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91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魔領主 > 第一章糾纏

第一章糾纏

納蘭書軒 2019-10-30 12:55:05

龍南嘯背著書包騎著自行車來到了學校,看著學校里那些正在快樂玩耍的同學,龍南嘯忽然羨慕起他們。

這些人的生活,好輕松。想想自己,哎……剛從修羅場里出來的他,身上的負擔實在是比這些人重了點。不過不管了,現在回學校了,自然要做個乖學生,努力把功課補回來,不然恐怕安雅都不會放過他。

走到教室里,龍南嘯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他注意到周圍的一群同學都在奇怪的看著他,看樣子都在想這個失蹤好久的人怎么忽然回來了吧?不過他在班級完全沒人緣,因此也沒人跑上來問問他這段時間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龍南嘯現在也懶得理會這些人,他現在可是有大把的功課要補。畢竟如今他現在的角色是學校的學生,而不是領導一群大漢的領主。翻開書看了看,發現自己的功課落后了好多,許多科目的東西已經是題目認識他,而他不認識題目了。哎……看來自己是要下苦功才可以。龍南嘯二話不說,抱著書栽進去。

不過沒等他把那個數學公式的來歷和通途弄清楚,就聽到旁邊有一個人喊了一聲:喂!

龍南嘯眉頭一皺。誰這么討厭,在他正學習的時候打擾他?抬眼一看,原來是自己那個當藝人的同桌。

徐……龍南嘯說了一個徐字就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忘記這個姓徐的同桌叫什么名字了。

什么?你連我的名字都忘記了!徐萱瞪著大眼睛盯著龍南嘯,他的態度讓徐萱相當的不滿意。要知道她本周的唱片銷量可是全國第一的,而且剛剛拿了一個大獎。如今不但娛樂雜志的頭條都是她,連相當嚴肅的新聞節目里也有她的鏡頭。而這個龍南嘯竟然連她的名字都記不清楚!這怎么可能!一定是他故意擺出一副冷漠的樣子氣我!徐萱相當不爽。

龍南嘯對徐萱的憤怒態度完全不在意。徐萱又不是他的敵人,和他沒有任何利害關系,這樣的人龍南嘯的態度一向是冷漠對待。他完全不理會徐萱那接近挑釁的目光,站起來讓到一邊。

徐萱問:你做什么?

龍南嘯說:讓妳進去啊。這樣有什么錯嗎?徐萱。他終于想起來徐萱的名字。

人家才不要進去!我是來問罪的!徐萱掐腰瞪著龍南嘯。

龍南嘯一愣:我怎么得罪妳了?妳問什么罪?

他心里一陣不爽。這個女的也太霸道了,一上來就興師問罪,搞什么名堂?

徐萱說:上次我開音樂會,全班的同學都給了票,大家幾乎都去捧場了,就只有你沒去。不但沒去,甚至連解釋也沒解釋一聲。你說,這是不是你的不對?

原來是這個事情啊!龍南嘯哼了一聲。不過是這么比芝麻綠豆還小的事情而已,他這些天一直和人打生打死,做的都是拚命的勾當,哪里還有心思去聽音樂會?別說是一個流行藝人開的音樂會,就是貝多芬、莫扎特再生開的世紀經典,他也沒興趣去聽。

龍南嘯說道:抱歉。我很忙,所以沒時間去聽。

喂,做什么,一句抱歉我很忙就沒事了?徐萱的音樂會門票多少錢你知道嗎?她請你聽音樂,你竟然不去,好大架子啊!一個同學跑出來說道。

另外又一個人說:就是就是,別以為自己會彈幾下鋼琴就了不得。人家可是當紅的歌星呢!你算什么啊!

一群人呼啦一下跑出來起鬨。這些學生都是追星最起勁的年齡,所以徐萱一來,他們就把徐萱當女神一樣*拜著。看到龍南嘯那冷漠的態度,幾乎全班的人都來聲討龍南嘯了。

龍南嘯一陣惱火。這些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會在旁邊亂講話。看著這群明顯是仗著人多亂講話的人,龍南嘯真想把霍天他們都叫來,讓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們知道他們正在圍攻的是一個多么危險的人物。

不過這個念頭動了之后,他就嘆了一聲。這個想法明顯只能是想一想而已,絕對不能實行的。

首先,如果他這么做的話有失魔領主的大度。他手下都是什么人?那可是一群極度危險的猛獸,真讓他們來嚇唬這群未成年人,他龍南嘯才不會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而且他更不想剛回學校就和同班同學鬧出點什么事情來,畢竟安雅這么多天沒上班,那個討厭的校長恐怕等著找她麻煩。如果班級再爆出來點什么事情,那她就更難做了。龍南嘯不希望有這些事情發生。

龍南嘯問徐萱:那妳打算如何?

