多累啊,所以你該輕松的,在這里,每一次都有沈欽在我以為自己沒有庇佑的時候出現。”機場逃跑的時候,肖司宇不要她的時候,單薄的時候。

或許有一天,她真的會和這個男人相愛也說不定吧。

侍宴城心疼妹妹,從小到大缺的眼淚差不多都在這些日子補全了。

祁答院在暗,而他們在明。一個祁答院實際上只是這個上層社會平衡的理由與必須。每個人都被社會輿論評判是非,他現在只但愿業界傳聞中的王子欽真的能桀驁不馴以致能讓侍若水不受傷害。

祁答院,不知道怕不怕這樣的雅痞。

“她怎么會來。”安木子站在落地窗前,高雅的身形靠在沈欽臥室的窗邊。因為傷勢的需要,沈欽將她接到這里醫治,相比沈欽身上的槍傷,她的手掌擋住了當時一大半的阻擊。可她失望,即使是這樣,王子欽還是不肯接受她么。

她努力成為影后,走到他的身邊,為何還是從他的眼中看不見自己的美麗樣子。想到昨晚看到的那個神秘女人,她不曾見過,但能一句話就引起沈欽憤怒的人,安木子不是傻子。

“殿下,侍小姐來了,一大早便在您的書房中等您。”管家見到從身后客房走出的沈欽,詫異半秒后又將剛剛對著主臥說的話又說了一遍。

“知道了。”沈欽的聲音隔著主臥的門依舊渾厚,安木子望向半掩著的房門。

他不會推開的,哪怕只有一墻之隔,沈欽還是不愿意推開安木子的房門。都是那個侍小姐,都是因為她,從來不給任何女人機會的沈欽,竟妥協到安木子不認識的地步。

兩年前,他真的不是這樣的。

那時候他在過圣誕的時候回來H國,這個小王子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穿梭于各個國家與城市,身上背負的財力權利已經不知有多大。只可惜安木子兩年前還只是H國最大演藝公司的一個練習生。

她漂亮,剛出演一部電視劇便被大導演相中。演藝圈黑幕嚴重,她既然已經走上了這條路,一定把失身作為了底線。只不過,她不知道她的第一夜竟是獻給了小王子沈欽!

沒有**,他偉岸的身軀那夜直接覆上她潔白柔軟的身子,她顫抖著將自己的處子之身獻給了不知道來頭,只曉得一定能給她未來的人。糾纏的時候,她在最疼的時候睜大眼睛記住了沈欽一張俊逸的臉龐。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