徐萱說:作為補償,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答應一件事?龍南嘯想了想,好像小說里邊答應別人一件不確定的事情,往往就代表了一個麻煩的開始。難道這個徐萱還要給他惹點麻煩出來不成?開什么玩笑,不過就是沒去給她捧場,為什么就要答應一件不知道是什么樣子的事情。他龍南嘯就那么喜歡給自己惹麻煩不成?

龍南嘯說:我很忙,基本沒時間幫妳做什么事情。所以,抱歉了。他現在的確是一個大忙人,雖然有霍天幫他處理日常事務,可是他作為最高的負責人,事情還是很多。

徐萱沒說話,后邊一群人都不高興了。現在這個班里除了龍南嘯和徐萱本人之外都是徐萱的粉絲。一看龍南嘯不理會徐萱,一群人都摩拳擦掌要好好的開導龍南嘯一下。

龍南嘯看著這群人,冷冷的哼了一聲。如果這里不是學校的話,他絕對會給這些家伙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不過現在這里是學校,為了不讓安雅難做人,龍南嘯想了想還是不要鬧事的好。

他只能無奈說道:那好吧,妳想讓我幫妳做什么事情?我警告妳,如果要求太過分的話我絕對不會答應。龍南嘯打定了主意,如果徐萱刁難自己,那就算是把事情鬧大了他也絕對要給徐萱一個教訓。

徐萱立刻說道:是這樣,今天下午我要辦個音樂會。本來有一個鋼琴演奏的節目,可是琴師剛剛出車禍受傷了。目前本城里所有有水平的鋼琴演奏家日程滿了,暫時找不到上檔次的琴師演奏,所以你來幫忙救場。當然,出場費少不了你的,這個我可以保證,主辦方那里我也可以幫你打通關節。

班級里其他的人都愣了一下。和大明星一起演出?這哪里是懲罰,簡直是獎勵了!不少的人都開始恨自己為什么不會彈鋼琴了。

為了這個?龍南嘯松了一口氣。這倒不是什么麻煩的事情,不過自己曠課這么久,下午就接著離校跑出去搞什么音樂會,那他的學業還能不能繼續了?

然而徐萱這個要求又真的不過分,如果拒絕那就太不好看了。龍南嘯自認不是那種食言而肥的家伙。他說:恐怕不行。請假老師可未必能夠答應。

老師那里我去幫你搞定!徐萱說著,一把拉住龍南嘯。走,這就去請假。說完就向外走去。

龍南嘯被徐萱拉著向外走,心里邊嘀咕著說:這個女生還真是風風火火的,說走就走啊。真是的,為什么一定要拉我去幫她搞什么音樂會。

龍南嘯對徐萱的作風很不理解。他不知道,上次徐萱聽了他的演奏之后,就認定這個城市里邊鋼琴演奏能比得上龍南嘯的基本就沒有了。所以這次一有空缺,她就想到讓龍南嘯救場。畢竟有這么一個優秀的琴師表演,對音樂會也是能錦上添花的。

到了安雅辦公室門口,龍南嘯立刻把手從徐萱那里抽出來,他可不想讓安雅誤會他和徐萱有什么艾1魅關系。因為阿君的事情,安雅在感情上受了不輕的傷,現在她可是不能再受任何傷害了。

徐萱率先跑進安雅的辦公室,然后就嘰哩咕嚕的把目的說了出來。而龍南嘯則站在徐萱的身后,用一種很無奈的眼神看著安雅,希望安雅能夠幫他拒絕徐萱的要求。

龍南嘯對音樂會的確沒有任何的興趣,如今他已經后悔自己干什么要答應那個要求。如果自己強硬到底,那些人又能把自己怎么樣!

不過聽了徐萱的請求之后,安雅拿筆在桌子上敲了兩下,點頭說道:好吧。我給你們假好了。

哇!謝謝老師!老師真好。徐萱抱著安雅親了一口,然后回頭對龍南嘯說:聽到了嗎?老師同意了!現在你一定要兌現你的承諾啊。

龍南嘯則呆在了那里。不是吧,他的安雅就這么把他賣給那個藝人當苦力去了?安雅啊,妳到底在想些什么?

安雅溫和的一笑:好了。滿足妳的要求了。妳先回班上吧,我和龍南嘯有些話要說。

徐萱笑著答應一聲,接著就跑掉了,只留下龍南嘯站在那里。

龍南嘯看到安雅坐在位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就問道:妳為什么這么看著我,該不是認為我和她之間有什么事情吧?我保證,我和她連話都沒說上十句。

安雅笑了:我可不認為你是那種花花公子。我相信你絕對沒有外心。

龍南嘯松了口氣。那就好。如果妳心里邊怪我,那我真的不如死掉算了。

剛說到這里,安雅就把手伸出來,一下子摀住龍南嘯的嘴。什么死啊死的,別亂說。

雖然語氣還是一貫的平穩,可是龍南嘯卻在安雅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懼。他知道,自己這些天一直都處在生死一線的危險生活中,所以安雅對自己的安全問題也格外的*感,堅決不讓他說那些不吉利的話。

龍南嘯連忙說:好好,是我不對。我不該說。

安雅說:以后讓我再聽到你說那些不吉利的話,看我怎么收拾你。

龍南嘯說:好好,我不說了。不過妳能不能和我解釋一下,為什么妳會同意徐萱讓我幫她救場的要求?我現在連學校的學業都成問題,哪里有心情參加那些事情。

安雅笑了,她看著龍南嘯說:南嘯,你也該知道,我是你的老師。昨天你說要*當你女朋友的時候,雖然我開始有些抗拒,但是最后還是同意了。你知道,為什么我會同意嗎?

為什么?龍南嘯還真的說不出來,畢竟他現在已經沒有了當初所擁有的讀心術。不過現在想一想,安雅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如果說是他的強烈表達方法讓安雅腦子亂掉甚至迷迷糊糊的答應,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不過讓他自己說出來安雅到底喜歡他哪一點,他真的沒信心。

為什么?對于不知道的東西,龍南嘯一般不去亂猜。

安雅說:知道嗎?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的成熟。你所表現出來的作風完全不象是一個高中學生,和你在一起,我很有安全感,感覺你可以依靠。對女人來說,有一個可依靠的男人是很幸福的事情。

龍南嘯沒想到安雅對自己的評價竟然這么高,他說道:這似乎和妳同意徐萱那個丫頭帶我去參加什么無聊的音樂會,沒什么關系吧?

不,有關系。安雅搖了搖手里邊的筆說:你最大的特點是成熟深沉,這算是一個優點,只是過猶不及啊。你太深沉了,深沉得讓我都替你感覺疲憊。從認識你到現在,我從來就沒有見過你真正的笑著。當然,我不是說你沒有笑容。你也笑,可是那是什么笑呢?

當遇到難題的時候,你會苦笑;當你心里邊憤怒的時候,你會冷笑。但是你什么時候露出開心的笑容了?從來沒有。就算和魂老鬼那群人進行激烈的戰斗,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之后,你也不過是默默的坐在一個角落里休息而已。成熟是好的,可是過分的深沉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人應該適當的放松一下。所以我才答應徐萱,帶你去參加那個音樂會。我想,你最近經歷的事情實在太過激烈,應該過過普通人的生活。做學生雖然也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學生的壓力畢竟也是很大,所以你還需要其他的放松方法。

龍南嘯沒有想到安雅竟然說出這么一大堆的道理。畢竟是老師,很多事情他沒有想到,可是安雅卻幫他想到了。

龍南嘯苦笑了一聲:妳說了這么多道理,如果我再不去,似乎就是對妳的關心不領情了。我就陪那個徐萱去好了,不過……龍南嘯頓了一頓。妳真的不怕我會和那個徐萱搞在一起?

安雅聽了之后臉上出現了嗔色,她拿起桌子上的教材,砰的一下砸在龍南嘯的腦袋上。你有這個膽子就試一試。好了,快回班級上課去。對了,記得早點回家,別在外邊待太久了。雖然我知道徐萱是一個正經女孩,可是娛樂圈畢竟是娛樂圈,那里亂七八糟的事情總是很多的,所以我不許你和他們接觸太多。記著,如果你回家晚了,我就發大水把在水一方前邊的橋沖斷,讓你游泳進屋。

龍南嘯被安雅拍了一下,倒笑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安雅對他發脾氣、使小性子,龍南嘯心里邊就感覺很開心。這次他笑的絕對不是冷笑,也不是苦笑,而是真正的開懷大笑。

上完上午的課之后,龍南嘯就和徐萱一起出了學校的門。

徐萱邊走邊拿著手機不斷的聯系。畢竟把一個人拉去演出這種事情不是她一個人能做主的,而且拉的又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高中生,所以需要好好的解釋一下。

不過這次的音樂會似乎是徐萱籌辦的,所有的人都要給她點面子。因此在徐萱的堅持下,龍南嘯的演出資格很順利的就弄到了。這讓龍南嘯感覺有些悶,為什么沒人出來攪局呢?太遺憾了。

和徐萱一起到了演出的地點,那是本市一個相當高級的劇院。進到里邊一看,在舞臺的背景裝飾上有著義演兩個字。

龍南嘯愣了一下:這次演出是義演?

徐萱說:沒錯啊,這次演出的所有收入都要捐獻給慈善機構的。我則是這次演出的發起人,許多有愛心的藝人都答應參加了。

龍南嘯不明白。既然是義演,妳為什么答應要給我報酬?

徐萱說:你當然不同啦。畢竟你是我抓來的壯丁,而不是自愿來的。

龍南嘯說:如果妳早說是義演的話,那么我一定不推辭。既然知道是義演,那么我也不要錢了。這些收入,我還不在乎。

這個話,龍南嘯說的底氣滿足的。最近霍天那邊的各種生意都做得紅火,而霍天的收入就是他的收入。如今霍天每個月孝敬他的鈔票,可是比當初他還在龍家做少爺的時候得到的零用錢還多。

徐萱說:不行!記得這是你答應的事情。現在我就是要你來表演,然后拿你應該得的報酬!你是男人就不要反悔!

龍南嘯用一種看怪物的眼光看著徐萱。這丫頭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她搞義演可以理解為她有愛心,可是這種硬把鈔票塞給不需要的人手里,那可不是愛心兩個詞匯能形容的了。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龍南嘯不解之余又慶幸自己今天沒帶著錦毛鼠出門,不然那混蛋一定會說徐萱看上自己了,倒貼錢想養小白臉……呸呸呸!那耗子沒這么說,我怎么就這么想了?難道我被牠污染了不成?

龍南嘯用力的一甩腦子,立刻把亂七八糟的念頭都甩到了一邊,然后說:帶我去后臺吧。另外,這里有燕尾服嗎?我總不能穿著學校的校服出來演出吧?

學校的校服和全國的校服一樣,都是運動服造型,看上去可不怎么漂亮。

徐萱說:你放心好了。一切保證都安排得妥當。說著,帶著龍南嘯到了后臺。

在后臺,龍南嘯看到一個大胖子正對著一群演員滔滔不絕的講些什么。一會是喊燈光組,一會又是喊道具組,另外動不動還把攝影師們叫來吼兩聲。

那胖子看到徐萱來到后臺,立刻就跑過來說:哎呀,小萱萱,妳終于來了。然后看了一眼龍南嘯,臉色立刻變得不怎么好看了。小萱萱啊,雖然這次音樂會是妳牽線舉辦的,可是妳這個決定未免也太兒戲了吧?叫一個高中生來表演?萬一砸了怎么辦?

徐萱說: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看錯人的。

胖子說:算了,隨便妳好了。反正這次是義演,又不是商業演出,不會影響到咱們公司的收入。對了,小子,希望你到時候表演好一點。雖然不指望你能出什么彩,卻也別弄砸了,知道嗎?你上臺之后,隨便彈點什么就可以了。時間是十分鐘,到時候會有人叫你的。說完就轉身走了。

胖子明顯沒把龍南嘯看在眼里,不過龍南嘯也明顯不屑和這個胖子一般見識。他哼了一聲,沒多說什么。

徐萱在旁邊說:剛剛那人是我簽約公司的大導演兼制片人,還是公司大股東,叫陸文風。這次音樂會雖然是義演,不過因為規模很大而且還能提升公司的聲望,所以他來當導演了。他的脾氣不是很好,你別見怪。

龍南嘯淡淡一笑,他犯不著和這種人過不去。說實話,剛剛如果他真的生氣的話,那么恐怕一個念頭閃過,這個胖子的命就沒了。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龍南嘯找到一個地方換上了演出的服裝,然后就是默默的等著上場。

徐萱似乎還真的有些影響力,把一個一點名望都沒有的毛小子帶來,竟然沒有人提出是不是讓他彈一曲看看是不是真材實料……

想這些做什么,我只要彈完自己的曲子然后回家就好了。這種地方沒有什么好待的。

雖然安雅希望他能夠出來放松一下,可是龍南嘯卻感覺事情很枯燥,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去看看有些什么事情需要他做決定。他這個人就算被安雅說太深沉,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真的不太適合這種場合。

等了不知道多久之后,龍南嘯上場了。上場之前徐萱對龍南嘯說:別緊張。只要你能夠發揮出那天在學校時的水平,就可以了。相信你自己的才華,你一定能行的。

龍南嘯淡淡一笑。緊張?開玩笑一樣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緊張。要知道,就是當初和別人生死搏斗時,那生死一線間的時刻他都從容冷靜的很。現在不過就是彈彈鋼琴而已,有什么好緊張的。

龍南嘯也不多說什么,上臺之后直接就開始彈奏,他彈的曲子赫然就是貝多芬的經典名曲──月光奏鳴曲。一般來說,演奏名家的樂曲是很有挑戰性的,因為這些曲子都已經被無數頂級的音樂家演奏過。一旦技藝不成熟,那么就容易被人找出毛病來。

不過這首曲子是當初龍南嘯的母親教給他的第一首曲子,也是龍南嘯最熟練的曲子。他的母親曾經說過,龍南嘯已經能夠把曲子中的感情完美的表達出來,而且還能按照自己的了解加入了新的元素。就憑這首曲子,龍南嘯已經能夠躋身一流演奏家的行列了。

一曲下來,龍南嘯的表現相當出色。臺下的聽眾都沉浸在音樂美妙的意境當中,甚至連龍南嘯離開舞臺都沒人注意到。直到龍南嘯的身影消失之后,臺下才響起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走到后臺,一直看著龍南嘯表演的徐萱立刻上來說道:哎呀,你表現得太好了!哈哈,這下陸導一定會怪自己看走眼了。

對徐萱的贊美,龍南嘯禮貌的謙虛了一下,然后說:行了,妳讓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幫妳做了。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徐萱說:這個……龍南嘯,你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啊?

龍南嘯的眉頭擰了起來,這是他心情不好的一個標志。他說:抱歉,我很忙的,恐怕沒時間再陪妳玩了。而且,妳既然希望我有信譽,那么我希望妳也能遵守承諾。我們已經兩清了。

徐萱嘴巴一噘:人家這次真的有一個很麻煩的事情需要人幫助啊。如果你不幫我,恐怕我的麻煩就大了。徐萱看龍南嘯完全不理會她的話,連忙一把抓住龍南嘯。求你啦,不然我可能要被陸導那個大胖子占便宜了!

龍南嘯聽之后無奈站住。雖然他不喜歡管閑事,可是見到別人遇到麻煩,自己卻視若無睹,也不是他的性格。

龍南嘯問徐萱:妳這話是什么意思?

徐萱說:你不知道啦,那個陸導總想占我的便宜,可是我一直不同意。這次他要*晚會結束之后陪他去喝酒,我實在推辭不掉只好答應下來。可是我真的害怕他會乘機欺負我,所以,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龍南嘯考慮了一下,然后說:不過,我不能太晚回家的。

徐萱立刻說:放心好啦,我也不想和他糾纏太久的,應酬一下下就好。怎么樣?

龍南嘯想了想答應了。如果自己拒絕了,萬一這個徐萱真的有什么閃失,雖然事情和他無關,可是日后想起來良心也會不安寧的。

徐萱看龍南嘯答應了,笑著跳了一下。隨即拉著龍南嘯向陸文風跑過去,唧唧喳喳的和陸文風說了帶龍南嘯一起去喝酒。

陸文風聽了之后,眼睛里先是露出一分失望的神色,但是象是想到了什么,立即一臉的笑容說:好啊,能請到這么年輕有為的少年鋼琴家,也是我的榮幸呢。

隨著龍南嘯的成功,他在陸大胖子的嘴巴里也由毛小子變成了鋼琴家。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家變 第二章受封 第三章別拿老鼠不當魔鬼 第四章擴張 第五章制藥 第六章黑戒指 第七章偷窺 第八章 攤牌 第九章戰定 第一章復仇 第二章老牛發威 第三章報仇雪恨 第四章甦醒 第五章刺探 第六章備戰 第七章大戰 第八章地雷戰 第九章未了的結局 第一章糾纏 第二章池魚之殃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